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商家难题 员工领失业金不上班 律师警告

失业比上班赚?政府不放弃追查福利滥用 律师:若涉嫌欺诈将面临民事、刑事责任

图为4月疫情严重时,华埠街头一片安静,只有清洁工在一线工作。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128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0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美国纽约报导)疫情减缓,一名准备恢复营业的唐人街杂货店老板却发现,员工拒绝回来上班,因为在家拿到的失业金比上班工资还高;而老板申请下来的薪资保护贷款(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这笔救助资金必须在规定的时间段内花掉,才能获得贷款豁免,于是老板到处找人来上班。

华埠第三社区委员会委员陈家龄说,上周就有一个店老板请他“推荐人来上班”,因该老板申请PPP并已经拿到。但PPP的经费要求要在八周内发给员工,杂货店属于必要行业可以开门,可是开门员工不愿回来,也就无法发给员工。

面对零收入和每月至少7,000元至上万元房租的双重压力,老板急于开店谋生,却招不到员工,很头痛。

陈家龄说,这一现象很普遍,唐人街一些小商家都遇到类似问题。“有些员工害怕染疫,有些则是不愿意,因为坐在家里拿到的失业福利金,比原先上班挣的还多得多。”

“其实员工一旦被提供工作机会,就没有资格继续领取失业救济金了。如果他们为了拿福利而拒绝上班,会被视为欺诈,政府迟早会追讨。”

陈家龄说,这些人如果不返还非法所获的福利,政府将来会提起刑事诉讼。

有人诈领福利 7年后被政府追入狱

这不是危言耸听。陈家龄举例说,他之前曾帮过两三名被政府追讨的华人刑事案件,其中一名华人没有资格拿失业金,却拿了2.8万美元,结果被政府审核发现诈领,先发来一封信约谈,给机会辩解,而约谈前政府已掌握证据,给他两选项“要么还钱,要么起诉”(refund or charge),该华人无视约谈通知,最后被州政府以“福利欺诈”刑事罪名吿上法庭。

那么政府追讨的时限会有多久呢?陈家龄又举一例说,之前他认识一个人2001年做生意损失,通过文件造假、申请911赔偿金获得10多万美元。结果7年后政府审核看出问题,2008年以“电信欺诈”落案,此人最后被联邦法庭判了3年监禁。

很快拿到钱 不等于放宽标准

专长纽约劳工和商业诉讼的律师游爱虹说,其实申请失业救济金有一个基本条件“有继续工作的意愿”,填表申请时就有这项前提。

政府发放失业金也不是一次性发8周,而是每周向申请人确认一次,是否还没有找到工作;同时政府也向雇主确认。例如自己辞职不干,通常情况下是没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的。

她说,正常时期是要员工和雇主双双确认情况的真实性,以杜绝滥用福利。如果老板邀员工回来却不回来,就不可以继续拿失业救济金。

但疫情下很多店都已关门,寄给老板的信可能无法及时回应。加之纽约疫情异常严重,政府为了不让员工饿死,打破常规缩短流程,解决电话线路堵塞,才得以迅速将失业补贴发到员工手上。

游爱虹律师说,虽然审核暂时有所放松、很快能拿到钱,但她“毫不怀疑政府事后追查”的可能性,“政府现在没办法走老板认证这部分,不等于以后没有时间追究。到时候当事人要面临民事、刑事责任。”

纽约州的 PUA (疫情失业援助)福利最低金额为每周186美元(最高504美元),疫情下联邦政府每周又提供额外600美元的失业保险补助。

游律师说,虽然这两笔钱的来源不同,联邦的钱源自CARES法案,但申请的时候填的是同一个表格,领取的要求一样。如果被抓到欺诈,不但要连本带利归还,还要面临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双双提吿的风险。

政府追查手段多

政府给企业薪资保护贷款PPP,鼓励商家不裁员;已经领取失业金的员工不能出现在payroll工资单上,无法获得减免。因此PPP和失业金是矛盾的,你只能二选一。陈家龄说,还有人想脚踩两条船,开了门不报税,又拿PPP,又拿失业金,“迟早会被查上门”。

近年来联邦、各州及地方政府的调查员共同合作,通过审计、调查、数据挖掘和分析,严查各种福利欺诈。陈家龄说,政府其实一直不会放弃抓捕漏网之鱼。政府资讯发达,如果发现谁用欺骗手法申请美国福利,还会给一些人未来的移民身份或绿卡申请造成影响。◇ #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