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议仇警环境 纽约警察警告治安混乱后果

立法者要求“轻柔执法”欲公开警察个人信息 遭工会抵制

6月9日纽约州各执法人员工会集会,抗议纽约州仇警气氛,警告后果。(施萍/大纪元)
人气: 10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美国纽约报导)在纽约州议会正在酝酿通过一系列制约警察的新法案同时,纽约市布碌崙昨日(6月9日)发生十分钟内七起枪击案件。与此同时,纽约州各执法人员工会与大批警察集会举行新闻发布会,抗议纽约州从州长、市长到议会众民选官员以及媒体营造出的仇警氛围以及妖魔化警察的做法。警察们警告,如果这样下去,社会治安将会继续恶化。

限制警察执法的后果

纽约警察工会BPA(Police Benevolent Association)主席林奇说,目前纽约的治安状况是2015年以来最差时期,杀人案和入室盗窃案都上升了近三倍。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在那么多专业的并有爱心的执法警官站在街头还会发生这些事情?”他说,答案很简单:“我们被制约住了。”

BPA主席林奇要求州立法会与警察坐下来进行理性的讨论。(施萍/大纪元)

林奇说,市政厅和州议会释放出来一个信息,要求“轻柔执法”(soft touch),罪犯也知道这个信息。

“几分钟在不同的社区发生七起枪击案,问问你们自己,为什么他们不害怕?因为他们没有后果,没有警察,我们被制约住了……警察看上去很威武,却只是个摆设。”

他说,“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抗议时,暴徒们敢于打破房门,爬进窗户,拔出他们携带的武器。”但是,这些实施暴力、毁坏社区以及伤害警察的暴徒不但没有受到谴责,“警察却被当成了问题,被立法者们妖魔化,好像是我们打破了窗户,是我们引起了暴力,这真是太不像话了!”

在5月25日明州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发生后,纽约市市民连续两周上街游行。一些民选官员提出限制锁喉、公布警察受处分记录,甚至欲废除保护警察个人信息的法律等提案;各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纷纷发表对“轻罪”不起诉等声明。

州长库默昨日对媒体说,“我们要通过全国最激进的改革和记录处分的透明性,禁止锁喉以及给总检察长特别检察官的权力。”

纽约议会欲废除第50-a法律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纽约州为了防止嫌疑犯辩护律师利用不相关信息对警察不利,制定了一条法律,保护警察个人信息不向公众公开,即50-a,这个法律也保护消防员以及狱警的隐私。现在纽约州议会正在讨论这个法律,准备投票废除50-a法。

狱警工会主席胡萨姆丁反对撤销50-a法。(施萍/大纪元)

“纽约市狱警工会”(NYC Corrections Officers Benevolent Association)主席胡萨姆丁(Elisas Husamudeen)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就是这个法律不废除,都不足以保护狱警们,废除此法对警察就更不公平。

“监狱警察们天天在监狱中受到攻击,我们每天打交道的帮派成员天天和监狱外的成员有沟通,我曾经在参议会上发言说,50-a不足以保护狱警和警察或者其他执法人员,尤其是在今天社交媒体的时代。”

他说,“为什么我们的个人信息要对外公布?这是危险的。这不仅威胁到像我一样的狱警,还威胁到了我的家庭…… 我们应该受到保护,就像我们保护你们一样;如果你们不保护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来保护你们!”

“纽约警察会议”主席威尔斯说,撤销50-a让警察无法执行任务。(施萍/大纪元)

“纽约警察会议”(Police Conference of New York)主席威尔斯(Richard Wells)说,如果警察的隐私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护,让警察怎么去执行任务呢?

“警察们不得不和公众接触,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每个人都会想,这个人可能会在民事或者刑事法庭上起诉我。是他们强迫警察这么想的,他们让我们与社区为敌。”他说,50-a当初制定的时候,不是为保护坏警察的,而是为了避免辩护律师用不相关的信息来为罪犯辩护。

“比如一个强奸案子,辩护律师说,不对,你十年前对谁粗鲁了,你被指控了,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材料在那里,律师盘问警察,然后强奸犯走出法庭,受害者在那看着这一切。这是50-a法制定的原因。现在却要取消这个法。”他说,其实警察是被层层审查的,“从警局内务部、到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到州总检察长、到联邦政府,层层审查。”

昨天警察们要求,立法者须和他们坐下来讨论这些法律,让利益相关者都参与进来。

“他们说要透明度,我们也希望这样。”林奇说,“撤资?是撤销警察局还是转移资金别用?不只是撤资的问题,是限制警察的问题,我们抓人DA(地区检察官)也不起诉……对社区有什么影响?街角没有警察对社区有什么影响?我们建议坐下来进行理性的讨论,如果我们可以让步,我们就让步。但是他们没有给我们和别人一样同等说话和询问的权利。”◇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