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鲁炜发迹和中国“删都”的出现

人气 12769

【大纪元2020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在中国,网信办比中宣部厉害,看看鲁炜的简历就明白。”前资深网络审查刘力朋说。而中共网信办是审核行业最大的老板,该行业由于必须靠近权力中心,故以地缘关系不断形成“删都”。

曾在中国新浪微博和乐视视频从事审核工作的刘力朋,近日在美国接受大纪元、新唐人的专访,批评中共日益严厉的言论审查和舆论控制。(接上文

刘力朋表示,从中国有互联网开始就有审核。一开始是公安部做的金盾工程,然后很快就有了GFW(Great Firewall)防火墙。

金盾工程是一个包括网络各个环节的封锁和监视系统,如,网吧内的用户上网必须事先出示身份证,该系统直接连系警方网络系统,是公安系统监控、取证的工具。而防火长城是宣传系统的工具,作网络海关用。

刘力朋认为十年前自己刚入行的时候,审核还不是很强,那时中共是通过防火墙“这种更物理的封锁让民众看不到”,“(让老百姓)只能看《人民日报》、新闻联播,来给人们洗脑”。但随着社交媒体崛起,“光靠GFW不行了,这时候舆论控制开始做得越来越大”。

图为刘力朋早年在新浪微博的天津用户管理中心的工作环境。(受访者提供)

鲁炜落马看中共争夺所谓“网络主权”

刘力朋认为,中共加强网络控制大体上是从2011年温州的动车事件开始,当时人们还是很敏感的状态,非常悲愤,把微博刷爆了至少三天。

自那时起,网信办加强舆论控制,时任北京宣传部长的鲁炜宣称要占领舆论阵地,政府也要开微博,去引导舆论,转守为攻。然后鲁炜马上就升官了。

“从理论上讲,这(转变)完全可以跟鲁炜个人发迹联系起来。”刘力朋说,“我印象中现在固定下来的很多审核机制,都是他任上成型的。”

此外,鲁炜得以升迁的很大因素,是他整顿北京的互联网公司,新浪、网易、搜狐、腾讯都被他整过,还有2013年打击网络大V,并提出“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网络主权”等。

公开资料显示,鲁炜出身记者,曾任新华社副社长。2013年,鲁炜成为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开始主管中国的互联网。于2014年5月至2016年6月任中央网信办主任。

互联网大会曾经被指是鲁炜从政生涯的主要政绩。2014年在浙江乌镇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方提出一份大会声明草案,推出互联网“网络主权”的概念,一时间舆论哗然。

2016年6月,鲁炜被免去网信办主任,只留下中宣部副部长一个没有实权的职务,政治上被指失势。

最终,2018年2月13日,鲁炜被宣布双开,成为十九大后“首虎”,且定性措辞空前严厉。鲁炜被指“欺骗中央,干扰中央巡视,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拉帮结派、搞‘小圈子’;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专横跋扈;以权谋私,收钱敛财;以权谋色、毫无廉耻”。

对于中国互联网“大总管”鲁炜为何落马,刘力朋认为,主要是因为他不被习近平信任了,却掌握了网络大权。

“中共无中生有的‘互联网主权’的概念,其实是他们对网络控制能力这种力量的认可。”刘力朋认为,鲁炜落马原因之一,就是中共高层要收回这个权力。

以北京为权力中心的“删都”不断扩散

“这个行业严重依赖人工。”刘力朋披露,他以头条系的字节跳动为例,“他们成天说自己用算法来审核的,是很精准的,不会影响用户体验的,其实他们每一条内容全部被人看过至少三遍。”

据介绍,中国言论审查的重心在北京,业内审核业务的高级职位都设在北京,审核工厂放在别处。比如,腾讯总部在深圳,但是他必须得上北京的山头成立办公室,他的审查部门不放在深圳而放在北京,在北京保留政府关系。

前几年,天津是主要的一个审核中心,现在审核重心慢慢在向西安、重庆扩散。天津能成为最早的“删都”,被指跟靠近中共权力中心有关。

青岛可能会取代天津,成为一个新删都。“只要你说在青岛做互联网,我就能确定你是做审核。”他说,青岛的优势是离北京2小时高铁,所以方便北京的互联网公司去直接管理。

西安也有很多审核外包公司,因为在那里可以招到大量高校毕业生。刘力朋说,这个行业直接招高校毕业生就好,不用太培训,因为中共已经用政治洗脑训练了十几年,现成的人手。

“所有能大量招到高校生的城市都适合做审核工厂。但互联网公司中枢还得是在北京,这个行业必须靠近权力。审核部门在北京的办公室,专门制定政策,下面把指令消化、执行。”他说。

被中共网警用枪顶着工作

刘力朋形容审核员是被中共网警用枪顶着工作的人。

删帖和抓人是网警惯用的模式。网信办频繁地发布舆论控制的命令,而网警负责抓人。

在奥威尔的政治讽刺小说《一九八四》中,“党”通过四个专职部门维护统治,真理部负责新闻、教育等;友爱部负责法律和秩序。通俗地说,真理部负责造谣,友爱部负责拷打。但在刘力朋眼中,中共的公安系统主管造谣和镇压,相当于把友爱部和真理部合二为一,比《一九八四》更恐怖。

“网信办是(网络审查)最大的头,它是党的机构。其它一些部门,政府官僚部门都有权给我们下令,日常管得最多的是网信办。公安网警管社会上的辟谣,比如哪儿发现新冠新病例了,公安部门下命令,‘左手辟谣,右手抓人’。”

网警有进入各个平台后台的权限。刘力朋说,“有时警方会要求平台自己主动上报高危言论和用户,中国所有网站都是后台实名的,他们直接就拿著名单去抓人。”

据介绍,网民的真实个人信息只是不显示在前台,在中国网络这个信息大监狱中,每一个用户都是后台实名的,每一个留言,都要留存IP地址。

比如,网吧上网必须出示身份证,所有机场、图书馆、商场公共场所的WiFi必须登记手机号,手机号实名,每一个点都堵死了。

“控制一个系统最重要的是堵住系统的漏洞,所有他们能想到的都封住了,这过程中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所以我们看到中国互联网变得如此‘奇葩’。”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美国国会:中共网络审查威胁全球言论自由
中共加强网络审查 公司培训审查员细节曝光
中共肺炎肆虐 中共网络审查带来哪些代价
【独家】前微博审核员勇揭中共审查黑幕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胡编称等着擦枪 中美冲突谁胜算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国“净网”可瘫痪中共
【新闻第一现场】唐娟潜逃中领馆 联邦诉隐瞒身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格比袭温州 顶篷被掀人被吹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