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澳经济制裁失败 更激发澳洲抗共决心

人气 140

【大纪元2021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采访报导)自去年初澳洲政府提出推动国际上对中共病毒的起源展开独立调查后,中共对澳洲实施了一系列的报复行动,但其结果却是中共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11月9日,澳洲智库“帕斯美国亚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研究主任威尔逊(Jeffrey Wilson)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上撰文指,澳洲向世界展现了与中共脱钩的结果,中共以贸易壁垒霸凌澳洲并借此威胁其它国家勿与中共作对的战狼手段,均彻底失败。

威尔逊还说,在澳洲全力进行市场多元化下,中共搞的经济制裁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这向世界证明了一件事,澳洲与中共脱钩,经济仍欣欣向荣,估计过不了多久,很多国家会跟进效仿,无需向中共卑躬屈膝。

威尔逊表示,长期以来,澳中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在经济上,两国似乎越来越紧密,澳洲提供了中国工业所依赖的许多大宗商品。但在政治上,澳中存在很大分歧,除了价值观和人权差异之外,澳洲对中共在印太地区的军事扩张感到担忧。

去年4月,在继澳洲外长佩恩(Marise Payne)提出澳洲将推动对中共病毒(COVID-19)的爆发展开独立国际调查后不久,澳洲总理莫里森更进一步建议,世界卫生组织(WHO)需要用“武器核查人员”(weapons inspector)这样的力度来调查引发此次疫情的原因。

这无疑戳中了中共的痛点。中共政府不出所料地恼羞成怒,指责澳洲“迎合”美国对中国发起政治攻击。中共驻澳洲大使成竞业发出警告,如果澳洲坚持调查,将引发中国消费者抵制澳洲产品。

随后,中共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贸易制裁,冻结了许多澳洲商品的进口,使得两国经济迅速脱钩。澳洲成为了第一个整体经济遭受打击的国家。

去年5月,中共宣布对澳洲大麦进口征收总计80.5%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随后,从龙虾、葡萄酒到煤炭甚至液化天然气,多达20种产品无一不受影响,直接威胁着澳洲价值200亿澳元(约合145亿美元)的出口。

中共突袭式的经济脱钩,无疑给近40%出口都依赖于中国市场的澳洲带来沉重打击。

“对牛肉的影响是最大的,很多牛肉公司因此破产。澳洲已经被逼上了墙角,无路可退,为了它的价值观、道德原则和国家利益它必须做出反击。”中国问题专家、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向大纪元表示。

他认为,“(澳洲)采取了一个贸易多样化(diversification of trade)的策略,就是寻求新的贸易伙伴,将他们的产品出口到其它国家,以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这一作法很成功。

“迄今为止,这一经济制裁对澳洲的影响出人意料地微乎其微。”威尔逊说,“原因是通过贸易转移,当贸易壁垒建立时,企业会为其产品寻找替代渠道。”

以煤炭为例,自去年11月中共对澳洲实施禁令后,澳洲煤炭对华出口“几乎归零”,中国转而求助于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的供应商,以此填补澳煤的空缺。在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的煤炭退出市场后,澳洲的优质煤炭正好填补了印度和日本的需求缺口,加上全球能源紧缩造成煤炭价格飞涨,使得澳洲的煤炭生产商今年的出口额大幅上升。

澳洲的其它产品也成功采用了这一策略。据澳洲财政部估计,在中共对澳洲贸易制裁的第一年,受影响的行业,对中国出口损失了54亿澳元(约合39亿美元),但同时他们在世界其它地区的出口则增加了44亿澳元(约合32亿美元)。

根据威尔逊的说法,其中10亿澳元(约合7.2亿美元)的净损失仅占澳洲出口的0.25%。此外由于铁矿石价格的飙升,自制裁生效以来,澳洲对中国的出口额反而增长了10%。

据矿业网站澳洲采矿(Australian Mining)公布的信息,仅在今年6月,中国对澳洲铁矿石的进口额就达到了148.9亿澳元(约合10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0亿澳元(约合7.2亿美元)。

另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澳洲对华出口的贸易额为8,259.2亿元人民币(约合1,275.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4.4%。

威尔逊表示,如果中共希望以经济制裁来让澳洲保持沉默并借此警告其它国家,那么这场制裁行动可以称得上是“空前失败”(spectacular failure),这让极具胆识的澳洲政府可以空出手来推行对抗中共的策略。

事实上,中共的强制性措施不仅没能让澳洲沉默,反而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并加强了澳洲对抗中共的决心。

这些策略包括今年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G7)首脑峰会上,澳洲代表团向各国首脑分发了《14条不满清单》的副本,其中包括澳洲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共病毒起源展开调查、禁止华为参与澳洲的5G建设、阻止10起中国在澳洲的基础建设与农业的投资案、取消中国学者的澳洲的签证,以及对中共驻澳洲记者进行突袭调查等,让各国看清中共对澳洲的胁迫。同时澳洲也在加强与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四边安全对话。

今年9月,澳洲与英国和美国建立了“AUKUS”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帮助澳洲开发和部署核动力潜艇这一(对中共)最具挑战性的行动。威尔逊表示,“其目的是明确的,旨在该地区对中国(中共)进行军事对抗”。

冯崇义表示,澳洲的作法为其它国家带了一个好头。 “它可以在全球建立新的盟友,澳洲在树立了这个榜样之后,尽管欧洲的步调没有那么快,但是他们也开始跟随澳洲的脚步。”

今年5月,立陶宛退出了由中国和东欧国家组成的有争议的“17+1”小组,并同意在台湾设立代表处。

在中共暂停了到维尔纽斯(Vilnius)的铁路货运服务这项“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及拒绝立陶宛食品出口商正在申请的食品出口许可证后,立陶宛仍然坚持退出。立陶宛总统吉塔纳斯·瑙塞达(Gitanas Nausėda)说:“我们准备与(中共)对话,但我们不会重新考虑……我们的决定。”立陶宛敦促其它欧洲国家一同退出“17+1”合作机制。

威尔逊表示,澳洲的坚韧现在可能正在激励其它国家,并向世界展示了澳洲虽然对中共“说不”,但经济仍然欣欣向荣。 “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国家开始效仿”。 @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处理澳中关系 澳反对党领袖:永不放弃价值观
澳中文媒体主编谈马克思主义如何毒害中国
美众院听证会 揭中共活摘黑幕
俄引爆隐形世界大战 52国志愿者加入乌军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掌军权了吗?军方官媒喊话
【远见快评】李克强讲话霸屏 习近平脑瘤疑云?
【新闻大家谈】上海称将推复商复市 评论翻车
【直播】50年首次 美国会就UFO听证
【新闻看点】惊传习脑部重病 政敌欲置之死地?
【秦鹏直播】朝鲜百万人发热 金正恩一石三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