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 H&M为何在大陆遭中共抵制

人气 25144

【大纪元2021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包括H&M在内的多个外国时尚品牌因去年对新疆劳工条件的担忧发声,在中国遭遇新一轮抵制风。

抵制外货风由中共组织——共青团挑起,时间点是美中阿拉斯加会谈不欢而散、美国联手欧盟、英国和加拿大对4名涉入镇压新疆维吾尔族人的中共官员以及1个实体祭出制裁令之后。

共青团周三(3月24日)于其微博官方账号,最早抨击H&M于去年所发布之停用新疆棉的旧声明,说H&M“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该言论引来四十多万名中国网民一面倒的支持,“滚蛋”、“别指望又吃中国饭,还砸中国锅”的抵制声充斥网络。

紧接着,中国电商平台京东率先下架H&M的商品和店铺,并引发淘宝和天猫等其它平台的跟进。此抵制风随后蔓延其它品牌,一波演艺界明星也纷纷跟进,与被波及的品牌切割。

中国国内每几年就会发生因某事件抵制外国货的活动。比如:2005年因日本入常抵制日货,2008年因北京奥运会圣火传递风波抵制法国货,2012年因反对日本钓鱼岛抵制日货,2017年因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抵制韩国货。

2021年因多国制裁涉疆中共官员和跟中共密切相关的企业而引发中国国内的抵制风。这次抵制的品牌至少来自5个国家——瑞典、西班牙、美国、德国、日本,是过去中国抵制国别数中最多的一次。

中共不满外国清一色制裁 需转移国内民愤

针对中国境内的抵制热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学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是中美关系恶化的前提下,“国内可能要找一个情绪表达的出口,做个姿态”。

他认为,这种参杂政治因素、情绪化的抵制,“就跟小孩子闹脾气一样,缺乏战略眼光”,也如虚火,不会持久。

新疆棉花的制裁最早源于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针对的是中共当局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人权侵犯行为。无论是民间大量报导,还是官方报告都显示,中共当局这些年加大了对新疆地区维吾尔族少数民族的打击力度,包括:大规模关押了约100万人,强制再教育计划,高侵入性的监视,宗教压制,强迫妇女绝育和强迫劳动。

去年7月,美国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以“严重侵犯新疆少数民族的权益”为由,对中国新疆四名现任或前任中共政府官员施加制裁。

去年12月,美国宣布制裁中共军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出口的棉花和棉花制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隶属于中国共产党的经济和准军事组织。

今年1月,川普政府全面禁止进口新疆生产的棉花和西红柿,因担心这些是由被中共当局拘留的维吾尔族人被强制劳动生产出来的。根据国会的立法,川普政府认定,中共当局因在新疆地区镇压维吾尔族穆斯林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2月,加拿大和荷兰议会先后通过动议,认定中国当局在新疆的做法是“种族灭绝”。

3月,欧盟和英国宣布对侵犯新疆维吾尔族人权的中共官员以及一家新疆公司施资产冻结和旅行禁令。

到目前为止,美国、英国、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随后发表声明,对中共官员及实体进行制裁或谴责。

随后,中共官方宣布反制裁,制裁10名欧洲议会议员及学者。

外国企业成夹心饼干 左右逢源两边难讨好

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周四书面回复美国之音说:“一般而言,在商业政治化持续升高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欧洲企业面临进退两难的艰难处境。一方面,欧洲的民意要求企业要清楚地展现出负责任的社会责任原则。但另一方面,如果(企业)他们表现出负责任的一面、并确保供应链不受非议,就会被视为做出抗中(抗共)的表态,因此又遭到中国民众的强烈反弹。”

中共官员甚至部分外国商团,将中共浑殽于中国民众,认为谁要中共担负责任就等于抗共。

如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四(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不许外国人“吃中国饭、砸中国碗”;同时,她将这次由共产党组织的抵制外企的活动说成是“中国老百姓也有自由发表他们自己的观点、表达他们的感受”。

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上周的美中阿拉斯加会晤时也阐述了同样的看法。他说:“绝大多数在华美国企业都表示,中国的商业环境很好,没有人强迫他们留在中国。他们看到了在中国存在的利润,他们看到了中国巨大的机会。这就是他们留在中国的原因。”

美国资深媒体人史蒂夫·贝斯托(Steve Postal)周一(22日)在“美国观察者”(the American Spectator)网站撰文建议说,想让中方认真对待拜登政府,拜登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连贯的政策,包括立法要求在华美国公司禁止在供应链中使用维吾尔族奴工产品,采纳类似于川普政府离任前发出的命令,以及考虑类似于川普时期施加的可信的关税威胁,因为中共只畏惧可信的威胁,美国也只能相信可信的承诺。

被抵制的外国企业都说了什么?

中国网民已经将矛头指向了促进可持续棉花生产的国际组织“更好的棉花计划”(BCI)。该组织在去年10月表示,因为新疆人权问题、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愈发困难,暂停发放2020-2021季棉花原料认证给新疆。

获得BCI认证的产品及原料必须在环保和劳工权益保障方面达到一定标准。BCI成员还包括耐克、阿迪达斯、H&M和日本的迅销(Fast Retailing)。

以下是路透社报导的部分外国时尚企业在中国的业务详情。

Inditex

西班牙公司Inditex的年度报告称,该公司在中国大陆拥有337家门店——其中141家来自其旗舰品牌Zara,该品牌去年10月在北京王府井街区开设了亚洲最大的门店。

其网站称,该公司从477家供应商处采购,管理着中国的2,318家工厂。

该公司表示,到2025年,其100%的棉花将是有机的、可回收的以及通过BCI采购的。

H&M

瑞典公司H&M在中国有505家门店。

中国是H&M的第四大市场,在截至2020年11月的12个月内,销售额达到97.5亿瑞典克朗。

H&M网站称,中国和孟加拉国是H&M最大的服装生产市场。根据其网站上的数据,这家零售商在该国拥有或与1,300多家工厂有合同关系。

H&M曾表示,在2020年10月BCI停止与新疆的联系后,其棉花将不再从新疆采购。

到周四为止,H&M已经撤下了最早的这份引发抵制的声明。

耐克

美国公司耐克在财报中表示,截至2月底的一季度,大中华区收入增长51%,总收入达22.8亿美元。

耐克网站上的一份声明称,其没有从新疆采购棉花,但“原材料的可追溯性是一个持续关注的领域”。

阿迪达斯

德国公司阿迪达斯在2020年年报中说,中国的净销售额(不包括锐步)为43亿欧元,总销售额为184亿欧元。

年报称,阿迪达斯15%的鞋类、20%的服装和36%的球类、包类等配件和装备都在中国生产。

在2020年社会影响报告中,该公司表示,已呼吁供应商停止从新疆采购棉纱,并支持BCI切断与新疆的联系决定,并表示该集团是棉花的主要销售源。

迅销

日本的迅销在中国大陆拥有约800家优衣库门店,跟其本土市场日本的门店数差不多。该公司称,2020年第四季度在中国大陆的利润获得大幅增长。

截至2020年8月31日的财年,该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收入为4559亿日元(41亿美元),占总收入的22%。

迅销网站称,其一半以上的面料厂和缝纫厂位于中国。

迅销表示,没有优衣库产品在新疆地区生产,也没有生产伙伴转包到新疆当地的面料厂或纺纱厂。

无印良品

日本的无印良品(Muji)全球共有975家门店,其中中国大陆有275家。

无印良品表示,它的中国门店将继续销售新疆棉花制品。中共民族小报《环球时报》周四说,无印良品中国代表说,他们一直使用新疆棉花,试图与被抵制的其他外国品牌划清界限。

该公司在发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对新疆地区强迫劳动和歧视的报导感到担忧。

它最近对新疆工厂进行了尽职调查,其供应链与新疆工厂不存在直接关系,同时它还委托一个独立审计小组进行现场审计。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新疆棉事件波及多个品牌 Nike遭大陆网民围剿
H&M事件延烧 波及巴宝莉等国际品牌
H&M事件延烧 另一呼声:不要为难打工人
拜习会将登场 专家解析拜登对华三政策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抛“李云迪嫖娼”中共一箭双雕?
【新闻大家谈】钢琴王子李云迪奏红歌 还是栽了
【拍案惊奇】从北京到沈阳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百年真相】刑场上的婚礼 是杜撰还是历史?
【秦鹏直播】谁是朝阳群众?起底中共情报网
【未解之谜】托梦破奇案 震惊英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