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中共演绎真实“鱿鱼游戏”

人气 2425

【大纪元2021年10月21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10月20日(星期三),北京时间10月21日(星期四)。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视频曝光!朝鲜籍囚犯吉林越狱,3分钟翻过高墙电网;带你了解神秘的“脱北者”;英国媒体:中国正上演真实“鱿鱼游戏”。

Sydney:一名朝鲜籍囚犯日前在中国吉林市成功越狱,最新曝光的视频显示,这个朝鲜前特种兵身手矫健,居然在3分钟之内就完成了翻越3层楼高的大棚、切断电网,翻越铁丝网的一连串动作。中共当局悬赏15万元捉拿他。不过,这个案件暴露了逃犯一个神秘的身份——“脱北者”,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群呢?

秦鹏:风靡世界的韩国大逃杀连续剧《鱿鱼游戏》,获得了很多人的追捧。虽然那是虚拟的一个故事,但英国《每日电讯报》日前揭露,一个真实版的鱿鱼游戏,每天都在中国上演。

现代版《越狱》视频曝光 居然是神秘“脱北者”

Sydney:北京时间10月18日晚上,警方发布一份协查通报,说吉林监狱的一个叫朱贤健的朝鲜籍罪犯,利用收工时间,强行脱逃。通报称,凡是提供线索协助抓捕该嫌犯的,奖励人民币10万元;提供线索直接抓捕嫌犯的,则奖励15万元人民币。

相关新闻随后还发布了吉林监狱逃犯追捕现场:路口设护栏,民警敲门入户搜查等等。

秦鹏:这份通告因为巨额的悬赏,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真正让这个消息火爆的,则是网上曝光的这名朝鲜籍囚犯的越狱录像,让很多人惊叹:这简直就是好莱坞大片般的震撼,很像真实版的电视连续剧《越狱》。

Sydney:是,我们来看一下吉林监狱的摄像头拍下的三段囚犯逃离的过程。

第1支监视器,拍到的是穿着监狱服装的朱贤健,独自1人在户外走动。

第2个摄像头,拍到了他惊动了狱警之后,狂奔到一个约3层楼高的遮雨棚前,抓着铁杆迅速爬到棚顶。然后,他顺着棚顶走到监狱的电网前,破坏了电网,我们可以看到电网被破坏过程中迸发的火花,然后他顺着电瓶走到监狱外墙旁,翻过铁丝网,一跃而下。

秦鹏:第3个摄像头,我们可以看到,他摔落到了监狱外面的马路上,稍作调整,然后站起来拔腿狂奔,消失在镜头前。

中国警方称,这名逃犯目前下落不明。当地警方通报称,朱贤健为北韩人,1982年10月13日出生,身高160公分,主要特征有单眼皮,瓜子脸,小眼睛,逃跑时身穿监狱劳动服。

Sydney:很多观众说,这个人很像特种兵。那么,这个飞檐走壁,身手矫健,3分钟不到,就破坏了电网,跃下6公尺高墙的囚犯是什么背景呢?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朱贤健2014年犯下偷越国境罪、盗窃罪、抢劫罪,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1年3个月,并处罚人民币1万6,000元。他在服刑期间2次获得减刑,将于2023年8月21日获得释放,期满将驱逐出境。

秦鹏:Sydney这一段话,实际上说明了,他为什么逃跑。

中国网友爆料说,他曾经是一个朝鲜退役的特种兵。他逃跑的原因,是因为一旦刑满,就要被遣送回国,在朝鲜他将面临被处决,因此还不如在中国越狱,抓不到就自由了,就算抓到也不会判死。

实际上,从中共警方的通告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在2014年犯下的第一个罪名是偷越国境罪,即从朝鲜越境逃跑到了中国,随后为了活命盗窃、抢劫,最后被捕。

神秘的“脱北者”

Sydney:从朝鲜逃离到南方,不管是韩国,还是到中国的人,有一个经常被外界叫的名字“脱北者”,这是一个神秘的身份。而脱北者也是一个神秘的人群。我们今天也来探索一下,他们都是些什么人,逃亡过程在中国和韩国会发生什么,逃出生天又会怎样改变命运。

实际上,我们之前有几次提到过脱北者中的一些人物,比如,前几天谈到Netflix火红的电视剧《鱿鱼游戏》,参加游戏的人里面,就有一位脱北者女孩叫姜晓,在游戏中是67号参赛者。在剧里她是帅气短发造型,参加游戏,是为了帮助一起逃跑到韩国的弟弟有一个更好的生活,还想挣钱之后把还在北朝鲜的妈妈接到韩国。

秦鹏:姜晓是一个虚拟人物,但是有一个真实的脱北女孩现在生活在美国纽约,被全球几亿人熟悉。这个人叫朴妍美(Yeonmi Park,或译朴延美),2007年,她在和母亲逃离朝鲜到中国的时候,只有13岁,最后她终于在韩国定居下来。她今年27岁,现在纽约常春藤盟校哥伦比亚大学读书。同时,她还是知名朝鲜人权活动家,经常站出来批评朝鲜当局。

Sydney:我们现在看到的是,2014年,她在“世界青年峰会”(One Young World Summit)上讲述自己悲惨经历的演讲。这也让她成为全球知名的脱北者。

朴妍美回忆说,九岁时,她看到自己朋友的妈妈因为“观看一部好莱坞电影”而被公开处决。

甚至在她设法到达中国时,这种恐慌仍然继续跟随着她。她透露,在他们逃跑的第一天,一名中国经纪人就强奸了自己的妈妈。这个令人震惊的演讲,让她成为2014年BBC选出的“全球百大女性”之一。现在这个视频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已经接近9,000万次。

秦鹏:朴妍美的父亲是朝鲜的一名上校。她还曾经回忆,朝鲜政权喜欢让高层官员观看处决秀,朴妍美本人就曾经看过11个音乐家被处决。这让她感觉恶心与恐怖。

Sydney:是的。逃离北韩的人有各种各样的身份,有像今天我们介绍的这个越狱的军人身份的,也有普通居民。甚至还有一些前朝鲜政权的官员,著名的有前北韩人民会议常设会议议长黄长烨,前北韩驻英国公使太永浩等等。

脱北者的现象,最早开始是1990年代中期的北韩饥荒,当时因为没有了苏联的援助,朝鲜死了300万-500万人,很多人为了活命逃跑到中国。

一个很著名的例子,是今年参加英国地方选举的朴智贤(Jihyun Park,音译),在定居英国之前,曾经两次逃跑。她的经历很不简单,很艰苦。

她第一次逃到中国时,被人贩子以大约7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中国农民,被迫结婚,这据说也是很多逃跑到中国的朝鲜女子的宿命。她被迫和酗酒的丈夫生了一个儿子,她一直活在恐惧中,也不敢反抗,因为如果被发现抓到,中国当局会把她们送回朝鲜。

然而,五年之后,她还是被中国当局抓获,被驱逐回朝鲜与儿子分开,还被关进了劳改营。接着第二次,她又冒死逃到了中国,之后辗转到了联合国,获得难民身份,然后在2008年获得庇护在英国定居。

秦鹏:在正常国家,这些逃北者,都被视为难民。而且,大韩民国官方称呼其为北韩离脱住民(북한이탈주민)、北韩流亡人士。因为《大韩民国宪法》第三条规定大韩民国的领土为韩半岛及附属岛屿,此条法令就意味着,包括脱北者在内的全体朝鲜国民在法理上是大韩民国公民。

尽管中共当局是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的签署国,该公约禁止将难民送回他们面临迫害或酷刑风险的国家,而且,中共在1995年还和韩国政府正式建交,但是中共将朝鲜叛逃者视为非法移民,而不是难民。因此如果朝鲜人被抓获,中共当局会将他们强行遣返。而且,其生的中朝混血小孩,中共也往往会给他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的身份。

Sydney:因为在中国没有办法获得难民身份、合法打工,还可能被遣返,所以这些人往往只能私下从事体力劳动,或是做非法活动,像偷窃、抢劫、勒索、走私等等。实际上也给中国自己的治安带来了一个隐患。但在中朝两国对脱北者采取严厉的措施,像遣返、劳改甚至处决后,又产生了大量的多次脱北者。

秦鹏:我曾经多次听说过逃到中国的脱北者的遭遇。我在给一个连锁集团客户做企业管理咨询的时候,老板提到朝鲜金家政权的时候,咬牙切齿,他说他们不是人。因为,他年轻时,在吉林延边,就亲眼在火车站看到一些脱北者,被中共警察看押着,他们的肩胛骨上穿着铁丝,可能因为痛苦早过去了已经变得麻木。

老板说,他们会被判刑或处死。还有人跟我说过,他见到过,这些人被送到中朝边境之后,会被朝鲜来接应的人敲碎腿骨,因为怕他们逃跑。

Sydney:好残忍。所以,到了中国的脱北者,多数也会逃亡到其它国家。部分人试图逃进韩国驻沈阳的领事馆希望被送到南韩,但中共近年来又加强了对韩国驻沈阳领事馆的安保。因此脱北者又只好开辟逃往韩国的新途径,其中就是去蒙古国边境,但是,这条路径也很艰难,需要穿越沙漠,因此选择的人不多。

还有一些人,会通过中国再前往东南亚国家,例如泰国,在那里他们会被官方认定为非法移民,在监狱中服刑完毕后被送往韩国。也有脱北者选择逃往日本。

秦鹏:是的。依据脱北者的真实故事,也诞生了很多影视作品,比如前两年火爆的电影《隐秘而伟大》,由金秀贤、李玹雨、朴基雄等韩国影星联合主演。此外,日本、香港等地也有一些影视和漫画等作品,描写了这个特殊的族群的人生悲剧。

英媒揭中国真实版鱿鱼游戏:每周数千人按订单处决

Sydney:是,悲剧在真实世界天天上演。我们节目之前讨论过现在在九十多个国家暴红的《鱿鱼游戏》,有它背后影射的共产主义社会,后来发现,和我们持同看法的观点不少。英国《每日邮报》16日出了一则报导,直接就点名中共,报导中说,中国正在上演真实版的鱿鱼游戏。

从哪里可以证明呢?就是活摘器官的这个部分。在《鱿鱼游戏》中,基层游戏组织者偷偷把遗体完整或是甚至还没死的参赛者的器官摘去卖,牟取暴利,这个情节,正在中国上演,但不同的是,中共政府是上到下,有系统地这么做。《每日邮报》的报导中举了很多例子和数据,还有调查员对医院的采访。

秦鹏:报导说,中共每年从成千上万名的政治犯或良心犯身上,摘除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一个由政府运作的“按订单杀人”器官贩卖,在大规模运作。

当然,中共对此事是不承认的。就在《鱿鱼游戏》上映的一周前,北京才否认联合国人权专家对他们大规模活摘器官赚取暴利的指控。

疑中共成立专属机构 活摘器官

Sydney:报导中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曾派出9个专员,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搜证,调查中国境内可疑的器官捐赠率,怀疑中共成立了专属机构,对包括法轮功修炼者、维吾尔人、藏人、穆斯林和基督徒,执行残忍的“活摘器官”手术。许多人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迫进行血液测试和器官功能检测,照超音波和X光等等体检手续,为的是建立一个活人器官库存清单。

秦鹏:今年6月,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OHCHR)官网上,12名人权专家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于中共活摘器官感到极度震惊。

联合国调查报告中说,中国市场中最常见的器官为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等。由于器官贩卖的过程重度依赖医疗人员的参与,许多参与行动的外科医师、麻醉师等等,都是由中共当局分配,在军警人员的威吓下,秘密进行了无数活摘器官的手术。

Sydney:是,之前《新闻大家谈》节目也放过在中国参与活摘器官医生的证词。他是之前在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做外科医生,说他刚开始被主任带去活摘器官时,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过来。我们来听一下。

安华托帝:“然后我就开始问这个麻醉师,因为我们常规做手术之前都是看一眼麻醉师。麻醉师点头,我们才可以。但是,我也是用那种常规的那种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他说:你看我干啥?

“我说没有打麻药,然后我才反应过来,根本用不着打麻药。因为他已经半死了,然后我就开始切开,切那个皮肤的时候,可以看到出血,在切皮肤的时候,看到出血,说明这个心脏还在跳,而且这个人他还没死,他全身还做了一番挣扎,但是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他的挣扎也没有阻碍手术,他的挣扎很弱。”

这个之前节目中放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7月12日那一期的《新闻大家谈》。

特定时间和地点预约手术

联合国调查员发现最蹊跷的地方是,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人,可以在特定时间和地点预约手术。在其它国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外科医生没办法预测选择成为器官捐献者的人什么时候会死亡。

所以对于很多需要器官移植的人来说,等到一个器官是需要好几年的,因为接受者还必须与死者血型相同,器官大小相同。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代表中国有一个丰富的“器官库”,还可以随时取得,这代表一个更恶心的事实,这是个“活人器官库”。

秦鹏:是的,世界上其它国家,比如美国有器官捐献的传统,一个人考驾照的时候,就会让你选择要不要捐献,这样一旦发生意外死亡,就可以立即展开匹配。所以,美国3亿人中有1亿人自愿捐。但即使这样,在美国等待一个肝脏和肾脏,需要2-3年,但是在中国却只需要一个星期最多一个月,就可以了。这是一件无法解释的事情。

Sydney:2019年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的听证会上,一段卧底调查员打去中国医院的通话中,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秦鹏:中国法庭是由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委托而设立的民间法庭。

Sydney:电话中,山东省某军医院的冯振东医生(Dr Feng Zhendong)在电话中告诉假装需要器官的调查人员,说“每个月都有新器官,最快每周都有”。说明器官量是相当大的。医生还保证,三天就能做移植手术。

国际社会未阻止这种可怕的交易

秦鹏:《每日邮报》说,尽管中共的活摘器官几十年来一直有据可查,但国际社会几乎无能为力阻止这种可怕的交易。因为北京向世界卫生组织少报移植数据,世界卫生组织也只能被迫接受成员国的官方统计数据。

Sydney: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执行长苏西(Susie Hughes)指出,中共当局过去声称,每年仅执行1万到2万次器官移植,但深入分析中国官方的医院收益、病患人数、床位使用率和手术记录等资料,会发现中国每年进行器官移植的次数,最少介于6万到10万次以上。

秦鹏:这数字相当恐怖。但是又非常地具有真实性。《每日邮报》引用了中国法庭上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证词,他被中共关押两年多,现在居住在澳洲,叫做刘金涛。他说2006年,他和八名吸毒犯关押在一起,警卫唆使吸毒犯定期殴打他。有一天,那些吸毒犯殴打到他的背部与腰部时,一个警卫跑进来告诉他们,“不要伤到他的器官!”

Sydney:这就像鱿鱼游戏里专门找遗体完好的参赛者摘取他们的器官一样。只是中共政府有意地想保留这些人的器官。

刘金涛说他2007年底,和其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起接受了一系列医学检查。包括测量身高和体重、抽血并进行X光透视。没有一个人被告知体检是为了什么,刘金涛说,也从未收到过检查结果。但考虑到在劳教所遭受的对待,刘金涛不相信当局是在为他的健康着想。

秦鹏:法轮功学员因为修身养性,通常身体比较健康,相较于其他囚犯来说也是。他们当然还得挑器官健康的。令人发指。

Sydney:另一位被关了六年的法轮功成员余新辉说,一位监狱系统的医生曾私下提醒他小心这种事。余先生在他的证据中说:“一位同情法轮功学员的狱医偷偷告诉我,不要去反对共产党,不要抵制他们,如果你这样做,时间一到,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掉。你的心、肝、脾和肺会被带到哪里,你不会知道的。”

秦鹏:报导也列举被关押过的维吾尔族人祖穆雷特‧达吾特(Zumuret Dawut)的例子,她说被拘留的第一天就被带到医院,接受器官扫描。

中共强制摘取人体器官 被曝官员延寿至150岁为目标

当然面对这类调查指控,中共政府一再否认存在强制摘取人体器官的行为,反称联合国的声明是“捏造”和“诽谤”。但是,这个罪恶却越来越被世人、包括中国人所熟知了。比如,2019年,301医院微信广告泄露,中共领导人最新保健工程以延寿至150岁为目标。

这让网上炸了锅。因为很多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活摘器官,当时有的网友说:“随便换器官,活的能不长吗?”还有网友说,“他们都不想死,活着继续祸害老百姓。”

所以后来,301医院赶紧撤掉了那个广告。还给出了一个荒唐的理由“不当使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形象”,显得欲盖弥彰。

Sydney:这些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例子。数据也证实了这一切。很难想像世界上有这样的事在发生,不过却是千真万确的。我想身为一般人我们能做的,就是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恶行,相信大众的声音集结起来,还是可以遏制这个暴行。

秦鹏:是的。目前美国等国家,联合国机构等,正和WHO及众多人权组织携手,加强调查中共高层内部涉及摘取活人器官的机关名单,就是希望能吓阻中共建立国际地下“器官银行”。

也希望我们的观众朋友,如果知道相关的信息的话,也通过邮件或其它方式联系我们,我们会转交相关的人权组织。让我们一起制止这个惨绝人寰的罪恶,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老朋友玩低级红?普京默克尔暗怼习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秦鹏直播】“玻璃心”被封 禁忌话题海外暴红
【秦鹏直播】网红喝农药酿悲剧 谁该负责?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印俄结盟防共 普京釜底抽薪?
【直播】民主峰会对抗中共 拜登致开幕词
【财商天下】打造稀土巨头 中共欲抢全球定价权
【秦鹏直播】高智晟张展获奖 美官员吁北京放人
【新闻看点】印钞总公司董事落马 替党背锅?
【思想领袖】汉森:中共如何利用美国精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