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无惧上街反恶法 泛民主派中联办反国安法

2020年5月24日,香港反国安法游行。 (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综合报导)中共人大日前强推“香港国家安全法”引起国际哗然。香港网友24日发起“反恶歌法 反国安法”游行抗议,表达撤回恶法、捍卫香港人的自由的立场。游行开始不久,大批市民占据马路,香港警方到场拦查民众与车辆,并射催泪弹及水柱驱赶游行群众。截至下午6时,已有超过百人被捕,包括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泛民主派区议员叶锦龙和李志宏在内。

中共于22日两会第二天公布港版国安法草案,激起轩然大波。香港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表示,这比一年前的《逃犯条例》修订恶毒100倍,将终结一国两制。

港人上街反对国安法。
港人上街反对国安法。(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港人上街反对国安法。
港人上街反对国安法。(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港警对民众施暴。
港警对民众施暴。(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港警对民众施暴。
港警对民众施暴。(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港警对民众施暴。
港警对民众施暴。(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4日,反国安法游行。
2020年5月24日,反国安法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图为香港民众上街反对国安法。
图为香港民众上街反对国安法。(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民众在中联办前抗议。
香港民众在中联办前抗议。(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民众在中联办贴标语表达诉求。
香港民众在中联办贴标语表达诉求。(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图为港警用催泪弹攻击民众。
图为港警用催泪弹攻击民众。(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港警攻击香港民众。
港警攻击香港民众。(YAN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4日,社民连和工党游行到中联办。
2020年5月24日,社民连和工党游行到中联办。(宋碧龙/大纪元)
 2020年5月24日,香港反国安法游行。
2020年5月24日,香港反国安法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港议员赴中联办抗议

当天中午,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立法会议员尹兆坚等民主派人士,游行到中联办抗议;立法会内,一些民主派议员在会场内喊口号表达抗议。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则呼吁港人奋力自救、反对国安法,并再次呼吁香港人准备大游行,并希望人数超过200万。

香港网友24日发起“反恶法”大游行,反对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28日审议“港版国安法”的授权立法决定,和立法会27日将审议“国歌法”。游行于下午1时由铜锣湾的崇光百货出发,示威者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和“香港独立,唯一出路”口号,往湾仔的修顿球场前进。

防暴警察于下午1时许,在波斯富街天桥的十字路口等多地发射催泪弹,还使用胡椒喷剂驱散人群。接近下午2时,警方亦出动水炮车、装甲车;下午3时后,警方在铜锣湾鹅颈桥位置发射水炮车。接近下午4时,港警称,约40余人被抓捕;接近4时半,约80余人在铜锣湾SOGO外被抓。

示威活动于下午5时扩大至尖沙咀,大批防暴警察进入尖沙咀海港城购物中心,警告将对现场民众展开驱离,称现场示威者正参与未经许可的集会,且有可能违反防疫“限聚令”,要求群众立即散去。

工党、社民连、支联会及新民主同盟24日分别到中联办抗议,反对“港版国安法”。社民连副主席“长毛”梁国雄批,实施国安法将扼杀所有香港人的言论、集会、结社、示威及新闻自由,日后甚至连穿着毋忘六四的衣服都会被检控,“香港将会出现更多李旺阳、刘晓波。”

社民连常委陈皓桓指出,普通市民都会受国安法影响,恶法践踏港人尊严,促警察不要以“限聚令”滥捕。工党主席郭永健批,中共发布“港版国安法”是希望以震慑心理作用,令香港人自行灭声,不敢争取民主。

国家安全由中共定义太危险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强调,会联同其他组织反对国安法、反对以言入罪。荃湾区议员谭凯邦则说,国家安全由中共定义是很危险的事。“国安法”是共产党以打压异见言论的手段,呼吁全港市民抗争。

前立法会议员、西贡区议员范国威指出,一国两制是《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斥中共领导人透过两会通过恶法摧毁两制,打压、剥夺香港所有人的自由。中共领导人将会是“历史罪人”。

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在推特上说,“想移民到台湾的人必须记住:台湾的民主自由是透过流血和流泪的牺牲换来的,如今我们香港正面对着同样的情势,这是我们牺牲的时刻,我们准备好流血、流泪以争取未来的民主了吗?我准备好了。”◇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