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边境隔离措施疏漏至新增2病例 政府检讨卫生系统

多种追踪系统并用 或可降级疫情二次爆发风险

在发现两个外来病例后,新西兰军方帮助监管强制隔离措施的施行。图为2020年6月18日(Phil Walter /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一级警报刚刚实行了一周多,新西兰病毒全灭的神话就被打破,在有关部门加大力度追踪这两名病毒感染者的同时,政府和各界也都纷纷在检讨自满情绪和系统疏漏,希望尽快堵上漏洞,不要让牺牲国家经济和民众生活的高级别警报隔离重启。而本周二上午发布的《健康与残疾系统评论》报告,更呼吁对卫生部门进行全面改革。

不只两个人“漏网”

新西兰瘟疫警报在上周二降为一级之后正好一个星期,本周二就爆出发现了两例外来病例。不过,与这两位从英国回来的女性染病本身相对比,对病例的后知后觉以及无法真正追踪她们的密切接触者才是让人们担忧,因为必须找到密切接触者,才能有效地切断感染源,控制病毒的传播。

这两名妇女因为要参加在惠灵顿举行的亲人的葬礼,所以获得豁免,既没有完成规定的14天隔离,也没有在离开隔离地点前得到检测结果,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与亲朋好友拥抱、亲吻,没有任何禁忌,而且那些密切接触过他们的人又与多少人有密切接触,有些可能已经很难追踪。

卫生部表示已经追踪到320名密切接触者,他们都已经在自我隔离或其它控制方法中。

在追踪的过程中,还有生意受到影响。据新西兰先驱报报导,当中有一家奥克兰Highland Park的健身房躺枪,只因为与两位妇女密切接触者中的一个人,参加了他们健身房的体育课程,所以刚刚可以放开经营的生意,不得不再次关门。

不过,在这两名感染病毒的妇女违规事件被曝之后,周三,Newstalk ZB电台又报导了有6个人,也是因为要参加在汉密尔顿举行的葬礼,获得了隔离豁免,而且两名少年儿童,曾经无法追踪到与他们密切接触的人。

电视三台在周二的报导中,还披露了在基督城的隔离区,有10个人获准免于隔离。他们也是要参加葬礼,在隔离9天后就被豁免解除隔离。

收紧入境防控措施

在这一系列的疏漏发生之后,政府已经决定要在边境检疫系统上采取新措施。并且将免除卫生部的部分职责,并由军队接管。

总理嘉欣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本周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形容此事是一个 “无法接受的系统故障”;而国家党新党魁托德·穆勒(Todd Muller),则呼吁卫生部长戴维·克拉克(David Clark)因为卫生部门的失误而辞职。

在6月17日更新的卫生部网站上的对“一级警报”要求中,对于病毒检测的必须要求和隔离豁免申请,都更加明确和严格。

“进入新西兰的人们必须进入隔离管理或隔离区至少14天,并测试COVID-19阴性,然后才能进入社区。

“有些人在特殊情况下可以申请免于隔离管理的待遇,但他们应该在离开自己的国家之前申请。

但豁免很少会被批准,使用您不要期望自己的申请会获得批准。”

北京疫情二次爆发 如何对待从中国来的人

因为新西兰最初发现的病例,都是从中东(伊朗)和美国返回的,所以对于来自或路过北美和中东的旅行者都格外注意。这并不奇怪,因为新西兰的瘟疫开始爆发时,中国武汉的疫情已经接近尾声,至少从中共官方公布数字上看是这样。

碰巧这次最早被发现的,也是从疫情严重的英国回来的人。大瘟疫目前在南美、北美和英国等欧洲国家还很严重,媒体自然也很关注从这些重灾区里来的人。

在这两名被确诊妇女的事件披露以后,新西兰先驱报在后续报导中,还特地提到了与她们一同参加葬礼的,还有一名从美国回来的妇女,她比这两人早一天到,但也没做病毒检测。不过报导说,这名妇女戴着口罩和手套,并始终与其他人保持距离,不像另外两人那样与人亲密接触毫无顾忌。

不过,在这些报导中,目前还没有人提及从中国回来的人,也没有提及目前在北京爆发的疫情。新西兰航空公司本周宣布,将于下周开始,重启奥克兰和上海之间的客运航班。

大此前纪元时报的很多采访报导都显示,尽管中共官方的确诊和死亡数字一直都控制的很好,但实际上,中国境内的中共病毒大瘟疫一直是此伏彼起,根本没有真正停止过。在湖北武汉之后,就曾经先后爆出广州、重庆、黑龙江中俄边境一带(牡丹江和绥芬河等地方)、哈尔滨、吉林舒兰、辽宁沈阳等地,都陆续爆发过严重疫情。

这次的北京疫情,也有很多证据显示,早在5月份北京举行的中共两会前就爆发了;如果此时属实,那么病毒可能已经又散布到全国各地了。这次纽航重启中国航线,好在边境管控也已经比较严格了。

加强接触者追踪 避免第二波爆发的危险

在二级警报级别以上,大多数商店和饭店都必须有某种形式的联系人追踪注册表,既可以是纸笔书写形式,也可以是通过Rippl之类的第三方应用程序追踪。所以,如果顾客的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那么联系追踪团队就能够与那些在同一地点的、可能暴露在病毒环境下的人联系。

但是,在上周二降到一级警报后,这项要求就已取消。现在,如果某位顾客的病毒测试呈阳性,公共卫生官员将无法联系到那些与感染者在同一商店或咖啡馆的其他人。

上周阿德恩在宣布取消联系人跟踪要求时,曾大力“鼓励”企业继续注册并使用与政府的应用相兼容的官方QR码,而政府应用程序NZ COVID Tracer,也是基于全国6万2000家“高流量”企业,如超市、受欢迎的咖啡馆和主要零售店等地方,签署并在其入口处张贴兼容的QR码的协议。

但是,卫生部发言人本周向Newsroom新闻网透露,截至6月15日中午,全国只有22,036家企业注册并在门口贴上了QR码海报。但这位发言人无法说出其中有多少是属于“高流量”的企业。

自一个月前政府发布NZ COVID Tracer应用程序以来,其平均用户扫描的QR码少于两个,并且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下载并注册了这个应用程序。也就是说,目前新西兰并没有强制推广能广泛应用的追踪程序。

值得庆幸的是,那两名确诊的妇女和其他被豁免隔离的人,并没有去过任何商店或餐馆,但现在全球各地的疫情仍然此起彼伏,新西兰在逐渐开放边境之后,也不可能总是那么幸运。

Newsroom新闻网的报导建议,如果我们想保持在一级警报的同时,又想避免第二波瘟疫爆发,那么我们可能需要使用所有那些没再使用的工具,比如用笔登记等,来追踪接触者,降低二次爆发的风险。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