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爾默對西澳索賠300億背後的宿怨

人氣 2

【大紀元2020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明智澳洲珀斯編譯報導)在經歷了上週帕爾默西澳政府之間的法律大戰,以及沸沸揚揚的媒體報導之後,西澳人報網記者Gareth Parker於上週六發表了一篇觀點文章,將帕爾默與西澳之間的淵源一一道來,並給自信的西澳政府潑了冷水:帕爾默不一定會輸。

Parker在文章開篇中說,政壇中的任何事都不會無緣無故發生,而過去發生的事也會影響到現在。昆州億萬富翁帕爾默(Clive Palmer)於1986年獲得了採礦權,這是他的財富基石,也是上週這場奪人眼球戲劇的主題。

這些礦區曾屬於M.A.Hanna公司,但帕爾默用極低的價格將其買下,因爲對於Hanna公司來説,這些礦區一文不值。該公司原是世界第二大鐵礦石生產商,但在80年代轉向了塑料和聚合物產業。

Fortescue礦區包含大量低品位磁鐵礦,而不是Hamersley、Mt Newman和Goldsworthy正在開釆的赤鐵礦,這些赤鐵礦被粉碎後運往日本的高爐。

帕爾默的磁鐵礦需要更複雜、更昂貴的精加工,而且他曾透露自己雄心勃勃的計劃。1993年,他開始和當時的Richard Court自由黨政府就一個令人垂涎的州協議(State Agreement)進行談判。

與工黨政府簽署協議

西澳政府和一系列私營公司簽署了州協議,這些是西澳資源經濟的基礎。亞洲客戶和合作夥伴格外重視州協議,因爲州政府對私營企業的支持能讓合作夥伴和銀行家們信心倍增。

一份州協議可以讓一個項目增加數億澳元的紙面價值,所以帕爾默迫切希望可以達成這個協議。他的私人公司Mineralogy想開採磁鐵礦,然後建廠將其加工成顆粒出口。

整個上世紀90年代,帕爾默與時任資源廳長、後來的西澳州長巴內特(Colin Barnett)進行過多次談判,但一直未能達成交易,因爲巴內特懷疑帕爾默的供貨能力。

後來上任的Geoff Gallop工黨政府態度不同,2001年,帕爾默終於贏得州協議,這是他數十億資產的基礎,即使從未真正動工。多年來,項目細節不斷發生變化,這些顆粒將在紐卡斯爾加工成鋼,或直接出口到南非。

中信集團被捲入

2006年,帕爾默終於淘到了「金子」,他與中共國企中信集團(CITIC)達成了收購該項目的協議。最初的州協議中是Mineralogy公司進行開發,然而中信集團投入了令人瞠目結舌的130億美元(比其原始預算高出100億美元),成為澳洲有史以來最昂貴的海外礦業投資。

在經歷了五年的虧損後,該公司在今年首次實現盈利。帕爾默現在坐收採礦稅,每天約100萬澳元。

有些人認爲,帕爾默破壞西澳與中(共)國之間的關係,無人能出其右。帕爾默曾在《澳大利亞名人錄》中將「起訴」列為愛好,而他在中信公司的「合夥人」則首當其衝成為被起訴者。人們普遍將帕爾默描述成一個有訴訟強迫症的人,但問題是他常常會贏。

前州長巴內特埋下種子

正是時任西澳州長的巴內特在2012年做出的決定,為上週的戲劇性事件埋下了種子。作為兼任的發展廳長,他拒絕了Mineralogy開發Balmoral South的提議。巴內特認爲該提案不夠詳細且不夠充分,而帕爾默將此事上訴仲裁,在西澳的70個州協議中,從未有人如此做過。

仲裁員是現已退休的高等法院法官Michael McHugh,他同意這可能是一個不夠完善的提議,但它仍是一個提議。根據協議,巴奈特需要對其進行考慮。

麥高恩上週表示,他的政府相信巴內特已經妥善處理了此事。帕爾默要求損害賠償的仲裁已經祕密進行了一年多,現在還不清楚西澳政府為何在上週如此高調地反對帕爾默。

雙方誇大其詞

帕爾默提出損害賠償的一個理由是他無法將Balmoral South賣給中國公司。鑑於帕爾默起訴中信集團後中方對他的態度,並且沒有人能從磁鐵礦中賺錢,這似乎是誇大其詞。

西澳司法廳長奎格利(John Quigley)宣稱賠償金額高達300億澳元,但帕爾默對此否認。西澳州長說,如果帕爾默訴訟成功,那將導致大量教師、護士和警察被解僱,學校和醫院也將被迫關閉。同樣,這只是純粹的政治遊戲,一種赤裸裸的恐嚇手段。

西澳被稱香蕉共和國

西澳政府上週快速通過了阻止帕爾默索賠的法案,該法律的一些條款令人震驚,甚至取消了適用自然正義原則的要求,免除了政府進行FOI(信息自由法)的請求,並使政府免於所有索賠、賠償和上訴。

這是香蕉共和國(banana republic)才有的東西,但奎格利希望我們相信它不會引起主權問題。(編注:香蕉共和國是某一種政治及經濟體系的貶稱,特別指那些擁有廣泛貪污和有強大外國勢力介入及間接支配的國家)

歷史恐將重演

這一伎倆與五年前巴內特自由黨政府的時任財長納漢(Mike Nahan)提出的法案類似。納漢的法案旨在為Bell公司清算的15億澳元賠付縮短談判進程,但被高等法院駁回,導致問題又拖延了五年。所以同樣可以肯定的是,帕爾默將爲此進行多年訴訟。

諷刺的是,Bell事件在29年後的上週終得以解決。更為諷刺的是,工黨政府在明年州大選前,從自由黨Richard Court發起的這場訴訟中獲得了3億澳元的意外之財,甚至「挽回」了80年代Brian Burke工黨政府在政治醜聞WA Inc時的政治損失。

正如一位悉尼著名大律師上週在推特上所言:「(這種事)只有在西澳才會發生。」

(編注:Alan Bond的Bell公司在1991年倒閉,西澳政府持有大量債權,如今得以賠付;WA Inc是80年代Brian Burke時期的政治醜聞,當時的州政府與包括Alan Bond在內的幾名著名商人進行商務往來,這些交易造成公共資金損失,估計至少損失了6億澳元,並導致幾家大公司破產)

 

 

責任編輯:周鑫

相關新聞
帕爾默若勝訴 西澳封州防禦將終結?
邊境封鎖違憲案再聽證 西澳政府要求重審
西澳緊急立法避巨額索賠 帕爾默誓言上訴高院
西澳關閉邊界或需持續至明年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政變危機 習出兵台灣有七大風險
【財商天下】大陸多地救市 購房補貼最高100萬
【橫河觀點】大外宣揭「610 」?透露何信息
橫河:610副主任被訴不尋常 料有更高官員落馬
【軍事熱點】美運用印太盟友優勢互補 對抗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