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张崑阳:港人抗共撼国际 时机有利

人气 907

【大纪元2020年06月0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去年6月后,港人无惧中共压迫、警察暴力以及被捕的风险上街抗争,致使港府撤回《逃犯条例》。而今中共火速推出港版国安法,威胁更甚送中条例,香港“一国两制”岌岌可危。香港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崑阳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港人在反送中抗争中,已成功逼中共在国际间撕破虚伪面目,香港已成为捍卫世界自由、对抗邪恶政权的“桥头堡”。

他认为中共当前面临内忧外患,已无实力与世界抗衡,“狗急跳墙、气急败坏”下强推国安法,让自己踩进一个更大的陷阱里,香港正处于有利时机。他鼓励港人,不要低估自己,面对眼前困境不要灰心,做好长远战斗的准备,中共已走向灭亡,“共产党可以很强大,但我信人民的力量更加强大。我自己读中国历史,相信从来暴政是敌不过人民的。”

张崑阳曾参与反国教及雨伞运动等运动,为雨伞运动后第一代本土派学生领袖。反送中运动期间,张崑阳曾以学界代表团身份到美国等多个国家游说,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等立法工作。

近期他与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和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发起连署,促请欧洲各国领袖反对恶法。与国际社会多有联系的张崑阳说,“他们真的担心在《国安法》之后,香港人的集会自由、言论自由会受到很大的打压。”

他说,国际社会已越来越了解中共真实面目,已不再受中共欺骗。尤其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后,改变对华政策,明白共产党长期掩饰其侵略、影响他国政治与政府的企图。

不过相对于美国,他认为欧洲许多国家错判中国形势,“我们很佩服美国醒觉得很快。但是否全世界的国家都是这么快醒觉呢?是否全世界都知道孔子学院、华为计划,其实是中共野心的一个扩张权力的表现?不是的。”

一次德国行,一位德国议员主动对他说,很佩服香港人提醒全世界,共产党的邪恶,“他看见香港人这么勇敢去抵抗共产党,感到很惭愧,二战以来欧洲人太习惯和平了,忘记了共产党的恐怖。”

“香港现在担当一个桥头堡的角色,捍卫这个自由世界,去独挑这一个大梁,点燃这一个火炬,(与世界)一齐去对抗这一个邪恶的政权。”

他认为,中共当前面临内忧外患。对外,将面对疫情过后,来自全球针对疫情的究责与索赔。对内,面临经济严重衰退危机,其维护管治的武器“经济成就”已无计可施,于是打出另一张牌“民族主义”——推行香港国安法,“对中共而言,香港问题就是国家民族问题。认为香港问题是外国势力陷中华民族于不义,用这种方法去给14亿中国人洗脑。”

“其实它没有足够的实力跟世界抗衡,反过来看,我们可以演绎它是气急败坏、狗急跳墙,逼于无奈推出国安法。但其实它一做,反过来给了自己更大的一个陷阱踩进去。”

他说,中共已走向灭亡,“香港的问题处理不好,就会给国内带来很大的问题。”而对外,“即是搞香港,国际更加不会放过它,因为(香港对国际)牵连着很大的利益。”

“我们已成功地逼共产党撕破了它的面目,全世界现在都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他说,反送中抗争让国际认清中共真面目,《国安法》一通过后,国际纷纷发出谴责声浪。

“我觉得中共的前景是挺渺茫的,发展是挺黑暗的。”他说,港人面对抵抗恶法的这场战役并不容易,但他提醒港人不要低估自己,一位美国众议员曾告诉他,佩服香港人,“人类几千年、几百年历史,没有见过有一个运动好似香港这样,可以持续这么长、这么大规模、这么有创意。”

张崑阳说,共产党是历史上最邪恶的政权,“它够邪恶,它厉害,它够恐怖,想那么多方法去监控你。它是厉害的,但它将这厉害放在错误上面。”“我们一定要怀有希望,我觉得现在这个时空,已经是对香港人或者是对这个世界的人最有利的时机。”

“共产党可以很强大,但我信人民的力量更加强大。我自己读中国历史,从来相信暴政一定是敌不过人民的。”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国际社会更了解中共 疫情过后对中共问罪

记者:您代表香港的年轻人在国际上发言,经过了反送中的这一年,国际阵线的反馈是什么样的?

张崑阳:我们觉得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面目越来越了解了。自从美国总统川普上任,他对待中国的政策已经改变了。他对中国政权的本质更加彻底地了解,明白共产党很多时候会做很多掩饰,掩饰自己真实的动机。实际上它(中共)想侵略,或者是想影响外国的政治或者政府,国际社会已经不会再被它欺骗了。只不过是现在疫情来到,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在疲于奔命,处理疫情。疫情过后,我们有信心,国际社会将对中共兴师问罪。

共产党最怕被认清真面目

记者:港版《国安法》的推出,是不是针对你们国际阵线?会引起全世界对中共的态度将发生什么改变?

张崑阳:很明显《国安法》里有一部分是针对我们这些平时做国际游说的人。这一点也很荒谬,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国际的产物,不论讲它以前的共产党是参考了俄罗斯,无论是马克思还是列宁,苏联的共产国际在1919年3月诞生,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外来的产物。它觉得我们做的事情真的有机会影响到共产党。共产党什么都不怕,就怕外国或者是国际社会更多的人认清了它的真面目,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继续打国际线的原因。

打国际线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本身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国际都会,人来来往往,全球化,有不同的民间交流,这本身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何罪之有呢?我们不怕。那你和外国沟通,用Facebook就可以跟外国沟通了,用YouTube就可以向国际发放一些资讯了。我们就是要告诉别人香港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共产党到底是如何箝制香港的自由,这全部都是事实,如何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它如何在西藏、新疆真的去伤害那些人、那些权利,如何剥削人家,如何打压人家的文化。需要世界去认清中国的真面目。

破坏香港国际经融中心的是中共

记者:港版《国安法》推出之后,国际关心香港的什么情况?

张崑阳:他们真的担心在《国安法》之后,香港人的集会自由、言论自由会受到很大的打压。就像六四晚会不可以搞了,这个政府用限聚令,香港31年来第一次在维园没有(六四)烛光晚会。国际社会上,美国国务院、国务卿都先后表态:其实你不让人们悼念六四同样是打压人民自由。更加显示出所谓的两制,所谓的高度自治是荡然无存。

大家要明白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可能压制资讯。香港是一个很自由,资讯自由的城市。我们很幸运,我们不像新疆、西藏。我们有很多外国记者,我们的资讯是完全开放的,能让全世界看到的。他们有雪亮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完全不可能因为中共说了什么就是什么。

它(中共)现在就说有本土恐怖主义,推《国安法》就是因为香港现在很混乱。但实际上,乱的源头就是中国共产党。你(中共)现在搞完国安法,外国投资者也害怕了,他们会撤资。真正令香港揽炒(玉石俱焚),真正破坏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大家想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那没有国际支持的金融中心还能叫国际金融中心吗?当然不是了。

香港可以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不是共产党赐予的,是要国际认可的。比如香港有10万澳洲人,有7万或8万美国人,还没有算欧盟、全世界在香港的投资都很多。其它国家事实上,他们当然对香港的事务有一定的话语权,因为你影响他的投资,所以我们见到(外国)政府都很担心。(中共)中联办、港澳办、人大一推完《国安法》,他(中共)私底下自己都要去“勾结外国势力”,他最讨厌的(外国势力),他自己都要勾结了,邀请一些外国人来谈:其实《国安法》不恐怖。人家当然不会相信你(港府)了,怎么会不恐怖啊。共产党的政权本身就是邪恶的,《国安法》的定义那它一定会乱来的。

所以我们现在要打好文宣战,跟世界要多做一些访问,写些推文(Twitter),跟人家讲共产党是不可以相信的。

欧洲众国错判中国形势 港人要继续向国际社会揭露中共

记者:最近您们也在欧洲、美国发起了一些联署,最新的进展情况?

张崑阳:比如我之前和黄之锋一起有不同的连署。最新的一个就是针对欧洲不同国家,我们希望他们的政府可以表态去维护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去维护我们这里的利益不会受到《国安法》的影响。其实外国是很担心的。我们平时讲国际关系、讲国际社会,这个世界不只是美国,这个世界有很多国家,这些国家每一个的参与都相当重要。

当然就香港的情况,英国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家,是《中英联合声明》的一个签署方,所以很多人都说它有道义需要去关照香港。我们当然希望英国政府表态,它最近也表了很多态,目前也在讨论BNO护照(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持有者会不会有更多的权利。

除了英国以外,我们很多时候都觉得欧洲其它国家,对于中国形势分析是错判的。所以我们很佩服美国醒觉得很快。但是否全世界的国家都是这么快醒觉呢?是否全世界都知道孔子学院、华为计划,其实是中共野心的一个扩张权力的表现?不是的。所以欧洲的国家依然要与他们沟通,给多点资讯他们,这些事实摆在眼前,给他们多讲点香港的实况,看一下中国是如何限制我们,看一下它们是如何打压新疆、西藏的人,为什么还要与这样的政权保持这么友好的关系呢?

欧洲的国家经历了二次世界大战,应该是最反共的一批人。例如我去德国的时候,有一个德国议员,我没有与他说什么,他主动过来与我说。他年龄比较老一些,这个德国议员说他很惭愧,他看见香港人这么勇敢去抵抗共产党,他想起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六、七十年,他觉得欧洲现在的人太习惯和平了,忘记了共产党的恐怖,他觉得尤其是德国人。所以他说他很佩服香港人,这次是提醒了全世界的人。当然我们要继续努力,提醒更多的人。

其实大家是有共鸣的,讲回一些历史给他们聼,大家曾经也知道共产主义的恐怖,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过《杜鲁门宣言》去宣布冷战的揭幕。当年这个冷战的揭幕与苏联对抗,当初的北约组织对抗苏联的华沙公约。其实那个历史并没有太久,不是讲一个世纪前,只是六七十年前。苏联解体是1991年,其实没有太远。这个时候我们要看一下自己,我们老是认为冷战结束了,老是以为共产主义已经消亡了,但我们要知道民主的价值不是真的那么长远、不被动摇的,它是可以被一些有心人、一些邪恶的帝国冲击,破坏我们所相信的民主自由的核心价值,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建立了一个文明西方或者自由民主的国度就完事了,不是这样的。我们依然要提防和警惕这些共产党的所作所为,不能够让它破坏我们很相信的民主价值。而香港现在的角色就是担当一个桥头堡,捍卫这个自由世界去独挑这一个大梁,点燃这一个火炬一齐去对抗这一个邪恶的政权,不能够让它破坏一国两制和对香港人本来应该有的高度自治这一个承诺。

人民的力量强大 暴政从未敌得过人民

记者:反送中运动年轻的抗争者甚至许多学生,站在前线去抵抗共产党强权,成功将这个送中条例暂停了、撤回了。这一次港版国安法,你们所面临的状况是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去赢得这一场战争?

张崑阳:我不会说这场仗好简单,但大家不可以那样悲观。我明白的,共产党,有人说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同时是最有钱、最强大的政权。我觉得是这样,但共产党一定有它厉害一面,它不厉害怎么会这么长时间。它够邪恶,它厉害,它够恐怖,想那么多方法去监控你。它是厉害的,但它将这厉害放在错误上面。那问题就是有没有信心,我们一定要怀有希望。我觉得现在这个时空,已经是对香港人或者是对这个世界的人最有利的时机,共产党可以很强大,但我信人民的力量更加强大。我自己读中国历史,从来信暴政一定是敌不过人民的。

港人不要低估自己 已经成功逼中共撕破面孔

张崑阳:更加重要的是不要小看香港人,例如凡是到外国见一些议员进行一些的交流,(我)清楚记得有一次与美国众议员,他与我说他很佩服香港人。他觉得香港这场运动是他人类几千年历史、几百年历史,他没有见过有一个运动好似香港这样,可以持续这么长、这么大规模、这么有创意。

香港人不要低估自己,我们去年成功200万出来逼政府撤回了这个《逃犯条例》、逼它没有送中,令到我们现在很开心,香港你犯法以后不用送中的。但是隔了一年,现在一个更加大的难关就是国安法,它比《逃犯条例》更加恶毒十倍的一条法例。以前《逃犯条例》都是送中,现在中都不用送了,国安法就直接派些国安来香港,有机会可以直接执法,这真是荒谬。你(中共)是不能够动摇香港的基石,百年建立的基业给共产党一手摧毁了,是不能够接受的。

但是我们现在相信的是,当越来越多的人醒觉认知共产党的邪恶,我们需要更多保护自己的民主自由,而更多的人加入香港的阵营去声援我们、支持我们,我们就不需要太过悲观。

我明白许多人认为国安法来得这么急,川普要制裁,为什么习近平好像不怕?是不是不怕、香港是不是玩完?大家要知道,倒过来讲,可能国安法是虚的。大家不要以为美国制裁,共产党会怕,起码习近平应该不会弱到川普今天要制裁,他明天就叫救命,他不会的,它一定有一段时间打。

美国、中国贸易战打了两年,其实还没有完全完了,不知道几多阶段的贸易谈判。那关于香港问题,香港问题涉及共产党的尊严、所谓中华民族的尊严、国家的尊严,它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香港?所以我们一定要有长远战斗的心理准备,但是我觉得香港人聪明的地方,就是我们已经成功逼共产党撕破它虚伪的面目。它要立国安法,其实是同一时间意味着它是狗急跳墙,它没有任何方法,它很急,是气急败坏。习近平可能对内平复不了派系斗争,他的管治出现了危机,而同一时间中国出现内忧外患,国际上在疫情过后一定会兴师问罪,问你为什么搞个武汉肺炎出来?一定会要求中国赔偿,单是每个国家要中国赔些,它都完蛋。

同一时间,除了外患,它的内忧是什么呢?中国本身的经济其实已经在向下跌。共产党造假了那么年的数据,吹鼓了那么多年所谓的经济成长,真是下跌得非常的厉害。共产党的维护管治的方法,就是用经济成就和民族主义的两大武器。现在它经济成就没有了,没有成就可言了,越来越差了。但是中国有14亿的人口,难道又再来一次大饥荒吗?它已经不可以用经济成就,去维护共产党的生存,那么它就要用民族主义了,第二个方法了。就像香港问题就是国家民族问题了。认为香港问题是外国势力陷中华民族于不义,用这种方法去给14亿中国人洗脑。

现在香港上升到一个民族主义问题,习近平当然不会那么轻易退让,也不会说川普一开始说制裁,它就会完蛋。不会,还要打一段长时间,但是我们成功地逼共产党撕破了它的面目,全世界现在都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其实这就是我们说的新冷战。

习近平之前是温家宝、胡锦涛。(在)胡温年代,我们还有很多美好的幻想,就像2008年北京的奥运会,我们有很多美好的幻想。08年那时候我年纪还很小,我看到北京奥运会,我也很开心,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国民身份认同很高啊,那时候对于中国是非常自豪的。但是大家想一想,这就是共产党当初为什么能够成功的原因,就是共产党非常会装假。它(中共)装假成为一个文明大国、谦谦君子,(让世界觉得)它们完全没有称霸地球的野心,而是以礼相待,所以就骗了很多人。所以十几年前是没有人会去反中(共)的,全世界都要和它做朋友,同时还可以赚钱,这多好啊。

但是现在不是这种情况了,过了十几年,共产党走向灭亡。所以现在它更要抓住香港,香港的问题处理不好,就会给国内带来很大的问题。简单地来说,我们要有长远战斗的准备,但是同一时间不需要太灰心。它推行国安法,我们会感觉到非常的突然,好厉害喔,但是我们不要认为他这样做很厉害,其实他是没有足够的实力跟世界抗衡,反过来看,我们可以演绎他是气急败坏、狗急跳墙,他是逼于无奈要推出国安法,但其实他一做,反过来给了自己更大的一个陷阱踩进去。

所以未来我对于中共的前景,我觉得它们是挺渺茫的,发展方面,挺黑暗的。它们真的会发展得很好吗?它们可以成功摆脱国际对它们的歧见吗?我觉得不会。它搞香港,国际更加不会放过它,因为(香港对国际)牵连着很大的利益。

金融手段美国牌多 可让中共毙命

记者:觉得对抗中共,(香港的)优势在哪里?

张崑阳: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如果美国政府就香港问题作出制裁,美国会有七大武器,应该还有更多,我大概主要写了七项。其中有一样最重要的就是共产党的经济在衰退,它很需要透过国企银行不停发债,或者它要印钞票。人民币不是一个(国际)流通货币,中央银行究竟印了多少人民币,我们是不知道的。中共就是在不停地做这样的事情,用债抵债。同一时间,它也不停地去借美金来抵债。所以也有一些经济学家分析,中国四大央行,如果美国从明天开始禁止它(中共)用美元结算,它就会完蛋。它们的美债,或者它们处理的全球贸易不可以用美元,它们就会完蛋。

美国政府绝对有权禁止,不仅仅是中国,他想的话香港企业都可以,禁止它用美元结算,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武器。当然这对于美国来说,不会是没有影响的,是有影响的。

我们经常说美国的霸权,很厉害,世界上的强权。因为他们有很多军力,很多舰队,在香港附近的太平洋第七舰队。但除了军事力量以外,美国更厉害的地方就是金融的霸权,它绝对有机会封锁你的资金、封锁美元,封锁你在全球贸易的参与,驱逐它们在美国的上市等等的这些方法,都会令中国的企业很难集资,很难寻找资金去应对国内的经济危机。这就有很大的可能出现资爆,也就是中国经济的崩溃。

所以我希望,还是那一句,美国一定会有方法做(对付中共),希望中共不要那么愚蠢,一定要悬崖勒马,否则中共一定会完蛋。因为贸贸然这样做,真会让许多在香港有持份利益的人感到激愤,你(中共)没有理由去摧毁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很多那些建制派的人,我都和他们说,真正令香港揽炒的,真正破坏香港经济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大家一定要牢记。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梁家杰:监警变撑警 专家将揭真相
【珍言真语】薛浩然:港夹缝求存 历史写在人心版
【珍言真语】张灿辉:活在真理里 恶魔不会长存
【珍言真语】从六四幸存 林洋鋐为反送中辩护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远见快评】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