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孝感来武汉做手术 脑瘤患者染疫遭隔离

人气 1335

【大纪元2020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如果我知道医院这么多人,我真的都不敢来这边……”因为患脑肿瘤从湖北孝感来武汉准备做手术的病人,第二天就被查出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目前病人及家属都被隔离,肿瘤治疗手术一拖再拖。

姜女士(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她的先生(化名金先生)今年39岁,3月23号转院到武汉的省人民医院,第一天在急诊室打了一天吊水,第二天在缓冲病房被查出核酸检查阳性。她强烈怀疑先生是在医院的急诊室被感染的。

姜女士说,因为先生身材高大,身体半边不能动,姜女士和表弟两个人一起过来陪护。

据介绍,3月12号左右,金先生下床走路时感觉两腿发软、无力,当时觉得可能是因为长期关在家里的原因,从大年初一开始到15号就一直没出过出门。孝感处于封锁状态,小区全部封了。

3月15日,金先生的左腿明显不适。由于当时孝感刚刚解封,家人怕医院的消毒工作做不好,19日才到当地人民医院就诊。到了3月21号左右,金先生感觉左腿和左胳膊完全不能动了。医生说情况很严重,必须要转院做手术。

“我们之前一直好好的,就是在这个急诊转院……”她说,“我们一直在家隔离,我觉得应该是在医院感染的。因为23号我们来到省人民医院,当时看到的景象,我们心里都凉了。只能在急诊室给我们挂急诊,先打上吊针,然后再进入缓冲病区。”

姜女士描述,当时的医院走廊、过道全部都是病人,床位都挨得很近,中间什么屏障都没有,病人太多了。“我们从来没想过武汉是这样的情景,真的是看得很害怕。尽管我们做着防护,但是看着这个景象,新闻里是看新闻,看到这个实景还是很害怕。”

“急诊太多人了,包括急诊室的玻璃门的版面都是病人,除了护士的服务台中间有一点可以走动的地方,其余的都是一个床挨一个床。”她说。

姜女士回忆,他们23号下午1、2点钟到达急诊大厅,等了大概一个小时才把手续办好,再拿药、输液,到了24号的下午4、5点钟才转到缓冲病区,病人和一个陪护家属一个房间。相当于在急诊室待了一天多。

当时急诊室的隔壁床一个老人没有戴口罩。护士给他戴上了,那个老人就戴一下,过一会又拉了,折腾了一晚上,到了早上六点多钟,那个老人把针头一拉就走了,不治了,家人拗不过他。姜女士说,“因为当时很害怕,都戴着口罩,没有问他的病情。尽量不跟人家说话,只能用眼睛看着。”

他们转院前在当地人民医院的检查是没问题的,CT和血检都正常,在省人民医院缓冲医区进行了血液和CT检查都正常,24号金先生第一次鼻试纸检查出来是阳性。

多人确诊阳性 缓冲病区病人全部隔离

据武汉市卫健委消息,3月23日0时-24时,武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患者系省人民医院本部医生,租住武汉市武昌区紫阳街张之洞路137号,近期在医院上班,不排除院内感染。

而3月24日、25日的疫情通报,则显示湖北全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都是零。

姜女士说,“24号早上出的新闻,缓冲病区有一个医生被感染了、确诊阳性。3月24号,我也是吓了一跳,只有进缓冲病区才有可能排队进住院,安排手术,当时我也没多想。”

姜女士介绍,当时进缓冲病房的时候,是她一个人陪着先生,表弟在急诊室过了一晚上。她的表弟看到有一个人一边哭一边打市长热线,原来他的妻子也是从外地医院转过来准备做手术的,然后查出来阳性。

“他的情况跟我们是类似的。他比我们早一个小时进的缓冲病区,在我们之前查出来是阳性。等到我们检查医生也说结果不好。”姜女士说,“然后医院里就有医生说,当天进缓冲病区的几个病人全部隔离了,我也不知道这中间是什么原因,他们也拒绝透露更多的消息。”

“我们是(24号)吃晚饭的时候进去的。包括我老公也是疑似病例,疑似病例是不计入数据的。我看数据都是显示零。说我老公是单阳性。”她说。

一家三口被隔离 医院拖延手术

姜女士一家很快被隔离了。“我老公在东院区隔离,我做为陪护家属在酒店里隔离,都不让我们进去陪护。”姜女士在酒店六七天了,第一次核酸检测阴性,她最担心的是先生的病情被耽搁。“他现在半边身体已经不能动了,胳膊、腿、手指一点都不能动了。脑肿瘤压迫了神经功能区导致的。”

姜女士说,“他要经过14天隔离,而且要等到找到愿意接收这种病人的医院,进行医学隔离观察。我问了在医疗方面工作的亲戚,他们也是说:每家医院都是满的,人家护士都要累趴了,都不愿再加病人。就这么个情况。”

目前联系的中转医院是武汉市中心医院。但在接收洽谈方面,“之前说的3天,今天又说7天以后,说像我老公这个情况很多医院都不愿意接收。因为也是偏瘫的病人,又是脑肿瘤这么危险的情况。”

姜女士表示,在中转医院隔离14天后,他们还是要求回到本部院做手术。医院同意她在本院交住院预交款,但是必须要在别的医院隔离观察。就这样子拖着。

她透露,“东院区不能做手术,属于污染区,关的都是疑似病例。这里面的空气都怕带有毒。如果你明明是好的,在这里动完手术,有可能在手术过程中就会染上。”

心绝望了千遍 感觉在等死

姜女士表示,这几天一直在打求助电话,现在真的绝望麻木了。“我老公刚才跟我联系,他说医院再这样子搞,我这病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撑过那么久。现在我都不敢跟家里人讲……虽然我是一个健康人,我在酒店的心情,真的是相当于等死,我觉得我跟我老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他的肿瘤医生前天给他照了核磁图片,说肿瘤那个地方有点破裂出血了。当时医生把结果给我老公讲了,所以他也害怕。医院里也不安排(手术),我在酒店也是干着急,电话也打遍了。我的眼泪也哭得差不多了……”

姜女士觉得先生很命苦,爸爸死得早,妈妈一个人种田把他和妹妹拉扯大,现在儿子刚刚12岁,正是做自己的事业的时候。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她表示,希望疾控中心能尽快安排,或者有更快一点的办法,一下子就测出是否是感染者。现在酒店检测用的是咽试纸,两三天天她才知道的结果,鼻试纸要快一点。

“我们家真是,心绝望了千遍啊,心都等哭了。”她最后说,“这个疫情期间,真的除非你是到了有生命危险了,才能来这里。我老公要不是病情发展得这么快,我也不愿意冒险来。医生都讲了,去武汉是有风险的。”◇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中共专家首次披露武汉封城始末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武汉之谜:染疫患者康复后再检测出阳性
武汉多地再增确诊病例 中共持续造假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新闻看点】美大选辩论 川普2招或击拜登软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