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行业受“双减”重击 海外求生前景难料

纽交所挂牌的教育中概股“高途”8个月内市值跌去98%

人气 3888

【大纪元2021年11月2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玉炎、徐亦扬采访报导)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最看重孩子教育的民族:一个是西方的犹太人,一个是东方的中国人。犹太人重视后代教育如同生命;中国人,尤其是现代中国人也不输半分。无以计数的中国父母呕心沥血、甚至有的不惜倾家荡产,也要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不管这些父母是来自哪个阶层,都一样。于是,学校之外的教育培训产业应运而生。

新东方就是这样一间由小到大、由弱渐强,最后雄居教培市场前列二十多年的龙头霸主之一。“新东方”三个字,几乎能和留学欧美的几代精英连在一起,在它的帮助下,他们走上人生快车道。

然而2021年10月25日,新东方宣告11月末之前终止K-9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这头业界巨兽轰然倒下,其崩塌速度之快,不仅出乎中国家长的意料,也让世界震惊。

新东方震荡因“双减”而起

北京时间10月25日晚8时25分,新东方在线发布通告:根据新规定及为确保本集团及其营运完全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监管要求,本公司董事会已决定,本集团将停止经营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其乃提供予中国内地幼儿园至九年级(K-9或义务教育)的学生。终止预计于2021年11月末之前生效。

“新东方”关门自此成为现实。不仅如此,与它齐名的“好未来”及“高途”也成为北京的屠场羔羊。

美国东部时间7月23日,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的三大教育巨头股价暴跌。新东方大跌54.22%,高途集团跌幅达63.26%,好未来跌幅超过70%,单日跌幅均超历史记录。高途最惨,8个月内市值跌去98%,成为2021年最惨教育中概股之一。

《中国基金报》7月27日说,教育三巨头在7月23日和26日两天蒸发将近1300亿元人民币(约合201亿美元)。

“跌跌不休”来到8月,截至美东时间8月13日收盘,新东方从高点的19.97美元跌到了1.97美元;好未来从90.96美元跌到了5.48美元;高途爬得最高,也跌得最惨,从149美元跌到了2.91美元,市值在8个月内蒸发98%;新东方紧跟,市值缩水90%。

三大中概教育股惨境源于一份文件。5月21日,中共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十九次会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7月24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向各地印发了这份文件。

“双减”对校外培训进行了全面规范,其中最致命的两点说法是“严禁资本化运作”和“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寒风袭来,红火近30年的大陆教培业顿时一片萧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9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描述,原本一到周末就堵车的北京海淀区两大“鸡娃中心”(注:家长不断地让孩子去参加各种培训班称给孩子“打鸡血”,这样的孩子戏称“鸡娃”),现在已变得十分冷清:大钟寺地铁站附近的中鼎大厦汇集了学而思、新东方等多家培训机构,如今教室空无一人,而仅仅在半个月前,这里还熙熙攘攘,挤满了上课的学生和等候的家长。中关村大街上以海淀文化艺术大厦、银网中心和理想大厦三座写字楼构成的“宇宙补课中心”里,学科类培训机构陆续关门整顿。

不可避免的是三大教培大量裁员。中国财经媒体“界面新闻”报导,新东方一位高管表示,到年底裁员人数将超过4万人。《北京商报》10月走访了教培行业从业人员,他们有的转行,有的考研。8至9月间,华尔街英语、绿光少儿教育、巨人教育等老牌教育机构相继宣布破产,还有多家教育机构跑路,引发维权抗议事件。

大陆企业信息查询网站“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9月1日,今年已有16万家教培相关机构注销或吊销。

“双减”公布两天后,“中国企业家”网站发文《教培已死!70万教培机构、1000万从业人员出路何在》,透露了大陆教育培训机构的规模。

刚刚辗转来美国4个多月的大陆前教培业者Zayn对大纪元记者说,他从2009年起创办自己的教培生意,从一开始只有十几个学生的小教室发展成拥有四个分校、上千名学生的培训机构。但因中共打击校外培训,他只好关闭了生意,跑来美国。

2021年9月15日,从大陆来到美国的Zayn在洛杉矶中领馆前手举“要法制不要人治”的标语,抗议中共严打教育培训行业。(Zayn提供)

Zayn曾担任大学讲师十多年,在多所高校从事一线教学。他在5月份的时候就聼说中共会对教育培训机构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进行整顿。他在2017年拿到了线下的教育培训许可,但一直拿不到线上的许可。

他说:“我们开发的软件也拿到了著作权,也有相关的商标,全部注册,但他们要以各种条件来限制你。听说就是这样来整顿这个行业,我肯定就再也拿不到线上的培训执照了,所以在大陆基本上就没有了发展的空间。”

三大教育股市值蒸发超8000亿

2006年9月,新东方在纽约敲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在美上市的教育公司。2019年3月,新东方旗下“新东方在线”在港交所上市,成为港股线上教育第一股。2020年11月9日,董事长俞敏洪完成第三次敲钟——新东方在港二次上市,当日开盘价报1381港元/股(约合177美元/股),以收盘价计算,新东方当时市值为2305亿港元(约合295亿美元)。

“好未来”2010年在纽交所敲钟上市后,市值一度超过550亿美元,全职员工最多时超过7万人。据其最新一季财报,这家以奥数培训起家的公司,90%以上营收来自中小学教育培训业务。

“跟谁学”2014年6月由陈向东创建,2021年4月22日更名为“高途集团”。2019年6月6日,跟谁学在纽交所挂牌。这是首家盈利的K12线上教育公司在美上市。其团队成员主要来自新东方等教培机构和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公司。有报导称,“双减”下发第二天,高途集团就定下裁员指标,涉及人员上万,相当于高途三分之一的人会离开。

因中共政策多变,导致中概股纽交所大跌,让近年来一直和中共走得很近的华尔街大鳄狼狈且愤怒。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 LLC)第二季度降低了对中概股的投资,清仓腾讯音乐、百度、唯品会等中概股,躲过了7月的大跌。

除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外,维京全球投资者公司(Viking Global Investors)前合伙人丹‧桑德海姆(Dan Sundheim)运作的投资公司D1 Capital Partners所持有的2500万股新东方集团(EDU)的中概股股份已全部出售。

大陆教培业迎来严冬 新东方寄望海外市场

大陆媒体“科技身边事”7月26日引述新东方内部人士的话说:“在不久前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新东方集团的管理层就已经知道了教培行业要经历严打,大家就开始谈论公司的转型问题。面对公司转型,还有人建议公司转型做托儿所,当时俞敏洪在内部会议上都落了泪。”

他们认为,教培行业被打击的范围不只包含K12(幼儿园至高中)教育这么简单,还有成人教育、考研和留学等。

“科技身边事”还表示,对新东方的结局,马云早有预料,几年前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他就说:“教育一直会在,但新东方不一定会在”;“我们这些公司,3年以内可能就不存在”。

目前大陆形势发展,不幸被其言中。

主要负责政府关系的王腾在高途教育供职3年。今年6月初,王腾就打听到教培行业将迎来严打,最坏的结果可能整个行业完全变天,因此他非常果断地选择离职。到7月24日,王腾手里的高途股票从每股72.3美元,跌成了3.95美元,账面亏损达94.54%。

他说:“仅是股票我就赔了3年的积蓄,实在太惨烈。”“浮亏94.54%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相当于你手里有100元,进了股市转一圈,扣掉交易佣金和手续费就只剩下不到5元了。我白给高途打工3年,连老婆本都赔进去了。”

那么教培大佬们现在在做什么?据《每日经济新闻》报导,11月4日,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社交平台发布动态称:“新东方业务调整,为农村孩子捐献近8万套课桌椅。”

新东方各地学校退租了部分校区,郑州、西安、合肥、成都、宜昌、佛山、兰州、连云港、武汉、乌鲁木齐、太原、海口等地的新东方分校将遗留下来的73,366套新桌椅捐赠给有需要的乡村学校。

教培机构“双减”政策下如何“转身”?俞敏洪此前表示,新东方要“回归”大学生业务。

9月25日,新东方在北京举办大学生业务品牌升级发布会。俞敏洪在“双减”落地后首次公开露面。他表示,对新东方而言,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的升级不是转型,而是坚守和回归。新东方将全面升级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教资、财会项目,未来也将拓展电脑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教培项目。

俞敏洪表示,自1993年有了“新东方”这个名字以来,一直到2000年,新东方最初只有大学生出国考试业。直至2000年新东方进入K12市场,最初仅面向中小学生提供英语辅导,2008年推出全科辅导。

目前,好未来教学点也正在退租、清理,售卖二手设备。未来,好未来将转向和政府合作,参与各学校的课后延时服务。新东方也已经开始了相关尝试。

对教培机构倒闭潮,网易号“爱叨叨的高老师”形容,不过一百多天,这个行业已经换了人间。我们猜中了教培行业将会遭受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整治,但做梦也没想到,结局竟然是整个教培机构将会消失在神州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而这一切的完成,只在大半年间。

俞敏洪曾经出过一本书,叫“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这一次,他无疑又走在了崩溃的边缘。

对于当局打击教培行业有什么意图,旅美教培业者Zayn对大纪元记者分析说,它的意图之一是,准备缩小初中升高中的比例,进一步缩小上大学的比例,然后扩大技校、职业院校的比例,就是想学习德国、美国这样的模式。目的之二是想减轻家长的负担,然后让家长多生孩子,因为现在国内的出生率非常低。它们表面上说是给学生减负。

他认为,当局严厉打击教培背后,还包含着巨大的担心,就是教材问题。当局不允许高校采用国外的教材,这个行政命令只能禁止体制内的学校、但是不能够限制培训机构。培训机构为了增加吸引力,基本上都是引进国外教材。那样不可避免地就把国外的价值观、这种普世价值带进来,这实际上是官方特别忌讳的东西。

新东方“移居”海外 可能无法遇到中式虎爸虎妈

早在19年前,新东方就在加拿大多伦多开设了海外分校,也是大陆民企在海外市场的首次尝试。2006年和2017年也分别在日本东京、澳洲悉尼成立了分公司。如今“双减”让国内教培巨头被迫急刹车,扎堆“出海”成了“活下去”的必然选择。

学而思(注:好未来教育集团下的中小学课外辅导品牌)、新东方,2013年创立的线上少儿英语教育品牌VIPKID,都试图在大洋彼岸开拓自身新的增长点。它们的授课学科涵盖中文、数学竞赛等各家在国内竞争激烈类目。

据大陆媒体报导,今年8月19日,新东方宣布成立比邻中文Blingo,面向海外14岁以下华裔儿童、青少年提供中文、中华文化学习课程。

然而,海外教培市场有多大?教外国人说中文、学数学,会是一门好生意吗?国内教培企业能否在海外活下来、活得好,目前还没有答案。

但最主要的问题是,在文化、信仰、价值观完全不同的大洋彼岸,家长们是否能接纳这种曾经风行中国大陆的课外教培模式?

2018年6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刊登的亚裔美国律师莱恩‧帕克(Ryan Park)的《告别虎爸虎妈》一文,以记录切身经验和东方移民父母的教育模式,反思亚裔“虎爸虎妈”教育原则,提出“强硬的手法最好与温暖的拥抱结合”的教育方法。

莱恩回忆了自己在一所美国郊区小学读一年级时,就轻松做出五年级的数学题,被老师奉为天才,后来上了阿默斯特学院和哈佛法学院,当上了律师的经历。但他直言,那是由长期令他怨恨的童年经历换来的,他反思,用幸福交换成功的代价是否值得?

从亚裔美国人在纽约市首屈一指的公立高中里占据了多数名额,如在久负盛名的史岱文森高中,亚裔的比例占到了73%的情况中,他明白了该中学入学完全取决于标准化测试。也就是中国人崇尚的考试高分。他从中总结出,自己的经历反映了亚裔家庭教育的文化传统。

通过自身经历和反思,他确定了要为两个小女儿设计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童年。他将让女儿认识到家是一个充满欢乐和乐趣的地方,她们永远不会怀疑父亲的爱是建立在完美无瑕的成绩单上的。

美国爆火的YouTube频道Jubilee在2020年1月的节目中,请来了三位“放养式家长”的代表与三位虎爸虎妈,讨论教育中最常“避而不谈”的问题。

其中,放养式母亲Lenore让自己9岁的孩子独自在纽约坐地铁让她变得家喻户晓,甚至有媒体评价她为“全美最差的妈妈”。Jody是8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一位非常成功的CEO,她出版了一系列图书让孩子在去公园、游乐园、博物馆等游览参观后能总结自己的收获;Jenny是一位健康教练,也出版了自己的儿童健康食谱。她反对一切规则。

虎爸虎妈们则更像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有自己的职业,用自己的方式默默“鸡娃”。

来自马里兰的牧师Hal是虎爸,他用宗教的方法严格教育自己的5个孩子;黑人虎妈Christian是一位助产士,家有一个7岁的女儿。她说“放养”对很多少数族裔来说是一种奢侈,她没办法完全放手。亚裔虎爸Nguyen在洛杉矶经营自己的餐馆,他说有自己的原则,对待孩子是严格的,但希望能理解和感受到孩子的情绪,能和孩子一起成长学习。

由这个节目的多轮问答,也可以看出,美国虎爸虎妈其实和中国家长大相径庭。因为国情、生活环境、价值观的巨大差异,新东方等中国大陆教培企业能否影响西方社会教育生态,并获得曾经的中国式成功,尚有待观察。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共打压下 新东方宣布停止经营大陆教培服务
中共“双减”之下 培训机构人员正面临困境
【一线采访】南京知名教培借“双减”跑路
“教培时代结束” 大陆新东方将直播卖菜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围剿特斯拉?马斯克被骗内幕
【时事军事】Y-20U加油机也扰台 中共想太多了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