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無懼上街反惡法 泛民主派中聯辦反國安法

2020年5月24日,香港反國安法遊行。 (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2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綜合報導)中共人大日前強推「香港國家安全法」引起國際譁然。香港網友24日發起「反惡歌法 反國安法」遊行抗議,表達撤回惡法、捍衛香港人的自由的立場。遊行開始不久,大批市民占據馬路,香港警方到場攔查民眾與車輛,並射催淚彈及水柱驅趕遊行群眾。截至下午6時,已有超過百人被捕,包括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泛民主派區議員葉錦龍和李志宏在內。

中共於22日兩會第二天公布港版國安法草案,激起軒然大波。香港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這比一年前的《逃犯條例》修訂惡毒100倍,將終結一國兩制。

港人上街反對國安法。
港人上街反對國安法。(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港人上街反對國安法。
港人上街反對國安法。(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港警對民眾施暴。
港警對民眾施暴。(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港警對民眾施暴。
港警對民眾施暴。(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港警對民眾施暴。
港警對民眾施暴。(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4日,反國安法遊行。
2020年5月24日,反國安法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圖為香港民眾上街反對國安法。
圖為香港民眾上街反對國安法。(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民眾在中聯辦前抗議。
香港民眾在中聯辦前抗議。(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民眾在中聯辦貼標語表達訴求。
香港民眾在中聯辦貼標語表達訴求。(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圖為港警用催淚彈攻擊民眾。
圖為港警用催淚彈攻擊民眾。(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港警攻擊香港民眾。
港警攻擊香港民眾。(YAN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4日,社民連和工黨遊行到中聯辦。
2020年5月24日,社民連和工黨遊行到中聯辦。(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5月24日,香港反國安法遊行。
2020年5月24日,香港反國安法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港議員赴中聯辦抗議

當天中午,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立法會議員尹兆堅等民主派人士,遊行到中聯辦抗議;立法會內,一些民主派議員在會場內喊口號表達抗議。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則呼籲港人奮力自救、反對國安法,並再次呼籲香港人準備大遊行,並希望人數超過200萬。

香港網友24日發起「反惡法」大遊行,反對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28日審議「港版國安法」的授權立法決定,和立法會27日將審議「國歌法」。遊行於下午1時由銅鑼灣的崇光百貨出發,示威者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和「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口號,往灣仔的修頓球場前進。

防暴警察於下午1時許,在波斯富街天橋的十字路口等多地發射催淚彈,還使用胡椒噴劑驅散人群。接近下午2時,警方亦出動水炮車、裝甲車;下午3時後,警方在銅鑼灣鵝頸橋位置發射水炮車。接近下午4時,港警稱,約40餘人被抓捕;接近4時半,約80餘人在銅鑼灣SOGO外被抓。

示威活動於下午5時擴大至尖沙咀,大批防暴警察進入尖沙咀海港城購物中心,警告將對現場民眾展開驅離,稱現場示威者正參與未經許可的集會,且有可能違反防疫「限聚令」,要求群眾立即散去。

工黨、社民連、支聯會及新民主同盟24日分別到中聯辦抗議,反對「港版國安法」。社民連副主席「長毛」梁國雄批,實施國安法將扼殺所有香港人的言論、集會、結社、示威及新聞自由,日後甚至連穿著毋忘六四的衣服都會被檢控,「香港將會出現更多李旺陽、劉曉波。」

社民連常委陳皓桓指出,普通市民都會受國安法影響,惡法踐踏港人尊嚴,促警察不要以「限聚令」濫捕。工黨主席郭永健批,中共發布「港版國安法」是希望以震懾心理作用,令香港人自行滅聲,不敢爭取民主。

國家安全由中共定義太危險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強調,會聯同其他組織反對國安法、反對以言入罪。荃灣區議員譚凱邦則說,國家安全由中共定義是很危險的事。「國安法」是共產黨以打壓異見言論的手段,呼籲全港市民抗爭。

前立法會議員、西貢區議員范國威指出,一國兩制是《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斥中共領導人透過兩會通過惡法摧毀兩制,打壓、剝奪香港所有人的自由。中共領導人將會是「歷史罪人」。

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在推特上說,「想移民到臺灣的人必須記住:臺灣的民主自由是透過流血和流淚的犧牲換來的,如今我們香港正面對著同樣的情勢,這是我們犧牲的時刻,我們準備好流血、流淚以爭取未來的民主了嗎?我準備好了。」◇

責任編輯:玉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