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北京将承受左转的经济动荡?

人气 8309

【大纪元2021年11月28日讯】中国政治的风向往往从官方“引导”或默许下的舆论开始。在出炉了所谓第三份历史决议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之后,又一次针对“改革开放”,严格来说针对民营经济的骂战登场。这一次被击中的是联想柳传志

大五毛司马南挑战柳传志触动谁?

始于六中全会召开前一天的11月7日,一直到开完会的21日,有中共左派大五毛之称的司马南在B站连发七个视频,矛头直指联想集团及其领军人物柳传志、杨元庆等人。联想被质疑国有资产被贱卖、为泛海控股量身定做,一半高层是外国人,高管天价年薪,资不抵债有暴雷风险等等。

当中的“中科院股权被贱卖?联想控股13亿国有资产白送泰山会”,显然不是一般的指控。涉及江泽民、朱镕基时期的市场化股份制改革所带来的国有资产流失。这是江掌权时期搞高层权贵利益均沾、瓜分全民财富的产物。

江泽民之子江绵恒1994年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是早期红色权贵用“混合制”来窃取国有资产的模式。2007年《财经》调查报导揭露,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高达738亿人民币的资产,被以三十多亿元人民币廉价收购,成为私企。背后实际收购人是曾庆红之子曾伟。

司马南对联想贱卖国有资产的指控,还直接涉及曾被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掌控的中科院,江绵恒1999年至2011年任中科院副院长。司马南指中科院在2009年以低价将联想股权出让给了卢志强的泛海集团有限公司,流失约13亿元人民币,而卢志强是泰山会的成员。

泰山会由柳传志、史玉柱、马云等中国商界最有权势的一群人组成,在今年1月马云开始被习近平当局打压时宣告解散。这些富豪基本都是在江泽民时代发家。司马南指控中科院白白将国有资产送给泰山会,到底是中共高层谁在指使?

司马南本身名声颇差,人称“大五毛”,他早年曾多次公开赞赏薄熙来和王立军,被广泛认为是薄的人。在江泽民亲信周永康落马前,司马南在社媒网路替周辩护,不过当中共官方宣布对周永康立案审查后,司马南又转变立场,连夜发微博讨好习近平阵营,因此被网民讥讽为“三姓家奴”。

在司马南的挑战过程中,联想方面保持低调。而待司马南第七个视频于11月22日发表的当晚,有御用叼盘手之称的胡锡进上场了。

胡锡进的文字保持党文化的风格,有点模棱两可,似是而非。他一方面称“司马南的质疑是朴素的,有公众意见的基础”,另一方面又说“倒过来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胡锡进最后又强调习近平提出的“共同富裕”,称在这大背景下,柳传志和杨元庆应该“思考”。

对这次司马南指控联想,官媒基本没有转发或评论,多是自媒体上引起诸多争议。不过亲共网站多维网就连续跟进评论。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27日对大纪元表示,司马南应该只是一个在台前的发声筒或扩音器,他的背后,另有其人。

他分析说,司马南对联想的攻击持续了这么久,而且带有很强烈的打击民营企业及翻国企改制时期旧案的色彩。当局严苛的舆论管控部门,不但没有降温或制止,反而让舆论效应不断扩大,这显示了司马南的兴师问罪具有非常明显的“舆论审判”性质。

“这是毛泽东时代发动政治运动整人的惯技,难以通过司法途径达到目的,就通过舆论来发动群众。”唐靖远说。

至于官媒低调对待联想被攻击,唐靖远认为是因为大家都看不清来路,怕站错队。

唐靖远同时表示,胡锡进和司马南的论调,基本上类似于唱红黑脸,表面上看起来有很大差异,但骨子里的目的一致,都是在鼓吹国进民退,只不过司马南表现出了强烈的发动运动的欲望,而胡锡进认为更适合精准打击而已。

他说:“胡锡进这次的发文,本质上是与司马南的一次配合,更像是出自个人的一次投机。上一次针对李光满,胡锡进是明显的奉命维稳,奉命降温。”

上一次骂战

北京当局近年在经济领域频出重手,持续以反垄断、数据安全等为由,整肃视频游戏、教育培训、金融科技、食品配送、网约车、加密货币,加上早已被“三条红线”规管的房地产业,在中国的民营业界引发寒蝉效应。

今年8月,当局高调提出“共同富裕”,要搞“三次分配”。随后毛左写手李光满在自媒体发的文章,于8月29日被各大党媒网站集体转发。文章声称中共“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国内外舆论认为中国“二次文革”要来了。

这篇文章点名赵薇、郑爽,还有饭圈、明星是“毒瘤”,又说蚂蚁、滴滴等等是大买办资本集团,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变革”就是要对其进行清理、整治。

但有转发该文的《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9月2日突然发文唱反调,痛批李光满“严重的误判和误导”。

同为维护中共的两名宣传打手的争战当时曾引起国际围观。随后李光满的文章被官方降温,原因不明。

这一次风从何来?

那到底最新这波由大五毛司马南挑起的争战,风从何来?

时事评论员蓝述对大纪元表示,司马南是看准了六中全会继续向左转。所谓的习近平新时代只不过是要把毛泽东思想现代化起来。这是六中全会的核心。

唐靖远则认为,司马南对联想的攻击,真正的矛头是冲着以联想为代表的一大批通过改制而发展起来的企业,以及全力推行改制的决策者。这与高层政争,与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最后“成色”,都有关系。

在最近的六中全会第三份历史决议中,习近平对毛泽东以及文革的定调,基本按照邓小平时代的第二次历史决议,这或许令中国的毛左派感到不满。

但另一方面,决议讲到习近平“新时代”的部分,对于邓小平开始、一直延伸到江泽民、胡锦涛的所谓改革开放时期,有大篇幅的不点名批评,涉及“党内消极腐败现象蔓延”、“党治国理政面临重大考验”、“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贪腐程度触目惊心”等说法。

旅澳法学家袁红冰对大纪元表示,习近平原来想在这份历史决议中,公开指出来江泽民时期的重大政治失误和造成全面的腐败。而且他还要否定江泽民的要让资本家可以入党的规定,认为违背了共产党最基本的政治原则。但习近平受到主要是江派人马的反对,第三次决议否定江的问题不了了之。

袁红冰表示,中共二十大前,围绕要不要公开批评江泽民的党内斗争仍会激烈进行。

时事评论员蓝述对大纪元表示,六中全会决议不可能公开表现习否定邓江胡时代的政策。因为这是中共内部不同派系的斗争,当局不会让这种斗争去影响中共所谓的伟光正形象。

习不惜让经济动荡?

中共六中全会所出炉的历史决议,超半数篇幅聚焦在习近平掌权后。决议虽然再提中共未来会“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但同时提“促进共同富裕”。

蓝述对大纪元表示,胡锡进就司马南攻击联想,既为民营企业说话,同时又强调走共同富裕道路,实际上体现了习近平这种经济政策,其核心就是要让民营企业为中共埋单。

“我们看对恒大的处理方式就知道,中共现在就是要私营企业为其政策埋单。”蓝述说。

中共对房地产业的强监管,使包括恒大在内许多开发商深陷债务危机。《时代周报》9月7日报导,截至今年9月5日,至少274家房地产公司宣布破产,平均每天一家。

公开报导显示,恒大集团创办人许家印频频变卖个人资产,为恒大续命。

11月26日,据港交所文件披露:11月25日,许家印、Xin Xin(BVI)Limited、丁玉梅合计卖出12亿股中国恒大股份,每股平均价格为2.23港元,卖出金额合计约26.76亿港元。

11月16日,《第一财经》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从7月1日至今,许家印已透过变卖个人资产或质押股权等方式筹集资金,累计已向集团注入超70亿元人民币现金。

中共在11月18日成立了国家反垄断局,当然不是针对本身就是垄断者的央企和国企。多种迹象显示,中共当局正在酝酿进一步打击民营巨头。

11月20日,当局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腾讯、阿里巴巴、百度、苏宁易购、京东和滴滴等多家中国科技巨头再次施以重罚。被立案调查的案件共有43起,事件最早追溯到2012年。涉案企业将被处以50万人民币的罚款。

今年4月,阿里巴巴遭罚182亿人民币,创下中国反垄断罚款迄今为止的纪录。

数据显示,阿里巴巴及京东集团公布的第3季财报显示,阿里巴巴净利润人民币285.2亿元,年减39%;京东则是由盈转亏,单季亏损人民币28亿元。

中国经济整体已出现断崖式下滑。中共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18.3%,第二季度7.9%,第三季度仅增长4.9%。

11月以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多个座谈会上强调,中国内外环境中不稳定因素增多,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他称要“顶住经济下行压力要在改革开放上下功夫,吸引外资,融入和稳固国际产业链供应链。”

但中共当局仍不肯改变的疫情清零政策,一旦发现确诊病例,就劳师动众地封锁、全员检测、集中隔离,这可能对中国经济带来深远影响,包括外资的进一步撤离。

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恺文(Ker Gibbs)11月18日在脸书上发文证实,很多外侨正在离开中国,“我是他们中的一员”。他说与疫情有关的旅行限制是部分原因。

香港欧洲商务协会10月6日表示,多家欧洲公司正在考虑撤出香港,原因是香港在防疫政策上使用的是中共的“清零”战略,而这令许多公司举步维艰。

另外,11月26日多家外媒报导,中共网信办以数据安全为由,要求中国最大的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制定从纽约证交所摘牌的计划,并报请政府批准。

滴滴出行今年6月突然在纽交所上市,随后遭到北京一系列打击。而滴滴出行营运长柳青是柳传志之女。

蓝述说,所有这些私营企业,都是和西方的意识形态相符合的。中共认为是对其政权的挑战。习近平在他未来继续掌权之后,随着与西方对立的加剧,他要肃清来自于西方世界的这些影响,从长远来看。他对民营企业还要不断的进行整肃压缩,继续向左转。

习近平发力整肃多个行业,背后还有什么样的考量?

唐靖远分析说,在习近平的角度,他认为自己的折腾,是对邓江胡时代遗留的烂摊子进行拨乱反正。在这样的政治前提下,即便经济出现一些整体的衰退甚至局部动荡,他都认为这是正常的,也是值得的,这是所谓新的“征程”路上必须付出的代价。

唐靖远说:“这一批被整治的大型民企,在当局眼中,是政治威胁大于其经济贡献,这是习近平想要保党的必然。”

李克强和刘鹤为何频向民企吹暖风?

在当局事实上不断整肃民企之际,预计做满任期退休的总理李克强,以及副总理刘鹤,却频频向民企吹暖风。时间节点刚好是两波宣传口争战之际。

在中共多家官方媒体8月29日集中转发李光满“一场深刻变革”的文章引发争议后,刘鹤至少三次就支持民企公开发声,他9月26日在乌镇的网际网路大会上强调,“坚定不移推动改革开放”,“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

李克强9月16日至18日前往广西壮族自治区考察时,在当地民企喊话,对各类所有制市场主体“一视同仁”,维护公平竞争。

在司马南发出针对联想的攻击后,11月24日,刘鹤在官媒撰文称,“坚持改革开放,既巩固公有制经济,又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但也提到:“同时强化市场监管和反垄断规制”。

刘鹤又强调,促进共同富裕,“不搞杀富济贫、杀富致贫”。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刘鹤的讲话,和王岐山最近也在不断强调坚持开放一样,本质上都是舆论维稳,骨子里是打右灯向左转。

蓝述则认为,李克强、刘鹤这些人现在出来安抚民营企业,实际上就是不希望中国的经济出现大的动荡,一旦出现大的动荡,它会影响中共统治的稳定。如果一下子把民营企业整垮,这也会影响习近平二十大的连任。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从阿里到恒大 习近平20大前清场?(上)
习近平清查25家金融业对民企贷款 反腐同时打政敌
郝平:中共高调释义“共同富裕” 五大忧患紧逼
【中国观察】中共二十大内斗和扩张两条主线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谜团
【新闻大家谈】揭开中共“依法带娃”魔盒
【未解之谜】宇宙是意识的产物?!
【微视频 】哈萨克政变未遂 普京撤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