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尔默对西澳索赔300亿背后的宿怨

人气 2

【大纪元2020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明智澳洲珀斯编译报导)在经历了上周帕尔默西澳政府之间的法律大战,以及沸沸扬扬的媒体报导之后,西澳人报网记者Gareth Parker于上周六发表了一篇观点文章,将帕尔默与西澳之间的渊源一一道来,并给自信的西澳政府泼了冷水:帕尔默不一定会输。

Parker在文章开篇中说,政坛中的任何事都不会无缘无故发生,而过去发生的事也会影响到现在。昆州亿万富翁帕尔默(Clive Palmer)于1986年获得了采矿权,这是他的财富基石,也是上周这场夺人眼球戏剧的主题。

这些矿区曾属于M.A.Hanna公司,但帕尔默用极低的价格将其买下,因为对于Hanna公司来说,这些矿区一文不值。该公司原是世界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但在80年代转向了塑料和聚合物产业。

Fortescue矿区包含大量低品位磁铁矿,而不是Hamersley、Mt Newman和Goldsworthy正在开釆的赤铁矿,这些赤铁矿被粉碎后运往日本的高炉。

帕尔默的磁铁矿需要更复杂、更昂贵的精加工,而且他曾透露自己雄心勃勃的计划。1993年,他开始和当时的Richard Court自由党政府就一个令人垂涎的州协议(State Agreement)进行谈判。

与工党政府签署协议

西澳政府和一系列私营公司签署了州协议,这些是西澳资源经济的基础。亚洲客户和合作伙伴格外重视州协议,因为州政府对私营企业的支持能让合作伙伴和银行家们信心倍增。

一份州协议可以让一个项目增加数亿澳元的纸面价值,所以帕尔默迫切希望可以达成这个协议。他的私人公司Mineralogy想开采磁铁矿,然后建厂将其加工成颗粒出口。

整个上世纪90年代,帕尔默与时任资源厅长、后来的西澳州长巴内特(Colin Barnett)进行过多次谈判,但一直未能达成交易,因为巴内特怀疑帕尔默的供货能力。

后来上任的Geoff Gallop工党政府态度不同,2001年,帕尔默终于赢得州协议,这是他数十亿资产的基础,即使从未真正动工。多年来,项目细节不断发生变化,这些颗粒将在纽卡斯尔加工成钢,或直接出口到南非。

中信集团被卷入

2006年,帕尔默终于淘到了“金子”,他与中共国企中信集团(CITIC)达成了收购该项目的协议。最初的州协议中是Mineralogy公司进行开发,然而中信集团投入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30亿美元(比其原始预算高出100亿美元),成为澳洲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海外矿业投资。

在经历了五年的亏损后,该公司在今年首次实现盈利。帕尔默现在坐收采矿税,每天约100万澳元。

有些人认为,帕尔默破坏西澳与中(共)国之间的关系,无人能出其右。帕尔默曾在《澳大利亚名人录》中将“起诉”列为爱好,而他在中信公司的“合伙人”则首当其冲成为被起诉者。人们普遍将帕尔默描述成一个有诉讼强迫症的人,但问题是他常常会赢。

前州长巴内特埋下种子

正是时任西澳州长的巴内特在2012年做出的决定,为上周的戏剧性事件埋下了种子。作为兼任的发展厅长,他拒绝了Mineralogy开发Balmoral South的提议。巴内特认为该提案不够详细且不够充分,而帕尔默将此事上诉仲裁,在西澳的70个州协议中,从未有人如此做过。

仲裁员是现已退休的高等法院法官Michael McHugh,他同意这可能是一个不够完善的提议,但它仍是一个提议。根据协议,巴奈特需要对其进行考虑。

麦高恩上周表示,他的政府相信巴内特已经妥善处理了此事。帕尔默要求损害赔偿的仲裁已经秘密进行了一年多,现在还不清楚西澳政府为何在上周如此高调地反对帕尔默。

双方夸大其词

帕尔默提出损害赔偿的一个理由是他无法将Balmoral South卖给中国公司。鉴于帕尔默起诉中信集团后中方对他的态度,并且没有人能从磁铁矿中赚钱,这似乎是夸大其词。

西澳司法厅长奎格利(John Quigley)宣称赔偿金额高达300亿澳元,但帕尔默对此否认。西澳州长说,如果帕尔默诉讼成功,那将导致大量教师、护士和警察被解雇,学校和医院也将被迫关闭。同样,这只是纯粹的政治游戏,一种赤裸裸的恐吓手段。

西澳被称香蕉共和国

西澳政府上周快速通过了阻止帕尔默索赔的法案,该法律的一些条款令人震惊,甚至取消了适用自然正义原则的要求,免除了政府进行FOI(信息自由法)的请求,并使政府免于所有索赔、赔偿和上诉。

这是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才有的东西,但奎格利希望我们相信它不会引起主权问题。(编注:香蕉共和国是某一种政治及经济体系的贬称,特别指那些拥有广泛贪污和有强大外国势力介入及间接支配的国家)

历史恐将重演

这一伎俩与五年前巴内特自由党政府的时任财长纳汉(Mike Nahan)提出的法案类似。纳汉的法案旨在为Bell公司清算的15亿澳元赔付缩短谈判进程,但被高等法院驳回,导致问题又拖延了五年。所以同样可以肯定的是,帕尔默将为此进行多年诉讼。

讽刺的是,Bell事件在29年后的上周终得以解决。更为讽刺的是,工党政府在明年州大选前,从自由党Richard Court发起的这场诉讼中获得了3亿澳元的意外之财,甚至“挽回”了80年代Brian Burke工党政府在政治丑闻WA Inc时的政治损失。

正如一位悉尼著名大律师上周在推特上所言:“(这种事)只有在西澳才会发生。”

(编注:Alan Bond的Bell公司在1991年倒闭,西澳政府持有大量债权,如今得以赔付;WA Inc是80年代Brian Burke时期的政治丑闻,当时的州政府与包括Alan Bond在内的几名著名商人进行商务往来,这些交易造成公共资金损失,估计至少损失了6亿澳元,并导致几家大公司破产)

 

 

责任编辑:周鑫

相关新闻
帕尔默若胜诉 西澳封州防御将终结?
边境封锁违宪案再听证 西澳政府要求重审
西澳紧急立法避巨额索赔 帕尔默誓言上诉高院
西澳关闭边界或需持续至明年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新闻大家谈】纽约州长连环丑闻 戏中有戏?
【有冇搞错】收购西方学校 中共悄悄启动文化战
【秦鹏直播】9成美国人厌恶中共 台欲惩中港贪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