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从2020年视角审视麦金利当选

人气 1358

【大纪元2020年06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alena Zito撰文/秋生编译)俄亥俄州,奈尔斯镇——说实话,无论是威廉·麦金利William McKinley)出生时的房子,还是位于他的出生地以西55英里的那个前门廊,他曾经在那里指挥他的总统竞选团队,如今都已经不存在了。

位于46号公路上的那个小木板房是美国第25位总统出生时的房子的复制品。原来的房子在被烧毁之前被迁移过两次。他在坎顿市的家,前门廊也早已不见,在大萧条期间前门廊的木板被做成了公园的长凳。

从他的出生地沿着大街一直走就是麦金利纪念图书馆。这个图书馆建于1917年,也就是在他被暗杀后16年,占据了一整个街区。雨天或者上午十点左右阴暗的天空都会使白色的大理石纪念碑和圆柱显得格外壮观。

一尊高大的麦金利雕像伫立在中间,周围是曾经与他一起共事的人们的青铜半身像,在他的栩栩如生的雕像两侧是图书馆的两翼。

一直令人费解的是,这个人以及他在1896年赢得总统选举在当代大众文化中很少引起人们的关注。他当时的竞争对手,威廉·詹宁斯·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是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众议员,此人在美国人与民粹主义运动逢场作戏即将结束之际,他代表民粹主义参加了总统选举。

当时民粹主义运动出现旨在实现一些目标,他们强迫主流社会进行工业化和激进的社会改革,导致美国社会发生了急剧的变化,1893年的经济萧条对于劳动阶级来说仍然是一个难以忘记的伤痛。

那场经济萧条的主要因素之一是铁路快速扩张给了人们一个经济繁荣的错误印象,人们误以为工业稳定,但实际上那只是漂浮的泡沫。

铁路业开始滑坡,导致间接支撑铁路业的企业倒闭,建筑工人、炼钢工人、城市工厂工人失业。运输成本快速增加,伤害了农民运送农产品的能力。他们把痛苦归咎于银行业和铁路业,由此结成了一个政治同盟。

三百万人失业,主要城市的街头排满了无家可归的人和饥饿的人,全国各地爆发民众骚乱。

突然间,一个小家伙纠集起了一股政治势力,这家伙就是威廉·詹宁斯·布莱恩,一个民粹主义者,一个满腔怒火的民主党人,所到之处吸引着成群的民众。

相比之下,麦金利待在家中,实际上是在坎顿市家中的前门廊指挥他们的竞选团队。他得到了金融精英的支持,他们为他的竞选提供资金;他同时也获得了知识界和富裕阶层的支持。

于是他赢了。

那个时代的动态与我们眼下的情形很相似,至少足以令人思考这些相似点背后的道理。

眼下,社会动乱、缺乏信任、经济不稳定、技术革命都在围绕着两人展开,一个是知识精英支持的人物(这一次是乔·拜登),另一个是被遗忘的人们心中的英雄(也就是现任总统唐纳德·川普)。

加州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全球政策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迈克尔·吉诺维斯(Michael Genovese)说相似性确实存在,但是提醒人们不要走极端,“毕竟马克·吐温提醒过我们: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是会经常警告我们。”

“最大的不同在于选民尊敬麦金利,愿意前去听他滔滔不绝地说空话,而拜登则是地下室里的一个囚徒。” 吉诺维斯谈到前副总统在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瘟疫爆发期间自我封闭。

他说,“一个明显的相似之处在于,当时的美国和今天的美国都被急剧的经济变化和国际局势变化搞得头晕目眩,当时是工业化,今天是全球化。两种变化都极大地动摇了旧的秩序,并且把劳动者置于不利的地位。”

就像我们今天一样,当时的普通百姓都目睹了人们如何大肆炫耀地位和财富。工业化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今天的全球化和技术革命也同样如此。

两个时代都是快速发展的时代,创新导致了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并且把很多人甩在了后面。

吉诺维斯解释道,“当时民粹主义,甚至于愤怒的民粹主义,正在兴起,跟今天一样。憎恨什么人,或者憎恨任何人,竟然成了一种力量。”

当时,财富都集中在银行家手里,而今天则集中在科技创新者手里。今天人们普遍的想法是:都是他们的错,不是我们的错。在当时,我们决心夺回我们的政府,结果就是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出现了民粹主义和进步主义运动。

吉诺维斯解释说,在那时政治制度实际上掌握在少数腐败人物手中,大老板们仍在统治着一切。

政治是一个俱乐部,而不是一场运动。

他解释道,“如果过去是序曲,那么中心就要坚守;中心的力量根深柢固,无法轻易撼动;反体制的势力,无论是川普想要抽干的‘腐败害人的沼泽’,还是那些‘贪婪而富有的’精英,都将丧失信心或者分心。”

吉诺维斯讲,拜登别无选择,只能是困兽犹斗。川普虽错过了几场竞选集会,但是在科技手段方面遥遥领先拜登(比如说在推特上3千万对6百万的优势)。

川普可以在云端上参与竞选,而拜登却不能。

吉诺维斯说2020年的大选将是(几乎只是)一场对川普的全民公决。他,只有他,可以自己决定胜负,而拜登无论怎么做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他说,“麦金利可以坐在门廊里参加竞选,随意设计、选择;而拜登则陷入僵局,无法出门亲吻婴儿、与选民握手。他没有那种领袖魅力去取悦那些追星族。他的最大的胜算就是川普疲倦了,或者川普反对什么,以至于选民被迫进入拜登的阵营。他不能吸引他们。2020年的主题只有川普。”

作者简介:

萨林娜·基多是一名成功的记者,长期关注国家政治。从1992年起,她采访了每一位美国总统、副总统,以及华盛顿特区的高官,包括国务卿、白宫发言人,以及美国中央司令部的将军们,采访对象多达几千人,遍及全国。她对事业充满热情,采用被人遗忘的实地报道方式报道生活中的普通人,足迹深入到49个州的偏远地区。

原文Revisiting William McKinley’s Victory Through the Lens of 2020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在实验室里冻成冰棒 美军机服役前的淬炼
美学者:川普遵循开国元勋的外交政策
2020最杰出学校 圣谷及大惠帝尔42校上榜
【名家专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到美国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再施阴阳手 10指标测川普赢
【一线采访视频版】从反川到挺川的美国华人
【横河观点】美国某些媒体还是第四权吗?
【拍案惊奇】中共在美600机构 小拜登重磅录音
【西岸观察】大选最后一周 川普民调首超拜登
【十字路口】小拜登录音泄与中共间谍合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