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看破中共瞒疫 博明帮川普制定强硬策略

人气 10595

【大纪元2020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编译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世界被迫卷入抗疫之战。因中共瞒疫,美国对其态度更加强硬,调整外交政策,迅速转防为攻,展开对中共的追责调查。美媒发现白宫政策背后有一人率先看破中共瞒疫,并进一步帮助总统制定对中共强硬策略。

专业媒体记者、拥有从军经历、精通中文、有相关中国工作经历、熟悉SARS疫情、具有报国志气,且对中共具有免疫能力……这是踏破铁鞋都无法觅得的人物。2017年,川普总统上任,任命麦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为国家安全顾问,他随后就将这样一位人物带进白宫,他就是曾作为美国记者驻中国工作七年,并遭到过中共威胁的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

4月2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由三名资深记者联合撰写的深度报导,该报导将聚光灯照射在了博明身上。该报导引用了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知情人士的表述,从侧面描述了一位走在美国对华政策最前沿人物的工作作风及政策观点。

博明现年46岁,毕业于马萨诸塞州大学,主修中文。他于1998至2005年期间分别在路透社(Reuters)和《华尔街日报》(WSJ)担任记者,曾被派驻北京及香港,采访过萨斯(SARS)疫情与南亚海啸等重大事件,并在中国大陆实地采访七年。博明在2005年离开传媒界,并在32岁时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曾在伊拉克与阿富汗服役。

博明在阿富汗服役期间进入陆军中将弗林麾下,当弗林于2016年被川普选中担任国家安全顾问后,博明顺势进入国家安全委员会,并于2017年出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2019年升任为副国家安全顾问。

确定“武汉”标签 对抗中共混淆病毒来源

《华邮》报导指出,今年2月,正当川普(特朗普)总统表示对习近平控制中共病毒充满信心时,博明收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消息。美国官员警告:中共病毒和中共假消息运动正同时向中国境外蔓延。

博明认为,中共领导人正在展开大规模掩盖行动和“心理战”,以混淆病毒的来源,其目的是转移责任。美国情报官员开始搜集表明中共特工故意播撒虚假信息的迹象,包括中共官方媒体操纵故事,以改变关键事实等。

博明敦促川普和其他高级官员给该病毒贴上“武汉”的标签,以免中共误导病毒起源的宣传计划得逞。《华邮》报导评论,这一事件说明了博明的强大影响力,虽然他平时默不作声,但他二十年前作为美国记者在中国的经历让他成为了白宫最重要的中国专家。

博明推动“武汉病毒”(中共病毒)一词的努力得到回应。川普总统使用了升级词汇“中国病毒”(中共病毒)。国务卿蓬佩奥呼吁七国集团使用“武汉病毒”(中共病毒)。但美国的自由主义者称此为语言种族主义。对于博明来说,批评者没有看到这一点:中共官方媒体已经将该病毒命名为武汉病毒,但数周后突然向世界卫生组织施加压力,正式将其命名为Covid-19。北京需要拥有这个名称。

《华邮》的报导指出,博明及其志同道合的国家部门助手们认为,反对使用“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的专家应该对北京的动机持怀疑态度,他们表示,关于北京应对疫情而导致的灾难,将会有更多信息被曝光。

博明认为,中共对中共病毒的处理是“灾难性的”,而且“整个世界都因中共内部的治理问题而遭到连累”。

博明认为,中共领导人正在展开大规模掩盖行动和“心理战”,以混淆病毒的来源,其目的是转移责任。美国情报官员开始搜集表明中共特工故意播撒虚假信息的迹象,包括中共官方媒体操纵故事,以改变关键事实等。图为2017年11月10日博明(中)和川普(左)、时任白宫幕僚长凯利(右)。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转防为攻 展开追责调查

除了给病毒贴上武汉标签以正视听外,面对中共的全方位出击,美国先后发出关闭部分航班、削减中共记者签证、冻结世卫资金等执行命令。

在美国出现首例中共病毒病患后,博明也一直在与他的哥哥鲍尔·波廷杰(Paul Pottinger)进行会谈。鲍尔是华盛顿大学的病毒学家,为美国第一批感染中共病毒的患者提供治疗。博明将这些前线观察结果转交给了由副总统彭斯领导的白宫中共病毒特别工作组。

知情人士表示,博明第一个向川普提出了一项计划,在一月下旬关闭部分中国航班。三月,他领导了一项审查,最终促成美国国务院大幅削减了中国记者的签证数量,其依据是,在北京严厉打击外国记者的时候,这些中国记者为中共支持的宣传机构工作。中共随即驱逐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美国出版物的记者。

博明还支持川普四月停止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的决定,原因是世卫未能使中共承担责任,并对台湾早在12月就发出关于中国爆发病毒的警告置之不理。

在幕后,博明敦促情报机构调查这种在保守主义者中很流行的理论,即病原体是由武汉的病毒实验室泄露的,而不是来自野生动物市场。知情人士说,到目前为止,该理论尚未得到证实,但博明认为,有更多的间接证据支持实验室的解释。

《华邮》文章还指出,在2000年代初期,博明报导了SARS的爆发,2004年,在该病毒基本被控制住后,他为《华尔街日报》写了一篇关于实验室的一次安全事故导致的小规模疫情复发的报导。据知情人士,当时的事件影响了他对当前中共病毒危机的看法。

热爱中国 调查新闻被殴打 了解中共后开始反共

前路透社记者保罗·埃克特(Paul Eckert)曾在中国与博明合作,他认为博明向往中华文化,但最终成为了“倾向于反对中国(中共)”的众多记者之一。他说:“从更深层次上讲,你对(中国)文化和人民具有深厚的感情。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中共)政权就会出现。”

《华邮》报导指出,博明在加入川普政府时在华盛顿的外交政策精英圈中并不广为人知,但其父亲斯坦利·波廷杰(Stanley Pottinger)在尼克松和福特政府期间曾在司法部的民权部门任职。

记者鲍伯·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曾说,斯坦利在1976年一次不相关的联邦起诉中发现联邦调查局官员马克·菲尔特(Mark Felt)是水门事件的内幕消息来源。据知情人士,当博明请父亲斯坦利安排他与伍德沃德一次电话会谈以探索他对新闻专业的兴趣后,斯坦利告诉了他十几岁的儿子博明这个秘密。但是斯坦利从未向他儿子透露过菲尔特的身份。

《华邮》的报导认为,博明作为新闻工作者在中国的七年经历给他上了一课,让他懂得了消息来源的神圣性和偏执狂政府的危险性。

2005年,博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个人文章,他描述了自己被中共警方录像,自己的采访手稿被警察撕掉冲下厕所,并在北京的星巴克遭到“政府打手”暴力袭击。他写道:“我看到抗议者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拦阻和殴打,当我和一个消息来源说话时,还遭到政府人员录像。”《纽约时报》曾报导,博明表示,他在中国的压抑经历点燃了他心中的爱国主义,他回到美国后投笔从戎,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

冷战以来最大外交政策转变 博明是中心

《华邮》报导认为,在2017年首次加入川普政府,并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后,46岁的博明现在是川普政府试图将美国对华政策向更具对抗性方向调整的关键人物。

2017年,博明帮助制定了川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该文件正式将中共称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将中共定义为“修正主义者势力”。他认为中共正在从专制体制走向更加危险的“极权主义”,力图对全社会实施奥威尔式的控制。

曾担任川普第二任国家安全顾问的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称,博明“是美国外交政策转向对华竞争的中心人物,这是自冷战以来最大的转变”。

在1月份的印度论坛上,有人问博明,美国政府是否打算以冷战式的僵局从经济上与北京“脱钩”。

他回答说,“‘脱钩’是当您有一道防火墙,墙内注定没有一家西方互联网公司能够在中国繁荣发展或生存;当基督教教堂被拆除;少数民族被关到再教育营中时,那是‘脱钩’。因此,‘脱钩’是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事情,它不是由美国推动的。”

美国面临中共进攻 博明超级谨慎

博明对北京努力控制信息的担心成为白宫抵挡中共进攻的免疫系统。去年,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助手们帮助川普总统决定将华为列入商务部的出口管制“实体名单”,这使美国公司与其开展业务变得非常困难,而博明是这个小组的一员。

在今年1月于印度举行的论坛上,博明点明了一个有关华为的关键问题,他说,真正的威胁是,让华为进入美国,就类似于罗纳德·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同意在冷战期间让苏联的间谍机构克格勃建立电信网络。

他说:“你是希望由依赖对谁都不负责的中共政府供应商提供产品,还是希望这些商品来自真正遵守法治的、以公民为中心的社会?这确实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课题。”

知情人士表示,博明更接近强硬派阵营,但他更务实,并对指挥系统保持着一种军人唯命是从的风格,他不愿意被关注,更不抢白宫西厢大人物的风头。这些特征帮助他在三位国家安全顾问中脱颖而出,并于去年夏天在第四任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任职时升任副职。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是川普政府过渡小组的成员,他评价博明时表示:“博明超级谨慎,他会说‘除非总统明确批准,否则我们不要推动任何事情’。这一点与其他白宫工作人员不同。博明还建立了联盟,并与不同的意识形态阵营紧密合作。”

作为亚洲总监,博明在他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块大白板,上面详尽地描述了中共在全球范围内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看到它的人说,该图表上标有例如“努力路线”和“战略目标”等军事流行术语。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位前同事称该图表是一张计分卡,记录了“中共进攻西方,以及我们如何反击”的所有方式。

曾与博明合作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说:“在博明看来,他不是要领导总统怎么做,而是当川普总统作出决定时他将准备就绪。他并没有试图超越白宫的各个部门,那不是海军陆战队的运作方式。他听从命令,并确保如果指挥官说要上山,他就准备好上山。”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会说流利中文 博明将出任川普副国安顾问
“中国通”出任国安副顾问 非常关注中国人权
多部门联手 白宫正式反击中共舆论战
美权衡追责中共方式 川普:可征收新关税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宾州“让美国再次伟大”集会演讲
【新闻看点】疫情严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万
【拍案惊奇】李克强上头版夹缝 中芯国际被制裁
【老外看中国】美议员克鲁兹:台湾是自由灯塔
腿粗小腹胖?老中医示范3动作 告别下半身松垮
【新闻第一现场】拜登儿子通中俄 疑涉卖淫人口贩卖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