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灣女生看中國 10】

被迫參加「魷魚遊戲」的中國年輕人

文/李中泠,洪薇

韓劇《魷魚遊戲》90個國家收視排名第一。 (大紀元製圖)
人氣: 20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11月02日訊】中泠:最近韓國原創影集《魷魚遊戲》紅遍全球,在中國國內也掀起一股熱潮。我們今天來談一談這部劇。《魷魚遊戲》的主題是生存遊戲,被巨額債務逼到絕境的456名玩家以生命作為籌碼,加入一場玩童年遊戲的獎金爭奪賽。玩家們在一道道關卡中彼此廝殺,最後生存獲勝者會獲得456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5億元、新台幣10億元)獎金。


薇薇: 劇名「魷魚遊戲」是韓國小孩玩的遊戲名稱,是在地上畫一個像魷魚形狀的地方進行。看起來,我個人覺得像台灣小孩玩的跳房子。這是到了所謂決賽玩的,決賽之前的關也是以其他韓國的童年遊戲進行。像一二三木頭人或彈珠都有,當中還有一個是碰糖,也引發了椪糖熱。這些遊戲都是淘汰賽

中泠:玩家們必須在一場又一場殘酷又血腥的比賽中,想方設法活下去。主角們一開始還保留人性的善良,但隨著遊戲推進,活下來的人越來越少,他們開始不擇手段,犧牲別人成就自己,劇情殘忍暴力。

薇薇:主角是相對比較保持人性善良的一面,最後人性光明面還是勝出。但是即便是這樣的角色設定。他當中也想要利用欺騙別人獲得晉級,也有動念想殺人自保、也保護另外隊友,是被隊友阻止才放棄這個念頭。所以可以說如果當社會一切都向錢看,不擇手段的時候,真的非常的考驗人性。

中泠:其實現在中國大陸全民也像參與一場大型魷魚遊戲。特別是以今年中國國內情勢來看。

薇薇:我想你的意思是環境惡劣到大家好像都在玩淘汰賽似的,不過這是不由自主的。

中泠:是啊。首先是房地產倒閉潮、補教業被打擊、電力短缺重創中小型製造業,加上跨境電商封鎖刷好評品牌、外國企業撤離中國、909萬大學生踏出校門,多支失業大軍同時湧現,上千萬勞工失去生計,顯示中國國內局勢空前嚴峻。

薇薇:房地產企業倒閉,引發大規模裁員。今年以來至九月初,中國至少有二七四家房地產公司宣佈破產,平均每天倒閉一家,而近期暴雷的恆大集團員工共二十萬人,上下游產業就業人口達三八○萬人,恆大債務危機使數百萬人工作岌岌可危。

中泠:還不只是這樣。補教界狀況也很嚴重。北京七月宣佈補教業必須成為非營利機構後,補教業一夕間面臨消滅。中國《財聯網》披露,中國補教龍頭新東方共有十萬員工,創辦人兼董事長俞敏洪宣佈,秋季課程結束之後將停止小學和初中學科業務的線下招生,各城市將逐步關閉教學點,目前裁員近一萬人,預定年底前將裁員逾四萬人。

薇薇:剛剛你還講到跨境電商倒閉的問題。九月中旬全球電商巨擘亞馬遜宣佈,已封鎖約六百家涉及「刷好評」的中國品牌旗下三千個電商帳號。去年在這個平臺銷售額達十五億人民幣的知名跨境電商「有棵樹」,其一.三億人民幣資金遭凍結,品牌營收從四五○○萬跳水暴跌至一百萬人民幣,一四○○名員工遭遣散。

中泠:再加上外國企業陸續出走。八月底東芝關閉大連廠、約七百人失業,松下也關閉北京鋰電子廠、一三○○員工工作不保,接著是三星關閉寧波造船廠、數千人失業。搜狐財經報導,「中國湧現史上最大規模外企跑路潮,數千萬中國人將失業」。目前有數千萬人跟上億家庭可能會遭遇上邊政策的鐵拳痛毆。

薇薇:所以遇到這些事情,如果你是個中國青年,要怎麼辦呢?我們之前的節目也講過,很多年輕人開始躺平的生活。就是,我不跟你玩了。

中泠:《大紀元》採訪到一位四川省重慶青年小姜,他就是努力工作過後,發現實在沒有出路,所以開始躺平,回家鄉務農。

薇薇:我們之前也講過,大陸青年的無奈,努力過後發現沒有出路,沒有選擇。

中泠:話說這個小姜從十六歲開始,就一個人去大城市闖蕩。但是現在大陸社會整體道德不行了,一個年輕人在外地找工作,經常會遇到介紹工作的黑心中介。

薇薇:社會整體道德下滑,是除了大環境不好之外,另外一個問題。

中泠:小姜說:「大老遠去找工作,相信一個中介。你走過去的時候,之前還說得好好的,過去當你幹活的時候,突然就變掛了。他是各種的套路。又是押身分證,又是這樣那樣的,吃飯還得自己掏錢。說好了,工價是多少?比如說三十塊一個小時,然後你必須要幹到多久才有錢拿,你幹了那麼久,他會想方設法地讓你拿不到那麼多錢。」

薇薇:真的是黑心仲介。這種黑心仲介據說也滿普遍的,找工作千萬要小心。小姜就說:「黑心中介太多了,以套路的方式將人招進去,全是給你玩文字遊戲。勞動合同上面全是一些陷阱。我剛開始,整個人已經喪失奮鬥的動力,覺得太累了,心累。」

中泠:小姜還說到工廠,表示規矩太多,讓人生畏。「第一想到掙錢的地方就是電子廠。16歲那年,我出去沒多久,因為年齡太小了,吃不了苦。然後只能往家裡面跑。」

薇薇:不知道是不是像電子公司的無塵室那種生產線,要穿那種防護衣,全身都包起來那種,上洗手間都很不方便,那真的是滿辛苦的。

中泠:小姜說他「18歲以後,最開始一直待在重慶,然後就是廣東、深圳、東莞、佛山、成都啊,是那種機械加工廠,就是搞裝備,打螺絲的,做流水線,其實跟電子廠沒有什麼區別。那個時候一個月工資也就兩三千塊錢。那個時候拼著自己吧,反正再苦也要堅持下去。」

薇薇:其實工作都是辛苦的,有一句話說,沒有工作是不委屈的。但是我聽說中國國內很多工廠對於外地來打工是包吃包住。

中泠:不過小姜這麼說,說的是包吃包住,但是都是先吃後扣。「他們說得很好聽,包吃包住,沒有哪一個廠是真正的包吃包住,就算是包吃包住的話。那個伙食說難聽點,簡直就是豬食。」

薇薇:小姜說,也有夜班,電子廠基本上都一個樣,都是八對八,就是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一般進大型電子廠,都要經過中介才能進去。「因為人太多了,每天離職的人很多,如果不招人的話,他廠要運作不了。因為十二個小時,兩班倒,八對八的白班來了,上完馬上夜班晚上就來接班了。」

中泠:小江說「上班時間的話隨時隨地,你可能就會等著挨罵的那種。規矩也特別的多。上個廁所要打報告,不能去久了,你還要看著時間。吃飯也要看著時間。」

薇薇:聽起來是有點像監獄,或魷魚遊戲。

中泠:記得在《刺激1995》電影中,只有在獄中的犯人上洗手間才需要先跟上級報告,犯人刑滿出獄後,還是改不過來先喊報告再去洗手間的習慣。結果現在的中國年輕工人上廁所居然也要喊報告,這整個社會對這些基層年輕人真的就像一個大型監牢一樣了。

薇薇:他在這樣的環境下,是有職業傷害的。差不多幹了三個月吧!流水線做得飛快。做了下來以後,辭職了以後,那個手端碗的時候,那個拿筷子手都是在發抖。這樣真的是非常嚴酷的環境,只做三個月也會有後遺症,而且工錢也給的不是很合理。

中泠:小姜說每個月能拿三四千,其實三千都拿不到,兩千五都拿不到,但是他最後辭職的原因,還是因為受傷了。今年5月,小姜因在工地幹活時被鋼筋打傷,住了兩個多月醫院。現在在家裡養傷。今後他不準備外出打工了。

薇薇:但是我們剛剛談到的小姜面對的還是有工作的情況,事實上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失業,或者過著打零工的生活,舉例如有名的「三和大神」群體。「三和大神」是指廣東省深圳市海新信人力資源市場附近的一群打工者,「三和」是該地區最大人力資源公司的名稱。這些打工者居無定所,多以日結薪資的臨時工為生。

中泠:也就是過一天算一天。「你沒背景,家裡面沒貴人相助。」單槍匹馬地去外地,從一個年輕人到長滿鬍子,頭髮油了的那種,就這樣一個過程。去了之後,黑中介就會押身分證,導致沒錢吃飯,沒錢住店,整天憂鬱成疾,實在沒辦法了,就是去睡那些街頭的凳子,睡地上。長期下來的話,那個焦慮就不想奮鬥了,就是這樣,很多還有個人方面的因素。每個人都不一樣。

薇薇:另一位來自廣西玉林博白縣的23歲青年小韓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去年因為找不到工作,就曾露宿街頭十來天。「去年流浪過。找了好多工作,不夠合適自己,都是工廠的。又沒錢了,就睡大街,當時感覺很無助。」小韓說。

中泠:魷魚遊戲最後,主角成奇勳放棄遊戲與獎金,想和認識的兒時玩伴曹尚佑一起回家;在中國大陸,也有不少人躺平,用無聲的抗議拒絕參加這場中共發起的生存遊戲。

薇薇:的確,怎麼努力都看不到出路,隨時可能被鐵拳毆打的情況實在太辛苦了,這不是個人不努力向上,是整個中共體制的問題。

中泠:盼更多人能夠覺醒,拒絕中共體制下把人越變越殘酷的生存戰爭,還是保有人性的良善跟溫暖。

責任編輯:李世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