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行業受「雙減」重擊 海外求生前景難料

紐交所掛牌的教育中概股「高途」8個月內市值跌去98%

人氣 3725

【大紀元2021年11月2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玉炎、徐亦揚採訪報導)這個世界上有兩個最看重孩子教育的民族:一個是西方的猶太人,一個是東方的中國人。猶太人重視後代教育如同生命;中國人,尤其是現代中國人也不輸半分。無以計數的中國父母嘔心瀝血、甚至有的不惜傾家蕩產,也要讓自己的孩子贏在起跑線上,不管這些父母是來自哪個階層,都一樣。於是,學校之外的教育培訓產業應運而生。

新東方就是這樣一間由小到大、由弱漸強,最後雄居教培市場前列二十多年的龍頭霸主之一。「新東方」三個字,幾乎能和留學歐美的幾代精英連在一起,在它的幫助下,他們走上人生快車道。

然而2021年10月25日,新東方宣告11月末之前終止K-9學科類校外培訓業務。這頭業界巨獸轟然倒下,其崩塌速度之快,不僅出乎中國家長的意料,也讓世界震驚。

新東方震盪因「雙減」而起

北京時間10月25日晚8時25分,新東方在線發布通告:根據新規定及為確保本集團及其營運完全遵守所有適用的法律和監管要求,本公司董事會已決定,本集團將停止經營中國內地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校外培訓服務,其乃提供予中國內地幼兒園至九年級(K-9或義務教育)的學生。終止預計於2021年11月末之前生效。

「新東方」關門自此成為現實。不僅如此,與它齊名的「好未來」及「高途」也成為北京的屠場羔羊。

美國東部時間7月23日,在紐交所掛牌上市的三大教育巨頭股價暴跌。新東方大跌54.22%,高途集團跌幅達63.26%,好未來跌幅超過70%,單日跌幅均超歷史記錄。高途最慘,8個月內市值跌去98%,成為2021年最慘教育中概股之一。

《中國基金報》7月27日說,教育三巨頭在7月23日和26日兩天蒸發將近1300億元人民幣(約合201億美元)。

「跌跌不休」來到8月,截至美東時間8月13日收盤,新東方從高點的19.97美元跌到了1.97美元;好未來從90.96美元跌到了5.48美元;高途爬得最高,也跌得最慘,從149美元跌到了2.91美元,市值在8個月內蒸發98%;新東方緊跟,市值縮水90%。

三大中概教育股慘境源於一份文件。5月21日,中共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十九次會議通過《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雙減」)。7月24日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向各地印發了這份文件。

「雙減」對校外培訓進行了全面規範,其中最致命的兩點說法是「嚴禁資本化運作」和「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

寒風襲來,紅火近30年的大陸教培業頓時一片蕭瑟。《中國新聞週刊》雜誌9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描述,原本一到週末就堵車的北京海淀區兩大「雞娃中心」(註:家長不斷地讓孩子去參加各種培訓班稱給孩子「打雞血」,這樣的孩子戲稱「雞娃」),現在已變得十分冷清:大鐘寺地鐵站附近的中鼎大廈匯集了學而思、新東方等多家培訓機構,如今教室空無一人,而僅僅在半個月前,這裡還熙熙攘攘,擠滿了上課的學生和等候的家長。中關村大街上以海淀文化藝術大廈、銀網中心和理想大廈三座寫字樓構成的「宇宙補課中心」裡,學科類培訓機構陸續關門整頓。

不可避免的是三大教培大量裁員。中國財經媒體「界面新聞」報導,新東方一位高管表示,到年底裁員人數將超過4萬人。《北京商報》10月走訪了教培行業從業人員,他們有的轉行,有的考研。8至9月間,華爾街英語、綠光少兒教育、巨人教育等老牌教育機構相繼宣布破產,還有多家教育機構跑路,引發維權抗議事件。

大陸企業信息查詢網站「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9月1日,今年已有16萬家教培相關機構註銷或吊銷。

「雙減」公布兩天後,「中國企業家」網站發文《教培已死!70萬教培機構、1000萬從業人員出路何在》,透露了大陸教育培訓機構的規模。

剛剛輾轉來美國4個多月的大陸前教培業者Zayn對大紀元記者說,他從2009年起創辦自己的教培生意,從一開始只有十幾個學生的小教室發展成擁有四個分校、上千名學生的培訓機構。但因中共打擊校外培訓,他只好關閉了生意,跑來美國。

2021年9月15日,從大陸來到美國的Zayn在洛杉磯中領館前手舉「要法制不要人治」的標語,抗議中共嚴打教育培訓行業。(Zayn提供)

Zayn曾擔任大學講師十多年,在多所高校從事一線教學。他在5月份的時候就聼說中共會對教育培訓機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進行整頓。他在2017年拿到了線下的教育培訓許可,但一直拿不到線上的許可。

他說:「我們開發的軟件也拿到了著作權,也有相關的商標,全部註冊,但他們要以各種條件來限制你。聽說就是這樣來整頓這個行業,我肯定就再也拿不到線上的培訓執照了,所以在大陸基本上就沒有了發展的空間。」

三大教育股市值蒸發超8000億

2006年9月,新東方在紐約敲鐘上市,成為中國首家在美上市的教育公司。2019年3月,新東方旗下「新東方在線」在港交所上市,成為港股線上教育第一股。2020年11月9日,董事長俞敏洪完成第三次敲鐘——新東方在港二次上市,當日開盤價報1381港元/股(約合177美元/股),以收盤價計算,新東方當時市值為2305億港元(約合295億美元)。

「好未來」2010年在紐交所敲鐘上市後,市值一度超過550億美元,全職員工最多時超過7萬人。據其最新一季財報,這家以奧數培訓起家的公司,90%以上營收來自中小學教育培訓業務。

「跟誰學」2014年6月由陳向東創建,2021年4月22日更名為「高途集團」。2019年6月6日,跟誰學在紐交所掛牌。這是首家盈利的K12線上教育公司在美上市。其團隊成員主要來自新東方等教培機構和阿里、騰訊、百度等互聯網公司。有報導稱,「雙減」下發第二天,高途集團就定下裁員指標,涉及人員上萬,相當於高途三分之一的人會離開。

因中共政策多變,導致中概股紐交所大跌,讓近年來一直和中共走得很近的華爾街大鱷狼狽且憤怒。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 LLC)第二季度降低了對中概股的投資,清倉騰訊音樂、百度、唯品會等中概股,躲過了7月的大跌。

除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外,維京全球投資者公司(Viking Global Investors)前合夥人丹‧桑德海姆(Dan Sundheim)運作的投資公司D1 Capital Partners所持有的2500萬股新東方集團(EDU)的中概股股份已全部出售。

大陸教培業迎來嚴冬 新東方寄望海外市場

大陸媒體「科技身邊事」7月26日引述新東方內部人士的話說:「在不久前的一次內部會議上,新東方集團的管理層就已經知道了教培行業要經歷嚴打,大家就開始談論公司的轉型問題。面對公司轉型,還有人建議公司轉型做托兒所,當時俞敏洪在內部會議上都落了淚。」

他們認為,教培行業被打擊的範圍不只包含K12(幼兒園至高中)教育這麼簡單,還有成人教育、考研和留學等。

「科技身邊事」還表示,對新東方的結局,馬雲早有預料,幾年前的一次公開演講中他就說:「教育一直會在,但新東方不一定會在」;「我們這些公司,3年以內可能就不存在」。

目前大陸形勢發展,不幸被其言中。

主要負責政府關係的王騰在高途教育供職3年。今年6月初,王騰就打聽到教培行業將迎來嚴打,最壞的結果可能整個行業完全變天,因此他非常果斷地選擇離職。到7月24日,王騰手裡的高途股票從每股72.3美元,跌成了3.95美元,帳面虧損達94.54%。

他說:「僅是股票我就賠了3年的積蓄,實在太慘烈。」「浮虧94.54%是什麼概念你知道嗎?相當於你手裡有100元,進了股市轉一圈,扣掉交易傭金和手續費就只剩下不到5元了。我白給高途打工3年,連老婆本都賠進去了。」

那麼教培大佬們現在在做什麼?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11月4日,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在社交平台發布動態稱:「新東方業務調整,為農村孩子捐獻近8萬套課桌椅。」

新東方各地學校退租了部分校區,鄭州、西安、合肥、成都、宜昌、佛山、蘭州、連雲港、武漢、烏魯木齊、太原、海口等地的新東方分校將遺留下來的73,366套新桌椅捐贈給有需要的鄉村學校。

教培機構「雙減」政策下如何「轉身」?俞敏洪此前表示,新東方要「回歸」大學生業務。

9月25日,新東方在北京舉辦大學生業務品牌升級發布會。俞敏洪在「雙減」落地後首次公開露面。他表示,對新東方而言,大學生學習與發展中心的升級不是轉型,而是堅守和回歸。新東方將全面升級四六級、考研、出國考試、教資、財會項目,未來也將拓展電腦等級考試、司法考試等教培項目。

俞敏洪表示,自1993年有了「新東方」這個名字以來,一直到2000年,新東方最初只有大學生出國考試業。直至2000年新東方進入K12市場,最初僅面向中小學生提供英語輔導,2008年推出全科輔導。

目前,好未來教學點也正在退租、清理,售賣二手設備。未來,好未來將轉向和政府合作,參與各學校的課後延時服務。新東方也已經開始了相關嘗試。

對教培機構倒閉潮,網易號「愛叨叨的高老師」形容,不過一百多天,這個行業已經換了人間。我們猜中了教培行業將會遭受有史以來最嚴厲的整治,但做夢也沒想到,結局竟然是整個教培機構將會消失在神州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而這一切的完成,只在大半年間。

俞敏洪曾經出過一本書,叫「我曾走在崩潰的邊緣」。這一次,他無疑又走在了崩潰的邊緣。

對於當局打擊教培行業有什麼意圖,旅美教培業者Zayn對大紀元記者分析說,它的意圖之一是,準備縮小初中升高中的比例,進一步縮小上大學的比例,然後擴大技校、職業院校的比例,就是想學習德國、美國這樣的模式。目的之二是想減輕家長的負擔,然後讓家長多生孩子,因為現在國內的出生率非常低。它們表面上說是給學生減負。

他認為,當局嚴厲打擊教培背後,還包含著巨大的擔心,就是教材問題。當局不允許高校採用國外的教材,這個行政命令只能禁止體制內的學校、但是不能夠限制培訓機構。培訓機構為了增加吸引力,基本上都是引進國外教材。那樣不可避免地就把國外的價值觀、這種普世價值帶進來,這實際上是官方特別忌諱的東西。

新東方「移居」海外 可能無法遇到中式虎爸虎媽

早在19年前,新東方就在加拿大多倫多開設了海外分校,也是大陸民企在海外市場的首次嘗試。2006年和2017年也分別在日本東京、澳洲悉尼成立了分公司。如今「雙減」讓國內教培巨頭被迫急剎車,扎堆「出海」成了「活下去」的必然選擇。

學而思(註:好未來教育集團下的中小學課外輔導品牌)、新東方,2013年創立的線上少兒英語教育品牌VIPKID,都試圖在大洋彼岸開拓自身新的增長點。它們的授課學科涵蓋中文、數學競賽等各家在國內競爭激烈類目。

據大陸媒體報導,今年8月19日,新東方宣布成立比鄰中文Blingo,面向海外14歲以下華裔兒童、青少年提供中文、中華文化學習課程。

然而,海外教培市場有多大?教外國人說中文、學數學,會是一門好生意嗎?國內教培企業能否在海外活下來、活得好,目前還沒有答案。

但最主要的問題是,在文化、信仰、價值觀完全不同的大洋彼岸,家長們是否能接納這種曾經風行中國大陸的課外教培模式?

2018年6月26日,美國《紐約時報》刊登的亞裔美國律師萊恩‧帕克(Ryan Park)的《告別虎爸虎媽》一文,以記錄切身經驗和東方移民父母的教育模式,反思亞裔「虎爸虎媽」教育原則,提出「強硬的手法最好與溫暖的擁抱結合」的教育方法。

萊恩回憶了自己在一所美國郊區小學讀一年級時,就輕鬆做出五年級的數學題,被老師奉為天才,後來上了阿默斯特學院和哈佛法學院,當上了律師的經歷。但他直言,那是由長期令他怨恨的童年經歷換來的,他反思,用幸福交換成功的代價是否值得?

從亞裔美國人在紐約市首屈一指的公立高中裡占據了多數名額,如在久負盛名的史岱文森高中,亞裔的比例占到了73%的情況中,他明白了該中學入學完全取決於標準化測試。也就是中國人崇尚的考試高分。他從中總結出,自己的經歷反映了亞裔家庭教育的文化傳統。

通過自身經歷和反思,他確定了要為兩個小女兒設計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童年。他將讓女兒認識到家是一個充滿歡樂和樂趣的地方,她們永遠不會懷疑父親的愛是建立在完美無瑕的成績單上的。

美國爆火的YouTube頻道Jubilee在2020年1月的節目中,請來了三位「放養式家長」的代表與三位虎爸虎媽,討論教育中最常「避而不談」的問題。

其中,放養式母親Lenore讓自己9歲的孩子獨自在紐約坐地鐵讓她變得家喻戶曉,甚至有媒體評價她為「全美最差的媽媽」。Jody是8個孩子的母親,也是一位非常成功的CEO,她出版了一系列圖書讓孩子在去公園、遊樂園、博物館等遊覽參觀後能總結自己的收穫;Jenny是一位健康教練,也出版了自己的兒童健康食譜。她反對一切規則。

虎爸虎媽們則更像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有自己的職業,用自己的方式默默「雞娃」。

來自馬里蘭的牧師Hal是虎爸,他用宗教的方法嚴格教育自己的5個孩子;黑人虎媽Christian是一位助產士,家有一個7歲的女兒。她說「放養」對很多少數族裔來說是一種奢侈,她沒辦法完全放手。亞裔虎爸Nguyen在洛杉磯經營自己的餐館,他說有自己的原則,對待孩子是嚴格的,但希望能理解和感受到孩子的情緒,能和孩子一起成長學習。

由這個節目的多輪問答,也可以看出,美國虎爸虎媽其實和中國家長大相逕庭。因為國情、生活環境、價值觀的巨大差異,新東方等中國大陸教培企業能否影響西方社會教育生態,並獲得曾經的中國式成功,尚有待觀察。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中共打壓下 新東方宣布停止經營大陸教培服務
中共「雙減」之下 培訓機構人員正面臨困境
【一線採訪】南京知名教培借「雙減」跑路
「教培時代結束」 大陸新東方將直播賣菜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整肅台商 恐自吞三毒箭
【財商天下】出口增長見頂 互聯網行業「過冬」
【橫河觀點】美小城基諾沙判決 拷問社會和法治
【時事軍事】美軍最新格鬥導彈 將阻斷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