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11)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人气: 270
【字号】    
   标签: tags: ,

第八章 高唱抗日

高唱抗日共产党不赴前线钻后方,

前方国军拼死战,他在后方抢地盘。

抗日本意为窃国,借日消灭国民党,

吃里扒外汉奸当,厚颜无耻万年骂。

自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115师林彪部曾在平型关与日寇打了一仗,因损失惨重,毛泽东立即命令共军逃进敌后,抢占被日军侵占的沦陷区,在那里装模作样地东打一枪西打一枪,大做宣传文章欺骗中国人民。实际上是在借日军的力量大规模扩地扩武,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勾当,为抗日胜利后抢夺国民党江山作准备,用意十分恶毒。

一天清晨湖湾的小街镇上,居民们听到糟杂的人声,还以为是日军来扫荡,后来才看清是一群穿着灰蓝色粗布衣,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像样的一支队伍。他们是共产党不遵守协议,擅自秘密扩大的武装,为蒙蔽国民党、日本人和国人,所以改名为抗日义勇军。这是从新四军一支队和一些地方武装东拼西凑建立起来的一个团,他们是根据毛的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扩地扩武、十分做好夺江山准备的指示,又重新窜进江南来建立根据地的。

他们一到小镇用迷惑人心的老套,打扫街道,给民众挑水,大爷大娘喊个不停。原在16旅的秦杰和沈如平因为是江南人,熟悉情况,所以被抽调到抗义并派他们做联络员,负责和金泽县工委、游击队、保家队、忠救军、伪军等联络工作。随后“抗义”对这些原属国民党的武装进行统战策反和收编消灭,以扩大地盘壮大力量,建立根据地,企图抢占这块富饶的江南土地。金泽县工委则派原从新四军转业来的陈坚、钱明、丽珍作联络员和部队联系。

几个月过去了,民众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对共产党存有戒心,因为他们对共产党在江西的作为早有耳闻,所以认为他们如今的表现是口蜜腹剑,不怀好意,是骗人上钩,因此敬而远之,不与合作。

而一些原国民党基层政府秘密留下的乡长,和后来自发成立的自卫团、游击队、保家队和忠救军都服从蒋委员长领导,他们看不起这群衣冠不整,武器破烂的共产党军人,不相信他们有什么战斗力,都不肯归顺或收编为共产党武装,所以由新四军伪装的抗义,在江南建立根据地的工作遇到很大困难。

后来抗义和县工委领导讨论研究决定,在附近寻找日军兵力少、防守薄弱、有宣传影响和有打赢把握的小仗,以便造声势、扬名气、给压力、鼓人心,最后选择离小镇15.6公里的新成火车站。

据侦察员报告这个车站共有日军12人和伪军员警交警等20来人。为此抗义和工委作了统一布置,工委动员民众500人和50人的武工队参战。县工委的任务是破坏车站以及南北方向各100米的铁轨,以防止日军通过铁路从南或北方向到新成车站增援。

抗义则抽调一个连,由徐骏、秦杰带队。他们在深夜12时前到达指定地点,随即割断电话、电灯线。钱明、陈坚各指挥民众撬南北路轨。武工队则伏在路基旁,以狙击前来增援的敌人。

徐骏、秦杰在向导的带领下冲到日军的二层楼房宿舍。岗楼卫兵发现后立即鸣枪射击。枪声把睡梦中的日军惊醒,他们手提武器冲出宿舍赤膊上阵。接着伪军员警交警也参与和抗义厮杀,在黑夜的混战中各有伤亡,但抗义人多,日伪军抵挡不住,只好退到楼上负隅顽抗,日军利用窗户作掩体猛烈射击,因此有不少抗义倒在血泊之中,部队难以冲上。

徐骏怕拖长战斗时间后,日军派增援部队来,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突然秦杰不知从那里拎来一桶汽油,放在日伪军顽抗的楼下,顷刻间楼下燃起了熊熊大火。在楼上负隅顽抗的日军见楼下火烧,急得嗷嗷直叫,他们跳下楼来和抗义肉搏,而在岗楼上的日伪军还在用机枪扫射。后来抗义集中手榴弹塞进炮楼,只听得一声巨响,机枪顿时不响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30多名日伪军全部被消灭,而抗义伤亡了30多名。战斗结束,徐骏在撤离时命放火烧车站,在熊熊大火照耀下,和民众胜利返回。

接着抗义和县工委又筹画另一次更具有影响力的战斗行动,首先他们派在上海生活过会说上海话的丽珍、钱明和陈坚三人到上海的龙华机场侦察。

丽珍头戴毛巾,化妆成卖白兰花香烟的妇女。钱明化妆成走村窜巷的剃头师。陈坚则化妆成卖布郎。他们在上海地下党,机场附近三个党员协助下进行侦察,弄清日伪军保卫机场兵力、布局、位置、武器配备、飞机停放地点、汽油库武器弹药库等重要情报。

半个月后侦察结束,丽珍、钱明和陈坚绘制了机场布局图,并向领导作了汇报。在以后的讨论中抗义领导说,这次我们要去偷袭日军机场,炸毁日军飞机和油库,要遇到保卫机场的一个团日伪军的坚强还击,我抗义兵力与日伪军相似,但武器装备军人素质实战经验等方面远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们只能用偷袭的办法完成,因此行动要秘密隐蔽。任务艰巨风险很大,所以战斗要迅速,而且打了就跑。这次行动武工队游击队民众等一个也不要,只留下陈坚、钱明和丽珍三位侦察过机场的同志,请他们作向导带领部队去偷袭机场。

经过一个晚上的急行军,部队到达离机场外仅5里路的周围农村潜伏,然后禁止村与村一切人员往来。他们白天睡觉,在晚上12时出发,不一会就到达了机场附近的指定地点。岗楼上的探照灯在交叉照射,他们利用探照灯不照射的间歇,在不同的方位把围着的铁丝网剪了很多个大缺口,不动声色地有次序迅速进入了机场,伏在黑暗处。

又待探照灯不照射间隙,一大队由丽珍带领,他们来到东门,任务是炸毁油库和阻击日军反扑。二大队由钱明作向导,带他们到西门去炸弹药库和阻止西门日军反扑。三大队由陈坚做向导,带他们到停机坪炸毁在停机坪上停放着的飞机和阻击日军追击,保护部队撤退。

这次偷袭抗义叶司令任总指挥,当看到三颗升空的信号弹时他们就立即向目标冲去。只听得几声爆炸声,多架飞机被炸毁,接着火光冲天,汽油库燃烧,后来又听到一阵阵密集的弹药爆炸声,这时火光冲天把整个机场的天空眏得通红。

岗楼日军拉响警报,日伪军迅速冲出宿舍,轻重机枪一齐开火,从东西二边包围过来。叶司令已知三个任务都完成,所以发射三颗信号弹,命令部队迅速撤离,于是各大队逃出铁丝网,在黑夜中消失。这次偷袭共击毁击坏日机5架,汽油库弹药库各一座,毙伤日伪军30多名,抗义则伤亡35人。

抗义袭击车站机场的消息震惊了日军,而新四军伪装成抗日义勇军,窜进江浙一带袭击国民党留在沦陷区的忠救军,收编属国民党领导的游击队,也震惊了国军 ,因此三战区十分脑怒,指责新四军不按规定的战区抗日和活动,在江南扩地扩武,制造摩擦,破坏抗战协定,令其迅速撤离返回原地。

但抗义拒绝三战区命令,因此三战区命忠救军一支队(团)强行驱赶新四军,忠救军拿了命令前来驱赶。谁知抗义正在寻找战机,想打一场歼灭战把常驻在江南沦陷区一带的忠救军势力排挤掉,这样它就可在江南立脚,建立根据地。

针对忠救军一支队的行动,抗义则以捉迷藏的战术周旋,把他们引进包围圈,经过五天激战,把这个支队1,000多人全部歼灭。为了造声势做宣传,抗义和县工委在花旗镇召开庆祝大会,庆祝车站、机场和反对国民党顽固派反共三大战斗大捷,除了动员各乡民众参加,还特地邀请各游击队司令参加。

会上,叶司令和县工委王书记先后讲话,然后有民众和游击队代表登台发言,一致吹捧抗义打击日军、国民党顽固派取得的伟大胜利。

城南游击队司令顾锡兴讲话说,我们各地游击队应当联合起来接受共产党领导,这样抗击日军力量大。他的讲话是共产党搞统战的人教他讲的,但在游击队中引起巨大反响,一些小游击队人数少愿意联合,一些人多力量大的不愿联合。

顾司令回到队部,副司令王玉龙问他,你真的想和抗义联合?顾锡兴答:“是。”王玉龙说:“共产党历来言而无信,你和他联合就是我们的部队被他收编吃掉,一旦你入了他的圈套,什么时候他找个借口扣帽子,就可将你杀掉。中共从江西开始到现在,杀害异己的事举不胜举,王佐、袁文才不是死在他们的手上吗?你千万不要上当。如果你决意要去,能否把部队一分为二,留100人不参加联合,归我指挥,一旦他们加害于你,我可接应你回队,仍做你的司令,二全其美不是更好。”

谁知顾锡兴听不进王玉龙的这番忠告,但王玉龙的谈话却被潜伏其中的共产党奸细密告到抗义叶司令的耳朵里。叶司令听了大怒,认为王玉龙是国民党特务,派人化妆成城东许湾游击队人去刺杀王玉龙。

一天王副司令带着四名保镖经过张桥拐湾,受到埋伏在桑树田等候的特务连士兵射击,当场将王玉龙和三名保镖击毙,但有意留一名活的保镖逃回部队报信。他告诉顾司令,他看到击毙王副司令的人是向许湾方向逃的,他断定这是与顾司令长期不和的许司令所干。顾司令听了火冒三丈,立即指挥部队包围许湾,打了三天不分胜负。

这时抗义出动四个连兵力,将他们包围,警告他们,国难当头,不打日军打自己是汉奸,并且告诉他们说,根据我们获得的情报,刺杀王玉龙是国民党忠救军所干,意在挑起内斗,破坏你们和江抗的联合抗日,千万不可上当,双方应立即停火,如若不听劝告,我军将把你们二个游击队一起消灭。

在抗义的强大压力下,他们只得停火,随后联合抗日,接受共产党领导。就这样抗义收编了大大小小游击队,一下子就扩大几百人的武装。

这时陈坚、钱明、丽珍、阿林等很多地方干部,对收编地痞流氓土匪式游击队加入共军的做法有意见。后来叶司令向部队和地方干部做思想工作报告时说,在27年7月陈独秀带毛泽东到庐山开八七会议,毛泽东在发言时说,要重视帮派会党土匪的作用,他们打仗勇敢,我们要利用他们,又说我准备上山当土匪和绿林交朋友……

各县的各色各样游击队收编后,后来都划归县工委领导指挥。原司令仍做司令,但县委派去干部当副司令和政治部主任,对班排以下成员按照共军模式整训改编,待军权完全掌握在共产党人之手后,就开始把那些司令扣上各种罪名,不是汉奸反革命,就是贪污腐化或刻扣军饷等罪名,召开军人大会公审处决,以绝后患。想当初曾带头联合接受共产党领导,把军队交出改编的顾锡兴被枪决时大喊冤枉,但为时己晚。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们对毛泽东的乱指挥、瞎折腾,使红军损失那么多兵员十分不满。朱德对张国焘说,过去中央红军兵强马壮,现在被折腾得剩下一付骨头了。
  • Heaven
    1982年邓小平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列津斯基,一语道破天机,他说18勇士抢夺泸定桥的故事是为宣传,为表现我军不怕死的战斗精神而编造出来的。
  • Heaven
    在毛泽东看来,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资产阶级政府,剥夺地主资本家财产和农民土地,和中共那样的独裁残暴违背天理人性的主张,是最适合他向上爬,
  • Heaven
    回顾胜利的取得真是来之不易,这都是祖国人民的英雄儿女,用350多万国军的生命和鲜血与日寇拼杀的结果,所以我们和子孙后代应当永远记住纪念他们。
  • Heaven
    严炳荣听了说,你要报国,但投错了门,投到狼窝里去了,共产党善于花言巧语骗人上当,其实它是吃人的虎狼、杀人的魔鬼。
  • Heaven
    这正是共产党需要创造的全社会恐惧,达到见了它害怕、服服贴贴听它话,跟它走的目的。这次在共产党涉及的地区开展的整风杀人运动,大大小小领导为了讨好上级,显示成绩和功劳,所以捕风捉影,诬陷不愿为它服务的人。
  • Heaven
    像这样的一个领导班子上报后,居然还能得到省里批准。肖泽对他建立的领导班子十分满意,这正是十足的土匪当家,随后他便任意呼风唤雨,欺压百姓,陷害无辜,无恶不作。
  • Heaven
    肖泽逃离徐家一面走一面想,跟共产党打天下太苦太累,风险太大了,多年来福没享着,苦头吃足,粪便吃过,提了脑袋九死一生,成功希望渺茫,什么县长书记,弄不好我要和王书记一样头颅高挂城门。
  • Heaven
    这些没有经历过与日军开战,平时只会吓唬老百姓的武工队,怎经得住日军的攻击,瞬间就伤亡20多人。
  • Heaven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下令取消新四军番号,说它不遵守协议,不听从军令,到处乱窜,勾结日伪,制造事端,抢夺我军武器,杀害我军将士,借抗日国难,谋反作乱,颠覆夺取政权,用心十分险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