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欧纳多·达文西(五)《三贤士的朝拜》(上)

作者:周怡秀
达文西作品《三贤士的朝拜》(Adoration of the Magi,又译为《贤士来朝》、《三王朝圣》等)局部,1481─82,未完成;油画于木板,246x243cm;佛罗伦斯乌菲兹美术馆。(Oil on panel,Galleria degli Uffizi,Florence)(周怡秀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83
【字号】    

帕奇刺杀事件虽然巩固了美第奇家族的地位,却引发了佛罗伦斯空前的危机。由于事件的背后牵涉到教宗西斯图斯四世(Pope Sixtus IV,1414─1484年,原名Francesco della Rovere)及周边其它国家的参与,佛罗伦斯面临着教宗的报复。教宗要求拿波里盟军攻打佛罗伦斯,罗伦佐孤立无援,只好以外交手段解决。他单枪匹马前往拿波里,凭智慧和勇气劝退了拿波里军队,同时向教宗求和。为了安抚教宗,罗伦佐派遣了佛罗伦斯当时的几个优秀画师前往罗马,为刚刚修建完成的西斯汀礼拜堂绘制壁画。画师中有达文西的同侪兼对手,包括佩鲁吉诺、波提切利、吉兰达优等(注一),却没有达文西。

什么原因呢?有几个可能,一是达文西曾经于1476年卷入同性恋丑闻,后来虽无罪释放,但难免对他的声誉和人际关系造成冲击;此外达文西经常有头无尾、无法按时完成工作的毛病也令人难以信任;加上美第奇家族偏好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学,欣赏波提切利而非达文西的实验精神和写实风格。达文西也不像波提切利或菲利皮诺‧利比一样,会把权贵形貌画在作品里面,若因此而失宠于美第奇也不无可能。

不论如何,这段时间的一些遭遇显然在达文西内心造成了阴影。他感觉到孤独,没有朋友。1477年达文西离开了维罗其奥的工作室,自己独立接受委托,但据称“生意极差”。他的父亲皮也洛也利用身为公证人的人脉帮他争取机会(注二)。1481年,圣杜纳多(Augustinian convent of San Donato)修道院委托他画《三贤士的朝拜》,他的父亲居中督促;包括为他订下了三十个月内完成作品的合约(注三)。然而,这幅画仍然跟大多数达文西的作品一样,没有完成。但这并不意味着达文西不认真敬业,相反的,在这幅未完成的作品中,他对于绘画问题的探讨比当时的任何一位大师都深入。

达文西作品《三贤士的朝拜》。(周怡秀提供)

《三贤士的朝拜》讲述的是耶稣诞生时,三位东方的长老(注四)观察到异象——天际出现的闪亮新星,得知圣者出世。他们循着星星的方向找到了伯利恒的圣家族,向圣婴献上黄金、没药和乳香。这个主题在古基督教义中代表着人类对救世主的期待和敬仰。

在达文西时代的佛罗伦斯,每年一月都会为这个节日(主显节)(注五)举行整日的庆祝活动,游行演绎东方先知朝圣的故事。特别是1468年尤为华丽盛大,十五岁的学徒达文西也参加了美第奇家族的奢华表演。整个城市就像一个舞台,游行队伍中的骑士将近七百人。

佛罗伦斯的画家在画这个题材时,难免受到庆典活动的影响,有的画出当时的人物的华服装扮,有的画出三贤士后面长长的队伍延伸到远景。波提切利更是把美第奇家族的成员直接画成其中人物。

1459年哥左利(Gozzoli)为美第奇家族绘制的《贤士朝圣途中》(Journey of the Magi),位于佛罗伦斯美第奇旧居的里卡迪宫内的贤士礼拜堂(Magi Chapel)。其中主要人物被画成了美第奇家族的盟友和年轻的成员等。(公有领域)
安杰里柯修士1445年所绘的《三贤士朝拜》,后有利比修士和其他助手补笔。(公有领域)
波提切利1475─76年以美第奇家族成员为主角的《三贤士朝拜图》。(公有领域)

虽然达文西也对庆典游行印象深刻,但他的构图和过去画家大异其趣(注六)。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早期的叙事画中,经常会把故事不同情节拼凑于一个画面,造成人物重复出现或场景转换不自然等情况。达文西想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他首次将阿柏提的空间透视理论用在历史画中,将有因果关系的两个事件神奇而自然地结合(注七)——三贤士的朝拜与后来屠杀幼儿的悲剧——(注八)。透视法产生的空间距离正好拉开事件的时空差异,却又合理统一在一个画面;同时也克服了十五世纪绘画主题散漫、空间不明等缺失。

达文西作品《三贤士的朝拜》,木板上的背景(未完成),描写士兵执行希律王命令追捕耶稣一家、屠杀幼儿。(周怡秀提供)
达文西为《三贤士的朝拜》而作的透视结构的背景图稿。(公有领域)

作画前达文西先在一张独立的草稿纸上,按布鲁内列斯基和阿柏提的方法,用直尺画出精确的透视线条,建构出空间深度,在此基础上画出建筑,并快速罗列出各种动作的人物、跃起的马匹等骚乱的背景;就像舞台搭建稳固之后,装饰布景,然后安排演员上台。草稿中兼容并蓄了作者奔放的想像力与严谨的数学式结构。

正式创作时,达文西采用白杨木板组成八英尺见方的画板,上面用白垩打底。但他没有直接把那张透视稿用打洞方式誊在木板上,而是直接在木板上从新起稿——可能因为构思有所改动,例如草图中的骆驼就被取消了,而且后来背景的比例也放得较大。根据现代技术研究(注九),画家先用钉子定出消失点,然后沿拉出的细绳以细尖笔在白底上刻画出透视线,再勾出建筑物、人马与其它景物等。背景的罗马废墟是用来象征古代异教信仰已经败坏;骚动的人马、滥杀主题也在凸显人类已经堕落,旧世界土崩瓦解,急需新的救世主建立新的世界。@#(待续)

注释:

(注一)先是佩鲁基诺应教宗之召前往罗马完成部分壁画,后来他前往佛罗伦斯向罗伦佐请求支援。1480年罗伦佐派遣的画家包括:波提切利、佩鲁吉诺、品图瑞秋、吉兰达优、西纽瑞利、柯西莫等(Sandro Botticelli, Pietro Perugino, Pinturicchio, Domenico Ghirlandaio, Luca Signorelli, Piero di Cosimo e altri)。

(注二)1478年因父亲的关系,达文西得到第一件委托。父亲为他争取了领主宫小礼拜堂的祭坛装饰画。根据达文西的草图推断,应该是一幅《牧羊人朝拜圣婴》,但不了了之。

(注三)该合约十分复杂,但酬劳算是条件优厚。其中注明若是作品无法如期完成,将会被没收。

(注四)研究古波斯宗教文化的人指出,“MAGI”就是拜火教祭司或神职人员的称呼,类似于天主教中的神父或主教、基督教中的牧师或长老。

(注五)天主教及东正教主显节的庆日是每年1月6日。主显节是庆祝耶稣基督在降生后首次神性的显现及显露给外邦人(指东方三贤士)的节日。由于在《天主教教理》上,“世人”(犹太人以外)均是外邦人,因此,对“世人”(特别是天主教教友)来说,主显节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节庆。

(注六)达文西之前,安杰里柯修士、菲力浦‧利比和波提切利都画过同样题材。画面多属以朝圣行列形成的线性远近安排以引导观者的视线。

(注七)关于如何在同一个画面上自然地结合不同时空的场景,达文西《论绘画》中曾提到:“如何在同一面墙壁上画出一个圣徒多阶段的生活经历呢?我回答,你应将前景的视点放在与观者的眼睛同一水平上,把第一段故事在画面上放大,然后逐渐缩小山峦和原野及相应的建筑物和人物。这样,你就能画上全部的故事情节……”

(注八)这位犹太王听先知提到未来“犹太人的王”已经诞生,为了保障自己的王位,便下令捕杀两岁以下的新生儿。

(注九)2002年乌菲兹美术馆请艺术分析师Maurizio Seracini用高解析扫描及超音波、红外线和紫外线检测,可以判断出达文西的创作步驺。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雷欧纳多·达文西 Leonardo da Vinci】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杨万里有一对诗句:“溪边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迟出。”诗人知道那晚一定会有月亮,他痴等月儿出来,哪知月儿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迟迟不出来——月亮出来或不出来,都可以写成诗喔。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师教画,率多由四君子开始教起,是进入花鸟画的起手式。
  • 这幅图里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单薄,层次丰富厚重。
  • 唐代楷书碑帖是楷书(正书)的标竿。在众多大家中被戴上“楷书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书第一碑”讲的是哪一碑帖呢?这些赞美由何而至呢?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画家,他一辈子都在画张大千的画。画出来的画和张大千几乎没有两样,他也以身为张氏门生自豪。于是就有人说了:“看这人的画还不如直接看张大千的画。”这就是囿于前人、困于师承,不去创新的结果,只能以“不长进”来形容。
  • “瀞”的元素,不外乎洁净、宁谧与安详,一尘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嚣和烦扰,纯化自己的心灵。在这里,我们以“蓝色系”来呈现画面的干爽、纯洁与安静——一处纯然无垢的净土。
  • 江南是鱼米之乡,因为农耕的需要,牛只处处可见,特别是水牛。当地的画家若想画牛,随时都有机会仔细观察牛的生态,举凡牛的行、住、坐、卧,画家们都可随手拈来,一挥而就。
  • 偶尔在画画的当儿会突发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应该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画工笔画,好像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瑰丽的、有装饰性的画出来,而全然可以不顾它是不是有内涵、有思想;也不管会不会把它给画“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个展。一位老先生拉着我,找到挂在墙角的一幅画作,说:“你就画你这样的画,其它的就让别人去画。”他当时很鼓励我用大色块、大墨块的构图,认为这样的画很有特色,也很有张力。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来的地方杂乱的长着树木,林木的后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筑有一座野亭,野亭左侧冲下两道飞泉,滞贮成一泓坳塘,之后再汇聚而下,我们仿佛听得到哗哗的流泉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