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永贤访谈录再版 专家:分析中共渗透好书

人气 598

【大纪元2020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从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贤先生访谈录》近期再版,台湾国史馆日前举行史料捐赠感谢仪式暨座谈会。专家指出,曾永贤当年的匪情(共匪情资)分析研究成果,至今仍适用于因应中共对台统战渗透,是非常好的教育手册。

国史馆日前举办麦朝成(1943–2019)、谢聪敏(11934–2019)和曾永贤(11924–2019)等3位已故总统府国策顾问等受褒扬人史料捐赠感谢仪式,及《从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贤先生访谈录》再刷出版座谈会,国史馆邀请曾永贤门生旧识等莅会,馆长陈仪深、修纂处处长许瑞浩、台湾蓝鹊文教发展协会理事长邱坤玄、理事李明峻出席与谈。

曾永贤访谈录再版 专家吁阅读了解中共渗透
台湾国史馆日前举办麦朝成、谢聪敏、曾永贤3位已故总统府国策顾问、受褒扬人史料捐赠感谢仪式,由国史馆长陈仪深(左2)致赠感谢状给麦朝成夫人林素贞(左1)、谢聪敏夫人邱幸香(左2)、曾永贤之子曾志远夫妇(右2、右1),并一同合影。(钟元/大纪元)

《从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贤先生访谈录》口述记录,内容包括“匪情专家”曾永贤负笈日本、返台参与共产党运动、被捕“自新”后于调查局任职,并投入逾半世纪的中国问题研究与教学的过程,以及担任总统府国统会研究委员、国策顾问、资政和中华欧亚基金会执行长、副董事长任内的重要事迹。

曾永贤家属捐赠大量关于两岸及东亚情势之藏书之外,还有许多关于中共思想、组织及策略的论述著作及手稿,呈现其对于中国问题分析的独特观点。曾永贤的媳妇吕女士表示,他们家属遵照曾永贤生前所托把史料捐赠给国史馆,相信他在天之灵,必定会感到欣慰。

曾永贤访谈录再版 专家吁阅读了解中共渗透
台湾国史馆日前举办麦朝成、谢聪敏、曾永贤3位已故总统府国策顾问、受褒扬人史料捐赠感谢仪式,由国史馆长陈仪深(左2)致赠感谢状给曾永贤之子曾志远夫妇(左3、左4),并一同合影。(钟元/大纪元)

赴日留学的曾永贤22岁加入日本共产党,回台从事革命运动,参加台共谢雪红的“人民协会”、二七部队,对抗国民党军队。许瑞浩表示,谢雪红应该对曾永贤有一定的影响,1947年他加入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正式宣誓加入共产党,从事中共在台湾桃园、新竹、苗栗一带的地下党活动。1952年曾永贤被调查局逮捕后,成为“自新”人员。

专家:台共无法颠覆国民政府 因“三七五减租”无法开展农民运动

曾永贤在书中说,从中国大陆整个沦陷过程看,许多国民党将领和高级官员身边都被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所包围。在台湾地下党活动中,除了“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另外还有一些零星力量。关于二二八事件处理,陈情的老百姓要求见台湾行政公署行政长官陈仪,最初陈仪不予接见,是因周围共产党人建议他不要接见,曾永贤认为这是蓄意让事件扩大。陈仪可能不晓得。

许瑞浩说,曾永贤从台共到坚决反共,从实际面跟理论面都有很扎实的经历和思考,这本书很清楚地叙述且解释他60年来从左到右转向的整个过程。曾永贤1990年退休后,他在前总统李登辉、陈水扁两个时代都受到重用,在两岸事务与对日关系发挥重要影响力。

许瑞浩表示,曾永贤的主要著作等资料都是针对共产党研究的心血结晶,他的诸多见解与建议,在今天还是非常发人深省,且(对了解中共)非常实际及管用。另外,曾还促成国防部军事情报局与国史馆合作出版《情报档案史料汇编》,及编辑出军统局局长《戴笠先生与抗战史料汇编》,国史馆并将所有档案史料数位后放在网路上,开放阅览供研究应用。

曾永贤访谈录再版 专家:分析中共渗透好书
台湾已故总统府国策顾问曾永贤捐赠给国史馆的图书。(国史馆提供)

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名誉教授邱坤玄表示,曾永贤在调查局接触到大量的匪情机密资料,包含很多中共内部斗争的历史事实,让他看清楚共产党斗争的残酷,了解共产党的本质。他也提到当时政府推行的土地改革“三七五减租”,把台湾的地下党活动条件通通铲除了,使他们无法在农村中开展农民运动,也没有办法建立武装基地。

曾永贤访谈录再版 专家:分析中共渗透好书
台湾已故总统府国策顾问曾永贤捐赠给国史馆的史料。(国史馆提供)

邱坤玄表示,曾永贤的“匪情研究”研究成果,至今仍适用于因应中共渗透统战。共产党领导的农民运动,是因为农民没有土地,而台湾政府实施“三七五减租”,恰恰就解决了让农民有土地的问题,“这也给我们一个启示,其实对付中共统战最好的方法,就是要自我建设,台湾把自己的经济搞好了,没有什么好恐惧(中共)”。

据了解,1948年先总统蒋中正(蒋介石)先遣陈诚赴台,为撤守台湾做准备。陈诚于1949年先后施行“三七五减租”、“公地放领”、“耕者有其田”及施行“币制改革”等政策。1949年春,陈诚颁布《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即耕地地租额不得超过主要作物年产量总额的37.5%。而原来的地租额在50%~70%之间。这一政策受惠最大的是农民。

邱坤玄说,这本书是非常好的统战教育手册,曾永贤在教授“匪情教育”时所做的图表有放在书中,到现在为止都可以拿来使用,“中共对台、对美政策,原有统战技巧没有改变,要想了解中共‘联左、拉中、打右’的渗透统战,包括联左巩固基本盘,拉拢中间分子(争取多数),打击主要的敌人,里面都讲得非常清楚,呼吁大家阅读这本书。”

陈仪深表示,读这本书的重要启示之一,就是给执政者在国安方面的提醒。曾永贤在书里有向政府高层建议,某某单位里面恐怕有一些问题,有不该有的人就是埋伏分子,“可是政府查不出来,还是说没有查,那是很困难的事情,书里面有这部分的论述。”

曾永贤访谈录再版 专家吁阅读了解中共渗透
台湾国史馆再版《从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贤先生访谈录》一书,日前举办座谈会,由左至右为台湾蓝鹊文教发展协会理事李明峻、国史馆馆长陈仪深、台湾蓝鹊文教发展协会理事长邱坤玄、国史馆修纂处处长许瑞浩出席与谈。(钟元/大纪元)

曾永贤:中共内应问题是否受重视 已成台湾一个关键

曾永贤在访谈时提到,他屡次建议国安局要清理内部。日本情报机关明确跟他讲过,台湾国安局、情报局等机关都有问题,但政府都没有积极处理。他在总统府开会都会提出中共在台湾的内应问题,但有关单位面对这方面的问题,都感到无从着手、无力可施,不知如何调查,如何掌控?也有人认为这个问题太敏感,不宜触碰。

他强调,岂不知正是因为敏感才需要解决,但他们却以敏感为由而暂缓,不去碰触,这样来逃避责任。他经常不厌其烦地呼吁,在台湾内部不管是要制订政策或是执行政策,一定要把中共因素考虑进去。尤其要考虑这个政策对共产党有利或是不利,共产党可能会用什么方式来破坏或阻挠。

“台湾有许多政策无法落实”,他说,应该不只因为蓝绿对立,难道没有来自中共及其内应的“政治破坏”和“政治怠工”吗?如果中共所派遣的人或是受他们摆布的人,已经占据决策地位,就可以利用他的地位来将政府所拟定的政策搞歪、搞坏,让政策出现负面影响。

曾永贤说,“政治破坏”是指长期埋伏的共产党员或是同路人占据了决策机构,然后所下达的命令或决定的政策,不但不会对台湾起任何好的作用,反而一定对共产党有利。

他指出,“政治破坏”起到的是在制订政策时,就已经误导政策的方向了;其次在执行方面,对于好的政策不是不去执行,就是推三阻四或故意扭曲破坏。“有许多政策我们无法推动,我认为这种情况很不寻常,整体而言就是‘政治怠工’。有些或许真是因为政治立场不同的缘故,但仍应考量是否与中共因素有关。”

李明峻说,以前他常会去跟曾永贤老师请益的原因,是因为他对中共问题看得更深入,就知道怎么去防堵。现在台湾关于对岸的研究,很多都比较缺乏理论的基础认识,这样对中共的了解就不够。“曾老师对共产党基础理论有非常长期的研究,这本书很值得细读。”

资深评论家林保华(凌锋)受访表示,中共对台湾的危害,渗透统战的策略,这本书讲了很多,共产党在台的地下工作,对台的渗透颠覆工作一直有,曾永贤很重视,“也希望政府必须重视,对於潜伏没有浮出来的,甚至已经在政府高层的(共谍)就最可怕,因为他们发难时会措手不及,我们不要随便怀疑人,但适当的警觉一定要有。”

曾永贤在书中强调,台湾教育在帮助国人认识共产党方面,似乎并未产生多大效果,反而逐渐丧失对共产党的警觉性。无论如何,对于共产党在台湾内部的影响力,及长期潜伏的内应力量这些问题,是否受到应有的重视,已成为今后台湾能否继续茁壮还是被拖垮的一个关键。

“不要忽略中共对台湾的长期策略”,曾永贤呼吁,无论是武力统一、和平统一,中共都在扶持其同情者、同路人、代言人、代理人,设法打击台湾、孤立台湾。中共对共产党的信仰已经动摇,社会主义的理想也已经消泯,没有人再相信了。这些长期潜伏在台人士,他们背后的驱动力是对“祖国”的“爱”,大多具有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大中国主义”。

曾永贤还说,早在国民党撤退来台时,就已经有长期埋伏在国民党和政府机关内部的共产党员或是同路人。只要这些人占据相当高的地位,一定会有所行动。他们会找一些同路人或是同情者,来扩张他们的影响力。“我们一定要警觉到,这些长期埋伏的人其实还继续存在啊!即使死去,受他们影响的人仍然继续存在”。

他常对人说:“我们应当重视的是,如何去察觉共产党在台湾的活动和关系,不管是秘密党员也好,同路人、代理人、代言人也好,(政府)必须找出(潜伏在台)与共产党有关系的人或力量。”曾永贤强调,要设法掌控他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同哪些人有关系,了解这些事情才是真正重要。

中共常说夺取政权要靠枪杆子和笔杆子。他表示,笔杆子就是文宣、传播媒体等。现在台湾的传播媒体,已经被中共透过中资掌控的差不多了,事实上就是共产党的代理人。他说,中共的秘密渗透是无孔不入的,对于它们所从事的“政治破坏”或“宣传破坏”,必须采取有效措施来审慎应付。

前中共新华社社长许家屯在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于次年出走美国。曾永贤说,1994年1月他到洛杉矶访问许家屯,许提醒中共不管是哪一个单位,如果派人驻在台湾,除了表面上的工作之外,一定还会负责情报及统战的工作,这是它们绝对不会放弃的,所以经济单位、新闻单位也好,凡是驻台或到台湾的人,一定负有统战和情报的任务。

曾永贤提到,中国大陆来台湾的人,秘密的、公开的、偷渡的、大陆配偶也好,可能有几十万人。其中有多少是被派遣而负有任务的,真的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一个单位注意这个问题。还有偷渡来台湾的究竟有几千人、几万人?也无从查起,这些看不见的力量,靠着长期埋伏在台湾了解状况,“以待时机成熟”。

他说,这些看不见的力量,平日潜伏在台湾某个角落,一旦对岸采取行动,就会群起配合,这也是一种作战方式。台湾许多智库或其它单位,很流行举办“兵棋推演”,但似乎没有一个单位谈到应该如何评估和对付中共在台湾的内应力量,“显示我们缺乏这种敌情观念,然而这才是真正重要的问题”。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曾永贤警告:中共对台统一战略不变
曾永贤:台湾切忌对中共一厢情愿
国会助理为中共情搜 立委:台湾要除恶务尽
中共渗透宗教 台学者:宫庙金流成统战破口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韩战70年 美国没败
【薇羽看世间】天选之子?阿米什人罕见投票
【重播】美大选 川普拜登首场辩论十大话题
【新闻看点】蓬佩奥王毅轮流转 欧亚须选择
【直播】美众院中国工作组公布最终报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