【名家專欄】疫情隨中共一帶一路傳至全球

人氣 1721

【大紀元2020年03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撰寫/高杉編譯)中共政權的「一帶一路」計劃,令人想起蒙古帝國連接亞洲和歐洲的古老絲綢之路貿易路線,不過其重溯當年的這段歷史路線的結果卻出乎人的意料之外。試圖像13世紀的蒙古統治者一樣,中共領導層籍由「一帶一路」也能助他們實現擴大整個亞洲和歐洲的貿易及政治影響力的目標。

根據大多數人的估計,由於大量的對外國直接投資,「一帶一路」當然應該會給中共一個更進一步的機會,並將使北京的經濟和政治霸權擴展到整個西歐,並進入非洲和美洲。

歷史上第一次,中共可以遙望自己未來會成為影響全球商業、技術和製造業的中心。當然,要實現這個偉大的計劃,北京必須先將全球經濟重心從美國轉移到中國。

傳染病疫情沿著中共的「一帶一路」傳播全球

但是實際上,現實卻是,中共政權的偉大計劃並沒有給自己帶來經濟發展和全球政治勝利,反而卻給整個世界帶來了潛在的災難。

在撰寫本文時,具有高度傳染性和致命性的被稱為「中共肺炎」的COVID-19病毒仍在不斷向新的國家蔓延。事實上,人們已經開始把它比作13世紀中期黑死病的蔓延。

最起碼可以說,兩者之間的歷史相似之處令人吃驚。

例如,像當年的黑死病一樣,中共病毒也起源於中共。此外,就像瘟疫一樣,這種新的致命病原體也是向西傳播,緊跟著中共「一帶一路」的路線足跡穿過了伊朗(古時的波斯),經由意大利港口進入歐洲。

中共周邊國家的感染率反而較低

與當年的瘟疫一樣,與北京的貿易成為了疫情傳播的一個主要因素,儘管它肯定不是唯一的因素。一些與中共政府有著密切經濟或戰略聯繫的國家所受到的影響最大。另一方面,一些中國附近的貿易夥伴卻設法避免了高感染率和死亡率。

例如,日本和韓國都與北京有著深厚的貿易關係。然而,截至3月11日,在中國有許多工廠的日本,只有不到500人被感染。截至3月10日,儘管韓國報告了7513例感染確診病例,但在沒有實施全市隔離措施的情況下,感染率已連續第四天下降。

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和香港。這兩個地區都是堅定的反共產主義者,並與中國大陸的聯繫密切。但是,截至3月11日,台灣仍是世界上疫情感染率最低的地區之一,報告的確診感染病例不到50例。

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台灣政府的迅速行動。這些措施包括對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實施旅行禁令,禁止出口口罩以保證全國供應,以及快速的旅行和健康數據協調以期快速識別潛在的病毒攜帶者等等。

香港的情況也差不多。截至3月6日,香港僅有97人感染,2人死亡,儘管它就在中共的家門口。

毫無疑問,香港這座城市對中國共產黨政府持續不斷的反感和民眾反抗限制了更多的往來旅行,反過來,也最大限度地減少了這種疫情的傳播。而香港在2002年爆發非典型肺炎(SARS)的經驗也是一個關鍵因素。與其它地方相比,良好的衛生習慣和戴口罩已經成為香港民眾生活的一部分。

伊朗遭受病毒疫情襲擊

相比之下,與北京相同的政治聯繫和貿易活動已被證明是病毒疫情最有效的傳播途徑。在中東,伊朗與中共的戰略關係意味著它會更多地接觸這種傳染病,從而導致它有了更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

在有數百名中國工人在伊朗工作的同時,疫情的影響已經波及到伊朗最高領導層,至少有23名議員(占伊朗議員的10%)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其他死於新型冠狀病毒的伊朗領導人包括穆罕默德‧穆罕默迪(Mohammad Mirmohammadi),他是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密友和顧問。還有伊朗前駐梵蒂岡大使哈迪‧霍斯羅沙希(Hadi Khosrowshahi)以及最近當選的議會議員也已感染去世。

受病毒感染的伊朗領導人還包括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里奇(Iraj Harirchi),以及負責婦女和家庭事務的副總統瑪蘇梅‧埃卜特卡爾(Masoumeh Ebtekar),伊朗議會國家安全和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穆吉塔巴‧佐勒努爾(Mojtaba Zolnour)。伊朗領導人繼續因為與中共並肩同一陣營而付出高昂的代價。

意大利再次成為突破歐洲的入口

在歐洲,意大利是另一個有著類似結果的例子,但原因有很多。作為歐洲七國集團(G-7)中舉步維艱的一員,意大利將中共的直接外國投資視為亟需的基礎設施升級的資金來源。該國的人口老齡化、巨額債務以及政治分裂都使其經濟負擔沉重。

出於這些原因,意大利拉著歐洲七國集團全心全意地接受了北京在熱那亞和其它地方的港口和基礎設施投資計劃。

然而,有些人認為,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計劃以及由此造成的中國人大量湧入是它成為中國境外感染和死亡率最高地區的原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截至3月10日,意大利已有631人死亡,一萬多人確認感染,死亡率為5%,遠高於全球平均水平的3.4%。

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的工人可能要為意大利的高感染率和死亡率負部分責任。但更有可能的原因是,中國公民大量非法移民到意大利和其它歐洲國家。這兩個因素,加上意大利的老年人口激增,導致了意大利出現了異常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令人震驚的是,意大利全國有六千萬人口目前正處於隔離狀態。

法國雖然與意大利北部接壤,但報告了2281例病例。但現在死亡人數已經達到50人,政府正在增加進一步的限制。截至3月9日,德國的感染人數翻了一番,已經超過1100人,死亡人數為2人。兩名受害者都是老年人。

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和它的「一帶一路」並沒有能夠領導全球經濟進入21世紀,反而是在摧毀它。在意大利,由於城鎮和城市被隔離數週,很多工廠都已經被關閉。

疫情傳播的規則似乎就是,那些對中共及其為了經濟利益而實施的暴行視而不見的國家,都將會收穫他們自己播下的種子。對於那些與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結盟的人來說,中共的征服世界之夢已經變成了他們自己的一場噩夢。

中共給世界帶來的傳染病疫情致全球流行的後果才剛剛開始顯現。各國公司企業正以比以往更快的速度逃離中國。世界各國實施到中國旅行的禁令已經很常見,目前在包括美國在內的地區經濟活動中,與北京的貿易比幾週前大幅放緩。

簡而言之,中共希望俘獲並主宰的這個世界現在已經大不一樣了,人們也不太願意去聽中共要說什麼了。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Leads to Global Pandemic 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葉紫微 #◇

相關新聞
美大學疫情地圖熱議 改回「台灣」稱呼
白宮防疫情 央視記者體溫過高被拒進入
美情報機構緊盯中共和伊朗疫情數據是否造假
法國公布疫情進入「第三階段」防疫措施加嚴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美最大退休基金華裔高管閃辭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驚人 戰狼放軟6大因素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一網打盡式輿情維穩揭祕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黑手伸向中產階級?北京民宅被強拆
【珍言真語】程翔:跳過北戴河 習避問責圖連任
【羅廚尋味】薑蔥水浸鯇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