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黄湛深:警暴超现实 盼黄色电影圈

人气 603

【大纪元2020年04月27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报导)12年来,香港演员黄湛深站在海洋公园“哈啰喂”节目舞台上,以他幽默、嘲讽的本领,讽刺时弊,赢得观众的笑声与掌声。去年节目不改本色,反映现实里的“反送中”抗争,黄湛深却因此被辞退,演出被取消。

受《珍言真语》邀访,黄湛深来到香港大纪元的摄影棚。在镜头前,他娓娓道出演艺路上的甘甜苦咸……

科班出身,主修表演的黄湛深,一心向往成为“栋笃笑”(独角喜剧)演员,“我实践过、做过,但问题是很少人看。在香港你不是一个很出名的人,很难使别人掏钱去买票……”

梦想未竟,为了糊口在海洋公园里的鬼屋吓人,“‘揾食’(谋生)不要紧啦,有什么就做什么吧,对我来讲关乎表演,我能够做,我都试着做。”

后来海洋公园“哈啰喂”(注:哈啰喂,是香港人对万圣节的叫法)征演员,他接下了第一个角色,“我的角色叫做无头,就没有头,肩膊在头那里伸出,看不见你的样子。”

这却也没浇熄他对演出的热情,即使小角色,也铆足心力。时隔一年,伯乐出现了,“找我去负责一个演出的emcee(司仪)、Host(主持人),掌控所有的事情。”

才华展露,12年来他在“哈啰喂”担纲主角兼编剧。近年他担任演唱会、新车发布会导演,拍过超市广告,但人们却因他反送中言论被辞退后,才知道原来在“哈啰喂”带给大家欢笑的人叫黄湛深。

反送中前,他曾参与大陆电视剧、网路电影的演出,“赚人民币,我敢说真的比在香港容易赚钱,待遇比香港好,资源很多。”最终他放弃了,“无奈的是,遇到一些不公义的时候,你不会发声了。”

90年代末拍过电影,目睹昔日香港年产三百部电影的风华时期,他不禁感慨以往刻划港警忠义、英勇的警匪片,今日成为最讽刺的对照,“港警用一只脚踩着人的头,十个速龙狂殴一个人。那些画面,剧本是写不出的,你怎么写得出呢?泯灭人性的。”

“谁还会想在萤光幕上看警察呢?过去9个月看那些直播,我不忍心再看,那些画面就算在电影里也出现不了。”去年6月之后,香港街头上演的景况,是香港土生土长的他心中的痛。

港警攻打理工大学,水炮车开上弥敦道,也是他作梦都想像不到的画面,“电影都不会这样写,居然现实会发生。接下来(香港)的电影不会再有警匪片了,这题材可以删除。”

去年被辞退后,他收到很多温暖。海洋公园同事发起罢工声援他,演艺圈好友阮民安、王喜、王宗尧以及他的大师兄黄秋生都送上关怀,“其实演艺界有一班说真话的人。”

受疫情影响,工作机会锐减,黄湛深目前经营自己YouTube。“我们演员有一班非常有良知、肯发声的人。”他希望疫情消退,“黄色”电影圈能得以成型,以“众筹”资金方式拍片,提供港人舒展情绪的窗口。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涉及“反送中” 海洋公园腰斩“哈啰喂”舞台剧

记者:先介绍一下自己。

黄湛深:能让外界最记得我是谁,是去年我在海洋公园里“哈啰喂”的表演。我的表演里的言论涉及到“反送中”,让一些人很不高兴,说我煽动仇恨,有的人喜欢说一些术语牵起了轩然大波,使那个表演被腰斩了。

本来要把我换了,不让我演,还要把整个故事洗白,像什么都没有,“水过鸭背”。其他演员,整个哈啰喂(Halloween)里的表演者,他们认为不可以那样。其实我自己是不以为意,我拚命只为那份人工(工资),我只是打工的,但我背后有一帮年轻人,他们觉得这件事很不公义,他们就发起了一些行动来声援我,到最后最戏剧性的就是海洋公园决定取消整个(Hello哈啰)节目,使很多人很震惊,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创意元素取材时事

记者:你做了12年了,你经常加入一些感言的东西。去年到底什么话让他们过不了关啊?

黄湛深:是一个电视台的女高层,那故事很健康,我觉得所有的表演,无论它是商业或纯艺术,都要承载着一些信息。去年的那个信息很简单,就是要将老一辈的人跟年轻的串联,把他们的力量结合在一起去挽回一件事。而那件事就是讲台庆。一个电视台的女高层,收视率已经下滑了,没人看电视了,其实跟现在是很对应的。那个高层上面还有老板,老板说,你(女高层)得跟年轻人合作,因你的那些就不可行的,那些年轻人,新的一辈超前你很多的了,你要跟那些新一辈串联一起合作。开头女高层觉得不行,不会听那些年轻人说的,但当剧情向前推进时,她发现那些年轻人的东西是可行的,现在观众就喜欢看这些,剧情向前发展到最后,我发现是对的,要想挽救电视台,就应该跟年轻人一起互相联通一起去挽救电视台就这样的。

记者:好温馨,是个非常励志的故事。

黄湛深:是真情的。

记者:演戏都会有人不喜欢的,但问题是你老板顶不顶得住?

黄湛深:大家都知道的,根本共产党是撕破脸的,它现在已经明摆着告诉你“我是中央,我是要插手的了”。香港电台梁家荣很硬,他“无有怕”(无所畏惧),上去立法会,你问我答,你问我答。更加好笑,立法会那些建制的(议员),还要质问人家多少收视,说那个(何君尧)的收视好过他。大佬,现在不是讲收视,现在是讲点击!他不会分别点击和收视,YouTube这个点击数已经讲了可能有10年了,他还用二十几年前电视台的收视多少点!怎么可能香港有这些议员“揸旗”(领头),真是的,那些建制派。

记者:他们不接地气,不知香港人看的是什么,平时有没有人看电视台。

黄湛深:我都不知道那班议员平时做什么,他只是觉得,你不要搞我的收成期,你不要搞到我钱包里面的钱,哎。

盛智文支持唐英年 被689上任后换走

记者:之前海洋公园是盛智文作主,现在换了老板。

黄湛深:换了很久了。当年689(梁振英)和唐唐(唐英年)相争,盛传盛智文支持唐唐(唐英年),所以689就很生气,接着就将盛智文就撵走,换了另外的主席,好像是2014年,今年2020,主席是换的了,连同受薪首席执行长都换了,两个都换。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海洋公园对我来讲,是很多回忆的,我暂且不讲我帮它去做表演。儿时童年水上乐园、过山车,那些回忆是香港人独有的,它是比荔园都更加多回忆。

刚刚讲盛智文做主席的时候,是很辉煌的,甚至乎,当年迪士尼来势汹汹,大家很害怕海洋公园会倒闭。盛智文去想办法,想了一个叫“哈啰喂”的东西,以前只是知道万圣节的,(Halloween)哈啰喂大家都知道是译音。盛智文将哈啰喂这个元素,放进来香港,放进来海洋公园,将整个海洋公园大翻身。

记者:如何得到哈啰喂的这个角色?有没有很多人竞争?

黄湛深:哗,这件事就讲到很多年前,十几年前。如果要算我第一年帮他做,应该是2004。那时是做鬼屋的,好玩,因为我是演艺毕业的,其实我们那个行头很窄的,毕业很难才做到舞台剧,但是要维生,总之,对于我来讲是关乎表演,我能够做,我都试着做。那时纯粹做鬼屋,吓人,之后再隔一年两年,在街上吓人,去到街上跟人们拍照。

但是那时我都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我的技能在那一方面。我自己的技能,其实这么多年读表演或者毕业之后都很想做,就是“栋笃笑”,Stand-up comedy(独角喜剧)。

唱歌可以用到这么多个的歌手和歌星,但是“栋笃笑”呢?在香港真的就只有一个,真的是黄子华。

记者:你有个梦想?

黄湛深:原本很简单的,就想做“栋笃笑”,但是我自己都实践过做过,但问题是很少人看,因为在香港你不是一个很出名的人,很难使别人掏钱去买票,但为了揾食(谋生),有什么就做什么吧。有一年哈啰喂节目要找一些演员,那我就去了做,第一次做的时候,我的角色叫做无头,就没有头,在肩膊那里伸出,看不见你的样子。那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但居然我的表演使得其他人觉得比其他人好,可以这么讲吧,之后隔了一年,就找我去负责一个演出的主持,叫我来负责整件事情,emcee(司仪)、Host(主持人),掌控所有的事情。伯乐就是里面的外籍高层。

记者:他很赏识你,给你机会去做这个主持人。所以你就这样被选中了去做,因为做得不错,所以做了12年?

黄湛深:对,一路都是自己这么做,我年年都在做,做到去年。

香港电影业路难走 疫情影响难复苏

记者:香港是个金融城市外,电影界非常多姿多彩,很有创意。金像奖预告片剪接他们的故事,你觉得怎样呢?

黄湛深:我绝对相信负责制作的一定是香港人,我不说任何话了,不过我感觉香港电影的路会更加难走,不要说政治,因为我不喜欢说政治。就说疫情吧,疫情是令各行各业暂停了。我敢说就算疫情完了,电影(行业)一定是很久也不能复苏。

记者:演艺界很多明星都是你的朋友,他们现在干什么工作呢?

黄湛深:张继聪现在与其他朋友在YouTube直播,大家都转向网络发展。

现在是4月,我本来应该已经拍完了一套香港的波里活,就是印度宝莱坞。因为我有一个印度导演朋友,他很想在香港拍一套宝莱坞的电影。原本说好4月(开始拍摄档)期,已经安排好了,暂不说“禁聚令”这事,他的弟兄们那一班拍摄人员如果在印度坐飞机过来,都不能入境了,就算能入境也要隔离14天是不是?

记者:那就是根本没有办法拍了。

黄湛深:没有办法拍了,很可惜非常可惜,很多演员很热心去帮他的,大家都不介意可能只是收一个红包,都肯帮他,因为那件事很有趣,大家都说港产片没落,这件事大家都承认,大家都说大陆的电影很夸张,虽然有些人很不喜欢合拍影片,很不喜欢中国电影,但是不能否认讲到最后就是票房问题,大陆电影的票房是很夸张的。

记者:但是现在他们都受到很大的影响。

黄湛深:是的。现在因为“中共病毒”,令所有各行各业都死了,电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复苏。

记者:所以这次金像奖只有十几套影片。

黄湛深:是啊,以前最辉煌的时候一年三百多套港产片,现在只剩十多二十套,如果有志想成为演员的香港人是很苦的,我自己就身受其害,又或者这样说,我都算是坐到末班车的,因为我第一套参与的电影是在1999年2000年,都尝试过菲林的电影,用菲林拍片,如果你总是在某个位置老是NG(从拍)NG,如果整卷菲林都是NG,那卷菲林是不会拿去冲洗的。如果你浪费了整卷菲林,要被骂的。

记者:所以这对于演员的质素要求是非常高的。你怎么训练自己的演技要达到标准呢?

黄湛深:被人骂咯!真是被人骂。比如,我在90年代末已经在拍电影了,我是被骂大的。

大陆拍戏资源庞大 遇不公义难发声

记者:你可以承受的压力都挺厉害的,这就是香港精神,都可以扛得住,还可以再发挥。

黄湛深:老实说,近几年反送中之前,我都拍了三四年大陆的电视剧、网络电影,赚人民币。我敢说,是真的比在香港容易赚钱,是很好赚的,甚至待遇比香港好。因为香港(电影行业)已经是萎缩了,大家要很紧张地完成成品,但大陆有很多资源。但无奈的是,会令你在遇到一些不公义的时候,你不会发声了。

记者:在大陆拍片有没有些限制的?

黄湛深:我不知道是不是限制,他给你一个剧本,是这样就这样的了。那些字,一字一句,你得一动不动地照着拍。我见到一位就算是国内挺大的大腕,剧本是这样,就照着剧本演。

记者:但他们最关键的内容都是为政治服务的,是吗?

黄湛深:我拍的那些没有什么政治的东西,应该说,他们是要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查的,它不批,是拍不成的。其实反送中初期还是有人找我拍的,给我看了剧本,讲的是一个反社会人格的人,对这个社会是充满仇恨,就要进行报复。哇!我一看,心想这怎么拍啊!是在大陆啊。

之后,他们那边也说开拍不了。是不批,广电总局不批。

记者:不是因你香港角色不批吧?

黄湛深:不是,是,那个剧本不批。还有一件事更有趣,2020年,一月二十几号,又说有个角色,希望我回上海,我也很坦白,我说,“不好意思,你们应该知道香港最近发生了状况吧。”他们都知道,接着我说“我都出了些状况,我也成为了一些焦点。”一开始,我以为他们会割席,会很害怕,会立即跟我划清界限。谁知道,不是,很简单,他回了一句,首先他叫我要小心,接着说,政见不同,很平常!

记者:大陆做电影的人,昧着良心做事人的不是那么多。

黄湛深:最紧要的是明事理,他就简单一句,政见不同很平常,没什么问题,期待之后再跟你合作。就这么简单。但海洋公园那件事之后,哇!我的微博我都不敢开。

记者:有多少五毛找你?

黄湛深:我不开了,我不看了,我不想知有多少。我不像阮民安那样,阮民安是你踩过来,我就与你搏命,他真是会与人家驳火,他不是有时间的,他是很忙的。但我的心态是,我又不想与你这班五毛,因为我看过片子,其实是一个人对着几百部手机这样操作。我没必要浪费时间在你这些人身上,你们是打工的,如果我与你们较量,那不是益了你,我又没钱,你起码有五毛钱,我没必要给你开餐啊。

其实我也想低调,但问题是有许多朋友想了解究竟发生什么事?以及可能在我那个界别里,能够敢讲真话的人不多,刚才说了阮民安一个,还有王喜、王宗尧。

记者:你们现在是不是形成一种“黄色”电影圈是吗?

黄湛深:希望啦,希望大家这样,我也是面对现实的,我们演员有一班非常有良知,肯发声的人站出来是好事,但另一件事是拍电影怎么说都得有资金,期望即使没有一些“黄色”的老板帮我们,但是我看到一条路就是“众筹”,如果疫情安顿了,大家有一个喘息的空间,我觉得香港现在的人不太想娱乐,想放松,想有些电影看,觉得终于有人肯拍一些我们想看的东西了。

所以看能不能众筹,因为那些电影公司的老板基本全部是蓝的。

记者:你会不会觉得经过这场政治运动,电影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也有一些人会发生转变?

黄湛深:希望、希望。

记者:你被打压之后,有没有些明星与你说些真心话?

黄湛深:有,阮民安,阮民安是认识了许多年的朋友。还有王喜,他更夸张,他以前是皇家香港警察,他更加了解这件事。期望可以与杜汶泽连接,因为杜汶泽也是一个很敢言的人,还有黄秋生,我的大师兄。我们是认识的,我出事后那几天的新闻是很夸张的,我们演艺学院有一个校友会,主席很怕我有事,他发电邮问我有什么可以支援我,他说宣布取消这么大的一件事,他相信很难面对。那一刻我说,我可不可以见下主席?主席是谁,是秋生。那一刻秋生不在香港。其实演艺界有一班说真话的人。

香港不需拍警匪片 现实夸张过电影

记者:全球现在正与中共脱钩,香港电影会不会与那边脱钩?

黄湛深:首先,有个题材永远都不要再拍了,就是警匪片,你不要再看《无间道》了,谁还会想在萤光幕上看警察呢?老实说过去九个月看那些直播,我是不忍心再看,那些画面就算在电影里也出现不了,你(港警)用一只脚踩着人的头,你十个速龙狂殴一个人,那些画面。

记者:现实夸张过电影?

黄湛深:剧本是写不出的,你怎么写得出呢?泯灭人性的,打理工大学,那个弥敦道的水炮车,那是弥敦道,电影都不会这样写,居然现实会发生。接下来(香港)的电影不会再有警匪片了,这题材可以删除。

会不会与中共割席?我都见到有的。黄百鸣已出了声,他说要拍些电影给香港人看,是不是好有趣。明明之前拍《叶问》一、二、三、四,赚翻了,突然间说不拍合拍片了,要拍一些电影给香港人看。希望香港人不记得他以前做过的事吧,接受他的电影。

记者:你最近忙些什么啊?最后与我们说说。

黄湛深:无事发生,原来是有的,刚才说的宝莱坞电影没有了,原来有些剧场的工作,但剧场都关了,学校也关了,是什么也没有,不过有一样东西,我不知道是不是算是秘密呢,帮林郑搞生日会。

记者:这个社会就是你有创意的,大家一定会欣赏,去年香港的文宣是不是很成功?

黄湛深:其实好夸张,好多专业的人。

记者:那次广告界的罢工,文宣太厉害了,我想是电影界幕后的人在做。

黄湛深:那些文宣其实是精神食粮,没有了那些文宣,可以说不如放弃吧,但是一看到那些文宣,真是食粮。

记者:我们下次节目再聊,大家记得看他的YouTube频道。

黄湛深:那我就做个广告,我的YouTube是chamsum,里面有各式各样的东西,有过去的和近来的演出视频。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华尔登饼店老板:抗争激发灵感 创意饼中现
【珍言真语】刘慧卿:22条争议荒诞 准备公民抗命
【珍言真语】刘锐绍:见证基本法的前世今生
【珍言真语】吴明德:原油宝零售化 雷曼翻版
最热视频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