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成中共控制东南亚的“政治筹码”

湄公河水位严重下降 水利专家王维洛:中共已控制湄公河的“水龙头”

【大纪元2021年03月0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蒋天明综合报导)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流经六个国家的东南亚最重要的水系——湄公河(在中国境内称为澜沧江)于2021年初再次出现水位严重下降情况,引起国际广泛关注。国际组织湄公河委员会(Mekong River Commission,MRC)在2021年2月12日发表声明说,湄公河水位已下降到“令人担心”的程度,原因之一是处于上游的中共建的水坝限制了水量。

自2010以来,湄公河就常常爆发水资源“危机”。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在接受香港大纪元专访时指出,中共已控制湄公河的“水龙头”。“湄公河”对于中共来讲不是单纯的水资源利用的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和外交问题。掌握了湄公河的“水龙头”,中共相当于有了政治筹码,控制东盟十国中一半的国家。而中共在湄公河流域的“霸道”行为,也引起美国、日本的关注,使得“湄公河”越发成为地缘政治新热点。

可是,中共的这个政治筹码却“害人害己”。王维洛表示,澜沧江上修建的大大小小的水坝不仅对依赖湄公河所生存的7000万民众的生计造成直接威胁,也让澜沧江流域的中国百姓深受其害。中共“掠夺式”的水利开发,带来的却是资源的浪费。

原本水资源丰富的湄公河发生“水危机”

湄公河的上游是中国境内的澜沧江,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最终流入南海。下游河段和上游合称澜沧江-湄公河,干流全程四千多公里,是东南亚最长的河流。湄公河跨越6个国家,被誉“亚洲多瑙河”,直接有大约7000万人依赖湄公河为生。

“澜沧江和湄公河本是水能资源十分丰富的河流。”王维洛说:“它直接从青藏高原南下,上游的坡降很大。到了下游南部,由于受到季风影响,雨季时较多的降雨也会使得河流的水量较大。湄公河的旱季和雨季较为分明,一般来讲湄公河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4月是旱季,5月到10月是雨季。”

但是,这条原本水资源较丰富的河流,自2010年开始频频始爆发水资源“危机”,美国研究机构Eyes on Earth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湄公河首次爆发水资源危机的2010年,澜沧江上小湾水电站的主要工程已经完工而且已有发电机组投产。通过模拟测算1992年至2019年湄公河的水流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下的水流情况,并和实际的情况进行比较,Eyes on Earth指出中共在上游修建的水坝影响了湄公河的水量。

中共推卸责任的“数字把戏”

2010年,泰国、老挝、越南和柬埔寨就湄公河水位严重下降一事向中共提出交涉,认为是中共在澜沧江上建立的水坝导致下游的干旱。但是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否认了这一说法。中共声称,澜沧江年流量只是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3.5%,影响不了大局。政务参赞陈德海也称,当时澜沧江梯级电站已建成漫湾、大潮山和景洪3个水库都很小,影响不大。

为逃脱责任,中共玩起数据把戏。王维洛说,中国很多河流的数据是保密的。即使披露的数据也常出现矛盾。比如澜沧江在中国边境出境水量平均每年640亿立方米左右,但是,还有一个版本是在760亿立方米,这之间差就差了120亿立方米的水。如果按照760亿立方米来算,澜沧江年流量会占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6%,这就和外交部披露的13.5%中差了2.5%。中共还曾声称,中国对澜沧江-湄公河的水享有18.6%的水权,意思就是有18.6%水资源归于中国。从13.5%到16%再到18.6%,这给中共玩数据游戏的空间。讨论权利的时候,中共挑选18.6%,可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中共又选择了13.5%。

王维洛说,13.5%并不能帮助中共开脱责任。清华大学教授秦晖曾发表文章表示,13.5%是指得澜沧江出境处年均径流量占湄公河入海口年均径流量,而在中国流出境外的大半河段内,比如,如琅勃拉邦河段,中国出境的水量平均占到三分之二左右。除此之外,中共水利部和湄公河委员会共同出具的报告表示,在湄公河旱季期间,从中国境内景洪水坝流出的水量在2010年至2015年间已经达到澜沧江-湄公河干流水流40%以上。

秦晖在文章中批评中共官员说澜沧江上只有漫湾、大潮山和景洪“三个水库”,但却隐瞒了库容高达一百五十多亿立方米的小湾水库。小湾水电站在2009年9月已经开始投产发电。小湾水库的库容几乎是漫湾、大潮山和景洪库容总和的5倍,对下游流量影响力非常的可观。秦晖质问道:“怎么到了官员嘴里,却成了‘几乎无影响’?”

除了小湾水库,中共在澜沧江上还建设了更大的糯扎渡水库,库容达到274.9亿立方米,据Eyes on Earth报告,糯扎渡水库首批机组于2012年开始运行。对下游的影响力超过了小湾水库。

中共官员推卸责任的话在专家面前虽站不住脚,可是,却可通过媒体的造势而欺骗广大善良民众。对于湄公河流域的干旱,中共2010年采取的做法是置之不理,可是转眼到2016年,中共却一反常态“出手相救”。

中共控制东南亚的“政治筹码”

2016年,以大米和水产品著称的越南出现严重干旱,由于河流水量减少,越南一些沿海地区发生海水倒灌。而中共却一改2010年做法,向湄公河下游国家伸出了援助之手。据党媒新华网报导,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将于2016年3月15日至2016年4月10日通过中国云南景洪水电站对湄公河下游应急补水。同年10月,中共水利部和湄公河委员会共同出具的报告表示,在湄公河旱季期间,中共在上游建立的梯级水坝的放水帮助湄公河水位上升。

王维洛说,2016年中共“救灾”期间,中共向下游每天最少多放1000立方米/秒水量,最大时候放水量到二千多立方米/秒,而澜沧江当时自然流量在400立方米/秒左右,也就是说,中国放水的规模超过了澜沧江在枯水季节的流量,是下游自然状态的5倍。这说明,中国已经控制了“水龙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向湄公河下游调水是由中国防汛抗旱指挥部调拨的,也就是说中国政府是用“救灾款”付的,是中国纳税人的钱,也就是说中国百姓在帮中共的行为买单。

2016年中共的开闸放水,被中共大肆宣传,标榜自己获得湄公河流域国家赞赏。可为什么2010年中共不放水,2016年却放水了呢?

王维洛指出,这主要是出于政治层面的考量。2014年李克强在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峰会。首次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领导人会议正好于2016年3月在海南三亚召开。中共借此时机向下游放水以表示友好态度。同时,中共也在东南亚推行“一带一路”的投资规划,而此时的“救灾”,也为中共对东南亚国家的投资铺设道路。

据《华夏时报》报导,2016年伴随首次澜沧江-湄公河会议的是一份含有78个项目的早期清单、一个澜湄合作专项基金、一份10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和100亿美元信贷额度。

湄公河流域国家经济较为落后,但自然资源丰富。投资湄公河流域,中共不仅可以扩大国际贸易、通过一带一路输出国内过剩的产能,还可以获得湄公河流域国家丰富的自然资源。

以老挝为例,中共商务部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中表示,老挝富有金、铜、锡、铅、钾、铁、石膏、煤、盐等矿藏。老挝水力资源、林业资源也非常丰富。老挝森林面积约1700万公顷,全国的森林覆盖率约50%,并且生产柚木、酸枝、花梨木等名贵木材。中共也从老挝进口铜、木材、农产品等。中共也是老挝最大的投资国,投资的领域包括水电以及矿产的开发。

湄公河流域另一个国家柬埔寨也有丰富的林业、矿藏以及渔业资源。柬埔寨盛产柚木、铁木、紫檀、黑檀等高级木材,并拥有多种竹类。柬埔寨的矿藏包含石油、天然气、磷酸盐、宝石、金、铁、铝土等。柬埔寨的洞里萨湖为东南亚最大的天然淡水湖,享有“鱼湖”之称。据商务部的专业服务平台“走出去导航网”,2019年,中柬贸易额高达94.3亿美元,同比增长27.7%,同年,中国企业在柬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55.8亿美元,同比增长93.6%。

台湾经济研究院国家经济发展战略中心副主任吴福成认为,中共在湄公河领域有强大的地缘政治战略目的。吴福成说,中共的投资是为了建立与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深化中国与东盟的互联互通。

投资湄公河流域,中共也可扩大航运通道。王维洛指出,中共有机会开创马六甲海峡之外的替代航运,通过湄公河打通南海的另一通道。这有助于中共进行石油等能源输入,减少美、日在航道方面的箝制。

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百姓深受其害

“水坝”这个政治筹码让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百姓深受其害。湄公河流域的百姓不仅频频遭受“干旱”之苦,其渔业也受到不小的冲击。王维洛指出,水库建成之后,泥沙下不去,而鱼的营养物质都包含在泥沙中。而且水库里面下去的水,温度也比正常河水低几度,这会打乱鱼的繁殖。渔民抱怨现在的收成在减少,担心不久的将来会失去生存基础。

中国百姓也不是水坝得利者。王维洛说,首先,澜沧江水库的坝高很高,大部分都超过100米,最高的水库达到了294.5米。水库修建后,当地农民不得不往山上搬迁,可是山上的土地非常贫瘠,不适合耕种。第二,当地农民灌溉田地的水也受到了限制,因为糯扎渡水库、小湾水库里面的水已经被水电站所控制。第三、中共给水库移民提供的补贴其实是来自于中国纳税人的钱,而不是从水电站赚的钱来补贴移民。

王维洛同时也指出一个常被外界忽略的问题:澜沧江的洪水比较大,实际测到最大洪峰是12,800立方米/秒,而小湾水库的泄洪能力是20,000立方米/秒,比历史上测到的最大的洪峰还要高。所以一旦出现问题,水库下游包括湄公河流域的百姓都会受到极大威胁。

但是,这些让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百姓深受其害的水电站发的电,有一部分变成了“弃电”,也就是发的电没有人用,白白被浪费掉。由于产能过剩,云南省白白浪费的水电在2016年就有314亿千瓦,澜沧江上的水电站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为减少“弃电”,中共不得不再投资建设输电线,将云南电送到广东等电力需求较高的地方。这些水电站以及输电线路的投资,除了帮中共填充GDP之外,好像再也找不到其它的益处。

湄公河:地缘政治新“热点”

国际社会近年来逐渐意识到中共对东南亚国家的威胁,美国、日本也采取相应行动。湄公河也成为一个新“地缘政治”热点。

2021年2月26日,日本政府向湄公河委员会(MRC)提供290万美金来支持MRC以及湄公河流域相关国家监测和评估流域环境等问题。

在此之前的2020年9月,美国宣布启动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Mekong-US Partnership),推动湄公河流域稳定、和平以及可持续发展,认为湄公河流域国家是美国印太愿景和东盟战略伙伴关系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据BBC报导,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联席主任孙韵表示,美国启动该计划的催化剂是中国之前拒绝分享水文信息。而水文信息又会揭示出中共是如何运作澜沧江的水坝。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曾在推文中表示,中共建立的大坝在以不透明的方式操纵水量,损害了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利益。美国支持湄公河流域国家要求中共披露澜沧江水文信息。2020年12月14日,美国国务院资助的“湄公河大坝监测”(Mekong Dam Monitor)计划正式启动,以接近实时的方式对外公开卫星监测到的澜沧江的大坝水位。

湄公河之所以成为中共的“政治筹码”,其中一个关键点即是“信息不透明”。虽然中共2020年声称要共享澜沧江水文信息,但是并没有实际做到。湄公河委员会(MRC)指出,2020年12月31日湄公河的水位就出现明显的下降,但是中共当时并未通知下游,直到5天后的2021年1月5日才发出通告。

王维洛说:“对于跨国河流,河流流域国家基本上遵循着三个原则:第一、对跨国河流的水资源公平合理的利用;第二,不对其它国家造成重大损害;第三、如果要对河流施工,需要事先通报其它国家,在争取其它国家的同意之后才能开工。这是国际上正常的做法。”

他说,然而,这种做法对于习惯“暗箱造作”的中共来讲,就行不通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美资助监测澜沧江水坝计划启动 中共外交部跳脚
湄公河大坝监测网启用 美高官:中共盖不住实情
中共在湄公河上游限水 截水5天才通知下游
湄公河水位下降严重 国际组织吁中共公布资料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啸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视界】海外餐馆爆窃密 习自曝7致命弱点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探索时分】蝙蝠侠战舰:朱姆沃尔特号驱逐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