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薛浩然:董梁“旧电池”重启 林郑无脸

人气 2649

【大纪元2020年04月30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梁振英日前发起成立“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引发香港社会议论。前香港立法局议员薛浩然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董梁两位前特首在位时严重失职,今日香港年轻人需上街争取民主法治,港人面临严重住房问题,两人难辞其咎。现今两人再次现身政坛,将“令整个香港700万人沉沦向下,香港社会沉沦向下。”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梁振英日前发起成立的“香港再出发大联盟”,以团结为口号,宣称支持“一国两制”与法治,并称将协助年轻人求职。

“整天说团结,香港这几年下来,他团结了什么呢?团结了有钱人,一般的蚁民、市民,怎么感觉到他们的团结啊。我觉得他们这两个人令香港今日一国两制变形、走样。”

“他们两个讲话可信吗?你还信他吗?”薛浩然披露,曾亲耳听闻香港主权移交后首任行政会议召集人钟士元说:“不要信梁振英这个人,他讲的话没有一句真的。”

董建华和梁振英合计治港13年,占香港回归23年一半时间。薛浩然说这13年对香港而言是关键年,“在13年里,香港发生这么多问题,为什么会搞到今天这么多年轻人上街?为什么搞到房屋署的住房问题成这样?他们俩人难辞其咎,两人严重失职。”

“董建华搞‘数码港’、‘中药港’,全部是假大空,掏空了香港的根基。不管房屋问题,搞成今天这样。”

2015年,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之初,批评香港大学学生会学苑的“港独倾向”,招致社会人士非议。“共产党一听到这个词就两耳竖起,全身打颤。他了解共产党,他就利用这些挑起中共神经,将港独变成一个伪命题,讲到像是真的一样。”他说,梁振英挑起港独议题,一手造成香港社会矛盾的扩大。

“我不明白,究竟是否是习近平的主意,找回这两个‘旧电池’出来?”薛浩然说。

“你们给香港人学到了什么?学到你们空谈爱国,自己家人、老婆孩子,整个家族都走完了,自己在这里做‘裸官’。你还有什么面目出来面对几百万香港人?”

薛浩然引用《易经》所言“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意思即是鉴往知今,了解过去,了解历史,我们才知道未来。”他说,董梁两人施政劣迹已载录历史,“历史会证明它的功过”,两人再次投身政治,“令整个香港700万人沉沦向下,香港社会沉沦向下。”

近来备受“压力”的薛浩然再次出现《珍言真语》镜头前,令观众甚为欣喜,“我想这一集就是1.0,如果下一次出就2.0。”已上节目33集的他,特以中国人对传统数字“33不尽,66无穷”,鼓励港人,“港人团结的精神,香港这个核心价值,继而要保存下去的。”

“明天未必这么快会那么好,但明天会更好,这不是我们的良好愿望,而是必定要达到的目的。”他说,“人应该安居乐业,作为一个香港人,在两个世纪动乱之下的中华民族,我想这些诉求是真诚、真确,也不卑微。”

最后他引用近代中华民国时期的军事教育家蒋百里的自提诗,望与港人及读者共勉:

犹有书生气,空拳张国威,
高歌天未白,长啸日应回,
旧学深沧海,新潮动怒雷,
老来逢我子,心愿未应碎。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香港是我们的乐土 做好本分留给下一代

记者:很多人关心您,是不是最后一次上我们的节目?

薛浩然:差不多的了,因为我有其它事要做,我想这一集就是1.0,如果下一次出就2.0,已经是33集了,中国人的传统数字“33不尽,66无穷”,引用这句话,是说香港人团结的精神,香港个核心价值,继而要保存下去的。

我昨晚午夜梦回,睡不着觉,看《易经》,其中两句话,是精髓:“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意思即是我们鉴往知今,了解过去,我们才去逆推,了解过去,我们才知道未来。所以对历史我们一定要清楚,这不独是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公司来讲,要从了解过去,我们才可以总结经验,为什么我们过往失败?为什么我们过往这个民族,蒙受这么多苦难呢?这句话也是孔子留下来给我们的,希望大家通过审视、通过检讨从中学习,吸取教训,不要重蹈覆辙。

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个名人蒋百里(中华民国时期军事理论家、军事教育家)先生,他是中国军事学院的校长,他有一首自提诗:“犹有书生气,空拳张国威,高歌天未白,长啸日应回,旧学深沧海,新潮动怒雷,老来逢我子,心愿未应碎”,这首诗我作为自勉,也都和香港,和看这个节目的观众,一起自勉。

明天未必会这么快会那么好,但明天会更好,这不是我们的良好的愿望,而是必定要,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一定能够达到。因为我们的目的,不是加害于人,我们的目的是想香港继续繁荣,想香港能够安居乐业,我们的下一代不需要担心,明天去美国、加拿大、新加坡,香港就是我们的乐土。

作为一个香港人,在两个世纪动乱之下的中华民族,我想这些诉求是真诚、真确,也不卑微。人应该能够安居乐业才对的,是吧,否则我们那么辛苦做什么呢,是不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做好自己本分,正确的说,我们就是通过小我,造就大我。

政坛教父钟士元评价梁振英不可信

记者:前特首梁振英和董建华,搞“再出发联盟”,他们角色会是怎样?

薛浩然:他们两个讲话有可信性吗?你还信他吗?我记得有一次,钟士元(香港主权移交后首任行政会议召集人)爵士,他很受尊敬,一些人奉之为香港的政坛教父。他那一次亲口讲的,李鹏飞(前立法会及行政局议员)都在,他说,这个人(梁振英)不要信,他讲的话没有一句真的。当时,这句话入了我的耳,我都记住。

董建华梁振英成立联盟 林郑脸子何在?

薛浩然:至于,现在说香港要成立一个,香港再出发的大联盟,号称一千人,由两个过往的特首去带头,扯大缆(角力赛),听讲也都由中联办去周围拉夫(人)。

我觉得有一个问题,无论这两个人可不可靠,先不提。有两个先后特首,加上谭耀宗又是这个人大常委,让人觉得来头不小,是不是中央的blessing(祝福)呢?如果是,我觉得很危险,为什么呢?现在香港已经搞到,中联办有监督权,香港太上皇,现在又来多一个,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加上特区政府,香港就变成另类的三权分立,叫香港人听谁讲好?而且把特区政府置于何地?把林郑月娥置于何地?情何以堪,特区管治由她的,现在你又再重新出发,这句话都应该出自林郑的口,不是出自你那些过期药的口。

香港搞到今天,我开场讲的“数往者顺,知来者逆”,回头看香港的事,从97回归之后,董建华和梁振英两个前任特首,一共管治香港13年,不算中间曾荫权那段,这13年是很关键的,占了香港回归的一半时间,而且是前半截。在13年里,香港发生这么多问题,为什么会搞到今天这么多年轻人上街?为什么搞到房屋署的住房问题成这样?他们俩人难辞其咎,因为这俩人13年内5年(任期)之间的严重失职。董建华搞8万5,梁振英当时是行政会议成员,有份参与的,即是这些逻辑,和今日中联办所说的有什么分别呢?他当日搞什么数码港、中药港,全部是假大空,掏空了香港的根基。房屋问题不去管,搞成今天这样。停建居屋、停建公屋,为了担心楼市崩盘。这些是他一手搞出来的,如果他当时做的好,香港不会这样啦。

他们现在两个都是中央领导人、政协副主席,给香港人学到了什么?学到空谈爱国。自己家人、整个家族都走完了,在这里做裸官。他还有什么面目出来面对几百万香港人?区议会如果按照《基本法》,这些是地方的咨询组织。

回头看梁振英的资料,前些时候他在脸书上面说,他叫香港人抵制汇丰银行,有钱也不要摆在汇丰,业务上杯葛他们。这样是什么心态啊?你这是极左心态,文革心态。汇丰银行要叫被执笠(破产)。你做特首的啊,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汇丰是世界排名50大,你现在做煽惑(民众),叫人不要买汇丰股票,以及业务上杯葛人家?在今天这样的环境。

我不明白,究竟是否是习近平的主意,找回这两个旧电池出来,旧电池也没问题,如果证明过往的业绩良好,就像买赛马,以往跑马的记录OK,那就再出来跑多一次。但是,差劲。现在的学生,现在房地产,住屋问题,全部都是他一手搞出来的。整天说重视教育,不要说叫爱国教育,中国历史的教育你都剥夺了,香港中国年轻人接受中国历史的认知,你今天讲什么爱国呢?以前汪精卫,抗日战争时候的汉奸,曲线爱国,这些比曲线爱国也不如。

打团结旗号 实质分化搞乱营商环境

记者:他搞组织的原因与目的是什么?

薛浩然:那这样就搞坏香港了。那特区怎么办呢?究竟是听你说呢?听中联办讲呢?还是听林郑讲呢?你现在这样指手画脚,所以我们中国人讲,政出多门,他又要搞这个宣言,香港是他说了算吗?

记者:他要人捐款,要将那些资源分配到某些人身上,会不会分化香港人?

薛浩然:很简单啊,董伯伯成立那个团结香港基金,花了很多亿啊,江湖传闻是十亿百亿的,还做很多研究的,但出了什么呢?我们的研究中心花少少钱,自己筹集资金,我们都出了研究报告,都出了12、13本书。那些书不是自己要拿来送给别人,是在书店卖的,是港澳办必然的参考书之一,摆在案头的工具书。

而且这个团结基金,整天说团结,但是香港这几年下来,他团结了什么呢?团结了有钱人,一般的蚁民,一般的市民,怎么感觉到他们的团结啊。越是说团结,香港越是差。我觉得他们这两个人,是令香港今日一国两制变形走样。

我们知道一国两制最重要是,香港是一个金融中心,是做生意赚钱,是一个商业社会,讲赚钱的,但是什么时候我们香港这么政治化呢?董老先生那些假大空也就算了,没有危害香港两极化。

这位梁振英前特首,做的事情是怎样呢?伤害在哪里呢?他在施政报告里讲港独,将港大香港学生会上升到香港港独严重,共产党最怕的,一听到这个词就两耳竖起,全身打颤。他了解共产党,他就利用这些,挑起阿爷(中央)的神经,将港独变成一个伪命题,讲到像是真的一样。就像是钟士元说,这人说的,没有一句是真的,你不要信啊。

是他(梁振英)一手造成香港的矛盾扩大。坦白讲,大家都知道,香港是个做生意的社会,一个国际经济航运中心,我们要做的是最重要的是营造特首,你的责任就是在香港,包括今天的林郑政府,要做一个要经营一个好的营商的环境,让外国投资者来投资,还有给香港本地的生意人能够做成生意,这个是最重要的。

看一看现在几任的特首都没有做,现在这个,抗疫派钱派了几千亿出去,但这不是长远的办法,特区政府怎么样都应该想一想,在抗疫情已经是接近尾声的阶段,你怎么样去营造一个营商的环境吸引外资和辅助。因为如果营商环境好,有外资进来,自然就有就业,经济会慢慢好转,但是你没有做这些事情。

再加上梁振英呼吁大家有钱都不要去买汇丰,在业务上杯葛,他讲得出口?他不明白香港是自由经济贸易吗?还有他自己“懒醒”(自作聪明)。

将来中联办会否迁入特首府监督它?

记者:最近《基本法》22条的争议,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又讲出一个新的版本:中联办不是按照《基本法》22条规定去成立的。又怎么理解?

薛浩然:有一件事情我们要分清楚,中联办前身就是新华社,新华社应该在香港很久,1940年多,是由侨办来领导的,很特殊身份的一个新闻通讯社,在香港一直做到回归。它(新华社)说一直都在那里(香港),是受香港法律的管束,它(新华社)改了名字成中联办。我想问一句:改了名字,香港还有一家新华通讯社,做的工作就跟以前不一样了,那到底中联办是这家新华社的分支啊?所谓的全资附属啊,还是另外一支?应该不一样的。它在2000年根据国务院的国函〔2000〕5号,它(中联办)是有一个职权的,已经不是做通讯做记者,是已经做信差了,是吧!那它是不是要遵守呢?

我前一集讲过最关键的就是,到今天都没有一个正式的说法,包括谭耀宗作为一个人大常委,说了的事情都不算的,你说没有都不算,因为那是你的个人意见。如果在人大期间或者在人大会议期间,权力机构说,其它的都不应该说了算数。

我想起一件事情,我现在当中联办有监督的权力,迟一些时候我相信中联办的人会从西环搬到特首府里去;特首府变成监督的军府,体现主权嘛。

如果它(中联办)有监督的权力,称它(可以)解释《基本法》,但是23条那里说的什么呢?是说由特区政府自行立法,中联办有监督权都没办法逼的。

另外香港《基本法》40条,就是涉及新界原居民的合法传统权益,受特别行政区受特区政府保护。现在的新界人整个族群大骂,极度不满,就是丁权问题,弄到要打官司,政府也不帮,帮也是假的。

根据《基本法》,特区有个宪制的责任,写明的,受特区政府保护。但是有没做呢?如果中联办有监督特区宪政的责任,请看看特区政府就这个问题有没做好他的工作。

相反的,回归以来,那些村的村界越划越细、越划越少。我想问一句:说香港可以持续发展,住在新界的氏族社会那条村会返于无形吗?他们会养儿育女,现在政府说要可持续发展,那么为什么围村没可持续?那么为什么村界越缩越小啊?就是剥削人啰。当然有些人不一定认同新界原居民的传统权益。但问题是我们是要尊重历史,如果不尊重历史就没得说的,香港也没得说的。所谓:数往者顺,知来者逆。

如果这些是合法的传统权益,为什么中联办没人出来说一句话?选举那时做事就叫新界人跑山,但是当新界人真是需要你出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既然你(中联办)现在说你有监督权,那便责成特区政府吧!为什么丁权会这样啊?因为政府在法庭的解释是很令人遗憾的。他们说新界人只有申请建屋的权,而没有建屋权力。申请权和建屋权是两回事。

首先我表明我不是新界原居民,所以我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太太虽然是新界原居民,但是女性是没有这些利益。我只是说一句公道话。这个族群,连老带幼号称共有80万人,将之减半都起码有60万。这么大一个族群,为什么不照顾他们?那些丁权,地是他们自己的,钱是自己给的,何来侵犯和剥夺了香港的公共资源呢?所以我觉得既然你(中联办)有监督权,《基本法》有明文,我希望你能够真的说句公道话。

《基本法》说保护人嘛,而且在原居民权力义务第三章里,特别拿出来说,就是我们要按历史,我们尊重历史,所以要尊重这件事。香港是在中国回归的历史上,最早的是台湾,1945年在日本手中光复回来。台湾做了50年的日本殖民地,香港做了150年殖民地。我们说不要搞政治,不要说太多,马照跑,舞照跳,换支旗就搞定。

现在你越搞越多,再加上现在搞些什么重新出发,重新出发也不是由这两个人。已经在历史上,我们现在在做有关特区的历史,历史会证明它的功过。现在(中央)又找回这俩个,唉,希望中央政府擦亮眼,看清楚找的人是什么人。我们有一首歌,有句歌词就说:“而明知空欢喜,又错多一次”。无所谓的,是他们两个人的错,而令整个700万人会沉沦向下,如果香港社会沉沦向下,我看大湾区也不用做了。暂时就言尽于止。

希望有机会,我再在这里跟大家见面。祝各位万事如意,相信一句话,团结就是力量,只要我们有信心,祝各位也是最重要,自求多福,不盼望别人帮你。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薛浩然:中联办何来监督权 勿改规则
【珍言真语】刘慧卿:22条争议荒诞 准备公民抗命
【珍言真语】刘锐绍:见证基本法的前世今生
【珍言真语】黄湛深:警暴超现实 盼黄色电影圈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美官员历数休斯顿中领馆罪状
【纪元播报】蓬佩奥:情报显示 谭德塞已被中共收买
【珍言真语】徐考澧:忧临立会 工会团结反抗
【重播】美宇航员乘“龙飞船”海上降落
【薇羽看世间】守护台湾 李登辉的故事之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