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越来越掩盖中国经济真实情况

人气 10327

【大纪元2021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一直对信息进行严格控制,即便结束所谓百年建党,这种信息控制也没有减弱趋势,反而越发严重。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变得越来越不自信。从北京限制公布煤炭使用信息,中共最高人民法院裁决数据库清除政治异议人士的被判刑记录,今年同期进出中国的旅客人数减少了50倍,再到中共教育部在两年叫停近300个和外国大学的合作项目。

最新的动态是,随着中共出台的新数据安全法实施,外国公司和投资者发现,更难获得中国国内的信息,包括过去通用的供应和财务报表信息,甚至一些提供中国水域船舶位置的供应商也停止跟国外客户分享信息。

“中国一直是个大黑箱 现在变得更黑了”

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院资深副教授纳吉(Stephen Nagy)告诉《华尔街日报》说:“中国一直是一个大黑箱。”

他说,不断消失的获取信息渠道,会让外国人更难了解中国正在发生的事,“这个黑箱变得更黑了”。

《华日》报导说,商业人士和政治分析家们认为,中国越来越多的保密行为不是单一政策结果,而是各种因素的组合:对大流行病的反应,对数据安全的日益关注,以及对世界持怀疑态度的中共政治环境。

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有关的严格边境管制,包括取消航班和对旅客长达数周的隔离,使中国公民与世界的面对面交流急剧下降,加剧了跟外界的脱钩。

根据中共民航局的数据,2021年前8个月,航空公司运送了约100万人进出中国,而2019年同期运送了近5,000万人。

《华日》报导说,一些希望出国旅行的中国人说,当局拒绝给他们更新护照,或者在机场时他们被边境官员拉到一边,试图劝阻他们不要出国,说政府指示要尽量减少旅行。

2021年11月26日,在中国北京一个商业区的报摊出售的杂志照。(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官方定义敏感信息含糊其辞 人人自危

9月1日开始生效的一项新的数据安全法,规定几乎所有与数据有关的活动都要接受中共政府监督,包括收集、储存、使用和传输。

报导引述Reynolds Porter Chamberlain LLP律师事务所的驻香港律师乔纳森‧克朗普顿(Jonathan Crompton)的话说,自该法通过以来,大陆公司越发不愿意与跨国公司——覆盖金融、医疗、公共交通和基础设施等战略领域——分享信息。

关键是当局对什么是敏感信息的定义含糊其辞,这让中国公司“人人自危”,不知道在哪些方面可以与外国伙伴分享,哪些方面不能分享。

一家大型美国科技公司的高管证实说,用于电子产品的钴和锂等金属的中国供应商越来越不愿意与境外客户分享信息,连工厂有多少金属库存,或者有多大比例的供应会被回收等细节信息都不再提供,这让外国公司的生产计划和确保遵守环境规则变得困难。

商业数据库不再对境外IP开放

中国最广泛关注的投融资数据库之一清科控股有限公司(Zero2ipo Holdings Inc.)已经停止向海外客户出售其数据,仅开放给中国用户和内部使用。

美国Harris Bricke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史蒂夫‧狄金森(Steve Dickinson)表示,他的一个美国客户要求一家中国公司提供经审计后的财务报表,以确定它是否有信用,结果遭到中国公司拒绝,理由是北京的政策规定不让他们向外国人公布财务报表。最终,美国客户不得不在没有财务信息的情况下继续推进跟中方的合作。

狄金森说,数据缺失使得希望从事在华生意的外国公司增加了上当和被骗的风险。

他以自己的经历证实,如果他人在国外办公室,访问中国的商标和企业数据库以及其它中国网站会遭遇类似的麻烦,结果他只能在中国聘请一个当地团队,负责尽职调查和知识产权工作。

象牙塔的国际学术交流萎缩严重

在学术界的转变更是匪夷所思,因为学术界曾被视为中国和西方之间接触的一个灯塔。

除了不断关闭西方学者访问中国研究数据库的权限,中国大学跟外界的学术联系和交流也越来越受限。

根据中共教育部8月公布的最新数据,它在2018年和2019年终止了286个和外国大学的合作项目,理由是其中一些项目不符合教育部的教学和指导标准。

根据9月官方网站的存档版本,消减最多项目的国家是英国、俄罗斯和美国,计算机科学、生物技术、国际经济和贸易是受影响最大的课程。

最近,中国大学对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研究等领域的学者实行了更严格的审批程序,当他们希望到海外旅行或参加与外国学者的学术会时,都需要首先得到当局的批准。

前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在3月份的人大会议上说,一些政府部门出于“各种考虑”,加强学术控制;一些大学只允许研究人员在至少有一名同事在场的情况下与外国人交流。

放宽记者签证限制不对等 在华记者频遭骚扰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自从2020年1月疫情开始,就没有出国访问。他在11月中旬跟美国总统拜登的一次在线视频会议上,同意双方放宽对记者的签证限制。

总部设在北京的中国外国记者俱乐部发布的一项调查发现,近40%的在华外国记者表示,在2020年,消息人士因与记者交谈后受到骚扰、质疑或拘留,这一比例比2019年(25%)还要高。

在过去两年中,有十几名美国记者被中共当局以签证等由驱逐出中国,川普(特朗普)政府也有对等限制中共国家媒体记者在美国的新闻业务规模。

官方裁决数据库大批删除异议人士被判刑记录

在中共庆祝百年党庆之前,已开始系统删除或隐藏异议人士被判刑的记录。外国政府和新闻组织常查询这些数据库、核实中共涉嫌侵犯人权的记录。

据为中国的政治和宗教被拘留者辩护的总部设在旧金山的对话基金会称,大约在同一时间,中共最高人民法院管理的官方裁决数据库——中国裁判文书网——清除了数千份政治敏感案件的法院文件,这些案件涉及政府所谓的“危害国家安全”、“与X教有关”的罪行以及死刑的司法审查。

中美对话基金会的创始人兼主席康原(John Kamm)告诉《华日》,中共当局拒绝公众查阅这些文件,可能是想阻止外国官员和活动家获得他们用来向中共政府施压以释放政治犯的信息。

他说:“敏感政治案件的披露率现在是零。”

“没有执政合法性 哪来制度自信

在未来经济发展上,重庆市前市长黄奇帆12月4日出席广州南沙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IFF)时发言说,中国经济将更为依赖国内市场,中国将开始以内循环为主的新发展格局。他强调,内循环不是“内卷化”或是“躺平”。

已有多个迹象显示,随着中国经济越发成熟,底层人士升迁的路径几乎停滞。更多的跻身上层的机会,被富人和有政治关系的精英人士的子女所获得;来自贫穷或农村家庭的孩子更难有机会出人头地。

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公开承认说,中国有6亿多人平均月收入不到140美元(1,000元人民币),他们约占全国40%的人口;这一月收入比2020年生活在中国农村月平均支出还要低40美元。

纽约时事评论员唐青表示,“躺平”、“内卷”已经成为一种中国老百姓的非暴力不合作心态,党的百年气数已尽。

“中共没有执政合法性,现在就靠维稳,哪来的制度自信。”他说,“没有自信,更不可能对外开放。”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中共为建党百年删记录 “不让人知道其历史”
中共删逾千万份判决书 疑图谋抹去不光彩记录
寒门更难出贵子 中国底层升迁路几近停滞
【内幕】中共官场的茅台劫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火箭专家惊传出逃?中共悄无声
【远见快评】美外交官撤离?中共为何反应强烈
【秦鹏直播】又一孙大午被判?特斯拉中国也喊冤
【财商天下】民企遭打压后 腾讯仍值四个中石油
神韵歌唱家分享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3)
【马克时空】幽灵舰队逐步成型 美4艘霸王测试舰移交海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