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4月下旬中共肺炎“清零”真相 国际续追责

——中共隐瞒中共肺炎疫情大事记(十四)

人气 1095

【大纪元2020年05月25日讯】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冠状病毒)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4月下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4月下旬疫情趋势(4月26日 – 30日)

2020年4月下旬,中共继续隐瞒各地病例,并以转院的方式,清空定点医院,制造病患清零。中共还编造了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患者100%住院的离奇数字。

黑龙江疫情继续蔓延,加紧封闭。黑龙江人遭受湖北人同样的际遇。

世界各国继续强烈质疑中共隐瞒疫情,准备联合追责中共,并索赔。

426

4月26日,武汉市卫健委公布,“我市在院中共肺炎(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新冠病人累计有50,333人”,同时,修订后的累计确诊病例也是50,333人。按此公布的数据,武汉市的武汉肺炎确诊者,住院比例达到100%,创造了全世界武汉肺炎病患住院比例最离奇的数字。医疗条件远远更优越的美国纽约市,最多时约25%的武汉肺炎患者需要住院,其它约75%只需在家隔离,无需住院。

中共日前宣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病区的患者已“清零”,引发国际社会质疑。《寒冬》杂志报导,一线医护人员讲述中共下令清零造假数据,以及这些数据又是如何被用来搞宣传。浙江省一名医生(匿名黄先生)说,温州市疫情特别严重,占全省新冠病例的多半,“2月中旬,许多轻症病人的病情就已经逐渐恶化,病情严重。同时省政府下达死命令,不许有一个新冠死亡的”。据黄先生说,医院领导为完成此项政治任务,开始造假数据,他还记得这样一个病例,一名八旬重症新冠患者死亡,但最终其病例上记录的死因却是其它病症,“为了减少重症新冠病人数量,医院把重症新冠病人从传染病房转到其它科室,患者所有的病例记录都改成别的科室,并把新冠诊断改成重症肺炎,这样就算最后死亡了,数据也不会归到官方新冠数据里报告”,“重症新冠患者减少了,随之新冠死亡病例就可以减少,这样当地医院和政府领导的压力就会减少”。他还说,温州市3月16日官方报告武汉肺炎住院病例清零,但实际上一些医院里还有重症病人。为控制消息传出,院方就下达命令禁止医护人员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禁止在朋友圈等社交媒体发上班状态的照片,也禁止他们向打电话询问患者病情的家属透露消息,“浙江共有1,200多例新冠肺炎患者,死亡才1例,这都是高官和院领导为了政绩做出来的。虚假的数据掩盖了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因中共起初瞒报疫情的实况,使各国防控措施不到位,造成了新冠肺炎疫情传遍全球”。黄先生说,当地接触病人的医护人员工作一段时间后就会去政府指定的酒店隔离两周,然后进行核酸检测是否染疫,但只有第一批隔离结束的医护人员进行了检测,后来就都取消了,“这样做就是为了制造医护人员感染的假数据,因为如果医护人员感染了,那医院、市里、省里的压力就会更大,不给医护人员做检测,医护人员就是零感染了,如果医护人员真的被感染了,隔离结束回到自己家,即便是出现感染症状,数据也会归为社区人群感染而不属于医护感染”。黄先生说,这项政策令医护人员都担惊受怕。他记得,一名护士因出现疑似武汉肺炎症状申请核酸检测,但被院方拒绝,院方称即使给她做检测,结果也不会录入电子病历系统,也不会告诉这名护士本人,“政府以及医院领导为了达到自己的政绩目标,在试剂充足的情况下,也不让我们做核酸检测,这完全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如果我们被感染了还没有表现出症状,没有及时隔离,就可能会传染更多人,导致疫情扩大”,“医院在微信上报导许多抗疫故事,已经报导一百多篇了,说得都很煽情,这就是领导要的政绩。”

同日,澳洲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场,进一步呼吁中共当局提高透明度。此前,澳洲内政部长达顿、外交部长玛莉丝·佩恩(Marise Payne)及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先后表示,中共必须提高透明度,并接受国际组织派遣独立调查人员入境调查——中共病毒起源及当局自疫情爆发以来的所作所为。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4月23日指责澳洲政府提议的“独立调查”为“政治操纵”。达顿再次接受“天空新闻”(Sky News)采访时说,“我们希望中国共产党在处理这种病毒的问题上具有更大透明度”,“我们需要得到保障,而目前我们尚未得到这种保障”,“我们把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区分开。和所有澳洲人一样,我想看到中国成长,民众脱贫”,“不过,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要求开诚布公地回答问题,这不是过分要求。”

同日,澳洲第九频道新闻网(Nine Network)“60分钟”(60 Minutes)节目时,曾在WHO担任顾问长达30年的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高斯丁(Lawrence Gostin)说,这首先是中共错误,WHO应该要挺身阻止。高斯丁说,假如这个病毒是源自澳洲、加拿大,或美国一个小村庄,我不认为疫情会到如此地步,全世界都会合力更快速地控制它。但因为涉及中共,情况就有所不同了。高斯丁说,“台湾早就吹哨,提出警告了,世界各国及WHO当初应该聆听的。但我们没聆听,所以陷入现在的困境。”

同日,意大利最有影响力的《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以“与中共政府含混不清的关系”为题发表社论说,尽管全球都在质疑中共掩盖了这场在全球蔓延的疫情,但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党人对中共示好,赞扬中共的所谓“援助”抗疫。社论比较了全球当前对中共的态度,呼吁意大利政府的执政党派和其盟友必须表明立场,跟国际社会一起问责中共。多年来,这是西方国家首次重新建立了西方联盟阵线,来调查Covid-19的来源和传播方式。放眼世界,美国总统川普采取了更加积极的行动,美国密苏里州司法部长施密特(Eric Schmitt)甚至对中共提出法律诉讼;其他国家如澳大利亚政府、英国和欧洲大陆国家一致要求中共要诚实公布疫情;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敦促中共保持“透明”和“责任感”;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对中共发出了类似警告。

427

4月27日,福克斯新闻报导,美国川普政府一名官员表示,中共官方通报的确诊病例数及死亡人数,离实际数据“还差得很远”。据他们的估计,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比真实数据至少低了50倍。多位官员指出,武汉市有7个殡仪馆,每天可焚化约2,000具尸体。根据最新的报导,过去几个星期,当地的焚化炉每天24小时运转,以这个速度,武汉市每个月大约火化6万具尸体。

同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说,“我们正在进行非常认真的调查……我们对中国(中共)不满意”,“有很多方法可以使它们(中共)承担责任”,“太多不必要的死亡”,“它(疫情)本来可以停止,也可以(更快)停止,并且不会传播到世界各地。但是很久以前,有人决定不那样做”。记者问到最近德国报纸社论呼吁德国向中共索赔1650亿美元的消息,川普说,“我们可以更容易地做到一些事情”,“德国正在关注一些事,我们也正在关注一些事”,“我们谈论的钱(赔偿金)比德国谈论的要多得多”,“我们尚未确定最终金额”,“这非常重要”,“这是对世界范围的破坏”,“这是对美国的破坏,但这是对世界的破坏”,“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经济,我不得不关闭它。”

同日,法国保守派共和党副主席纪尧姆·帕尔贴正式向法国国民议会提案,希望通过国际法庭,追究中共与世卫在武汉肺炎疫情中的责任。法国国民议会议员埃里克·西奥蒂(Eric Ciotti)也在法国《星期日报》(JDD)讲席专栏发声,他认为“中共不是西方国家的同盟”,西方国家必须清醒,他呼吁“法国应该牵头采取行动,来反抗中共政权”。

同日,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测试广州万孚、珠海丽珠生产的试剂盒,评估结果差异很大,准确率被指仅有5%。印度因此要求各邦停止使用这些试剂并退货。印度政府4月向广州万孚生物技术、珠海丽珠试剂两家公司订购超过50万套试剂盒。

同日,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福克斯新闻台访问时表示,中共向美国提供了大量有瑕疵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并指责中共在疫情中牟取暴利。他说:“我知道有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是,现在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劣质抗体检测试剂,发生了数据错误等类似问题。我们必须非常小心。”

同日,英国《卫报》,最近该媒体联系了广州的非洲人说,由于当地担心他们可能是武汉病毒的携带者,他们面临歧视和种族主义。尼日利亚商人纳布武(Frank Nnabugwu)说,自己解除隔离后被禁止返回出租房,只好露宿街头。后来他终于进入一家酒店安身,但是只能通过服务员买饭,“如果他们(食品配送公司)知道是外国人在订购食品,他们就不会来。我们不能进商店买任何东西”。埃塞俄比亚人穆鲁格塔(Kidus Mulugeta)四年前移居中国学习机械工程学,他说,广州对非洲人的态度已经迅速改变,“他们说外国人不许入内,但是俄罗斯人或欧洲人等白人,就可以进入”。非洲人的遭遇曾引发一轮外交抗议,尼日利亚众议院议长巴贾巴亚米拉(Femi Gbajabiamila)传唤了中共大使周平剑,进行抗议。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马哈马特(Moussa Faki Mahamat)说,他传唤中共驻非盟大使刘豫锡,表达“极端关切”。塞拉利昂、加纳等国都进行了外交抗议。甚至非洲通常不愿意批评北京的主流媒体,也加入了反击的行列,有的大报头条刊登了 “在中国的肯尼亚人:救我们出地狱 ”等标题。美国网媒VICE4月27的报导分析,中共和非洲本来称兄道弟,非洲很少公开批评中共,所以很多非洲人把这些抗议看作是中非关系史上的转折点,也是整个非洲的集结号。VICE还说,非洲多国不惜动摇双边关系,要求北京就种族歧视争议给个交代的举措,在疫情重挫全球经济、非洲各国向中共寻求债务减免之际,凸显了本次风波的严重性。

428

4月28日,法国《观点》(Le Point)杂志刊登了巴洛克的社论,题为“Le virus n’est pas chinois, il est communiste”(这不是中国病毒,它是共产党病毒)。

同日,据快递邮报报导,一位牵头诉讼的律师表示,中共蓄意掩盖疫情是这次诉讼的重点,他们将向中共要求高达10万亿澳元的赔偿。美国律师事务所Berman Law Group的首席战略师Jeremy Alters表示,“如果他们(中共)当时立即行动,这会改变全球感染这个(病毒)的人口范围。大部分研究表明,50%至95%的人口有可能会不同”。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这项研究显示,在1月初,中共就开始隐瞒病毒传染的事实。该研究指,如果在当时马上采取限制措施,在1月23日封锁武汉及另外三座城市之前加以防范,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会减少95%。

429

北京宣布自30日零时起,首都疫情防控将一级回应机制调至二级。同日官方宣布,人大及政协会议分别于5月22日及21日召开。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表示,官方是在做出“疫情缓解”的政治姿态。在北京西城区一小学,一位丈夫是军人的老师说,“好几个月了,我都没见到丈夫,现在他们突然更严了,连通讯都不让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挺害怕的”。一位已经转业十多年的人接到了武装部的电话,他表示:“武装部核实我们情况,要我们响应总书记号召,预备入伍,我都快50岁人了,哪还打得动?”他还表示,“我哥哥也接到了电话,好像参过军的都打电话。”北京怀柔雁栖湖周边大部分宾馆酒店被征为集中隔离点,大门紧闭。一员工向记者表示:“这一片十多个宾馆都隔离着人呢,外地来旅游的只能在周围转转,没办法入住。酒店很多人都是临时工,他们都不让上班了”。酒店一中层领导表示,“我也天天在家待着,工资就发三分之一。前两天让我们响应号召去植树,栽完了又在家待着”。一宾馆负责人透露:“现在其实比正常时候还赚钱,我们这边已经全住满了,都是隔离的。用的员工少,钱还不少给,平时哪找这好事去?这不,前两天还有人找我,要到这隔离,我说我倒是想,但我没地方了。”

同日,大纪元采访黑龙江牡丹江地区宁安市一间牛肠店老板包先生,他说,绥芬河口岸的境外移入病例大量送往牡丹江市区内的康安医院、红旗医院、人民医院,辖下县市的疫情都相当紧张,“疫情对餐饮业影响特别大,人家都不出来,吃饭的特别少”,“勉强挣点费用,少赔点”,“平台也没有什么单,因为大家都不挣钱,都在家里待着,谁能天天打吃打喝的?”“这边饭店倒闭都快一半了,都不挣钱,有些快要交房费了,本身又没赚钱,直接不缴,就不干了。有些现在开啊,又没人吃饭,付的员工费用太大,直接就不开了”,“我们夫妻主要以这为生,还要养家糊口,只能坚持着,打工现在也没工打呀,出去干活,也没有活”。牡丹江林口县一家韩国烤肉刘老板告诉大纪元记者,“我们现在还没开业,都在家里待着呢。现在小区两天让出去一次,一家只出去一个,但也没人出去,就待在家”,“4月23日起,就通知统一停业”,“现在林口(商店)基本都停了,饭店都停了,干什么的都停了”,“今年头半年可能够呛,大家都在家待着,为了保命,现在谁还干活?就是干活也没有地方打工呀,黑龙江人上哪都不要”,“现在兑也没人兑啊,都在家待着,咋整,也不知道啥时候开业”,“房租都没着落呢,只能赔房租钱,一年四万,就往外拿呗”,“现在利也薄,肉还贵,猪肉都涨价了。也不知道疫情啥时候能过,都着急,都在家等着呢”。牡丹江主要收治武汉病毒患者的康安医院爆发感染,官方公布23日新增7例确诊,28日再新增三例,令周边城市相当紧张。

同日,荷兰《财经日报》(Financieele Dagblad)刊文指出,武汉肺炎全球肆虐,中共从隐瞒疫情到“口罩外交”,使原本就已经紧张的中西方关系进一步加大分歧,中共最终将成为孤家寡人。文章指出,中西方之间关系的紧张程度有增无减,在过去几周中,中共满载医疗设备的飞机前去“拯救”正在抗击疫情的国家,但结果是人们对北京及其“口罩外交”的不信任与日俱增。文章中分析说,这是因为中共执政者的“无私”未赢得人们的信任。该政权在利用健康危机制造分裂,并扩大其全球影响力。针对北京的“盛情”,欧洲外交协调员约瑟夫·博雷尔(Josep Borrell)警告说,这不过是一种新的“慷慨政治”罢了。上周晚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欧洲报告指出,北京正在传播关于中共病毒的阴谋论和错误信息。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转移人们对病毒来自中国大陆的注意力。来自北京的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中国经济学教授何培生(Peter Ho)表示,疫情爆发的时机十分严峻。中美之间的信任程度本来就已经降为零,与欧洲的关系也面临压力,“然后这场危机又来了”。荷兰媒体EenVandaag 3月28日引用荷兰海牙克林根代尔研究所(Instituut Clingendael)中国专家高英丽(Ingrid D’Hooghe)的话报导:“中国(中共)首先掩盖了疫情,并因此受到世界其它地方的批评”,“现在中国(中共)已经在国内控制了疫情爆发,该国(政权)希望改变自己的形象:看看我们是何等负责任”。《财经日报》的文章中指出,“(其党)第一个本能反应是控制局势”,汉学家亨克·舒尔特·诺德霍尔特(Henk Schulte Nordholt)解释说,“来自武汉的李文亮医生早早就敲响了警钟,但他被噤声”,“它们强调自己从一开始就如何‘透明’,以及它们受到疫情严重影响——这当然是真的”,它们试图通过这种手段来“擦掉脸上的污点”。《NOS》早些时候报导,荷兰卫生部宣布,从中国进口的60万只口罩因不符合质量标准,已被下令从医疗机构收回;捷克专家披露,中共援助的15万个快速检测试剂,错误率高达80%;西班牙接着也宣布向中共购买的34万个试剂盒没法使用,准确率只有30%。

同日,根据意大利三家主流媒体阿典尼克罗斯(Adnkronos)、《信使报》(Messsagio)和《liberoquotidiano》报导,联盟党(Lega)伦巴第大区负责人兼国会众议员保罗‧格里莫尔迪(Paolo Grimoldi)宣布,伦巴第大区将尽快要求中共对意大利造成的冠状病毒爆发的危机进行赔偿,“我们准备向中共大使馆提交,要他们支付200亿欧元赔偿金的首付款。在下一次的伦巴第大区议会会议上,联盟党将提出这样要求并授权大区向中共问责,要求赔偿损失”。意大利力量党的三位国会众议员邦德(Dario Bond)、巴拉托(Raffaele Baratto)和科泰拉佐(Piergiorgio Cortellazzo)也将联合向威尼托大区区长扎亚(Luca Zaia)提出同样建议,“我们的威尼托大区也遭受了非常严重的损失, GDP将下降7%。遭受重创的不仅是工匠、贸易商、自由职业者,还有代表意大利经济引擎的工业制造业,这还不算生命的损失和管理卫生紧急情况带来的经济损失。因此我们将要求扎亚区长采取紧急行动,为威尼托大区人民向中共问责求偿至少200亿欧元,以补偿病毒大流行造成的损失”。4月21日,意大利非营利组织“欧洲一体”(Oneurope)成立“向中国(中共)政府集体诉讼索赔”连署网站,向中共索赔逾一千亿欧元。

430

大纪元转载明慧网报导,有一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老杨开了一个店,去年年底有一天傍晚,来了一个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找老杨聊天,将近二十天,天天如此。老杨耐心地听他讲,待他讲完之后就给他讲一些法轮功真相。时间久了,老杨就断定他是政法系统的人。武汉爆发瘟疫后,病毒也蔓延到了这个地区,老杨以为那位政法委官员不会再来了,没想到他又来了,而且是在疫情传播正猛的时候。他对老杨说他刚去了一趟武汉。能够在武汉封城后那么严重的情况下来去自如的人,也能看出他的身份不一般。老杨问他,“武汉肺炎死了那么多人,怎么官方报导才死了三千多人?”他说,“你认为死了多少?”老杨说,“听老百姓说,得在公布数字后面加零,至于加几个零还说不准”。他说,“是这样,政府公布的消息都是假的”。老杨又问:“听说有个领导在武汉视察一个小区的时候,小区居民喊:‘假的!全是假的!’”他说,“有这么回事,当时我就在现场。当时很多居民推开窗户这样喊。太假了,共产党真是太假了。共产党完全没有把老百姓的生命当回事,纯粹是草菅人命。我这次算是彻底认清共产党了。麻烦你在大纪元网站上把我和我家人的党退了(退出曾加入过的中共共产党组织)”。随后他讲了连续多天来找老杨的原因。原来在他来店里之前,他们已经调查监控老杨4个多月了,还安排当地派出所带着外地警察抄了一次家。他说,“我以前也不相信什么神不神的,这次疫情的发生真的让我不得不相信了。原本是准备在过年后开两会前对法轮功来一次大的行动的,没想到瘟疫发生了,计划就被打乱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他说,“为了了解你们的动向,你们法轮功的网站包括明慧网我也经常看。以前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对明慧网讲的不太相信,尤其是那些在法轮功中发生的神奇事例,觉得怎么可能?我这次在武汉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我是真信了。一些武汉居民感染病毒后居然只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这是我亲眼所见”。他说,“你们师父说了,瘟疫就是来淘汰邪党分子的。的确是这样。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美国的瘟疫也这么严重,他们不知道美国被中共渗透得多厉害。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就是被中共渗透的最凶的地方。我就亲自到美国执行过几次与渗透相关的任务”,“你们法轮功太了不起了,敢于担当、敢于讲真话。你们的真相资料,写得非常好。我也要像你们那样去做一些事情。”

同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表示,一月中旬美中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解决了长期以来的美中贸易逆差问题,中方承诺加购数千亿美国商品,美方则仍维持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25%的惩罚性关税,大家都很满意,“然后,突然之间,病毒来了,而且发生了令人无法接受的事(意指中共瞒报)……这件事极大地改变了我的看法,因为整件事已迥然不同了”,“在一个半月或两个月前,我们拥有史上也是全球最强大的经济,接着瞬息之间,我必须关闭我们的经济,必须关闭我们的国家”,“这件事必须要处理”,“因为我们看到了大量的死亡,令人痛彻心扉的悲伤,前所未见的灾难。另外的184个国家同样承受了巨大的苦难”,“没有人比我考虑得更深入,比我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件事情上”,“我常在深夜想着,我们国家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遭遇了这些事”,“我们正在调查它的确切来源以及为何爆发疫情,很多科学家及情报人员正在调查,很快会有答案”,“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无论是它们犯了一个错误,还是从一个错误开始,然后又犯了另一个错误,或者有人故意做某件事”。川普还指出,世卫组织(WHO)应该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因为他们和中共沆瀣一气,像是中共的宣传机构。美国每年对他们供款将近5亿美元,北京每年给他们3,800万美元。他强调,无论多少(钱)并不是重点,但是当他们犯下可怕的错误,尤其是导致全球数十万人死亡的错误时,他们仍然在找借口。

同日,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希望中国与欧盟和其它国家合作,深入调查这个病毒到底是如何产生的,“我认为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对全世界都很重要。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下一个病毒何时开始”,“从这次大流行中吸取的一个教训是,总体上,我们需要更健全的数据……早期预警机制会起到更好的作用”,“比如,在欧盟层面,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一种更健全的数据系统来应对诸如冠状病毒疫情这种形势,建立一个值得信赖的系统。”

同日,德国《奥格斯堡汇报》(Augsburger Allgemeine)在线刊登文章说,执政的基民盟(CDU)和在野的自民党(FDP)都要求去中国对病毒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基民盟党团外交政策发言人哈特(Jürgen Hardt)对该报说,目的是对病毒源头进行透明的解释。他表示,鉴于中共病毒疾病影响层面之广,地球上每个国家都必须负起责任,用透明的态度对待病毒的源头以及采取措施,以便将来不会重蹈覆辙。哈特还强调,“调查应尽快展开,才能找到证据”。自民党党团外交政策发言人兰普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说,“中国如果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没有反对的理由”。一段时间以来,有关病毒来自武汉国家生物实验室的传闻不断,中共极力反驳,兰普斯多夫认为,中共打消外界疑虑的上策是允许独立的国际团队调查病毒源头。

同日,NBC报导,英国医疗界发出严厉警告,中国产呼吸机可使病人“遭到重大伤害,包括致死”。4月4日,英国政府从中国运来了300台呼吸机,然而9天之后,一批英国高级医生和医疗管理人员发出严重警告,他们的城市收到了250台呼吸机,这批呼吸机是由北京谊安(Aeonmed)医疗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香格里拉510型,该公司是中国领先的手术室、ICU设备研发制造厂商之一。医生们说,这些机器的供氧系统有问题,无法正常清洗,并且不是欧式设计,使用说明书也很混乱,而且这是救护车上的呼吸机而不是医院中使用的呼吸机,“我们认为,如果使用(这些呼吸机)的话,很可能会对患者造成重大伤害,包括致人死亡”,“我们希望停用这些呼吸机,为重症患者更换更好的提供呼吸的设备”。医生们说,中国产呼吸机的供氧量 “不稳定、不可靠”,其构造质量 “非常基本”。其织物外壳无法正常清洗—-在对抗高传染性病毒时,经常清洗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这些呼吸机的氧气连接管 “不符合欧盟规格”。负责监督NHS和从国外购买呼吸机的英国“卫生和社会关怀部”在给NBC新闻的电子邮件中表示,他们已经得知了医生的反馈,并已向中国制造商提出问题。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渗透海外中文媒体 美国官方如何说
【最新疫情4.3】美国疾控中心建议戴口罩
【最新疫情4·24】美批准在家检测试剂盒
王赫:中共“疫情外交”中的五记蠢招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