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共敞开大门 一带一路一毒

【瘟疫与中共】红歌毒染总统府 意国最黑暗时刻

40%感染者55%死亡来自意大利伦巴第 与中共贸易频繁 游客最喜光顾

人气 9884

【大纪元2020年04月1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璐综合报导)2020年3月9日,意大利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对媒体表示意大利正进入“最黑暗时刻”,当天意大利死于中共肺炎人数累积达到500人,孔特政府颁布法令将红色禁区从北部地区扩大到全国范围。

“最黑暗时刻”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欧洲多国相继被纳粹德国攻陷后,英国首相丘吉尔抱着宁死不降的意志带领孤立的英国对抗德国军队,从而谱写了改变世界历史的一页。

虽然意大利在1月31日领先其它各国切断与中国之间商业航线,但孔特政府却没有向意大利民众传播武汉疫情真实信息,反而与中共合作高调在意大利继续举办“意大利—中国”旅游年的各种文化活动,淡化中共病毒传播和伤害力,助中共在国际上打造国泰民安的假象。

中共病毒,这个看不见的敌人,没因孔特总理表现出跟丘吉尔一样的抗疫决心,而停止继续攻陷意大利。反而在中共精心铺设的“一带一路”上畅通无阻,把意大利引向深渊。

武汉哀鸿遍野之时 意总统府奏中共红歌

2月中旬,网络上大量传出尸体从武汉的医院、居民住宅甚至街头被拉向火葬场的视频。武汉哀鸿遍野之时,意大利的总统府奎里纳莱宫(Quirinal Palace)却传出了激昂的中共红歌曲调。由意大利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举办的一场“助力中国抗疫”钢琴音乐会正在这里举办,并通过意大利国家电视台向全国直播。

中共新华网的一篇文章披露,2月13日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在总统府举办的这场特别音乐会,是在既定的中意两国2020年旅游年活动之外特意增加的一个节目,为的是支持中国抗疫决心。

演出开始前,总统马塔雷拉对媒体表示,“疫情是我们共同敌人”。他还说,意大利对中国战胜疫情、保障国际公共卫生安全的努力充满信心并表示支持;今年也是意中建交50周年,这场音乐会代表了意大利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友谊。

参加音乐会的包括意大利外长迪马奥(Luigi Di Maio)、文化部长达里奥·弗朗切斯基尼(Dario Franceschini)、中共驻意大利大使、当地华侨和留学生共200多人。

中共外交部网站报导说,居住在意大利的华人钢琴家居觐除了演奏西方名曲之外,还弹奏了中共革命武装斗争电影《洪湖赤卫队》中的主题曲《洪湖水浪打浪》。这个以中共30年代在湖北进行暴力革命为背景的影片拍摄于60年代初,正值中共大搞“大跃进”之后的3年大饥荒期间,《洪湖水浪打浪》却给在饥饿中生死挣扎的人民灌输“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

文章说,居觐还表演了另外一首红歌《翻身的日子》。这是一首在中共1953年纪录片《伟大的土地改革》中的插曲,中共在那场血腥的土改运动中杀害了200多万地主,并掠夺了他们的土地。

中共党媒三大喉舌新华网、中国新闻网、人民网等多家中共媒体都高调报导这次音乐会。新华网的视频报导还采访了在孔子学院举办的“汉语桥”比赛中获奖的意大利男生雅各布·杰摩勒(中文名字郑彦柯),他说:“举办这场音乐会说明意大利就站在中国身边,我们的总统做出这样的安排,能够让意大利跟中国的关系变得更好。”

签署“一带一路” 向中共病毒敞开大门

2020年3月21日,总理孔特把禁令再次升级。他宣布,除那些必须进行的活动外,意大利全国停止所有工业生产和商业活动,意大利的经济运作陷入停滞。这一天,意大利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达到793人。

时间倒推到一年前的同一天,即2019年3月21日,那是个让意大利政客们“惊喜”的日子。意大利政府用接待王室成员的礼仪迎接来访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习到访的第二天,意大利政府不顾欧盟和西方七国集团(G7)成员国的反对,在全球瞩目之下与中共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BBC中文报导说,两国共签署了29项协议,累计总价值达到25亿欧元(28亿美元)。

2019年3月23日,意大利政府用接待王室成员的礼仪迎接前来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Alberto PIZZOLI / AFP)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把意大利与中共的协议称为“债务陷阱外交”,蓬佩奥警告意政府说:“你得到的好处只是暂时的,你以为你得到廉价的物品和建造了低成本的路桥,到最后,你会发现所附带的政治成本要超出给你的那些经济利益。”

蓬佩奥2019年10月2日访问意大利,在与时任意大利外长迪马奥的共同记者会上警告说,中共用商业的幌子掩盖政治企图。(Alberto PIZZOLI / AFP)

据中国媒体报导,习近平访问期间与意大利总统宣布,在2020年中意建交50周年之际合作办中意文化和旅游年。旅游年百余项活动从2020年1月21日开始将贯穿全年,包括表演艺术、视觉艺术、文化遗产、旅游、创意设计等领域。

意大利一直在和其它的欧洲国家争夺中国旅游市场,甚至从2016年开始以帮助中国游客为理由引入中共警察到意大利进行巡逻。

关注中国事务的意大利年轻女记者艾莉珊卓·博基(Alessandra Bocchi)出生于米兰,她表示自己一直密切关注中国警察出现在罗马的怪象。她去年在接受《寒冬》杂志采访时表示,联想到中共系统性的高科技管控以及已蔓延至中国境外的间谍行动等,看到中国警察与意大利执法人员并肩走在一起不禁令人心生恐惧。

据中共新华网报导,2020年1月21日中意文化旅游年开幕式的音乐会在罗马公园举行,当天参加音乐会的中国和意大利双方共2,500人。除此之外,当天还举办了由400人参加的大型经济合作论坛,论坛的主持人是前意大利副总理、中意文化合作机制意方协调人弗朗切斯科·鲁泰利(Francesco Rutelli)。

按照中国穷游网201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数字,访问意大利的中国游客在2016年就达到540万人。如果以这个数字计算的话,从中共卫健委高级专家钟南山1月20日正式承认中共病毒人传人之后,到1月31日意大利宣布停止中国航线,短短10天从中国入境意大利人数至少就有15万人,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每周有三个航班从武汉直飞罗马。

《纽约时报》驻意大利的记者在2020年3月21日发表的题为“意大利成为疫情新中心,给世界带来的教训”(Italy, Pandemic’s New Epicenter, Has Lessons for the World)的文章中,提到了中意文化旅游年的开幕式。

文章说,2020年1月21日当中共高级官员还在信誓旦旦地警告那些隐瞒疫情的人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时,来自中国的代表团正在罗马举行2020年意大利—中国文化旅游年的盛大开幕仪式。

《纽约时报》文章提到了一个与中方关系密切的人物,意大利前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米歇尔·格拉西(Michele Geraci)。参加音乐会的当天他四处张望,惴惴不安地询问其他的政客,“我们确定要这样做吗?我们今天应该在这里吗?”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还说,“如果意大利政客有先见之明的话,他们肯定会说不。”

意大利卫生部副部长桑德拉·桑帕(Sandra Zampa)对《纽约时报》表示,政治家们关心的是国家的经济,当疫情到来的时候他们甚至不愿面对自己的无能。

她强调,更重要的是,意大利没把中国发生的事当作警告,而是看成是“与我们无关的科幻电影”。

1月30日,意大利宣布首例中共病毒患者是来自武汉的两名游客。这对夫妇从1月22日入境及至1月29日住进罗马医院期间,已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光顾过米兰、卡西诺和罗马等处的多个景点。

中共病毒在武汉造成的灾难在意大利上演的序幕就此拉开。

一带一路一毒 意大利疫情翻浪

专栏作家布莱恩·盖茨(Brian Gates)于2020年3月份发表在英文《大纪元时报》的一篇题为“一带一路一毒”(One Belt One Road…One Virus)的文章指出,一年以前意大利政府跟中共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现在改为“一带一路……一毒”更准确。

总统马塔雷拉为中共举办音乐会的这一天,正是武汉吹哨医生李文亮死后的头七(指第7天)。武汉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和另外7名同事于2019年12月底在微信朋友圈透露中共病毒爆发的信息后,被中共警方通报为造谣,并受到训诫处罚。李文亮之死被全球媒体广泛报导,各国政府开始审视中共对疫情报导的掩盖、造假。

继1月底武汉夫妇被检测出之后,意大利多处相继出现零星案例。全国感染人数在2月下旬开始快速增长,到2月末那一天就突破了1,000例,其中超过一半的感染发生在意大利北部几个地区。

1月30日意大利首个检测出的中共病毒感染患者是来自武汉的夫妇游客。2月1日米兰街头仍有大量中国游客,部分已经戴上口罩。(MIGUEL MEDINA/AFP via Getty Images)

2月过后,中共病毒就像脱缰的野马在意大利全国控制不住地四处横行,死亡数字在3月份更呈现出喷发式上升之势,截止美东时间4月9日,官方报告的确诊感染和死亡人数分是14万3,626人和1万8,279人,染病死亡率达到12.7%。意大利成为全球官方发布数据中感染中共病毒死亡人数最多和死亡率最高的国家。

意政府在3月1日首次颁布法令,将意大利全国划分为三个区域,早期感染最严重的西北部伦巴第大区(Lombardy)所属的10个市和东北部Veneto(威尼托)大区的一个城市被列为红区,这些城市超过5万的居民被禁闭隔离。

意大利人从3月份开始,每一天都经历着新的惊恐,感染和死亡的数字并行上升。孔特政府颁布的禁令限制逐步升级,包括关闭和停止所有的学校、体育、娱乐活动、各种宗教仪式包括葬礼以及跨地区之间的旅行。终于在3月9日,当感染和死亡人数分别接近1万和500人时,总理孔特宣布将全国进入禁闭状态。他在当晚电视讲话中,要求6000万意大利人“待在家里”。

因为禁令中包括暂停家属探访监狱中的犯人,而引起意大利多处监狱发生暴动,造成摩德纳(Modena)等三处监狱共有14名犯人死亡。南部地区的福纳(Foggia)监狱则发生76名囚犯逃脱事件,而北部博洛尼亚(Bologna)地区的多扎(Dozza)监狱甚至被囚犯控制,迫使监守人员离开监狱。

伦巴第是意国感染和死亡最多地区

伦巴第(Lombardy)是意大利经济活动最发达的地区,它的首府是米兰。除了跟中共的贸易频繁外,也是中国游客最喜欢光顾的地区。在这次中共病毒的疫情传播中,伦巴第成为意大利全国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地区,接近40%的感染患者和超过55%的死亡病例来自这里。截止4月9日,意大利全国确诊感染中共病毒和死亡的人数分别达到14万3,626人和1万8,279人,而伦巴第地区的人数为5万4,802人和1万22人。

2020年3月10日的罗马,在全国实施禁足抗疫措施之下,著名的纳沃纳广场(Piazza Navona)空无一人。(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3月份伦巴第地区每天的平均死亡人数为231人。这个官方的数字只包括了死在医院里的感染者,而实际上有许多感染者因为得不到家庭医生的探望和有效的治疗方案而死在家中。

伦巴第地区贝加莫省当地报纸《L’ Eco di Bergamo》(《贝加莫报》)使用市政局的数据进行分析,发现3月份该地死亡人数是5,400人,超出政府公布的2,060人的两倍还多,而当地的殡仪馆在3月份接收的尸体有一半以上是从居民家里送来的。

意大利军队在3月20日被派往贝加莫省帮助运输羁留的尸体和棺材。贝加莫是伦巴第地区的第四大省,位于米兰以北,人口100多万,是意大利重要的工业生产基地。

居住在意大利的台湾人郑杰忆在“上下游”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贝加莫的“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医院”的一位医生表示,在严峻时候,他每天开出的死亡证明就达二十多份。

当地报纸上大篇幅的讣告广告,对每一个贝加莫人来说代表一个怵目惊心的事实:越来越多的亲人离开他们而去。路透社网站3月25日刊登的一篇报导中对比了《L’ Eco di Bergamo》(《贝加莫报》)在2月29日和3月21日刊登讣告的篇幅,在2月底只有1个半版,3周内就增加到12版。

路透社的这篇文章透露,因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当地的殡仪馆的火化能力,许多尸体被运送到其它地区的殡仪馆处理。文章的两段视频记录了当地小教堂里堆满了棺材、以及身穿防护服的士兵驾驶着军车运送棺材的场景。

2020年3月26日,意大利处于封城时期。塞里特(Seriate)的圣朱塞佩(San Giuseppe)教堂里存放着感染中共病毒死亡者的棺材,等待被军车运走。神父站在其中一棺材旁祷告。(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根据政府杜绝群聚的禁令,宗教仪式葬礼被列为非法,所以许多葬礼只能在教堂的院子里由神父和几个家人简单举办。而且,因为担心尸体传播病毒,或有些逝者的家人被隔离,或者有的家庭全家都相继离世,孤独的葬礼并不少见。

纽约每日新闻网站(New York Daily News)4月2日报导了意大利一个家庭四个成员接连去世的惨剧。86岁的老铁匠阿尔弗雷多·贝图奇(Alfredo Bertucci)去世的时候,他77岁的老伴已经在医院里住了接近一个星期,而他们年龄分别是54岁和46岁的两个儿子已经在上一周相继去世,贝图奇太太最终在丈夫走后4天也离世,或许她在去世之前都不知道丈夫和儿子们去世的消息。

的确像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在红歌钢琴演奏会时所说“瘟疫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中共病毒成为全球共同的敌人。

如今,这个敌人已经杀害了意大利家庭接近2万个亲人。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杨宁:武汉合唱团两死多人感染 红歌是催命符
中共官媒企图甩锅意大利 遭意专家打脸
温州商人:中共传播病毒“一带一路”
中共病毒攻破梵蒂冈 教宗:感到恐惧和迷失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内斗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断生路
【一线采访视频版】浙江义乌强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语】张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报网络
【薇羽看世间】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发布会:中共的威胁远超俄罗斯
【新闻看点】美吁关系对等 崔天凯威胁踩红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