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除历史 加国对破坏视而不见的高昂代价

加里·鲍勒(Gerry Bowler)/翻译:周行

人气 358

【大纪元2020年09月09日讯】在一周前的一个周六下午,一个小规模、“大部分和平”的游行,在一些激进分子对麦克唐纳爵士(Sir John A. Macdonald)纪念碑的袭击中结束。加拿大第一任总理的雕像被年轻的示威者拆螺栓、拉倒、涂鸦,这些示威者自带了绳索、断线钳、扳手和喷漆罐。

在抗议活动中散发的传单,将加拿大的开国元勋描述为“白人至上主义者,通过建立残酷的住宿学校系统,策划了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并倡导攻击原住民及其传统的其它措施”。

此事件包含很多令人困扰的问题。

首先,这是一种通过抹除过去来表达当前流行观点的行为,这是斯大林过去经常做的事。一些照片中,前苏联独裁者的身边本来有一些政治局委员或秘密警察首领,因为他们在政治清洗中被谋杀了,照片也必须修改,使得像齐诺维耶夫(Zinoviev)、加米涅夫(Kamenev)或亚戈达(Yagoda)这样的人,好像根本没存在过。

另一个问题,是像CBC、BBC等新闻媒体,给了这些破坏者发声的平台,却不去采访批评方的意见。那些新闻报导把那些人描述为“年轻的倡导人士”,这正是那些故意破坏者在其传单中给自己起的名字,他们应感谢媒体帮助放大了他们的声音。

最近,加拿大人可能都注意到了,警察和一些政治领袖有时会对某些群体采用有分别性的执法。蒙特利尔的游行有数十名警察陪同,但他们选择(或受命)不干预。这种面对公开违法行为的不作为,在过去几年已多次发生,当局对各式各样的激进分子静坐、占领、挡路或无所顾忌的恐吓视而不见。

值得注意的是,在旁边观看激进抗议者非法行为的警察,会严厉地去对付那些反对抗议的人士。

目前为止,此类行为还没有严重损害民主制度,但已经在侵蚀社会公德。左派现在已经完全不尊重警察,这种侵蚀也已经在影响中间派和右派。

安省警察在喀里多尼亚(Caledonia)的无骨气表现令人惊讶。面对管道、公路和铁路被抗议者封锁,城市交通被中断,以及完全故意的破坏行为,警察持被动态度,这一切使中产阶层的许多人感到疑惑,是否真的只有一部适用于所有加拿大人的法律?

放任这些团伙的行为,将鼓励其所代表的人无视合法的抗议渠道,无视政治及司法系统,可能也在说服所有加拿大人,这些社会保障系统没用。

历史的辩证法是:一方的极端行为,总是在另一方引起极端的反应。

加拿大人真的希望暴民和武装团伙在街上玩政治吗?如果我们不希望这样,那我们的民选代表和司法部队,最好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去捍卫历经数百年建立的宪政民主制度。

责任编辑:岳怡#

相关新闻
美一小城市居民起来反抗白人至上组织
意图暗杀奥巴马  白人至上主义者认罪
白人至上主义头目被幼子枪杀
川普抨击白人至上主义者 誓言法办弗州肇事者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叛逃高官疑似国安副部长?5点诡异
【新闻看点】刘鹤传接烫手山芋 习巨资走毛老路?
【时事纵横】美中暗备星球大战?中防长遭打脸
【有冇搞错】又一招“黑虎掏心”?
【拍案惊奇】台山核泄3风险 UN列强摘受害群体
【唐浩视界】拜普峰会 预示美中俄如何博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