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70年罪恶
“灭绝南蒙古文化 ,就是在践踏整个蒙古文化 。”南蒙古议会主席、人民党主席席海明先生如是说。2020年9月13日,生活在德国的一些内蒙古和蒙古国人士聚集在杜塞尔...
一些大陆华人来到国外,接触到正常社会之后,逐渐明白过来了。记者在各种场合曾遇到过许多海外华人,他们都从不同的角度对记者谈起过受中共洗脑的危害,还有他们转变的过程。
“人权不能谈判”,德国绿党国会议员鲍泽在中共外长王毅到访德国后说,“这也是我们今天在这里要传达的讯息,希望德国外长马斯也可以把这个消息清晰无误地告诉他的中国客人:人权是不能谈判的。”
中共外长王毅欧洲五国之行,各方抗议声不断,如影随形。他到柏林前,包括德国议员、人权组织、民间团体和普通民众等在内,朝野上下谴责声不绝。多位议员要求外长马斯对中共强硬,警告说,鉴于日益激进的国内外政策,中国领导人已丧失了成为值得信任伙伴的资格。
2020年8月29日,在德国慕尼黑的奥迪安广场(Odeonsplatz),来自德国、法国、意大利、奥地利、英国、希腊、丹麦、匈牙利和捷克等欧洲各国生活的华人,手举新中国联邦旗子,高喊“打倒中共”、“香港自由”、“我们需要真相”等口号,同时打出“中共不等于中国”、“制止中共 制止病毒”、“中共撒谎 人民死亡”、“与香港同在”、“停止中共病毒 我们需要啤酒节”等...
中共在香港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之后,于8月10日由香港警方展开大搜捕,以涉嫌勾结外国势力违反国安法等罪名,抓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父子和壹传媒高层等9人,前香港众志成员周庭等人随后也被逮捕。这次搜捕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德国一些政要也纷纷在推特上发声,谴责中共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扼杀香港新闻自由,呼吁欧洲要起来行动,捍卫香港的自由民主。
越来越多德国政要认识到网络安全的重要性,中共通过网络监控异见人士并企图通过网络控制影响其它国家。这些政要呼吁,要认清中共花招,采取相应行动。
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最近发布指出,中共运用各类“友好协会”打入欧洲精英阶层,以求建立紧密的双边关系。表面上这些民间组织帮助促进教育和文化交流,实际上是中共代理人,助其扩大、加深在欧洲的影响力。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北京利用美国和全世界忙于应对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大流行之际,宣称其在整个亚洲的霸权地位。从香港到印度,中共一直在耀武扬威。
德国巴伐利亚州绿党议员摩纳茨艾德尔和获奖电影《假孔子之名》的导演秋旻近日接受大纪元采访,就巴伐利亚州关于州政府是否应资助孔子学院的听证会表达看法。
中共公安部一局,原来叫“政治保卫局”,后改称“国内安全保卫局”,简称“国保”。据说现在改成“政治安全保卫局”。公安部一局是干什么?干的事很多。比如,2015年在全国抓捕、迫害709律师,就是公安部一局参与干的。 709律师是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法律人。迫害709律师是当今中共干的最不得人心的坏事之一。公安部一局官员,让709律师不安全,让他们的亲朋...
“为什么巴伐利亚的税款要用于中共的宣传目的?”2020年6月23日,州议会副主席马库斯.林德斯巴赫尔在巴伐利亚州关于州政府是否应资助孔子学院的听证会上如是说。
1971年9月13日,被写入中共党章的“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与他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乘坐的三叉戟飞机,从河北山海关机场起飞,在蒙古的温都尔汗坠毁,机上9人全部死亡。这就是当年震惊世界的“九一三事件”。 林彪是中共十大元帅之一。1949年中共当政后,林彪担任过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副主席、国防部长、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等职。文革时,是仅次...
大纪元专访旅德著名国土规划专家王维洛,他认为三峡大坝的防洪目标通过实践检验,对防洪根本不起作用。并分析了目前三峡水库的状况,提到了三峡工程论证、设计和质量检查是同一组人马,提醒三峡以下长江中下游的民众做好心理准备,了解周围的地理环境,找好逃跑路线,并准备好逃生包。
中共近几年加大打压香港、台湾社会,同时还不断地要挟、恐吓其它国家。美媒指,中共在军事、经济和外交上咄咄逼人的态势,令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政界人士开始警醒。
6月3日香港立法会对中共“国歌条例草案(国歌法)”进入全体审议,6月4日进行表决。民主派议员提出21项修正案,获得很多其他民主派议员的支持。有议员认为,此法缺乏社会共识和基础民意,也有议员认为,要立此法,社会先需要正本清源。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世界被迫卷入抗疫之战。因中共瞒疫,美国对其态度更加强硬,调整外交政策,迅速转防为攻,展开对中共的追责调查。美媒发现白宫政策背后有一人率先看破中共瞒疫,并进一步帮助总统制定对中共强硬策略。 专业媒体记者、拥有从军经历、精通中文、有相关中国工作经历、熟悉SARS疫情、具有报国志气,且对中共具有免疫能力……这是踏破铁鞋都无法...
镜头里的罗贝尔特·罗特先生(Robert Rother)显得轻松平和,他在波恩召开的国际人权组织(IGFM)年会上发言与接受采访过程中,谈起在中共东莞监狱的遭遇,看上去也很平和。当笔者开始阅读他的新书《龙年——七年零七个月,我是如何在中国监狱幸存的》时,才惊觉,要有怎样的毅力和强大的内心信仰才能将此书完成。在他平和轻松的外表下,谁会轻易察觉那九死一生的经历、...
2020年2月13日,法国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通过BFMTV电视的话筒回应说,法国将在选择5G技术供应商问题上,“不排除华为”,将会在“有利的原则下”选择供应商。
德国本周一晚发现了第一例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同一时间,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发布消息,德国政府计划尽快派军机,飞往武汉,把当地约90名德国公民接走。
消息人士表示,德国当局去年收到情报后就开始了调查。德国报纸《南德意志报》称,调查人员随后监听了电话,并追踪了三名嫌疑人的旅行记录。
根据德国媒体的调查,收到中共大使信件的德国基金会和企业中,没有任何一家表示会为“中国报道”项目提供资金。但是,信件的曝光着实让德国人震惊,中共不遗余力地试图影响德国舆论,甚至向德国企业索要资金。目前为止,中共大使馆拒绝对此置评。
参加者有香港人、维族人、西藏人等,还有很多德国民众在现场声援。集会结束后,人们举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摆脱恐惧”等标语和旗帜,一路游行到这次活动的终点——查理检查站。
全球11个国家22个城市的香港人于1月19日发起“天下制裁大游行”,促各国政府尽快实施制裁,惩罚违反人权的香港和中共官员。19日在香港,已获不反对通知书的“天下制裁”集会于下午3时在遮打花园举行。不过,集会期间警方借故挑衅、提早腰斩。大批防暴警察其后更在驱散民众前后狂放催泪弹,抓捕参加集会的市民,集会申请人刘颕匡在宣布集会有15万人参与后,更被警方以“煽动群...
德国5G网络建设是否排除华为,已成为联邦政府近一年来最为纠结的问题。本周四,德国总理默克尔召集联盟党内高层会议,再度就此问题进行讨论。德国负责国家安全的内政部长西霍夫(Seehofer)周六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表示,他反对把华为排除在德国的5G网络建设之外而且在这一点上,他“和默克尔总理想法是完全一致的”。他的这一公开说法,相当于为默克尔对外表了态...
1月13日上午8时许,一名男子在香港油塘纪律部队宿舍高翔苑高康阁,以疑似双脚弯曲向上“倒立”的奇怪姿势,从大厦高层的狭窄气窗缓慢跌出窗外,坠楼死亡。警方断定“案件无可疑”。然而,该男子坠楼过程却被人无意间拍摄到,并在网络疯传。相关视频显示该坠楼男子,有很大嫌疑是在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被人扔下楼的,有人猜测事主是“被自杀”。
是什么激起200多万香港市民(超过香港1/4的人口)涌上街头抗议,为什么他们还在坚持?如果香港失去法治,将会带来什么更广泛的影响?
近日,中国滑雪队在挪威一家图书馆要求将法轮功书籍下架,被馆方坚决拒绝,此事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为此,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前民阵主席、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
近日江苏政府声称年底脱贫率已经超过99.99%,仅有17人未脱贫,此精准数字遭民间极大质疑,有大陆媒体人认为即使达到官方的脱贫数字,其实也摆脱不了贫困。
国际人权协会理事、旅德中国问题专家吴文昕,首次披露中共统战部对他本人进行的统战三部曲(之前,应德国宪法保护局的要求,没有公开这段经历。)大纪元记者对此进行了专访,以便大家在跟中共打交道时,能看清其目的和具体作法,防患于未然。
共有约 40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