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人数、限制时间,社区人员陪同,当局要死者家属悄无声息地下葬

【一线采访】武汉人领骨灰泣诉:追究凶手

人气 10025

【大纪元2020年03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林岑心采访报导)武汉市殡仪馆从3月23日起大排长龙,要家属前去领骨灰。母亲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而去世的丁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当局这样悄无声息地将死者下葬“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到现在为止,凶手还逍遥法外,你说我接受得了吗?”

丁先生说,当局抢在解封前、4月5日清明节前,“逼着我们把死者全部安葬了。”“社区说,如果到了清明节,我还不办的话,那所有的流程以后都得自己办,至于优惠是否还有,他们也不能保证。”

他说,“武汉市自封城后自然死亡和因新冠病毒(中共肺炎)死亡的人一起办,优惠是全程手续由社区帮助办理,丧葬费、骨灰盒都是免费的,墓地可以打七折。”“在武汉选择一个普通的墓地都需要7、8万元人民币,打折后相当于省了2万多。”

他提到,这对老百姓的诱惑很大,因为墓地要价由民政部门垄断经营,“他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全国房地产这(墓地价)最高。”这次出台的所谓“优惠”,等于是政府A部门拨款给民众,民众再缴给B部门,“类似社保部门给7万元,我们付给民政部门5、6万,如果没有那个优惠,7万块可能都不够。”

虽然政府出台了这项优惠,但是对于丁先生来说,他从23日起,仍在考虑怎么来办母亲的丧事,“我还没有去取骨灰,仍在考虑中,这个事情我一个人定不了,我还得通知我舅舅、姨妈,要跟他们商量,他们也很悲痛。”

而且,他感受到政府这么做,是为了逼百姓草草把人给葬了,“社区里通知我可以办(领骨灰),但我自己办,他们不允许,社区说必须要社区出面,殡仪馆现在不对个人开放。”“没有亲戚朋友,限制(送葬)人数4至5人、限制时间,社区人员陪同,我认为这是监控。”

眼见对殡仪馆开放的网民评论 不禁悲从中来

丁先生一直在网络上关注殡仪馆开放领骨灰盒的消息,看着网民们的讨论,回想起亲身经历,令他不禁悲从中来,“我昨晚看网上关于殡仪馆开放的消息,看到很晚,上面有很多网友评论,我的心情跟他们一样,我们都是失去了亲人和朋友,我是直接受害人,我看了眼泪都流下来了。”

丁先生家里有两个人染病,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叔父,两人看病全程都是自费,2月10日后,外地救援团队前来驰援,医疗状况好转,但不幸的是,她的母亲等不到这一天,于2月8日去世了。叔父虽然染病,所幸住上了医院,再过几天就可以解除隔离。而他和姊姊、儿子三人,虽然长时间照护病人,所幸也没有感染。

他当时想,“所有的医院都一床难求,还有很多不幸的家庭,我家比起那些全家灭门的,还幸运得多了。”但是这几天看到这么多家庭去殡仪馆排队领骨灰,“我看到网民的遭遇跟我是一模一样,又勾起了我的愤怒,这么多人失去亲人,无缘无故,(政府)到现在没有一句道歉,政府该承担的责任都没有承担,对我们一句慰问都没有。”

严控死者家属清明前下葬 绝口不提道歉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逼着你。清明节以后,社区就不管了。这不逼着我们去办吗?”而且还全程监控家属,“在殡仪馆办手续的人,只要拿出手机拍照,都有便衣、保安制止,那里布满便衣,随时监控,(社区)派车派人陪着我们去办。”

为什么要这样监控家属呢?丁先生认为,当局主要是想控制社会舆论,“但纸怎么可能包住火呢?一个谎言需要千万个谎言去掩盖。事实是怎样就是怎样,承认错误,承担罪责,这是对死者家属最大的宽慰,也是对死者的尊重。”

“但是疫情发展到现在,政府没有承担该有的责任,对死者的家属都没有慰问,连个简单的说法都没有,就逼着我们把我妈悄无声息地安葬了。”“没有仪式,没有哀乐,这要我怎么接受?”

他想起母亲染疫时,他背着母亲到处求医,“我是背着我妈去看病,最后几天,我背着她(啜泣),人就这样没了。”“我母亲完全是被冤死的,感情上和心理上都接受不了,人就这样没了。”

而且还在病榻前,他不舍地鼓励母亲不放弃希望,“当时我妈在抢救的时候,我跟我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你放心,我是你儿子,我的生命是你给的,我不要了,用我的命换你的命。”他哽咽着说,母亲到死前意识都很清楚,担心他会因照顾她而感染。

数万家庭亲历人间地狱 忘记了哭泣

死者家属这几天有着同样的想法,“我的一个朋友,他的心里(想法)跟我是一样的,不明不白地人就没了,所有跟我一样失去亲人的人,我希望(政府)一定要给个说法。”

丁先生说,死亡人数是官方公布的10倍以上,这是肯定的。报导说,武昌殡仪馆每天争取发放500个骨灰盒,从23日一直发到清明节,若以武汉市8家殡仪馆来计算,死亡人数已超过40,000人,更何况在封城前已有染疫死亡的。

他提到,一位朋友的母亲,发病症状一样,但死亡证明上写的是“呼吸衰竭”,他自己母亲的死亡证明书上写的是“病毒肺炎”,太多人还没被确诊就死了,他当时很生医生的气,“我恨不得找医院给我个说法,为什么不写冠状病毒?”

母亲死亡证书。(受访者提供)

但他后来想,医生可能也麻木了,“用人间地狱形容当时的情况,一点都不过分。死亡就在身边发生,所有人都麻木了,甚至都忘记了哭泣,太多了,太多了。”

“医生每天要面对这么多病人,心理压力很大、很恐惧,看到这么悲惨,一般人心理承受不了,很多人都麻木了。”

特别是李文亮医生事件后,他既愤怒又同情医院里的医生,“因为像李文亮这样的医生,他们背负着屈辱离世了,和我们同样都是受害者,他们都受到政府的打压。”

谋杀数万人的凶手 应被送上国际法庭

“死了几万人,这是谋杀。”丁先生哭泣着说,“要给死者一个公道,这是常理吧,现在连个体面的安葬都没有,就想悄悄下葬。”

他泣诉,“开始李文亮说的,如果政府官员听了……这种代价太大了,如果政府在(爆发)20天之前,把真相告诉大家,我们都戴上口罩,就可以救几万人的生命。”

“这3、4万名的死者,代表着3、4万个家庭,还有的家庭是全灭了,他们这样子冤死,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丁先生说,“我们的权利已经被侵犯了,我们是受害者,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到现在为止,凶手还逍遥法外,卫健委、武汉市政府、公安局那些官员,他们没责任吗?”

共产党体制让这场灾难从武汉祸及全球,丁先生说,“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给全世界经济带来了大萧条,(中共)这些人都是历史的罪人。”“如果不追责,历史还会重演,这是对整个人类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把他们送到海牙国际法庭也够资格了。”#◇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异议人士张展武汉50天见闻
【一线采访】武汉市民:对政府彻底失望
【一线采访】隐匿疫情酿祸 武汉人要求国赔
【一线采访】武汉解封?却笼罩在复发阴影下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与闫丽梦会谈 专家:中共瞒疫无疑
【珍言真语】钟剑华:港官染文革作风 打压初选
【珍言真语】典型蓝变黄 周小龙取消移民而参选
【思想领袖】司徒文:对华关系3错 美低估台湾
【拍案惊奇】江西大溃堤唐山又震!回顾1976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