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议员座谈会上 医学专家忧快速推广疫苗

【大纪元2021年1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梅综合编译)11月2日于华盛顿DC,在威斯康辛州参议员罗纳德·约翰逊(Ronald Johnson)主持的座谈会上,医学专家们表达了对政府大规模地、快速推动疫苗计划的担忧;会议上,受疫苗严重伤害的人们也被邀请抒发心声。

提交公民请愿书

“我希望大家都同意:不良事件、致残和死亡是不可接受的;我认为可以为人们提供‘接种’或‘不接种’的选择。”琳达·瓦斯蒂拉(Linda Wastila)博士说。

瓦斯蒂拉是马里兰大学药学院教授和帕克-戴维斯(Parke-Davis)老年药物治疗主席,今年6月,瓦斯蒂拉等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们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提交了公民请愿书

“因为COVID(中共病毒)疫苗问世短,人们还不了解其影响,”瓦斯蒂拉表示,“这无关个人利益,我们也不是一个组织,我们(站出来)可能会失去工作、名誉和生计等等。”

质疑试验数据

罗伯特·卡普兰博士(Robert S. Kaplan )是斯坦福医学院临床卓越研究中心主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与医学学院的名誉教授。他提出了三项担忧。

第一,科学家们对于COVID疫苗降低住院和死亡案例的显着证据存在分歧,未接种疫苗与两项数字的增高没有因果关系。

第二,科学家无法验证疫苗测试的原始证据,如辉瑞要到2025年才会公开数据。

第三,FDA和CDC对疫苗的快速推广是在有限的证据上做出重大决策,而错误的决定可能会影响数万人,应该让疫苗受害者参与决策。

雷泽夫·列维(Retsef Levi)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教授,他认为对疫苗的功效高估了,不可能在90%以上,有的受试者被跟踪时间只有两周,也没有涵盖不同的受测试群体,并且没有报告严重的副作用。

马里兰大学药学院药物健康研究副教授彼得·多西博士(Peter Doshi)同样质疑疫苗的相关数据;他发现韦伯斯特(Merriam Webster)字典被迫修改了15年来未曾更动的疫苗定义,以涵盖使用mRNA技术制造的COVID疫苗。

群体免疫

阿迪提·巴尔加瓦(Aditi Bhargava)是加大旧金山分校妇产和生殖中心教授,她认为,COVID-19的病原是RNA病毒,会频繁出现变体,有点像流感,注射疫苗不会产生终身免疫,也不太可能会出现群体免疫,并且免疫力会随时间而下降。

“现在CDC已经记录有1,000多例注射疫苗后严重感染COVID的病例,但没有记录显示自然免疫者再次感染病毒,”巴尔加瓦担忧,“疫苗试验并不严格,现在是在数亿人身上试验并从中学习其是否安全和有效。”

COVID疫苗并不完美

特蕾莎·朗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Theresa Long)是一名航空航天医学专家,在过去的30年里一直在为国家服务。

“我认为COVID-19疫苗对士兵的健康和军事准备的威胁大于冠状病毒本身,去年因为COVID-19我们失去了12名士兵。几个月来超过20万名军人拒绝接受疫苗,脱下了军服,我们从未损失过这么多的士兵。” 朗中校说。

“在第一次查看了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后,我非常震惊,几个月的接种死亡的人数超过了过去10年中任何一年(因各种疫苗致死)的人数,”朗中校说,她看过5位患者,两位被诊断出心肌炎。在向上级报告后,她不被允许接触这类病人,而部队继续推动疫苗。

“医学并不完美,医生也不完美,COVID疫苗也不完美,”朗中校说

疫苗的副作用

大卫·希利(David Healy) 博士是加拿大安大略省麦克马斯特大学家庭医学系教授,“挪威药品管理局要求老年科专家对接种疫苗后在疗养院发生的前 100 例死亡进行独立审查,发现其中30例死亡和接种疫苗有关,”希利说,“但是CDC没有对不良事件报告进行调查,也没有对死亡者调查。”

10月29日,FDA的18位委员以17:0支持对5~11岁儿童接种疫苗,一人弃权。据NBC消息,委员会成员、《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主编埃里克·鲁宾(Eric Rubin)博士说,数据显示疫苗有效且非常安全……我们担心会出现副作用(指心肌炎)。

“心肌炎不能被接受为COVID疫苗的副作用,在上万份的心肌炎报告中12-32岁年龄段的患者有很大的上升,”希利说,鲁宾还承认缺乏儿童的安全数据,但表示在儿童(大规模)接种疫苗前不会获得这些数据。

平衡风险和益处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风湿病学部儿科专家帕特里克·惠兰博士(Patrick Whelan)表示,他在去年12月第一次辉瑞疫苗听证会前,给FDA写信要求谨慎对待儿童接种疫苗。

“在检查了辉瑞生物和技术疫苗的临床试验数据后,我担心mRNA 疫苗有可能导致与心脏相关的副作用,以及使用刺突蛋白作为疫苗中活性成分的风险。”

惠兰认为,“当我们今天开始一项庞大的实验,为那些对病毒的免疫反应与成年人非常不同的年幼儿童接种时,应抱持谨慎态度,平衡风险和益处。”

无法袖手旁观

亚伦·西瑞(Aaron Siri)律师说,多年来他们一直是受疫苗伤害个人的代表,但在使用COVID疫苗后,接到了大量的电话和表单,现在全国大约有100名律师在处理这类事情。

“你不能就疫苗伤害起诉辉瑞或莫德纳公司,也几乎无法获得索赔,”西瑞说,“我们还看到三个问题,第一,即使是医生打疫苗后报告的伤害也不被相信,经常被告知是心理问题;第二,给这些医生治疗的医生不报告疫苗伤害;第三,通常得不到回复,或者要他们保持沉默。”

“加州ICU医生帕特里夏·李博士(Patricia Lee)在看到一连串的疫苗重伤后,无法袖手旁观,在9月28日发信给FDA和CDC,最终5名代表和李博士见面,FDA疫苗部门主任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说,疫苗没有安全问题,”西瑞说。

“很多人害怕医学界或公共卫生部们的报复,不愿公开自己的信息,但还是有11位医生紧接着站了出来,10月27日我们再次发信给FDA和CDC,并附上COVID疫苗造成的灾难性伤害证据。”

参议员约翰逊向包括国防部长、劳工部长、交通部长、卫生部长、CDC和FDA负责人、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西博士、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主任、以及三家疫苗公司辉瑞、莫德纳和强生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发出邀请,所有人士均因故未出席。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各国推广疫苗接种 全球单周染疫人数破纪录
橙县政府续推疫苗计划 居民反对
打AZ疫苗引发血栓  研究:85%案例不到60岁
疫苗是如何开发出来的?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微视频】蓬佩奥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