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流血冲突疑点多 中方士兵都是新面孔

人气 24717

【大纪元2020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印度媒体报导说,中印士兵上周的混战共发生了三个来回,印方指挥官第二回合就被巨石砸中头部丧命,诡异的是当晚参战的中方士兵都是新面孔、不是部署在边境的常规军。

这是中印两国近50年来最大的一次流血冲突,印方包括上校桑托什·巴布(Santosh Babu)在内的20名陆军人员丧生。虽然中方至今未公布死伤人数,但据悉中方指挥官也命丧边境。

印度《金融时报》周一(6月22日)引述印方消息人士的话说,印度外交部长在会议上向印度领导人通报说,中方证实上周的边境致命冲突中有中方指挥官丧命。

消息人士说,印度外长提到他与中共外长王毅在6月17日的会谈中,中方告知中方军队的一名指挥官也被杀。

被拆除的中方观察哨突然一夜间回来

“今日印度”电视台周日(6月21日)采访驻守加尔万河谷(Galwan Valley)、唐切(Thangtse)和列城(Leh)的陆军士兵后,首次详细还原15日晚的混战全过程。

双方交战地点位于印方14号巡逻点。通常,中方不会在此处部署军队。

早在流血冲突前10天(6月6日),双方军长级官员已进行了会谈,决定降温紧张局势;因双方之前都已非常接近实际控制线,达成协议后双方开始第14巡逻点的脱离工作。

在该次会谈中,双方同意在加尔万河的拐弯处设立的中方观察哨位于是实际控制线的印方一侧,中方与印方达成协议、承诺会将其拆除。会谈后的几天,此观察哨被中方撤除。

就在中方拆除观察哨后的第二天,印方B区守将、第16步兵营的桑托什·巴布上校还与一名同级别的中方军官举行了会谈。

但在6月14日,中方观察哨一夜之间突然重新出现在该处。

当印方士兵希望自己动手移除中方观察哨时,巴布上校决定亲自前往查看。在6月15日下午5点左右,当时太阳还很大,巴布上校决定亲自带领一个小组前往该处查看。他说,他想知道其中是否出了什么差错,因为他几天前才跟对方谈过。

在正常情况下,印方是会派连队指挥官(少校头衔)进行检查。

到晚上7点,巴布上校率领由35名士兵组成的团队(包括两名少校)步行前往中方哨所。印度媒体报导说,团队中的氛围是询问、而非交战。

图为中印边境驻守的中方士兵。(DIPTENDU DUTTA/AFP via Getty Images)

中方士兵突然换岗 全是新面孔

“当他们到达中方营地(哨所)时,印方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中方军队似乎并不是熟知的面孔——他们不是通常部署在该地区的解放军(中共士兵)。”今日印度报导说。

印度的第16步兵营已在加尔万河谷驻扎了好几年,之前已与中方士兵发展了全面的融洽关系。

印方士兵已经熟悉驻守那里的中方士兵,并期望当日的会面也会遇到他们已经认识的中方军队和军官。

“新面孔是第一个吃惊(surprise)。”报导写道,“根据(时候印方的)评估汇报,侵犯哨所内的‘新’中方军队是刚从5月下半月西藏演习后抽调过来的。”

印方士兵曾听说中方“新”士兵到来,但他们认为,中方新兵会部署在距离实际控制线一侧较远的地区。

根据媒体报导的印度官方战术情况汇报,第16步兵营对此次冲突的评估是参与斗殴的中方军队不是部署在实际控制线前线的常规部队,不属于之前中方多次参与多轮会谈的军队。

“评估表明,这是有意设计的,(中方)可能使用一支更具‘侵略性’,对环境不熟悉的部队在加尔万河谷率先采取侵入行动,也可能他们有更大的意图、占领加尔万河上的印度过境点、涵洞和桥梁。”今日印度引述官方文件报导说。

2020年6月18日,印度陆军护送在加尔万河谷地区中印冲突时丧生的桑托什·巴布上校尸体回特兰加纳邦Suryapet举行葬礼,民众自发夹道送行。(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一名普通中方士兵突然推搡印度上校

而当印军抵达哨所后,这些“新”中方士兵立即摆出交战姿势。当巴布上校开始对话,询问为何要重新设立哨所,一名中方士兵站出来、用中文咒骂,并大力推搡巴布。

印度媒体报导说,在陆军,看到指挥官不受尊重和被殴打就等于看到自己父母受虐待,所以印方士兵立即突袭中方士兵。

“严格来说,这是第一场拳战,没有使用任何武器。这也是第一回合的争执,约30分钟后结束、双方都有人受伤,但印军占了上风。”今日印度报导说。

印军随后放火烧了中方哨所,他们认为,中方士兵推搡印方指挥官已经“越过了非常危险的红线”。

巴布上校向来以冷静和谨慎著称,他当时判断,“新”中方军队的出现以及一名年轻中国士兵完全出乎意料地突然出拳,可能还有更大的事情在后面。因此,他把受伤士兵送回营地,并要求他们带更多的援兵过来。

当时,印军士气焦躁,巴布上校下令、要手下冷静。

此时,中方士兵被迫回到实际控制线的中方一侧,而印方士兵警惕是否还会有更多中方士兵会突然出现。

遭中方士兵埋伏 印军指挥官被巨石砸中身亡

几小时后,双方爆发第二回合的战斗。也是在这次斗殴中造成当天的大多数人员伤亡。

当时天已黑,能见度直线下降。巴布的判断是正确的,更多的“新”中方军队正在加尔万河岸以及河岸右边的山脊位置守候。差不多印军一进入这一争议性区域,中方士兵就开始从上往下投掷巨石,并放水冲向印军队伍。

晚上9点左右,巴布上校被一块大石头击中头部、跌入加尔万河。

《印度报》(The Hindu)上周四(18日)也引述军方人士的消息说,中方士兵还掘开高地上储好的河水、高速冲向印军。这位匿名官员说:“激流让人失去平衡。中方攻入、连着推印度陆军士兵,许多人掉入了加尔万河。”

第二回合的肉搏战持续了将近45分钟,双方死掉的士兵尸体都堆了起来。整个混战沿着实际控制线扩散到几个不同的地点,双方有近300人参加,在过程中中方使用了带刺的金属棒和带刺铁丝网包裹的棍棒。

随后10点到11点,局面恢复平静,双方开始找寻尸体。当时,巴布上校的尸体已经掉落水中。

巴布上校和其他一些印度士兵的尸体被运回实际控制线的印度一侧,而其余的印度士兵则留在中方一侧,以评估情况。

中方出动无人机侦查 引发第三回合斗殴

黑暗中,双方在找寻队友尸体,不时传来受伤人员的呻吟声,但空中也传来中方四旋翼无人机的嗡嗡声,这立即引发了第三回合的斗殴。

印军表示,他们很熟悉这种无人机的声音,预计中方可能使用夜视仪或红外摄像头来绘制伤亡图,并对幸存者发动另一次攻击。

也有报导说,中共在冲突发生前已用无人机进行过侦察,以了解印度军队的实力,并同时加强了中方在实际控制线(LAC)另一侧的兵力。

随后,印军要求大量后援部队,中方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当印度增援部队抵达时,印军更深入地进入了中国境内,目的是希望确保不让大批侵略性的中方部队靠进实际控制线。

第三回合的交战发生在晚上11点后不久,零星地持续到第二天中午才结束。印军继续沿着山脊线向右移动,双方激烈的打斗导致许多人坠入河中,也有的人掉到岩石上撞伤。据说,这跟中方在河岸边沿事前进行的土方工程有关。

随后,双方军队的医生赶来运送死者和伤者。在黑暗中,双方还交换了士兵遗体,但仍有10名印度官兵的遗体留在中国境内。

现任印度公路和交通部长、前陆军总司令辛格(V.K.Singh)周六(6月20日)晚间在接受印度电视媒体TV News24采访时表示,中方士兵损失的人数至少是印度死亡人数的两倍。

今日印度报导说,据了解,地面战术报告记录印方交付了16具中国士兵的遗体给中方,其中包括5名军官。

据推测,还有更多中方士兵受伤。像印方士兵,第二天因伤势丧生的人数就有17名;但至今中共官方都没有明确证实这一点,以后也可能不会揭示。

在判断仍有多人失踪后,印度军队于6月16日黎明撤​​出了实际控制线,但巴布上校的去世成为该部队的一大损失。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中共拒透露中印边境伤亡 内部人曝要习批准
美亚太助卿:中印冲突或是北京趁疫情出手
中印冲突 印部长:中方至少损失40名士兵
程晓农:中共每逢困境打印度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美化解以阿冲突 中共黑手伸向中东
【新闻看点】祖屋收归国有 山西平遥刮共产风
【拍案惊奇】中共令统战民企 公私合营2.0登场?
【一线采访视频版】内蒙再现文革 中共欲铲除蒙文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有冇搞错】美次卿访台 七种武器不仅防卫台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