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上海帮“造芯”记(下)

江泽民家族在上海张江早布局 靠芯片制造捞钱

人气 9009

【大纪元2020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报导)上海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发迹地,江泽民的两个儿子一直在上海捞钱。江绵恒在1999年成为中科院副院长后,一方面以国家之名推广“自主芯片”,一方面在上海靠“造芯”捞钱。

华虹集团半导体制造大幅落后于台积电

作为半导体产业链最重要的环节之一,芯片代工厂核心竞争力的指标是半导体内电路间距,业界用纳米(nm)级别区分。

当前实力最强的是台积电,已经量产7纳米的芯片,5纳米进入试产阶段,3纳米、2纳米的研发正在推进中。

在中国大陆,芯片制造第一位的是中芯国际。中芯在2015年、2019年分别生产28纳米、14纳米芯片,与台积电差距在两代左右。排名第二的是上海华虹集团(属下有华力微电子、华虹宏力等晶圆代工厂)。但华虹集团现在量产的最先进制程还是55纳米,也远远落后于中芯。

华虹集团今年1月披露,集团14纳米FinFET工艺全线贯通。但其良品率仅有25%左右,远未达到超过90%的量产要求。

中芯国际和华虹集团的总营收、净利润与台积电差距较大。2019年,台积电总营收是中芯国际的11.2倍,净利润是67.8倍。而华虹集团2019年总营收,仅有中芯国际的一半。

华虹集团的股东被指有江泽民家族的身影

西方国家1996年签署的《瓦森纳协议》对中共实施严格的技术封锁,半导体作为高科技产业也被包含其中。

无奈之下,中共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投巨资设立了“908”及“909”工程,先后建立了华虹、华晶两大国有企业,试图自力更生生产芯片。

1997年7月,华虹集团和日本NEC合资成立了华虹NEC。

2003年,华虹集团全面收回华虹NEC的经营权,日方退出,华虹NEC也正式从半导体加工厂转型升级为中共第一家晶圆代工厂。

华虹集团的三大股东分别为国务院国资委下属的国企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CEC)、国有独资的综合性投资公司上海久事,以及以投资经营为主的国有独资资产经营公司上海仪电控股(集团)公司,属于“典型的国企”。

上海著名律师郑恩宠曾表示,上海仪电实际由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控制,而江绵恒也透过上海仪电成立不少子公司,例如上海科技网通。

2000年底,在上海张江中芯国际一路之隔的地方,有一家叫做宏力的晶圆代工厂也开始动工。

2010年1月,华虹集团和宏力半导体组建了华力微电子。

2011年12月,华虹NEC和宏力半导体合并,将名字改为华虹宏力。这样,华虹集团有了两家晶圆代工厂,华虹宏力和华力。

2014年6月,中共政府发布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9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就是俗称的“大基金”。大基金一期3年的时间,累计募集并投资了约1400亿元人民币,约70家半导体公司得到资金的补充。

江泽民家族在上海张江“造芯”的布局

江绵恒在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长之后,江以手中权力,一方面以国家之名推广“自主芯片”,一方面在上海打造个人的电信和芯片王国。

在2010年与华虹合并的宏力晶圆代工厂,从成立一开始,江绵恒就参与捞钱。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2000年透露,江绵恒与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的长子王文洋,合作成立了上海宏力微电子公司,在上海建设半导体王国,总投资高达64亿美元。

这起涉及大陆和台湾政商界的“太子”合作的项目,当时备受外界瞩目。王文洋对台媒说,他自己其实没出一分钱,资金都是江绵恒单方面出资,江绵恒才是真正的大老板。

上海宏力的股权结构复杂。由于创始人王文洋所在的宏仁集团是台资企业,在大陆投资先进制造业受到台湾当局相关法令的限制,因此自企业成立之初,关于企业的股权架构便一直神秘地隐藏于公众视线之外。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超捷半导体曾先后两次对上海宏力进行股权投资,投资总金额为8300万美元。此外,日本三洋电机、上海联合投资也拥有宏力半导体的部分股权。上海联合投资(下称:上联投)是上海市政府旗下的投资公司。

据《21世纪经济报导》2008年12月披露,当时上海宏力董事长系上联投副总裁。多方报导指,上联投等于是江绵恒的私企。

《江泽民其人》一书揭露,上联投是由一位名姓黄的上海市经委副主任在1993年8月创办,但运作几个月后,黄突然被调回经委,然后江绵恒被“空降”到该公司,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表面看上联投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由于江绵恒是江泽民的儿子,所以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做生意包赚不赔,海外华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门人杨致远等纷纷上门拜访或投靠,几年时间江绵恒已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2001年上联投和上联投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

多个上海帮相关公司盘踞在张江

另外,上海联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这家专业从事高端医疗设备及其相关技术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也被指是由江绵恒掌控。

上海联影医疗,筹建于2010年并于2011年3月正式成立,并在上海帮的浦东新区张江高科园等地建立了基地。

2000年时担任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公司总经理的戴海波,被认为是江绵恒的马仔。

2015年3月,戴海波因贪腐落马。郑恩宠曾对大纪元表示,浦东新区有三个要害区:外高桥保税区、张江高科技区及陆家嘴金融区。在张江高科技区,戴海波做了五个企业的法人代表。

根据浦东新区税务局2002年度纳税信用等级A类企业名单查证,这五大企业是:上海致达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八六三信息安全产业基地有限公司、上海张江集成电路产业区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张江(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郑恩宠表示,戴海波管理的领域跟江绵恒的高度重叠,其中两家企业上海致达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八六三信息安全产业基地有限公司因涉及国家安全,需要特许经营,这可能与从事电信、军工的江绵恒有关联。

郑恩宠还指,戴海波一度升为上海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都说明他和江绵恒的关系不一般。

戴海波曾任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上海张江(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上海市南汇区区长,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等职,2012年升任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2013年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并兼任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副主任。

上海帮“造芯”——后记

2003年2月26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盛大发布会,多名上海帮高官悉数到场,包括上海市副市长严隽琪、信息产业部司长闻库、上海市教委主任张伟江、上海市科委副主任张鳌、上海交大党委书记王宗光、校长谢绳武、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副主任焦扬等。会上,上海官方宣布“汉芯一号”——中共第一片“自主知识产权”高端DSP芯片研制成功。

对比国外同类产品的开发,英特尔用了40年,而“汉芯一号”的研发,只用了16个月。

“汉芯一号”的发明者陈进教授,也被称为“国产芯片的新教父”。同时,也被授予“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等各种头衔。

除了上海地方对陈进热捧,上海帮中还有贾庆林、李岚清等高层都曾专程视察“汉芯一号”。“汉芯一号”的评审专家是中科院院士组成的鉴定专家组,评审一致认为,“汉芯一号”及其相关设计和应用开发平台,属于“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准,是中国晶片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3年后,陈进被曝出“将摩托罗拉芯片上的Logo用砂纸磨掉,重新打上‘汉芯’字样”的丑闻。

诡异的是,最后汉芯造假事件不仅没有任何相关部门与人员出面负责,主事者陈进还不知去向,相关科研资金也未追回。

有网文引用2011年业内披露的股权资料显示,陈进仍在幕后领导两家公司:上海新奥通讯和上海硅智晶片有限公司。

有海外评论认为,陈进显然不是技术高超,而是和江派高官关系非同一般。或许这是当年“非核心”的胡锦涛即使震怒促查,还是未能将汉芯造假门办到底的原因。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周晓辉:中科芯董事长被查牵动上海
【内幕】上海帮白手套的命运(上)
【内幕】上海帮白手套的命运(下)
【内幕】上海帮“造芯”记(上)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和夫人举行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
【欺世大观】“奇袭白虎团”翻转 陈尸10万主演打脸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
【远见快评】“移交”启动 拜登“白等”?
【新闻看点】拜登选带“病”阁员 墨菲遭死亡恐吓
【拍案惊奇】阻川普连任 揭秘全球大重构计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