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大疑问难解 新西兰或难效仿瑞典抗疫模式

新西兰的“彻底消灭”和瑞典的“群体免疫” 孰优孰劣?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在经过了100多天的零新增病例之后,中共病毒上周重返新西兰,导致奥克兰警报级别提升到3级,全国其它地区也提升到2级,也使本来定在9月份的大选,因此拖后了4个星期。

在国会议员们因为边境检测隔离措施的实施问题,在因为大选推迟而又重开的国会里互相指责的时候,专家们则再次因为新西兰是否要放弃目前严格防控的策略、考虑借鉴瑞典的“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模式而辩论。

评论普遍认为,目前新西兰的通过在短期内封锁的“彻底消灭病毒”的防疫策略,与瑞典的不封锁、使用软性手段防疫的“长期与病毒共存”策略,代表了目前全球防疫的两个极端;但对于到底孰优孰劣各方却莫衷一是,目前似乎也很难下定论。

最高死亡率  瑞典经验可行吗?

针对瘟疫的大部分,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封锁隔离措施,但瑞典则制定和推行了独特的不封锁的防疫措施,酒吧、大多数学校和其它工作场所一直都开放,所以,在其它国家的民众都隔离在家里,瑞典人则可继续工作,并享受着夏日的亲朋好友聚会。

但这并不是说1000万瑞典人不受任何限制,他们被禁止进入养老院、参加大型聚会,并被鼓励保持社交距离。

不过,自4月初每天有115人死亡的高峰以来,瑞典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也一直在持续降低。现在它的7天平均确诊数为226例,每天大约死亡1人。与包括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邻国在内的许多其它国家不同,瑞典并没有爆发第二波疫情。

但是,在一段时间里,瑞典的每百万人死亡人数全球第一,比其它任何国家都多。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到目前为止,瑞典已经有5802人死于中共病毒,与新西兰的22例死亡根本无法相比,虽然其人口只是新西兰的2倍。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其它国家相比,瑞典的死亡人数也高得出奇,是丹麦的10倍,是挪威的20倍。

两大问题难有定论:经济冲击

专家和评论人士再次推动新西兰政府放弃其彻底消灭战略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至少数周时间的封锁,会冲击许多企业;边境的封锁,会阻碍移民工、留学生和外国游客进入,这些都会严重影响经济发展。

这次奥克兰的为期两周的警报3级封锁,就引发和中小企业和学校等的强烈反弹,特别是那些在重开后仍在挣扎的中小企业,都表示已经无法承受再一次封锁了。

Magic Talk电台的节目主持人赖恩·布里奇(Ryan Bridge)说:“越来越明显的是,总理宣誓将中共病毒赶出新西兰,既不可持续,也不道德。”他认为,新西兰不一定需要无休止的封锁,这会导致经济和社会成本太高。从理论上讲,我们只要保持边界安全、增强联系追踪和测试,就应该没有问题。

因为各国救助政策仍在实施中,或者是封锁期间统计方法的问题,或者是一些国家经济数据的可信度问题(比如中国),使得不同国家的经济数字没有横向可比性,所以两种模式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大小,现在还无法完全下结论。

比如在失业率问题上,瑞典的失业率在截至六月底季度,从6.7%上升至9.0%,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的预测,瑞典的失业率到今年年底将达到10.1%;在新西兰,同期的失业率反而有所下降,从4.2%下降到4.0%,但根据这次再封锁之前的预测,新西兰的失业率将在截至9月末季度达到约10%。不过,单就新西兰的统计数据存在的问题,也使得目前两国的统计数据很难有可比性。

新西兰在第二季度疫情最严重时期的失业率不升反降的原因,被认为是统计方法存在问题,一是由于封锁在家,失去工作的人如果不能在过去4周积极寻找工作,也不会被计入失业率;二是政府发放的工资补贴到9月底才结束,而且最近又延长了2周,再加上过去两个多月实际没有工作或工作时间减少的人都没有计算在内,一些经济学家公开批评统计局公布这些明显没有可信度的数字,是在误导公众。

两大问题难有定论:群体免疫

另外一个争论的焦点,就是“群体免疫”是否会奏效的问题。奥克兰大学的流行病学教授罗德·杰克逊(Rod Jackson),在赞扬台湾抗疫模式的的同时,称瑞典的“群体免疫”策略是反面典范。

所谓“群体免疫”,是指当有足够比例的人群由于感染病毒或接种疫苗而变得有免疫力,这样病毒就找不到足够的非免疫人群继续传播,疫情也就会自然结束。

这次大瘟疫在全球爆发后,大多数国家都采取了封锁的方式,来快速阻断病毒的传播,以期减弱病毒爆发的势头,减少陡增的病例对本国医疗系统可能造成的灾难性冲击。

除了瑞典外,英国最初也是“群体免疫”模式的赞成者之一,但后来发现爆发几近失控,才又决定采取封锁措施。而台湾直到现在都没有采取严厉的封锁措施。

从理论上讲,当一个群体中有60%的人具有免疫力时,才算达到了群体免疫。瑞典一名顶级流行病学专家曾预计,到5月份,大约40%的瑞典人将获得免疫;但是在5月底进行的抗体检测显示,瑞典全国的血清阳性率仅为5%,而在疫情最严重的斯德哥尔摩,这一比例也仅为10%,距离达到群体免疫的60%相差遥远。

而且就是在目前的情况下,瑞典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5802人,死亡率高达总人口的0.06%;按照这个比例计算,新西兰如果采取群体免疫的方式,目前应该有大约3000人死亡;而根据Newsroom新闻网的马克·戴尔达(Marc Daaldar),新西兰要有1.5万至3万人死亡,才能获得群体免疫力。

另外,按照瑞典截至目前的感染率推算,没有疫苗的辅助,仅靠自然达到群体免疫几乎不可能。但多项研究都表明,中共病毒感染者诱发抗体数量低,灭活疫苗诱发的中和抗体持续时间短,而且目前对于诱发的其它抗体是否会产生反作用也很少有研究,再加上中共病毒变异快,变种多,也导致单一疫苗的有效性降低。

另外,中共病毒对感染者可能造成长期不良影响,这也是必须拒绝群体免疫的主要原因。这些影响包括脑损伤、失眠、眩晕、心律不齐、长期呼吸急促、高血压和关节痛等等,这些症状会在病人康复后保持很长时间。

台湾抗疫模式“最完美”?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传染病专家彼得·科利格农(Peter Collignon)教授认为,瑞典的作法或新西兰的作法可能都不完美,“瑞典的问题是死了很多人;而新西兰的问题则是要彻底消灭病毒很难实现。”所以,他推荐他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的方法:在未来几年内,加强联系人追踪和阻止传播的措施

其实,科利格农所说的抗疫模式,更接近于台湾的抗疫模式。早在新西兰疫情爆发早期,总理嘉欣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就都表示过,要效仿台湾模式。

迄今为止,台湾被广泛认为是全球防疫成功的典范。从某种程度上讲,台湾的抗疫模式融合了新西兰和瑞典模式的优点,既没有实行严格封锁、寄希望于在短时间内彻底铲除病毒,也没有放任病毒传播,而是尽量把病毒消灭在萌芽状态。

在台湾,民众既没有被禁足,工作日常活动也没有被禁止,最大限度减轻了瘟疫对台湾经济的冲击;同时,台湾制定和实行了一套严格的病毒检查和联系人追踪系统,确保及早发现病例、及早采取措施阻绝病毒传播,同时又不断加强民众“病毒防范”的意识,确保民众主动配合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和勤洗手等日常防疫措施。

各方争论的关键点,可能也并不是要否定新西兰迄今为止的抗疫成果,也不想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只是要改变原来的要在短时间内彻底铲除、从而可以一劳永逸的观念,做好长期抗疫的打算,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加强边境控制和检测、加强隔离和联系人追踪系统上;同时要求每个人严格遵守防护规则,把在公共场所戴口罩、扫QR码、保持社交距离和勤洗手等,变成我们日常生活的常态。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