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女生看中国 10】

被迫参加“鱿鱼游戏”的中国年轻人

文/李中泠,洪薇

韩剧《鱿鱼游戏》90个国家收视排名第一。 (大纪元制图)
人气: 20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11月02日讯】中泠:最近韩国原创影集《鱿鱼游戏》红遍全球,在中国国内也掀起一股热潮。我们今天来谈一谈这部剧。《鱿鱼游戏》的主题是生存游戏,被巨额债务逼到绝境的456名玩家以生命作为筹码,加入一场玩童年游戏的奖金争夺赛。玩家们在一道道关卡中彼此厮杀,最后生存获胜者会获得45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5亿元、新台币10亿元)奖金。


薇薇: 剧名“鱿鱼游戏”是韩国小孩玩的游戏名称,是在地上画一个像鱿鱼形状的地方进行。看起来,我个人觉得像台湾小孩玩的跳房子。这是到了所谓决赛玩的,决赛之前的关也是以其他韩国的童年游戏进行。像一二三木头人或弹珠都有,当中还有一个是碰糖,也引发了椪糖热。这些游戏都是淘汰赛

中泠:玩家们必须在一场又一场残酷又血腥的比赛中,想方设法活下去。主角们一开始还保留人性的善良,但随着游戏推进,活下来的人越来越少,他们开始不择手段,牺牲别人成就自己,剧情残忍暴力。

薇薇:主角是相对比较保持人性善良的一面,最后人性光明面还是胜出。但是即便是这样的角色设定。他当中也想要利用欺骗别人获得晋级,也有动念想杀人自保、也保护另外队友,是被队友阻止才放弃这个念头。所以可以说如果当社会一切都向钱看,不择手段的时候,真的非常的考验人性。

中泠:其实现在中国大陆全民也像参与一场大型鱿鱼游戏。特别是以今年中国国内情势来看。

薇薇:我想你的意思是环境恶劣到大家好像都在玩淘汰赛似的,不过这是不由自主的。

中泠:是啊。首先是房地产倒闭潮、补教业被打击、电力短缺重创中小型制造业,加上跨境电商封锁刷好评品牌、外国企业撤离中国、909万大学生踏出校门,多支失业大军同时涌现,上千万劳工失去生计,显示中国国内局势空前严峻。

薇薇:房地产企业倒闭,引发大规模裁员。今年以来至九月初,中国至少有二七四家房地产公司宣布破产,平均每天倒闭一家,而近期暴雷的恒大集团员工共二十万人,上下游产业就业人口达三八○万人,恒大债务危机使数百万人工作岌岌可危。

中泠:还不只是这样。补教界状况也很严重。北京七月宣布补教业必须成为非营利机构后,补教业一夕间面临消灭。中国《财联网》披露,中国补教龙头新东方共有十万员工,创办人兼董事长俞敏洪宣布,秋季课程结束之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各城市将逐步关闭教学点,目前裁员近一万人,预定年底前将裁员逾四万人。

薇薇:刚刚你还讲到跨境电商倒闭的问题。九月中旬全球电商巨擘亚马逊宣布,已封锁约六百家涉及“刷好评”的中国品牌旗下三千个电商账号。去年在这个平台销售额达十五亿人民币的知名跨境电商“有棵树”,其一.三亿人民币资金遭冻结,品牌营收从四五○○万跳水暴跌至一百万人民币,一四○○名员工遭遣散。

中泠:再加上外国企业陆续出走。八月底东芝关闭大连厂、约七百人失业,松下也关闭北京锂电子厂、一三○○员工工作不保,接着是三星关闭宁波造船厂、数千人失业。搜狐财经报导,“中国涌现史上最大规模外企跑路潮,数千万中国人将失业”。目前有数千万人跟上亿家庭可能会遭遇上边政策的铁拳痛殴。

薇薇:所以遇到这些事情,如果你是个中国青年,要怎么办呢?我们之前的节目也讲过,很多年轻人开始躺平的生活。就是,我不跟你玩了。

中泠:《大纪元》采访到一位四川省重庆青年小姜,他就是努力工作过后,发现实在没有出路,所以开始躺平,回家乡务农。

薇薇:我们之前也讲过,大陆青年的无奈,努力过后发现没有出路,没有选择。

中泠:话说这个小姜从十六岁开始,就一个人去大城市闯荡。但是现在大陆社会整体道德不行了,一个年轻人在外地找工作,经常会遇到介绍工作的黑心中介。

薇薇:社会整体道德下滑,是除了大环境不好之外,另外一个问题。

中泠:小姜说:“大老远去找工作,相信一个中介。你走过去的时候,之前还说得好好的,过去当你干活的时候,突然就变挂了。他是各种的套路。又是押身份证,又是这样那样的,吃饭还得自己掏钱。说好了,工价是多少?比如说三十块一个小时,然后你必须要干到多久才有钱拿,你干了那么久,他会想方设法地让你拿不到那么多钱。”

薇薇:真的是黑心中介。这种黑心中介据说也满普遍的,找工作千万要小心。小姜就说:“黑心中介太多了,以套路的方式将人招进去,全是给你玩文字游戏。劳动合同上面全是一些陷阱。我刚开始,整个人已经丧失奋斗的动力,觉得太累了,心累。”

中泠:小姜还说到工厂,表示规矩太多,让人生畏。“第一想到挣钱的地方就是电子厂。16岁那年,我出去没多久,因为年龄太小了,吃不了苦。然后只能往家里面跑。”

薇薇:不知道是不是像电子公司的无尘室那种生产线,要穿那种防护衣,全身都包起来那种,上洗手间都很不方便,那真的是满辛苦的。

中泠:小姜说他“18岁以后,最开始一直待在重庆,然后就是广东、深圳、东莞、佛山、成都啊,是那种机械加工厂,就是搞装备,打螺丝的,做流水线,其实跟电子厂没有什么区别。那个时候一个月工资也就两三千块钱。那个时候拼着自己吧,反正再苦也要坚持下去。”

薇薇:其实工作都是辛苦的,有一句话说,没有工作是不委屈的。但是我听说中国国内很多工厂对于外地来打工是包吃包住。

中泠:不过小姜这么说,说的是包吃包住,但是都是先吃后扣。“他们说得很好听,包吃包住,没有哪一个厂是真正的包吃包住,就算是包吃包住的话。那个伙食说难听点,简直就是猪食。”

薇薇:小姜说,也有夜班,电子厂基本上都一个样,都是八对八,就是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一般进大型电子厂,都要经过中介才能进去。“因为人太多了,每天离职的人很多,如果不招人的话,他厂要运作不了。因为十二个小时,两班倒,八对八的白班来了,上完马上夜班晚上就来接班了。”

中泠:小江说“上班时间的话随时随地,你可能就会等着挨骂的那种。规矩也特别的多。上个厕所要打报告,不能去久了,你还要看着时间。吃饭也要看着时间。”

薇薇:听起来是有点像监狱,或鱿鱼游戏。

中泠:记得在《刺激1995》电影中,只有在狱中的犯人上洗手间才需要先跟上级报告,犯人刑满出狱后,还是改不过来先喊报告再去洗手间的习惯。结果现在的中国年轻工人上厕所居然也要喊报告,这整个社会对这些基层年轻人真的就像一个大型监牢一样了。

薇薇:他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有职业伤害的。差不多干了三个月吧!流水线做得飞快。做了下来以后,辞职了以后,那个手端碗的时候,那个拿筷子手都是在发抖。这样真的是非常严酷的环境,只做三个月也会有后遗症,而且工钱也给的不是很合理。

中泠:小姜说每个月能拿三四千,其实三千都拿不到,两千五都拿不到,但是他最后辞职的原因,还是因为受伤了。今年5月,小姜因在工地干活时被钢筋打伤,住了两个多月医院。现在在家里养伤。今后他不准备外出打工了。

薇薇:但是我们刚刚谈到的小姜面对的还是有工作的情况,事实上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失业,或者过着打零工的生活,举例如有名的“三和大神”群体。“三和大神”是指广东省深圳市海新信人力资源市场附近的一群打工者,“三和”是该地区最大人力资源公司的名称。这些打工者居无定所,多以日结薪资的临时工为生。

中泠:也就是过一天算一天。“你没背景,家里面没贵人相助。”单枪匹马地去外地,从一个年轻人到长满胡子,头发油了的那种,就这样一个过程。去了之后,黑中介就会押身份证,导致没钱吃饭,没钱住店,整天忧郁成疾,实在没办法了,就是去睡那些街头的凳子,睡地上。长期下来的话,那个焦虑就不想奋斗了,就是这样,很多还有个人方面的因素。每个人都不一样。

薇薇:另一位来自广西玉林博白县的23岁青年小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去年因为找不到工作,就曾露宿街头十来天。“去年流浪过。找了好多工作,不够合适自己,都是工厂的。又没钱了,就睡大街,当时感觉很无助。”小韩说。

中泠:鱿鱼游戏最后,主角成奇勋放弃游戏与奖金,想和认识的儿时玩伴曹尚佑一起回家;在中国大陆,也有不少人躺平,用无声的抗议拒绝参加这场中共发起的生存游戏。

薇薇:的确,怎么努力都看不到出路,随时可能被铁拳殴打的情况实在太辛苦了,这不是个人不努力向上,是整个中共体制的问题。

中泠:盼更多人能够觉醒,拒绝中共体制下把人越变越残酷的生存战争,还是保有人性的良善跟温暖。

责任编辑:李世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