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前企业主:站出来 保护财产不被独裁统治

人气 953

【大纪元2021年03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采访报导)“我能理解人们对(中共)病毒的恐惧,但我担心的是失去自由。”亚历山大.央斯特告诉大纪元记者,他最想对大家说的是,“走上街头,反击吧。如果我们这样做,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

亚历山大.央斯特(Alexander Ernst)这番话是2021年3月13日,在德国慕尼黑玛琳广场广场参加抗议政府针对中共病毒封锁的活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的。当天,德国所有16州的首府都同步举办了类似活动。

2021年3月13日,在德国慕尼黑玛琳广场广场参加抗议政府针对中共病毒封锁的活动。民众搭肩高喊“自由、和平、民主。(黄芩/大纪元)

德国目前风起云涌的反对政府针对中共病毒封锁政策的运动中,记者遇到的德国民众大多来自德国中产阶级,不少人有自己的企业,在中共病毒席卷欧洲的时刻,他们的企业和工作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有的人本身企业或工作尚未受到影响,出于关心德国自由民主的现状,他们走出家门,加入到抗争的行列。央斯特是其中的一位。

因疫情股票高涨 帮需要者渡过难关

央斯特先生是信息工程师、企业老板,在中共病毒来袭之前,他已将公司出售。原因是,“因为企业发展太快,考虑到员工能在大企业有更好的工作条件,出于员工工作保障,同时当时买方提供了很优渥的条件。”

卖掉公司后,处于休假期间的央斯特先生在经济上并未受到由于中共病毒蔓延带来的经济困难。“因此我有了很多时间,从去年4月开始,我读了很多书。”

央斯特先生觉得自己目前很幸运,不需要申请政府支付相关的中共病毒受损补贴,不过,他也担心,德国政府目前这样的做法,将来钱要从哪里来。“毕竟,现在的钱都是印制和生产出来的。”他说自己有很多股票,“我得说我是个获利者,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危机期间,我的股份涨势很好。”

“正因如此,我拿出很多钱给那些过得不好的人。在示威和抵抗运动中我也投入了大量资金。”央斯特说,“《基本法》中有一条‘私有财产义务’,是说要保持家里的清洁,就要把家门口的街道清扫干净。或者说,如果你拥有一片森林,就要维护这片森林,不能让这片森林腐烂。为此,才有了这项法律。”

“我认为,现在也是时候让德国人明白,私有财产义务这条法律,现在谁拥有财产,谁就必须用它来保护这个国家不被独裁统治。”央斯特表示。

政府做法独裁 透明很重要

“四个月来,我一次都没能在餐馆就餐。现在已是第二次不能和朋友们一起好好庆祝我的生日了。逛街时不能再看到别人的脸,大家都保持距离,感觉自己的存在都很奇怪。”央斯特说。

德国政府目前针对中共病毒采取的措施在央斯特先生看来“肯定是错的”,“不仅错了,而且整个做法都是错的。”他说,“没听取专家意见,只听取了三、五位专家的意见。即便在政府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Koch-Institute),也有不少人赞成完全不同的措施或不采取任何措施,或只采取专门保护老人的措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做法。在我看来,现在(政府)所做的一切与健康保护无关。”

央斯特先生觉得德国政府针对中共病毒采取的措施做法“很独裁”,“我是信息工程师,观察到各地监控是如何进展的。议会强行通过法律,刚刚通过的法律前五页中都跟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有关,可是民众对此都不知道。我们国家正大步流星地接近一个类似中国的监控国家。”

“我不反对高技术,并认为5G是很好的事。现在越来越清晰了,5G网路越来越严密,随之而来的是对人的定位和监控也越来越明显。”央斯特说,“我看到手机应用中,有绿色或黄色或红色信号的标志,现在德国就有这种情况。”

尽管如此,央斯特先生对德国还是很有信心,“我相信这个国家仍然可以拯救,国家和《基本法》还是能发挥作用。”他认为透明度非常重要,“要将事情导回正确方向,透明度会做出非常重要的贡献。”

“这意味着如今闭门造车的事情太多了。”他说,“比如人们知道,下周三会有某些谁知道什么的部长与专家坐在那儿,做出了某些决定,到晚上您会在新闻中得知决定了什么。但是,谁也不知道谁提出了哪个论据,以及哪个政府个人传播了哪个决定。”他说透明度首先是非常关键的,“一旦有了透明度,这个国家新的基层民主结构就会自动生效。”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巴伐利亚人抗议戴口罩上课 高喊州长下台
慕尼黑抗议意外变祈祷大会 神与我们同在
德国会通过防疫新法 警察水炮驱赶抗议者
面临生存危机 德国商家发起“我们开业”行动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王小洪上位 两大破例 两大怪象
【远见快评】继续清零5年?蔡奇漏嘴泄密
【微视频】权力的游戏:网络存款暴雷甚于P2P
【时事人物】挣脱锁链 清华学子黄奎历险记
【拍案惊奇】河南热过火焰山 郝蕾北京见凄凉
【秦鹏直播】李克强稳经济?V型复苏很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