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参与商飞C919项目 中国女子受迫害后失踪

人气 4046

【大纪元2021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中国公民杨艳曾在航空业工作并参加多个政府项目,最后一个是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商飞)C919供应链项目。她在该项目结束后被要求不要再工作,她提出控诉却遭到中共政府的恐怖迫害。

今年4月,杨艳在土耳其寻求第三国庇护期间,曾向外界发出大量遭受中共政府残害的陈述书。记者在纽约期间曾与杨艳短暂接触。但她在上个月却失踨了。

在6月份磐石教会的一次活动上,杨艳讲述了她的遭遇(有录音),希望媒体予以曝光。

她说,“我的前夫是白云机场的高级经理。我2016年前在航空业工作了十多年,在2016年做的最后一个政府项目是C919供应链的顾问。因为一些飞机的配件有禁运政策,需要新的采购渠道,中国商用飞机就成立了很多的供应链小组。这些公司在香港注册,但实际在内陆办公。

2016年2月,杨艳参加新加坡航展。(杨艳提供)

“一个供应链的小组在广州番禺区,我就带领这个团队建立三个供应链,以突破禁运。一个是美国很大的企业叫UTC(联合技术公司英文:United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UTC和中国(中共)政府当时有个协议,就是不可以自由对外买,只能通过‘天津汉胜’,这间工厂你几乎搜不到它的资料,非常低调。

“这三条供应链建立后是成功的(可以实现配件的供应)。一条在欧洲,一条挪到新加坡,另一条是通过美国。项目结束后,我就把供应链移交给哈尔滨飞机制造厂和成都飞机制造厂采购团队。”

杨艳说,工作到2016年5月份这个项目就结束了,有关部门给她办了美国签证,“他们想派我到美国来做间谍。我就问国家以后有没有新的项目?什么时候可以再工作?他们告诉我C919已经通过中国商飞的认证,可以试飞了,拿到中国民航局的认证,以后应该没有什么新的项目,基本上供应链就这样了。”

“从那个时候起,对我的残害就开始了。”杨艳发现自己投简历受阻,中共国安和国保轮流跟她谈,要求她保守国家机密,不要出去工作,回老家去。

“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个谈话的严重性,我非常反感,这么多年我都没有透露过任何机密。C919是商用大飞机,虽然我也处理过MA60军机类型,我只要不出声,我有就业自由,当时我才40岁啊。所以我就违抗他们,从此我就处在噩梦之中了。”她说。

杨艳说,她受到的迫害包括,被多架无人机跟踪,多人跟踪,被暗杀,往水壶里下毒,勾结黑社会报假案,被电磁波等辐射武器残害,被电击等。对此记者无法证实。

她表示,长达2年时间,有7—10架无人机24小时监控她,2019年她被逼得不得不放弃外企行政经理的工作,回到老家南京。老父亲被政府控制,每天劝她,“你难道要反社会反政府吗?”

她不敢住在自己家里,在住家附近找了五六个租住的地方,开始观察无人机,拍了几千张照片和视频。

杨艳从2020年开始上访。“我就问他们(信访接待人员),我为国家做了贡献,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在中国,私人无人机的活动没有这样长时间、大规模针对一个目标的,无人机是和由空军、民航管理局,还有当地公安三个部门共同协管的。这样耗资巨大的无人机行动,三个部门逃不脱关系。”她说。

她回忆,2020年10月,她和24名“脑控受害者”去广东省公安厅上访,“在路上,一个人(集体上访同伴)被构陷报假案带走,说他偷自行车。到了公安局,里面的人说:兄弟,帮帮忙,习主席就在广州,不要闹事……”

广州一名脑控受害者向记者证实了此事,他还提供了一张杨艳2020年10月在广州集体上访时的照片。照片上的她显得非常憔悴疲惫,没有了在项目工作时的精神气儿。

2020年10月,杨艳(后排右一)和二十多名脑控受害者到广东省公安厅上访。(受访者提供)

杨艳说,“我回到老家还是一模一样的,每天受威胁,我车子的车轮胎被刺破,电线被剪断……如果我不是忍耐活到今天,经历这么漫长的收集证据,我根本都死得无声无息。”

“4月15日,我到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又飞到首都安卡拉,找到一个住的地方,然后睡下来,唯一这几年我勉强平称睡了一点,休息一两天后就开始写材料。我在中国每天被他们整得特别惨,我什么都没写,我什么都不说,我爸爸什么都不知道。在机场,我给爸爸发短信说: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离开你,不连累你们所有人,我自己出来控诉他们!”

“在安卡拉周末是斋月和宵禁,我就周一到周四去领事馆区去游行,一个人的游行,后来递材料,见到了联合国官员。”她说,“在土耳其,我总算可以开口说话了,这么多年我忍到现在,新西兰和加拿大领事馆接待了我,英国领事馆收了我的材料。”

“土耳其的移民部面试了我,NGO非政府组织可以帮我申请英国的庇护。因为在土耳其入境,要先在网上注册身份信息,联系第三国申请庇护,获得永久的居住权和入籍权。”

但是,杨艳最终决定放弃了第三国的庇护申请,4月底来到了美国。她说,“我就觉得来美国看看,在这个号称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度,我可不可以获得比土耳其……可以说出更多的话来?这辈子我都没有说过比过去这两个月多的话,都忍着忍着。”

在土耳其,她发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被入侵,关于C919所有的东西全被删了,U盘也被破坏了。到美国之后,她设法恢复U盘,以证明自己的工作经历。

她所能提供的证据是,她在新加坡航展上拍的中国商飞展位和展示C919的照片。她说,“这几张照片是我个人拍摄的,不可能在网上有完全一模一样的照片,绝不是从网络上下载的。”

2016年2月,杨艳在新加坡航展上拍的中国商飞展位照片。(杨艳提供)
2016年2月,杨艳在新加坡航展上拍的中国商飞展示C919的照片。(杨艳提供)

此外,是两封据称斯里兰卡空军司令办公室回复的邮件。“他们收到了我们销售给他们的PN R817370-1配件,这个配件的生产商是UTC(IAE-国际航空发动机公司(International Aero Engines),这个配件在禁运范围内。”

杨艳在陈述书里对此做了更为详细的解释:“按禁运规定,斯里兰卡空军只能直接向UTC的军机配件申报采购。但我们当时在C919供应链的支持下,避过了军用配件的申报和禁运,直接采购到这个配件,供应给斯里兰卡空军。”

供应飞机配件的相关邮件。(杨艳提供)
供应飞机配件的相关邮件。(杨艳提供)

C919供应配件被指告罄

C919由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负责研发生产。公开报导显示,2016年2月,中国商飞参加第五届新加坡航展,向世界展示C919大型客机。2017年5月5日,C919大型客机进行首飞。

中国商飞官网介绍,中国商飞是实施国家大型飞机重大专项中大型客机项目的主体。《新民周刊:解密C919背后的国家意志》一文披露了C919举足轻重的作用:“未来的国际航空市场,将形成三方瓜分的格局——A,空客;B,波音;C,中国商飞。只有综合国力顶尖,航空市场庞大的大国,才有资格参与。”

杨艳也在陈述书中披露,中共政府用行贿的手段,打开了很多航空公司的大门,包括一个先进国家的航空公司和某些国家的国家航空。她曾负责亚太区的飞机配件销售,期间她几乎飞遍了亚太区,护照有良好的出入境记录。她表示,不想透露这些收受贿赂的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只会透露中共政府建立这个配件销售网络的手法。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的中国珠海航展上,C919客机并未参展。路透社引述三位知情消息人士报导,由于美国严格的出口管制,导致这款飞机更难达成认证和生产目标。一些备用零件甚至已经告罄。

供应链被认为是最大的障碍之一。自2020年12月,美国要求向任何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企业出口零部件和提供技术援助时都需获得特别许可。报导称,这给C919计划套上了紧箍咒。

杨艳在陈述书里解释,“C919这个机型,当时所有的配件全部是国外生产的,中国几乎只是组装。因C919这个机型开始生产时,多了一个新机型也就是一个新的机型的生产项目,这些配件的需求量急剧、不正常地扩大。在此情况下,如何突破禁运,买到这些配件,这就是我带领的团队的工作。”

失踪

上个月,一名在长岛工作的外卖员告诉记者,“她(杨艳)死了,在长岛海边。”他说,警察给他打电话,并截停了他,他们拿出杨艳的护照,请他指认。但是这名外卖员无法向记者提供警察的电话和名片。

但记者查询了当地的警局,没有查到关于杨艳的记录。

记者尝试联系杨艳的父亲。杨艳曾说父亲曾在浙江军区当驻防兵15年,复员后被国家安置回江苏南京市南京钢铁厂。

记者致电南京钢铁厂(南京钢铁集团,简称南钢),但公开电话都无法打通,只有招聘部门接通了,工作人员说“南钢人太多了,搞不清楚”,并拒绝提供办公室电话。

记者致电南钢所在辖区的卸甲甸派出所,对方表示不知道杨艳的事情,通过查询她父亲的名字,说查不到南钢有这个人。

杨艳就这样失踪了?杨艳曾告诉记者,在多年的奔波和折磨,她的身体非常虚弱,吃不下东西。她在洛杉矶飞纽约的航班上饱受腹泻之苦,只能站在靠近厕所的通道上,以免影响别的乘客。

有人告诉记者,今年9月第76届联合国大会期间,杨艳一个人跑去抗议。还有人说她后来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走在街上不肯上朋友的车。也有人说她被中共暗杀了。

记者致信中国商飞,要求对事件做出置评,但对方没有回应。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网海拾贝】彭帅“安全”,张展病危,高智晟们呢?
中共监视美国校园 利用线人压制异议(1)
外媒:台湾年轻人不信任中共
“要房不要收容所” 纽约华埠三百人反建游民所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郑州大洪水89官被问责 疑点未解
【马克时空】俄乌冲突vs台海危机 普京vs习近平
【财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场冷遇
【军事热点】美国F-35战机在西太最大规模集结
【舞蹈三剑客】神韵七团全球巡演 精彩幕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