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原总经理被双开 看百年老号兴衰史

人气 3875

【大纪元2021年10月19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易凡采访报导)“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两个不敢”是中国著名药企同仁堂的格言。然而10月14日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的同仁堂集团原总经理高振坤,却与同仁堂企业格言格格不入,他在8个月前(2月22日)落马时的罪名包括“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私自扣留审查资料;大搞权钱交易”等。

按照中共官媒的介绍,高振坤是河北省安国县人。1991年安国县被提升为安国市。安国是全中国最大的中药集散地,素有“药都”之称。在同仁堂制作的名贵中成药中,离不开豹骨、麝香、羚羊角、牛黄等成分。比如,安宫牛黄丸、大活络丸、牛黄清心丸、麝香虎骨膏等。

高振坤在同仁堂集团二级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任职期间,牢牢控制着这些细料的采购权,“利用供给优势和信息优势牟取私利达1,500万余元(约合二百三十多万美元)”。北京亚威中药饮片公司原负责人杨福山称,在过去的8年里,他的公司与同仁堂的细料生意总额达一亿多元(约合1,600万美元)。在30%的利润中,有10%要留给高振坤。

官媒的报导说,为了维系与高振坤间的关系,多名供应商竞相为其打点吃穿用度,高振坤随口一句“孩子上学远”,就能换来一套两居室出租屋的钥匙。长此以往,高振坤对收到的土特产等礼物不屑一顾,有时会直接转手送人。直到送礼的人打来电话,他才知道里面还夹着几万块钱。

高振坤任集团总经理后,开始快速将“自己人”安插到重要岗位,“试图将同仁堂打造成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亲友就业基地’,由妻子出任‘地下组织部长’。”

2018年12月,同仁堂的一家代工厂被曝回收大量过期的和临近过期的蜂蜜,以旧充新。同仁堂因此被罚1,420万元(220万美元),14名相关责任人被问责。

事发后,当局给同仁堂派来了新的集团董事长。 “高振坤夫妇刻意做坏业绩指标,甚至请来算命先生推算新领导的去留,以实现排除异己、宣示主权的目的”。高的所作所为,被定性为政治腐败。

让人更感到荒唐的是,在他家进门处摆着一张桌子,上面供奉着从寺庙求来的摆件,旁边还摆放着几枚中共党徽。高的生日是7月1日,他说:“和党同一天过生日,一直以来感到很自豪。”

也许是出于忌讳,中共官媒在报导高振坤的问题时,只写“高振坤,男,汉族,1963年7月出生,河北安国人”,回避了具体出生日期。

与高振坤几乎同时落马的还有一位,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同仁堂)原总经理刘向光,目前还没有看到对刘的审查结果。北京同仁堂是同仁堂集团的子公司。

高比刘大一岁,两人都在同仁堂任职多年,是老拍档。高振坤于2005至2014年在北京同仁堂分别担任总会计师、副总经理、总经理,于2014年升任同仁堂集团总经理。而刘向光从18岁就进同仁堂,工作近40年,一生的职业生涯都在这里,2015至2019年任北京同仁堂总经理。 2019年2月,撤销党内职务,免职,降为普通职工。

清宫御药房 药材考究

同仁堂是清朝康熙皇帝年间(1669年)由宁波人乐显扬创立的,后被雍正帝钦定为清宫御药房。至中华民国建立为止,同仁堂独办官药188年,历经8位皇帝。

同仁堂配制的乌鸡白凤丸,曾被皇宫视为珍品。据乐氏的后人说,慈禧太后都是用其犒赏嫔妃。 《中国中医药报》曾报导,同仁堂配制的安宫牛黄丸,至今保存在北京的故宫博物院,历经上百年依然色泽鲜艳,药香浓郁。

据网上广为流传的一则事例:1976年唐山大地震,一名叫卢桂兰的妇女被压在废墟下好长时间。得救后,由于受伤感染,卢桂兰高烧昏迷几天不退。医疗队一位医生把安宫牛黄丸调成糊状,从卢桂兰的口中灌进去,两丸吃下后即烧退了。这在当时被称为奇迹。

祖上从事中医药生意的张先生,现定居在纽约。他对大纪元记者说,牛黄就是牛的胆结石。用其作药材,对于外行人来说这是难以想像的。 “许多东西都是中药材,有着神奇的功效。但现在有的没有了,有的不允许用了,这也算是中药的一大损失吧。”张先生说。

张先生说,他从小就听父辈讲同仁堂的与众不同。他说:“过去同仁堂的选材非常考究。同一味药材,产地不同,药性也不同。比如,该用甘肃宁夏产的枸杞子绝不用其它产地的替代;该用野生的,绝不用人工培养的。”

张先生还说,中药讲究炮制,有很多种炮制方法,需要经过几十道工序,使用不同的工具。有些药材不能碰铁,见铁器药性就变了,所以就要用木制或竹制的工具。 “过去同仁堂的中成药的配方和炮制方法许多都独特,药效确实比别家强。”

同仁堂后代的两岸遭遇

可是,中共窃政之后,同仁堂乐氏家族化成两路人马:一路留在了中国大陆,另一路则去了台湾。

1954年,留在中国的同仁堂被中共公私合营。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至1976年),乐氏第十三代子孙乐松生被中共迫害致死。据后来从台湾回来的乐氏后人说,在文革期间,整个乐氏第十二代人几乎都被打死了,第十三代也被斗得惨烈,只剩3个人。

1992年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组建,2001年改制成为中共国有独资公司。如今,同仁堂集团已经成了全球六百多家分店、年收入近130亿元(2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

“但是,此同仁堂非彼同仁堂,它已经彻底姓‘共’而不姓‘乐’了。”张先生说。

而另外一路人马,乐氏二房第十三代子孙乐崇辉,于1949年与几个年轻药工前往台湾。乐崇辉于1953年开设台湾同仁堂,但后因担心连累在中国大陆的亲属,结束在台业务。

随着两岸互动的增多,2010年代,乐崇辉的传人乐氏第十四代子孙乐觉心决定从台湾重回中国创业。

2015年,乐觉心携带乐氏宫廷御药配方来到中国大陆。据他当时向媒体介绍,父亲乐崇辉迁居台湾时,带走了乐家老药铺的手抄本配方,其中记录了198个同仁堂配方,加上其它传承配方,共有431种。

除了珍贵的手抄配方,乐崇辉还向乐觉心传授了乐家制药的另一个“秘方”:坚持选择道地药材,坚持炮制工艺,“制药一定要讲良心!”这是乐崇辉多年来跟儿孙强调最多的一句话。

乐觉心说,在乐氏宗祠里,至今还摆放着一个没有头的先人泥像。当初这位先人因为在药品炮制上出了问题而被砍头。数百年来,这尊无头人像,时刻提醒着乐氏族人。

然而,令乐觉心遗憾的是,北京的同仁堂集团对他并没有兴趣,他连同仁堂的品牌也不能使用。无奈之下,乐觉心只能注册使用另一个品牌“乐氏同仁”。

除了同仁堂集团与乐氏同仁这两家,中国还有好几家药企的名字中都带有“同仁”二字,关于其品牌使用以及商标侵权的官司时常见诸报端。

张先生说,同仁两个字来自于“同修仁德,济世养生”的理念,就是做好人的意思。同仁堂至今已有352年的历史,它的大名在中国家喻户晓,它的招牌曾经比金子还珍贵。

说到高振坤,张先生颇感遗憾地说:“我和他是名副其实的老乡,我父亲就出生在安国。我不认为高振坤从一开始就是个坏人,是中共这个邪恶的制度造就了无数的高振坤,是人性中的贪欲毁了这些人。很可惜。”

同仁堂集团近年来的不光彩史

2004年,二十多位患者在北京向同仁堂提起集体诉讼——他们因为服用同仁堂生产的龙胆泻肝丸后患上了严重的肾衰竭。后同仁堂停止生产此药,直到更换药方后才重新上市。

2011年,同仁堂销售的血燕被验出亚硝酸盐,最高含量超标三百多倍。亚硝酸盐具有毒性,成人摄入0.2至0.5克即可中毒,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为致癌物质。

2017年,因为各种质量问题,同仁堂旗下企业一年之内被曝光10次。

2018年12月,同仁堂的一家代工厂被曝回收大量过期的和临近过期的蜂蜜,以旧充新。同仁堂因此被罚1,420万元(220万美元),14名相关责任人被问责。

2019年2月,同仁堂“中国质量奖”称号被官方撤销,证书和奖杯被收回。 @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北京同仁堂集团总经理高振坤被调查
北京同仁堂前总经理刘向光被调查
中共罪行录之五十:同仁堂的故事
收受巨财 北京同仁堂前总经理高振坤被审查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出口增长见顶 互联网行业“过冬”
【横河观点】美小城基诺沙判决 拷问社会和法治
【时事军事】美军最新格斗导弹 将阻断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