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梁家杰:DQ兼延选 中共为美上子弹

人气 1570

【大纪元2020年08月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叶依帆采访报导)2020年立法会选举提名期结束日,7月31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以疫情为由将原订9月6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此前一天,7月30日,有12名民主派参选人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DQ),其中包括4名公民党参选人:法律界的郭荣铿、新界东的杨岳桥、新界西的郭家麒及港岛郑达鸿。公民党主席梁家杰30日回应DQ事件时表示,选举主任发出的信件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DQ事件背后一定有黑手操控,不过为保障万无一失,中共必然DQ兼取消选举,两招同时出,但是这却为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选举找到了机会出牌。

对于今次的大规模DQ事件,梁家杰表示,DQ的幅度比很多人的想像大。“当上周公民党收到六封选举主任提问的信的时候,我们心目中已经有底了。”

“每一封信都好像倒模子倒出来的一样,背后一定有黑手在操控,因为如果问特首林郑月娥或是政务司长等,为何要DQ某某,他们必定会说‘不要问我,去问选举主任’,看上去每位选举主任都是独立运作的,但是如果是独立运作,为什么每封信都如同‘搬字过纸’一模一样呢?因此可以看出整件事是有背后操作的。”

梁家杰指,政府“输打嬴要(毫无道理地强行索要)”,“不希望看到去年11月区议会民主派大胜重演。”

“那些保皇党、建制派如果出来参选,他们一定受害于林郑极低的民望,所以他们不可能赢得了民主派,看见61万人参与民主派初选的投票,中共一定担心那些人赢不了在如今这个时世,因此为由出此下策,第一就是DQ你,第二就是取消选举。”

但是为什么中共两招同时出呢?梁家杰表示,原因在于很多香港名不见经传的人士会在提名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刻报名参选,“因此在民怨如此沸腾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有可能‘赢到开巷(赢掉整条街)’,相对于那些亲共建制派的李慧琼、工联会郭伟强,他们不想看到任何人都可能赢的这种情况发生,因此要同时取消选举。”

“因为只做一样会有缺陷,如果只是DQ,甲乙丙丁都可以赢了建制派,如果只是取消选举,中间的空舱期又害怕,现在那些在它(中共)眼中笃眼笃鼻(讨人厌)的民主派可以入围。”梁家杰说。

梁家杰认为,中共这种做法是在“为敌人(美国)的那支枪在上子弹,中共如此赤裸,公然违反‘一国两制’,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中的承诺,那人家川普没有第二张牌打了吗?”

梁家杰认为,川普在选举战中唯一能够让他胜算的就是打中共这张牌,“所以很容易打的这张牌,那他(川普)掌握这张牌都要找到一个适合的场景出牌对吧?现在好了,你(中共)现在造就了整个创造条件了。”

梁家杰还表示,无论中共如何打压“一国两制”,香港人的初衷都不会变。“从开始中共收回香港至今,我们都非常紧张我们的自由及社会法治人权的保障是否能够延续下去。”梁家杰说,“公民党也一定会与香港人齐上齐下的”。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记者:这集焦点是香港的DQ潮以及延后立法会选举,我们请来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大律师。你怎么看这个前景,你们公民党以后在立法会是否会被灭党?

梁家杰:立法会我想暂时我们会缺席一段时间,但是公民党始终不是只存在于议会的政党那么简单,我们还有33个区议员,立法会当然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平台,但是我们在过去十多二十年,在公民社会里也建立了一定的网络。

我觉得就算中共现在这么大力去破坏一国两制,去打压香港,其实香港人那个初衷都不会变的,是因为我们一直以来由知道中共要收回香港了,一直走到今天,我们都很紧张我们的自由、人权和法制以及社会制度是可以延续下去,而这个也是《中英联合声明》与《基本法》所保证、所承诺的。很多香港人讲,我们现在为什么要抗争呢?就是希望我们的子孙不需要再抗争。

这个初衷,我相信不会因为有这个DQ潮而失去。在香港人当中,这种坚持“一国两制”、保护香港的核心价值这个这样的初衷,我们都会坚持的。所以公民党在公民社会里一定会与香港人继续同步,齐上齐下的。

大规模DQ背后有黑手 选举主任信件一式一样

梁家杰:这次这样的DQ的幅度是比很多人想像中要大,对于公民党来说,我们上星期收到的那六封提问的信,心里已经有底了,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收到信,然后收到的信像倒模一样倒出来的,一定是表面上是十几个选举主任,但背后一定是有个黑手在操控,它整个都是政治操作,简单来说就是输打赢要,就是它不想像去年11月区议会选举,民主派赢得开巷的历史重演。

现在政府在林郑的领导之下,已经搞得天怒人怨,如果那些保皇建制派出来选,一定会受害于林郑那种极低的民望和民气的,所以他们赢不了民主派的。61万人出来投初选,已经立了港版国安法了,还是那么多人出来,所以我想中共是真的很担忧的,它觉得如果真的去公平选举,它那些人肯定是赢不了的,在这样的时势下,它唯有出些下策,第一就要DQ你,第二就是取消这个选举。本来有的人说,不需要同时用两招,其实你往深层想一想,它有它的道理的。今天的访问是31日的下午,一会儿还有几个小时,那个提名时间就结束了。我估计,今天一定有很多人是名不见经传的,就会被放到那个提名的名单里去。最主要的是因为香港人见到这个大不公、大不义,他们当然想把握最后这半天的时间,就去站出来。

为人大常委铺“临立会” 免让民主派参与空仓期

梁家杰:因为我想中共都会这么想的,如果你做的出,来DQ这么多人,连梁继昌、杨岳桥这些都已经叫做是温和的了,没有什么理由会(被)DQ的。现在他们做的这么过分,做的这么赤裸,在这样的时候,你会估计到任何一个路人甲、乙、丙,拿个名出来,去跟李慧琼、郭伟强那些,无论是谁都会赢的开巷,因为他们已经激起民愤、民冤,就是我们所谓的一些浅蓝都会很反感的。所以它为什么要DQ同时又要取消选举呢?就是因为他们不想让一些路人甲乙丙赢了,就好像去年11月24日区议会那样的,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真的赢了,可以击败张国钧啊那些老师傅。

现在似乎林郑自己都不敢去背黑锅,她就叫人大常委背黑锅,会有一年的空窗期,一年之后才选。这一年里面怎么安排呢?人大可以有无上的权威,是吧,现在有很多人估计,就叫做1997年之前那时那个临时立法会不是成立了吗?到1999年才选立法会委,那它会不会去翻版呢?由它去钦点70个人。所以他们现在要DQ,好像比如说郭荣铿,这个杨岳桥、梁继昌,因为他们要将这些人摈除于这个这样的临时的组织之外,使得它可以为所欲为。

所以我想他们为什么两件事情都做了?其实可能是因为这样,因为只做其中一样的话,始终有缺陷,只是DQ的话,那它又怕那些甲乙丙可以赢到;如果你只是取消了选举,它那个中间的空窗期又怕现在你们那些在他们眼中笃眼笃鼻(眼中钉)的民主派可以进入。所以这件事情很容易了解。

DQ兼延迟选举违反《国际公约》 给美国上子弹

梁家杰:但是我唯一不是想得很通的就是,你(中共)明知现在“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是虎视眈眈,你中共现在简直就是“天下围共”这个势,那你为什么要为这个敌人的那支枪去上子弹呢?你现在做的如此赤裸,如此公然的去违反“一国两制”的构思,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的承诺,那么人家川普没有第二张牌打了吗?他现在在美国总统选举的民调上是落后的,那又怎么样呢?经济不会这么快搞上去,那唯有就是打中共。这个由于美国受疫情影响的人这么多,以百万计,所以这张牌是很容易打的;那他抓住这张牌,他都要找一个适当的场景来出牌。现在正好,你就做了整个创造条件,那你现在DQ了那些人,其实很多不仅仅在香港有他们的支持者,就算在国际上都有一些名气的。

你(中共)在这个时候做的这么嚣张,去DQ这些人,而这些人在人家自由世界的眼中都算是温和的,他们不是搞革命,也不是拿刀拿枪出来跟你打,那你都要DQ他们,而这件事情你说DQ和取消选举,其实是冲着这个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第25条就保证了香港市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要公平、公道的,不可以因人而异,不可以因为种族,不可以因为肤色,因为其他的一些因素而有不同的待遇。你现在又要DQ又要取消那个选举,那你简直就是冲着这个自由世界里很重视的这种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去的,就为川普的那支枪给上了子弹,人家就用那支枪打你了。这件事就是我觉得很费解的,或者可能要访问一下习近平主席,看看他有些什么高见,为什么要这样去安排。

这个选举有没有理由去押后呢,我觉得完全谈不上道理,根本最多都是借口,而且是一个极坏的借口,它是用疫情来去掩盖它的选情失利。

因为现在无论是民建联、工联会这些保皇的政党,它们如果现在出来选,他们一定是受害于这个低处未算低(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林郑政府的民望。政府前两天不让人们早上去店内用餐,人人买个饭盒蹲在街上、跪在街边、在公厕去吃饭,搞到天怒人怨,一定会转化去选票那里,他们就会真是受害于这个民望。这些建制派甩不掉跟林郑的联系,如果9月6日照做,他们一定是不想的,所有它就找个借口说现在疫情很严重。没理由牺牲这个公众的卫生健康的。

封关不力防疫失败 取消选举港人买单

梁家杰:第三波的爆发,现在从种种的证据显示,是因为林郑政府封关不力,香港大学梁卓伟教授、袁国勇教授他们都讲的,第三波那些疫症的染色体,跟第一、第二波不同的,他们的结论就是那34类免检疫进出香港的人带进来的。

所以,第一,你(港府)用疫情作为借口来停止那个立法会的选举,首先你自己要先负起这个责任,你等于用筲箕来装水,怎么可能装到水,但是你就要香港人来买单,其中一张单就是连选举的权利都没了,这件事情当然大家好恼火了;第二,在过去的半年里边,我都翻查了些资料,有41个国家或地区是依法、合宪的去如常进行大选或者公投的。不要说远的,7月份里边,我们起码有新加坡做了一次大选,他7月头做的,他们现在才三个礼拜左右,250万人以上投了票,投完票了,现在没有听到新加坡有叫做投票染疫群组,那人家怎么做的呢?人家就是将那个票站的数目倍增,然后将那个投票的时间延长,然后每一个选民在一个被指派的时段里去投票,那就避免社交接触的危险。这些东西为什么你不做呢?

还有其实选管会在两个月之前都讲过一套东西,比如说要戴手套啊,进票站要量体温啊,要分开那些人,排队的时候要有一定的距离啊。

林郑完全不提这些东西,她不提新加坡、韩国最近做完大选的经验,那你怎么去服众呢?那我们当然会想,你有政治目的,但用疫情来包装。那我们做这个结论都是有一些理据的。

在这个自由世界现在已经把焦点放在了香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他两、三个礼拜前已经说了,美国会严密去监察香港9月6日立法会选举,是不是可以如常、公正、公平的进行,因为现在人家要找一个指标,就是究竟香港的高度自治还剩下多少。现在他们当然说,香港不会再有“一国两制”了,因为港区国安法之后,又连选举权都遭到破坏,全部由中共来操控的。

记者:郭荣铿被DQ之后,大律师公会的主席戴启思(Philip Dykes)就报名,他是一个西人,如果他出来报名参选做B计划的话,你觉得这个是什信号呢?如果他都会被DQ的话,会不会引起国际争议和影响外交关系?

梁家杰:我留意到戴启思资深大律师,他不承认自己是B计划,即是他说,因为他见到社会有需要他的服务,他就报名了。如果连戴启思都DQ的话,当然都是世界大新闻。事实上我今早看网上新闻,留意到其实昨天它DQ的12个人,都上了有好几张国际大报的一个显着的版面,当然如果你说戴启思他作为一个法律专业的工会的主席,也都透过这个专业的法律网络,例如在国际大律师公会呀、在美国律师会呀,其实全部人都认识他的,如果你说将这样的人物,你都要将他的参选资格取消的话,当然那个震荡是很大的。

揽炒第一步已成 23年承诺全推翻

梁家杰:不过我是这样想的,如果习近平主席走到这一步了,他再多走一步,DQ了戴启思我都不觉得意外的。究竟他有什么样的盘算呢?我留意到网上有些年轻人的社交平台就说:好了,现在揽炒都彻底了!现在真是这样的,如果有留意到年青人的揽炒的整个理论呢,其实他揽炒之后是希望有一个浴火重生,就是火凤凰式的浴火重生。我就不知道习近平主席他是想着整盘棋是怎样下法。但是现在看那些年青人说那个揽炒理论,第一部分似乎就是实现了,问题是第二部分会以什么形式,会所谓火凤凰式的浴火重生呢?我相信这一个是很与习近平主席、中国共产党它的取态是很相关的。

记者:从法治方面,可不可以挑战它这次的决定呢?

梁家杰:我不可以说没有,但是如果他动用人大常委出来,我想就很渺茫了,因为你看香港终审法院之前的几宗判例,人大常委会真是行使权力的话,终审法院都未必愿意挑战的。

在1997年,中国向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时候,在《基本法》里面讲得很清楚,它是根据《中国宪法》的第31条来设立特区,那香港《基本法》应该是那个香港的小宪法,是香港的最重要的一个宪法文件,而中国宪法在“一国两制”的构思中,一定是起码在香港是暂停执行50年的。

你回头看一看1990年3月28日,《基本法》要在人大提案通过时,起草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姬鹏飞有一篇发言稿,1990年的4月4日公布《基本法》文本的时候,发言稿附录到《基本法》里边。那里讲得很清楚,这个叫做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就是你要保留香港的那个制度、核心价值、我们的自由啊、人权这些,甚至还讲到保护外国包括英国在香港的利益。如果你用姬主任那篇鸿文来测试一下,谁在那里背弃信义?谁没有跟那个构思行事而搞到今天那个败局呢?

朱镕基总理在十几二十年前,他访问香港,在礼宾府发表过一篇演说,我大概记得他的意思就是说,如果香港在我们手上搞到失败的话,怎样可以向历史交代呢?习近平主席是不是应该找找邓小平先生、朱镕基总理当时的那个构思和想法,来指导一下自己的工作?现在揽炒已经做了一半了,但是揽炒的结局,所谓火凤凰式的浴火重生是怎样,其实还可以由习近平主席和中共去决定的。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美断交在即 党员寻庇护
【珍言真语】先炒邵家臻后炒戴耀廷 大学全跪低
【珍言真语】林晓旭:石正丽作政治秀 欲盖弥彰
【珍言真语】潘东凯:押后选举 尴尬放风测底线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大客车排队拉大连湾居民去隔离
【珍言真语】潘东凯:保护隐私 拒可疑核酸检测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西岸观察】邮寄投票不靠谱?川普为何反对
【拍案惊奇】贝鲁特大爆炸如核弹 中共军备黑幕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