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恶俗维基案政治化 年轻人被推向对立面

人气 1778

【大纪元2021年0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恶俗维基案”因为中共党魁习近平女儿及其姐夫个人信息遭到外泄,以及一群年轻人因此被抓捕重判而受到外界关注。随着获刑者家长不断为子鸣冤,让整个案件公诸于众。

1月6日,大纪元发表了一篇《投书》指,2020年12月30日,中共对24名恶俗维基网站的会员及管理员判重刑,最高刑期14年。这些会员中有9名是未成年人。据知情人称,这些正值青春年华的孩子,蒙受了前所未有的冤屈,呼吁外界关注。

记者注意到,这是有人首次向外界曝光恶俗维基案,也是疑似涉案孩子的家长们首次向外界呼吁关注。

知情人指,中共国安部接到举报称,有人在海外某网站贴了某中央领导人家人的信息。为了抓捕这些涉案者,中共中央成立了“1902136”专案组,由中共国安部督办广东省茂名市公检法司承办。从抓捕到拘留再到批捕、关密室到开庭直至宣判,整个过程都是秘密进行,家长都不准到庭。

从“6·14”到“7·20”大抓捕,这批被抓捕的孩子被扣上“精日分子”与“反华势力勾结”的帽子,使案件进一步升级。茂名警方对他们残酷迫害,刑讯逼供……“十一”前后,承办方得到了中共中央的表彰。

从全国性的抓捕到“替罪羊”

长期关注此案的中国民主党成员陈闯创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在三四年前的时候,就在网上看到小朋友在网上吵来吵去的,互相爆料,当时他在网上围观,觉得就是小孩子那种互相攀比。

陈闯创介绍,这不是以前网上那种简单的人肉,网上发现一个人大家不爽群起攻之,而是利用了身份证系统。整个身份证系统建立起来、全部信息实名制以后,他们就直接找公安去买,办法很简单。

“我个人认为这样一个网上互相曝光对方身份证号、个人隐私的方式不是一个好事情。但是现在当局对这个事件的反应,那绝对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说。

据陈闯创观察,“恶俗圈”被当局注意到是2019年上半年,之前当局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好几年间根本就不管。当时是第一次把恶俗、精日联系到一块,显示出一个打击的迹象。

2019年7月,中共警方以抓捕“精日”辱华分子的旗号,抓捕大批恶俗维基网站的会员、管理员。辽宁大连、安徽淮南等六地警方分别发布通报称,抓获9名“精日”分子以及为其群体提供服务、出售个人信息的人员,多人被判刑。

陈闯创说,当时引起大家注意的是一个漫画师安徽女孩张冬宁(橘豚),她把中国社会发生的丑恶现象用漫画的方式表现出来,形式都是猪头人身,由日本华人卢世宁在网上推广。而另外发布的“恶俗圈”人士基本没有引起外界注意,并没有想像到的这是一个全国性的大的镇压。

“到了2019年下半年的时候,这些经常在网上发个人信息的好像销声匿迹了,很少了。一个美国的留学生找到我,我才知道他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也算是小有名气,比较爱玩网络科技,相当于网络黑客一样的。”

“2019年下半年我是第一次知道了,这些人在网上发布个人信息,最终被列为一个大案子正被追查。而且不只是公安部在查,因为涉及到在美国和其他国外的人,国安部也在介入这个案子。”

据介绍,当时全国抓捕了几百人,全国范围内进入刑事程序的应该是88人,最终判刑的是24人。这些小孩子年纪都非常小,十几岁的、最大的二十来岁的大学生或高中生。第一次抓捕是2019年6月份,然后8月份一次,10月份一次,整个涉案规模应该是几百人。凡是网站注册的用户、国内的几乎都全部骚扰了一遍。

2019年7月份公布的案例中就包括提供公民身份证信息的几个警察。之前也有警察因此而被判刑。

“这些事情他们圈内人知道,但是这些孩子和家长都受到了共产党欺骗。他们被骗不要发声,自己操作,私下里花点钱,不要炒作。为什么之前那么长时间他们都没说话,就是这个原因。”陈闯创说。

他表示,他对此案关注度比较高,除了此案的特殊性外,是因为建立这样一个信息极权,中共把所有人信息都垄断了,其实它自己照样是不安全的。现在这样的酷刑、不能保障正当权利的刑事司法体系也对所有人都不安全,包括中共自己对付党内的高官,他们也没有享受到正当的权利保护。这是最重要的两点。

他说,习近平的身份证和户籍其实早几年就公布了,大家早就知道,没有人注意。还有中国很多大人物信息都发出来了,像马云、马化腾,然后还有政界一些高官的,但是那个时候照样没有引起当局激烈的反应,这个事情到了习明泽的时候才变得非常敏感。

“在我来看它主要就是一个政治性的案件。采取这么大的动作,然后又用酷刑的方式,最近刚知道涉及到性侵的(有个跨性别人士,性倾向是女孩子,在上海被抓时被迫停药了,受到猥亵,扔在男性监犯里任人侮辱),这个就是更加丑恶的。”

陈闯创指出,“他们办案一开始就想抓到这个敢于曝光习家信息的人,实际上他们最终也没抓到,真正曝光的这些人都在海外,他们照样继续在发布这个共产党高官的户籍信息,新建的网站出道(公开高官的个人信息、户籍)做得更猛了。”

“现在把中共国安部的、公安部的、中共中央统战部的正副部长信息都给曝光了。所以他们办的这个冤案根本就没有达到目标,反而把这些年青人逼上了一个政治上更加对抗的路径。”

“恶俗维基”创始人:中共把我们推向对立面

留学日本的恶俗维基网站创办人肖彦锐向大纪元记者介绍,创办恶俗维基最初是为了把一些恶俗、搞笑视频,qq群里的很多黑话,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恶俗维基网站开办出来,是挂一些不太好的、有问题的人,但是跟政治本身是无关的。

他说,“我们主要是为了纪实,因为国内有很多不公道的一些事情,比如发生过一些对于幼女的侵犯,或者对人攻击或者恶意欠款之类的行为,中国互联网上东西消失得很快,不如创办自己的维基Wikipedia,把它记录下来。”

但是习近平执政时期,对政治不满的人越来越多,之前没有出现过像香港和新疆这么残酷的事情。有些想讨论政治就涌入到恶俗维基里来,他们就很想去挂这个官员(的个人信息),也属于挂人。

所以后来他创办了支纳维基把他们分流出去,就是大家谈政治不要到恶俗维基来,就是为了恶俗维基不被政治化,因为恶俗维基有很多人在国内。习近平及其女儿的个人信息是挂在支纳维基上,但是警方还是抓了恶俗维基的人。

肖彦锐指出,恶俗维基从2013年到2019年,直到最后被迫关闭之前,其实中国(中共)根本就没有在乎过上面被曝光的个人信息,他们从来就没有同情过受害者。直到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惹到了习近平之后,他们才动作这么大一些,这么不合理。

2019年6月份当局开始抓人,第一个被抓进去的是一个年纪比较小的一个小孩,供出了不少人,后面就是大抓捕,8月份比较多,10月份抓得更多,基本上就是一直抓到12月,持续了整整半年时间。

肖彦锐说,“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因为创办网站只是一个平台而已,上面的人怎么发言,说到底我们管理一下就可以,不代表本人意见。就相当于你在百度贴吧里面发帖,你不可能把李彦宏抓起来吧。”

“恶俗维基最早的时候服务器是在美国,我也是把它当作一个美国网站来看待。我非常尊重言论自由,大家来发言,那我是不能删除,我不能说去捍卫任何一方,这样子不合理。”

肖彦锐在海外为被判刑14年的牛腾宇公开鸣冤。他说,“牛腾宇在恶俗维基里只是个提供技术支持的,对恶俗维基甚至都没有太大兴趣,而且他平时就忌讳安全问题,避开政治不谈。”

目前,牛腾宇的处境非常不好。在办案阶段,他在佛山被关押了半年,警方又是打又是吊,泼冷水,用各种方法去折磨他。其他人情况也不好,因为判决太重了,很多的家长联合起来想要上诉。

“因为这件事情他们本来就是无辜的,中国(中共)这样对待这样的未成年人,把所有人搞得跟你敌对,大家都觉得都是原来你还这么邪恶,根本就没有一点改进。”

肖彦锐认为,这个事情自始至终就是个政治事件。“他这样做的时候反而把我们推向对立面,对它彻底失望,因为本来很多人对中共印象就不是很好。”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投书:中共对翻墙网民痛下杀手 最重被判十四年
杨洁篪对美讲话多次断线 被讽该换翻墙软件
【翻墙必看】官媒批“厕所革命”打脸习?
【翻墙必看】官方推过年礼盒 竟藏“祸”字
最热视频
【百年真相】公安局长扬帆被失踪 25年音信全无
【新闻大家谈】腾讯App暂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远见快评】滴滴退市腾讯遭连击 习一石三鸟?
【未解之谜】漆黑太空背后的宇宙秘密
【财商天下】三胎催生失灵 中国出生率跌跌不休
【秦鹏直播】南非出现新变种 美英等发旅行禁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