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被醫院拒收 武漢肝炎男從輕症被拖到命危

人氣 2607

【大紀元2020年03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病程中隨時可能呼吸心跳驟停死亡,最終預後差,人財兩空。」2月28日至今,武漢女士汪冰每天都會接到丈夫方立強的病危通知書,通知書最後一行字讓她雙手一次又一次地發抖。

紅星新聞3月15日報導,2月16日早上,41歲的方立強出現身體不適,病態的黃色從眼球、面部蔓延至全身。早在6年前,他曾患過這種名為「黃疸肝炎」的疾病,簡單住院10天後即康復出院。但一場疫情,讓武漢的醫療資源悉數傾斜,他從輕症被一步步拖到病危。

一次次被醫院拒之門外

汪冰忘不掉丈夫徹底昏迷前的那一夜,四肢被綁在病床上,徹夜痛呼,直至凌晨兩點徹底失去意識。她守了一整夜,抱著丈夫的頭在耳邊細語:「老公,等天亮了,我就送你去做手術,病就好啦。」

大半個月裡,汪冰尋遍武漢各大醫院,一次次試圖入院卻被拒之門外。或者,是面對那些等候室的椅子上,過道的地上,到處躺著危重患者,而無暇顧及的醫生。

有一次看到有個急診室,汪冰就直接進去了,邊哭邊說丈夫的情況。醫生非常忙,語速很快地告訴她,「這裡第一沒有藥,第二沒有床位,第三搞肝病的感染科都在搞新冠,急診科沒有能力收治。」

汪冰說:「武漢的大醫院現在不能看病,這是非常時期我很理解。但我想,能不能放我們一條生路,讓我們去四川成都看病,因為十九冶的總部在四川,丈夫的醫保也在四川。可惜協調很久後依然無法成行。平時出社區都難,現在是插著翅膀也離不開武漢。」

2月28日,普仁醫院發布可住院信息,方立強終於被該院收治。就在她以為終於等到希望的時候,當天就收到醫院出具的病危通知書。

每天汪冰都會收到一次病危通知書,最後一行字寫著:「病程中隨時可能呼吸心跳驟停死亡,最終預後差,人財兩空。」

進ICU之前,汪冰曾把女兒接過來見最後一面,她抱著爸爸喊:「爸爸你快好起來,爸爸你要勇敢。」

3月6日,方立強的病情已經發展至危重,意識恍惚,在病床上瘋狂地掙扎,徹夜痛呼,「我好痛啊!」一直喊到凌晨兩點徹底失去意識。

3天前汪冰得知,即使可以轉院,結果也不會改變,丈夫的心率經常高達140、150。醫生直接說,最後的結果就是死亡,已經完全沒得救了。

汪冰夫婦的遭遇並非孤例

事實上,汪冰夫婦的遭遇並非孤例,大紀元記者採訪時發現,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時期,已有多名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患者面臨救治困境。

由於交通封鎖、物流不暢、醫院被徵用、醫生被調走等種種問題出現,波及到透析患者、癌症患者、肝病病患等群體。

例如,湖北省紅安縣七里坪鎮3歲多的梁小妹妹患視網膜惡性腫瘤,其家長對大紀元表示,因封城,無醫院能做化療。

因為疫情,武漢協和醫院移植艙關閉,武漢白血病患停止治療。「我女兒本來三個療程以後要做骨髓移植的,但是等待過程中醫生告訴我們移植艙關了。」白血病患者的母親陳女士(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說道。

對於許多原本需要定期做透析才能延續生命的尿毒症患者,感染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毒,更是雪上加霜。大紀元採訪多位患者及家屬,有家屬表示,「在家等死,在醫院也是等死。」

「病危緊急求助!救救我家吧!」一名武漢江漢區前進社區蔡女士的女兒,為昏迷休克的母親發出求救訊息,希望能住進醫院,救救命懸一線的母親。她對大紀元說,「母親吃了三種退燒藥,無任何退燒跡象,全身酸痛、頭痛,隨時可能再次休克,有生命危險。」

對此,有網民說:「看得好心痛……本來不是致命的病,卻因為疫情爆發,生命垂危……」

有網民表示:「不太明白的是,所有的醫生都去治療新冠病人了嗎?骨科的?婦產科的?皮膚科的?除了新冠病人,別的重症病人都不看了嗎?」

有回帖說:「是的。全部醫院,只收診這個病(武漢肺炎)。」

「我爸就是這次疫情影響的,最後走了,願爸爸在天堂沒有痛苦。」

「我的親人在湖北,這次只是頸椎病壓迫神經去醫院就診也不收,到最後能收的時候住院也沒有挺過來,醫院也沒有多少醫生和設備,才45歲就離開了這個世界,好痛心哦!」

「朋友圈中已出現不少被洗腦後歌功頌德的人了,希望他們不要為眾多死去的冤魂找上。」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武漢肝病病患命危也住不上院
【一線採訪】無處透析 尿毒症染疫形同等死
【一線採訪】移植艙關閉 武漢白血病患無助
【一線採訪】中共肺炎患者 疑查出愛滋被出院
最熱視頻
【重播】白宮簡報會:以色列與阿聯酋達協議
【薇羽看世間】沒有微笑權利?美國媒體病了
【重播】川普8·13發布會:經濟強勢回歸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額海外資產引關注
【時事縱橫】夏糧收購跌千萬噸 港警轉資產
【新聞看點】美淨網聯盟擴大 習開倒車軍隊異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