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 维权律师的坚持给中国带来曙光

人气 367

【大纪元2020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709最后一人”王全璋律师,被非法关押5年后,终于与妻儿团聚,一家三口拥抱的温馨场面不免让人心酸。而709事件(709案)中,过百位曾被抓捕的律师,虽陆续获释,但至今仍被当局监控。

王全璋出狱后向海外媒体透露,2016年1月开始的四个多月,他被秘密囚禁在天津、北京等地的招待所,连上卫生间都要戴头套,长期在黑暗中,不让他知道自己的位置。而公安对他涉及许多刑讯逼供,例如打耳光、不给饭吃、双手举一个月、睡觉不让翻身、往脸上吐痰等等,还有其它酷刑虐待。但王全璋一直没有认罪。

同样是709事件律师的谢燕益,在2017年出狱后,向外媒透露,自己被囚期间遭受酷刑,“半年没见过阳光”,他曾被迫蹲在矮凳上,由早上6点蹲到深夜10点。

4月28日,他在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他的身体已大致复原,看到王全璋回家,固然开心,但他也提醒,有更多维权人士未获足够关注,他们遭受着更惨的境遇,他表示,709事件没有让他退缩,反而更坚定了他追求公义的信念。

4月26日,为纪念唐吉田、刘巍律师被吊销执照十周年,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指中共的迫害导致大量人权律师失业,“成为世界律师发展史上极为罕见的现象,也是中国法制史、世界律师史上令人震惊的一页。”

声明中所指的唐吉田、刘巍律师被吊销执照事件发生在2010年4月中旬,两位律师因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毫无事实根据的“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等借口,吊销了他们的执业证。

唐吉田在执照被吊销后,仍然积极参与维权行动及有关的法律研讨。他也因此在2011年被警方绑架、遭受酷刑,并身患重病。2017年,唐吉田欲到香港治病,却被禁止出境,至今重病缠身。而刘巍则远避美国。

维权律师谢阳4月27日对美国之音说:“十年前唐吉田、刘巍律师证被吊销以后,中国的法制状况以及中国人权律师的生存状态,可以用四个字来表示:每况愈下。2015年的709事件发生后,中共当局对律师的打击达到高潮。”

事实上,在2010年前,中共政府就已经开始用注销、吊销律师执照、刑事入罪等多种手段打压维权律师。被中国法律界称为“维权运动先行者”的高智晟就因为多年代理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等案件,而在2006年被政府吊销执照,并遭秘密绑架和酷刑,至今仍“被失踪”。

2008年,当时还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的维权律师滕彪,也被司法局以无法兼顾教学的名义注销了律师执业证书。

在709案中被捕的律师周世锋以及受709案牵连的律师余文生、人权活动人士吴淦等人,仍被关押在狱中,对他们的控罪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近年来,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几乎每天都在为余文生奔走、维权。许艳对美国之音说:“余文生的父母年龄已经大了,父亲90多了,两年半左右没有看到儿子。最近我回父母那里一趟,发现余文生的父亲不认识我,把我当成客人,忘了我是他的儿媳。这个状态让我非常伤心。余文生在家时没有这种情况。余文生母亲最近得了中风,腿走不了路。”

河南的维权律师江天勇虽然在709事件中未被抓捕,但他因一直关注和支持709律师,在2017年,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监两年,虽于去年2月出狱,但却长期遭受监控。

经历了709案的严厉打压,人权律师群体陷入了低潮。遭受刑事处罚的709律师们虽然先后走出了监狱,但他们的行动和言论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过去10年是中国法治全线溃退的10年。但是,面对这至暗时刻,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声明说,“中国人权律师没有放弃对自由、民主、宪政的追求与热爱,不会动摇对人权保护和法治中国的期许与信仰,仍将在我们挚爱的这片土地上继续奋战,继续站在捍卫人权的前线,维护法治、捍卫人权。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我们仍将继续呐喊、呼唤。”#

责任编辑:方晓

相关新闻
王友群:王全璋出来了 孙力军进去了
王全璋律师:公权力操纵者总把法律夹带私货
【一线采访】阔别5年 王全璋回京拥抱妻儿
律师披露王全璋狱中遭遇 孙力军主导迫害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令统战民企 公私合营2.0登场?
【一线采访视频版】内蒙再现文革 中共欲铲除蒙文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有冇搞错】美次卿访台 七种武器不仅防卫台海
【西岸观察】美第一女婿如何化解中东恩怨
【重播】首次白宫美国历史会 川普签宪法日宣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