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被医院拒收 武汉肝炎男从轻症被拖到命危

人气 2607

【大纪元2020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病程中随时可能呼吸心跳骤停死亡,最终预后差,人财两空。”2月28日至今,武汉女士汪冰每天都会接到丈夫方立强的病危通知书,通知书最后一行字让她双手一次又一次地发抖。

红星新闻3月15日报导,2月16日早上,41岁的方立强出现身体不适,病态的黄色从眼球、面部蔓延至全身。早在6年前,他曾患过这种名为“黄疸肝炎”的疾病,简单住院10天后即康复出院。但一场疫情,让武汉的医疗资源悉数倾斜,他从轻症被一步步拖到病危。

一次次被医院拒之门外

汪冰忘不掉丈夫彻底昏迷前的那一夜,四肢被绑在病床上,彻夜痛呼,直至凌晨两点彻底失去意识。她守了一整夜,抱着丈夫的头在耳边细语:“老公,等天亮了,我就送你去做手术,病就好啦。”

大半个月里,汪冰寻遍武汉各大医院,一次次试图入院却被拒之门外。或者,是面对那些等候室的椅子上,过道的地上,到处躺着危重患者,而无暇顾及的医生。

有一次看到有个急诊室,汪冰就直接进去了,边哭边说丈夫的情况。医生非常忙,语速很快地告诉她,“这里第一没有药,第二没有床位,第三搞肝病的感染科都在搞新冠,急诊科没有能力收治。”

汪冰说:“武汉的大医院现在不能看病,这是非常时期我很理解。但我想,能不能放我们一条生路,让我们去四川成都看病,因为十九冶的总部在四川,丈夫的医保也在四川。可惜协调很久后依然无法成行。平时出社区都难,现在是插着翅膀也离不开武汉。”

2月28日,普仁医院发布可住院信息,方立强终于被该院收治。就在她以为终于等到希望的时候,当天就收到医院出具的病危通知书。

每天汪冰都会收到一次病危通知书,最后一行字写着:“病程中随时可能呼吸心跳骤停死亡,最终预后差,人财两空。”

进ICU之前,汪冰曾把女儿接过来见最后一面,她抱着爸爸喊:“爸爸你快好起来,爸爸你要勇敢。”

3月6日,方立强的病情已经发展至危重,意识恍惚,在病床上疯狂地挣扎,彻夜痛呼,“我好痛啊!”一直喊到凌晨两点彻底失去意识。

3天前汪冰得知,即使可以转院,结果也不会改变,丈夫的心率经常高达140、150。医生直接说,最后的结果就是死亡,已经完全没得救了。

汪冰夫妇的遭遇并非孤例

事实上,汪冰夫妇的遭遇并非孤例,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发现,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时期,已有多名非“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患者面临救治困境。

由于交通封锁、物流不畅、医院被征用、医生被调走等种种问题出现,波及到透析患者、癌症患者、肝病病患等群体。

例如,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3岁多的梁小妹妹患视网膜恶性肿瘤,其家长对大纪元表示,因封城,无医院能做化疗。

因为疫情,武汉协和医院移植舱关闭,武汉白血病患停止治疗。“我女儿本来三个疗程以后要做骨髓移植的,但是等待过程中医生告诉我们移植舱关了。”白血病患者的母亲陈女士(化名)向大纪元记者说道。

对于许多原本需要定期做透析才能延续生命的尿毒症患者,感染上“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毒,更是雪上加霜。大纪元采访多位患者及家属,有家属表示,“在家等死,在医院也是等死。”

“病危紧急求助!救救我家吧!”一名武汉江汉区前进社区蔡女士的女儿,为昏迷休克的母亲发出求救讯息,希望能住进医院,救救命悬一线的母亲。她对大纪元说,“母亲吃了三种退烧药,无任何退烧迹象,全身酸痛、头痛,随时可能再次休克,有生命危险。”

对此,有网民说:“看得好心痛……本来不是致命的病,却因为疫情爆发,生命垂危……”

有网民表示:“不太明白的是,所有的医生都去治疗新冠病人了吗?骨科的?妇产科的?皮肤科的?除了新冠病人,别的重症病人都不看了吗?”

有回帖说:“是的。全部医院,只收诊这个病(武汉肺炎)。”

“我爸就是这次疫情影响的,最后走了,愿爸爸在天堂没有痛苦。”

“我的亲人在湖北,这次只是颈椎病压迫神经去医院就诊也不收,到最后能收的时候住院也没有挺过来,医院也没有多少医生和设备,才45岁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好痛心哦!”

“朋友圈中已出现不少被洗脑后歌功颂德的人了,希望他们不要为众多死去的冤魂找上。”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武汉肝病病患命危也住不上院
【一线采访】无处透析 尿毒症染疫形同等死
【一线采访】移植舱关闭 武汉白血病患无助
【一线采访】中共肺炎患者 疑查出爱滋被出院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