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四川信托逾期兑付 涉庞氏骗局

人气 2691

【大纪元2020年0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江枫采访报导)四川信托公司规模超过260亿元的TOT项目出现逾期兑付。公司宣称这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导致,但投资人揭露,真实原因是底层资产“有毒”,而公司采用庞氏骗局苟延残喘至今。今年六月,政府监管部门叫停该项目。

六月中旬以来,四川信托公司的TOT(信托中的信托)项目中有部分投资产品发生逾期。各地投资人赶往公司总部讨债,才发现该项目的骗子面目。

投资TOT项目的北京居民刘先生告诉大纪元,五月份就出现兑付困难了,到六月份就彻底兑付不出来了。

五月初,有传言说四川信托出问题了,要被政府接管。但四川信托挂出辟谣公告。

刘先生说,TOT的合同规定,逾期10天不算违约。6月12日,TOT项目违约满10天。一些客户经理看到客户没收到钱,就带着客户去四川成都讨说法。四川信托总部监事会主席承认,确实出现问题,兑付不了了。公司承认是他们的责任,他们在想办法解决。

6月12日到15日,四五百名投资人聚集四川信托总部,跟公司高层谈判。高层透露,逾期兑付的原因是,项目在4月份已经被政府接管。

“他们那个整个的产品是个系列嘛,里面有很多钱,大概有两百多个亿。在四月份的时候被接管,就是这个系列产品后面再也不让发了。突然间这个地方就没有流动性了。这边一叫停,那边要兑付,就接不上了嘛。”刘先生说。

他说,TOT项目的运营模式就像一个蓄水池。“这边进,那边出。现在把进口给掐死了,那边出口到期了要如期兑付,你兑付不了,就产生违约。”

四川信托投资人在四川信托公司大厦抗议。(大纪元)

一位投资人代表告诉美国之音,川信TOT项目至少涉及四项违规行为,分别是庞氏骗局;违规挪用;抹掉坏帐;与其它信托公司互抬。

根据维基百科,庞氏骗局的运作模式多以投资名义给予高额回报,诱使受害人投资,看似与一般的证券基金的模式无区别,但在庞氏骗局中,投资的回报来自于后来加入的投资者,而非公司本身透过正当投资盈利,即“拆东墙补西墙”。通过不断吸引新的投资者加入,以支付前期投资者的利息。随着更多人加入,资金逐渐入不敷出,当泡沫爆破时,后期的投资者便会蒙受金钱损失。

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的一个副处长参加了投资人和四川信托高层的会谈。该名官员说,四川银保监局“依法依规叫停”TOT项目。他们从2018年开始,就发现四川信托有违约苗头。TOT项目的底层资产是“有毒资产”,但四川信托一直在通过借新还旧的模式维系该项目。这名官员还说,四川信托的一些股东有挪用资金的行为,有违法违规的行为。

所谓有毒资产是指,在市场情况良好的时候,资产面临的多方面的不良影响都被暂时掩盖了起来,而当危机降临的时候,潜在的所有因素就会积聚在一起爆发出来。这样的暂时稳定资产就叫做“有毒资产”。

四川信托投资人在四川信托大厦抗议。(大纪元)

就在官员、投资人代表和四川信托会谈的同时,外面有两百名投资人聚集抗议,被警察强行驱散。“去的警察比投资人还多,他们团团包围住,用警车把人拦住。就是你在马路对面,看不到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因为那个警车那个特别大的大巴车拦了一排,全给挡住了。里面全都是警察,强行把那些人驱散。然后,还抓了两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老太太的手都被扭伤了。”刘先生说。

6月26日,五百多名投资人再次聚集在四川信托总部。这一次又是三方会谈,政府派出金融办领导以及银保监局领导,四川信托公司派出数名高层,再加上投资人代表。三方约好十点钟开会。结果当天四川银保监局的人姗姗来迟,一直拖到下午一点才到。

刘先生说:“投资人在楼下喊口号,要川信还钱,从12点钟开始喊到一点钟,喊了大概一个多小时。”

在那天的会上,四川银保监局的官员改口说,是北京叫停TOT项目的。

26日的会谈持续很久,从下午一点钟一直谈到晚上九点多钟。最后四川信托表态称,他们将变卖资产,出售位于成都市中心的川信大厦,以及出售他们持有的证券牌照。但是刘先生说,目前这两个资产,一个被冻结了,一个被抵押了。

“要变卖川信大厦,估计可以卖20个亿。融资融10个亿,10个亿的抵押。要卖的话,要先解除抵押,要买方先支付10个亿的现金,但到目前为止没有有意向的买方。”他说。

而出售证券牌照需要经过董事会同意,要经过各大股东同意。四川信托称,各大股东只剩下第二股东没有签字。第二股东是中共央企——中海信托,持有30%的股份。

为什么四川信托会走上庞氏骗局的道路?刘先生说,他们的底层资产质量不好,是有毒资产,但是它若要实现兑付的话,它只能是借新还旧。

“目前来看,几个大的有毒资产全都是诉讼官司打了很多年,都拿不到钱的,所以,肯定也是追不回来了,甚至是赢了官司钱也拿不回来。那些资产基本上没有用——僵尸资产。”他说。

四川信托的总裁透露,TOT今年到期的债务大概是150亿左右,明年到期的是一百零几亿,后年到期的是十来亿,加起来是260亿左右。本息加起来一共260亿。

刘先生说,四川信托公司跟投资人签的合同是主动管理型项目。意思是说,信托公司要尽责,要百分之百尽力运营这个项目,如果出现了任何风险,信托公司承担全部责任。

然而,四川信托公司向客户透露的投资信息十分模糊。他说:“他们投资的项目没有给我们投资者清晰的记录,我只知道公司买了一个产品,因为他们投资标的写得特别的宽泛,有什么两A级国债啊、基金啊,或者是资管啊,他是这么描述的。”

刘先生说,信托投资是100万起步。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一辈子的心血。“有的小地方的人,他一辈子也就一百多万,投进去了,你现在无法兑付,肯定是不肯啊。”

刘先生自己投了200万左右。他的一些朋友、亲戚也跟他合伙,大家加在一起有一千多万。刘先生是IT行业人员。那些投资款是他十几年的积蓄。“我是外地来北京上班的,(房贷等)都有啊,所以,这一把弄完之后,还怎么生活啊,我(若)不去维权,赚点工资我前面几十年白干了。”

刘先生说,站在监管的角度看,如果有毒资产得不到清理的话,窟窿肯定是越滚越大的,但是做为监管部门,不能直接这么叫停。“因为这么叫停,所有的投资人都被埋在里头了,你又没有预案,你又没说,你这个东西准备怎么样弄,如果有很成熟的风险化解的预案,比如我评估过,你十分清楚这260亿……对投资人的损失,你充分评估了,你拿出预案来,我怎么在短时间内化解这个危机,如果有这个意愿,你出来跟我们讲一下,投资人也能接受。”

刘先生说,从政府此次的行动来看,是国家准备给信托行业排雷。他们似乎打算把所有信托有毒资产全都不兑付了。如果这样,那么二十多万亿规模的信托行业里面,哪怕只有10%的有毒资产,那也有两万亿。那么谁来承担这两万亿的亏空呢?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习王大动作查处私募基金 或锁定江派太子党
周永康妻儿双双获刑 外媒曝一蹊跷之处
大陆近万家私募基金8月1日起恐被注销
周永康李春城再被点名 俩人还干了同一件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洪水滔天习发声 中共报复惹川普怒?
【拍案惊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陆囤粮能吃吗
【纪元播报】蓬佩奥:病毒大流行让全球看清中共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临四大风暴
【重播】伊万卡与商业巨头讨论促职业发展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防疫 严控国民回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