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至3月 辽宁八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人气 1861

【大纪元2020年04月08日讯】胡林被绑在椅子上毒打,警察用电棍长时间电击他的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捣碎抹在他的眼睛上,用香烟熏眼。

赵成林被狱警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里,脚上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一挂就是好几天。

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从2020年1月中旬至3月上旬的60天里,辽宁省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

他们是胡林赵成林、李桂荣、张振才、于永满、林桂芝、吴秀芳、邹立明。

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案例一、退休优秀校长李桂荣在辽宁女监被迫害致死

李桂荣,78岁,原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修炼法轮功后,遇事为他人着想,深受领导的器重和同事们的尊敬,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

2006年10月17日,时年64岁的李桂荣被沈阳市和平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绑架;2007年初,被和平区法院枉判7年,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

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放弃修炼),指使狱霸和犯人毒打她,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浑身被打成青紫色。恶人还让她光着双脚蹲在水泥地上,再往她脚下泼凉水。后来她的双腿疼痛难忍,站立不行,只能在地上爬行。

狱警队长还指使犯人把她打得满脸是血,然后把她塞到做服装的案板下面,让她长时间蹲着。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明慧网)

2013年10月17日,7年冤狱期满,李桂荣被迫害得身体虚弱不堪、头发斑白、牙齿掉光;回家后,还经常遭到“610”人员的骚扰。

2015年2月7日,时年73岁的李桂荣又遭绑架、抄家;同年6月24日上午,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非法庭审。

遭枉判5年后,李桂荣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于2020年1月中旬在监狱医院里被迫害离世。

案例二、张振才在大连监狱被迫害致死

张振才,锦州市黑山县东关村人。2019年7月14日晚,他与妻子张连荣外出传播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后来他被黑山县法院冤判1年零11个月,非法关押在大连的监狱里迫害。张连荣被枉判2年2个月,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里。

2020年1月23日,大连的监狱狱警给他家属打电话说,他被检查出“胰腺癌”。2020年2月7日,张振才被迫害致死,其妻至今仍被非法关在马三家监区。

案例三、航空工程师胡林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胡林,48岁,原沈阳飞机研究所(601所)工程师,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毒打、戴“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2020年2月16日,胡林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胡林遗照。(明慧网)

以下是胡林生前遭迫害的部分事实。

在派出所遭刑讯逼供

2001年4月23日晚,胡林戴着背铐被绑架到沈阳市皇姑区淮河派出所。警察把他摔在地上,用电棍电击并非法审讯他,直到后半夜;又把他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直到天亮。

第二天,胡林被绑在椅子上毒打。警察用电棍长时间电击他的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捣碎抹在他的眼睛上,用香烟熏眼。第三天,他继续遭电击。

在看守所被戴“约束带”

三天后,胡林被劫持到沈阳市皇姑区看守所,全天24小时戴上“约束带”刑具,15天之久。

此刑具是由很粗很硬的牛皮制成,像腰带一样系在腰上,多出两个环套在手腕上,用螺栓拧紧固定,双手基本动不了;小臂只能平端着,像捧着东西一样,俗称“手捧”。由于手动不了,无法洗漱和大便;吃饭时,头和手同时使劲才能把食物勉强送到嘴边;睡觉时,只能平躺着、双手举着,无法翻身。

第15天,看守狱警把“约束带”打开, 胡林才得以洗漱,上厕所;几个小时后,又被戴上“约束带”,并加戴一副18斤重的脚镣,又戴了15天。

走路时,他用手提着拴在脚镣上的毛巾,双脚在地上蹭;睡觉时,双手举着,戴着脚镣的脚动不了,翻不了身,基本上只能一动不动地平躺着。

数月后,胡林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到沈阳张士教养院。

在教养院和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

2001年7月,胡林被绑架到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洗脑班里遭毒打。有一次,他被十来个人按到地上,双腿伸直。他们将其后背向下压,几乎与腿挨在一起,然后用床单把上身与腿牢牢绑在一起,使其丝毫动不了。

中共劳教所酷刑演示:捆绑。(明慧网)

此外,他还被长时间罚蹲、罚站,遭电棍电击、野蛮灌食、剥夺睡眠、强制洗脑、奴工劳役等。

再遭绑架

2012年8月28日晚,胡林在沈阳市内租住房中被警察暴力绑架,头部、面部和眼部被打出血;头部、胸部和腿部被固定住,戴上头套,被劫往沈阳新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整个行程两个多小时,他全身无法动弹,还戴着背铐,痛苦至极。

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2017年11月12日,胡林在沈阳市法库县四家子乡被绑架、戴上背铐脚镣;晚上被关了一宿,手腕被勒破;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回家后,又被法库县公安局非法定成“网逃”。

2019年5月23日,胡林在本溪市桓仁县遭绑架,后被劫持到法库县看守所。期间,他因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将其四肢铐在铺板上,呈大字型拉直;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里不拔出来,还常殴打他。

同年6月20日,胡林被法库县法院枉判2年,处罚款2万元;10月30日,生命垂危的胡林被劫持到沈阳康佳山监狱,于2020年2月16日被迫害致死。

案例四、于永满在辽阳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于永满,65岁,原辽化炼油厂职工。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同年10月,于永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2年。期间,他被强迫奴役、洗脑;冤期满后,为躲避中共的迫害,他被迫流离失所。

于永满(明慧网)

2004年2月25日晚,于永满在营口市老边区姜家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营口市老边区公安分局绑架,后被枉判4年,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监狱。

2007年12月,他被转入大连监狱;2008年3月10日,在冤狱期满当天,又被劫持到辽阳市石嘴子教养院洗脑班。

2019年11月15日,于永满再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辽阳看守所;2020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

2020年2月29日下午,来自大连市的六名法医对于永满的遗体进行了尸检。主刀法医发现他有一根肋骨骨裂,肺部也有撕裂伤痕。

案例五、邹立明在大连监狱被迫害致死

邹立明,66岁,盘锦市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2015年6月,邹立明再遭绑架,被枉判2年6个月,因身体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没被收监。回到家中后,他数次被法院带到医院检查,身体一直达不到被关押的标准。

2019年9月,邹立明被劫持到锦州南山监狱非法关押;同年11月,被转到大连监狱迫害。

2020年2月7日,大连监狱狱警电话告知邹立明的家人:邹立明重度昏迷病危,人在大连第三人民医院。

2020年3月8日凌晨15分,邹立明被迫害离世。

在狱中遭残酷摧残 回家离世

案例一、吴秀芳被辽宁女监摧残成植物人

吴秀芳女士,64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2015年8月18日,被阜新市海州区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新地看守所迫害,后被枉判3年;2016年6月末,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吴秀芳被迫害得不能说话、眼珠不能动,身体消瘦、不能自理,插鼻饲,昼夜不能离人。

2018年8月19日,吴秀芳被家人接回来时已是骨瘦如柴的植物人,被送市矿总院救治。好心人找到该医院,得知吴秀芳已于8月30日出院。主治医生表示,吴秀芳没有意识,但知道疼,被插鼻饲管。

2020年2月8日,吴秀芳离世。

案例二、累遭冤狱14年 原军医赵成林在迫害中离世

赵成林,58岁,原本溪市桥头高炮团军医(正营职),于1994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社会上是人人称道的好人。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赵成林被迫转业到本溪市传染病院当医生。

在教养院遭“抻刑”

赵成林于2001年7月被劫持到本溪市教养院。期间,赵成林遭到抻刑迫害。施刑者用手铐将他的双手双脚笔直抻起,然后绞动铁链,将人抻离地面,只剩臀部稍沾地面。这种酷刑被称为“定位抻”。

2001年10月,赵成林与另一法轮功学员逃离本溪劳动教养院,半个月后,他被绑架回教养院。

为报复赵成林上次的走脱,教养院院长江自力、政委陈忠维、副院长吴刚指使管理科长李强、副科长梁伟春及董强、王轶、刘伟、赵大为、刘江朋等人员对赵成林进行极其野蛮的殴打,致使其头部变形、胸部受重伤、呼吸困难、神志恍惚。

警察还将被打昏的赵成林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极其狭小的房间)里,脚上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一挂就是好几天,使他痛苦不堪,多次昏厥。

被非法判刑9年

2002年7月,在赵成林被非法劳教1年期满之际,本溪市“610”和教养院合谋将他转为批捕,关进本溪市看守所。同年10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9年。

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里,赵成林因坚定信仰、拒绝所谓“转化”(放弃修炼),狱警指使在押犯人员毒打赵成林,致使其吐血、不能行走,还把他关在“小号”里两个多月。

赵成林的家属多次到监狱探视,均被狱方拒绝。狱方声称赵成林不配合管理。

2007年4月1日,家属又一次到监狱探视,一监区刘队长对家属非法规定探视制度、否则停止会见。之后,家属见两名刑事犯将骨瘦如柴的赵成林架出来。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身体消瘦、极度虚弱、头下垂,头顶部大约有六七釐米长的伤口。他被扶坐在凳子上,双手失去活动的能力、脸面俯在话筒上。

家属询问他为什么会落成这样?赵成林用低哑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我坚定信仰没有错。在此身受迫害,刑事犯赵建军在他人指使下对我经常施暴毒打,冬天不许穿棉衣、不许盖棉被、不许饮用热水、不许买生活日用品。我被剥夺了仅有的生存权利,只能用绝食反迫害。”

赵成林在身心上受到极大的摧残和伤害,于2011年6月出狱。

2014年3月26日,赵成林在公园里发送洪扬传统文化的光盘时被明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

2014年9月,明山法院在不通知其家属的情况下对赵成林进行非法庭审,并冤判其4年,劫持在沈阳康家监狱迫害。在第三监区里,赵成林因喊“法轮大法好”、抵制奴役,冬天经常被拽到水房里,被恶人往身上浇凉水。赵成林绝食抵制迫害,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

经历了长期的牢狱折磨,赵成林的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他于2020年2月15日含冤离世。

案例三、7年冤狱生命垂危 林桂芝在迫害中离世

林桂芝,58岁,朝阳市双塔区法轮功学员。1998年3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身患严重的心脏病,发病时经常出现昏迷、休克等症状,时时都有生命危险,只好靠药物治疗,一家人苦不堪言。修炼不久,身体的疾病不药而愈,恢复了健康。她亲身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与超常,一家人从此其乐融融。

林桂芝(明慧网)

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林桂芝曾三次被绑架。2002年2月22日,她因炼功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被勒索500元钱才被放回家;同年5月13日,再次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回家后,中共人员骚扰不断,她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2003年11月18日,林桂芝被朝阳市站南分局绑架到吴家洼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004年1月,重病在身的林桂芝被朝阳市双塔区法院枉判7年;2004年3月5日,病重的她又被劫往沈阳女子监狱,被监狱拒收;不久,又被劫入女子监狱二大队六小队迫害。

在狱中,林桂芝遭受毒打折磨,脚踝骨被踩碎;每日数次昏迷,吃的饭菜里被放药,致使其丧失意识,生活不能自理。直到1年冤狱满,她才被放回家。回家后,林桂芝的记忆一直没有恢复,于2020年2月20日离世。#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法轮功学员杨胜军被迫害致死 律师举报控告
曾遭冤狱8年 法轮功学员席栓省被迫害致死
外媒:去年9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陷冤狱 吉林法轮功学员肖永芬被迫害致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诸神黄昏”
【拍案惊奇】港人抗争新招!贵州地震前龙叫?
【新闻第一现场】港人获美庇护?郝海东吁灭共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国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战
【罗厨寻味】西葫芦炒牛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