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推两“被告”新规 律师:民众告状无门

人气 1150

【大纪元2021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洪泰采访报导)近日大陆开始实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确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行政诉讼被告资格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被告资格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行政申请再审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申请再审规定》。有律师认为,中共连基本法律都不遵守,民众根本就是状告无门。

4月1日起实施的《被告资格规定》共有八条、《申请再审规定》共有六条,中共官方声称这两部司法解释着眼于与民众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强制拆除、不动产登记、政府信息公开等领域,号称切实解决民众反映强烈的程序空转、纠纷解决周期较长、实体权益救济不及时等问题。

官方还高调吹嘘两部司法解释将对准确实施行政诉讼法、及时有效保障民众合法权益、推动行政纠纷实质性化解、优化四级法院职能定位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云云。

有不方便署名的北京维权律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当局连基本法律都不遵守,如此搞出很多司法解释也是流于形式。当局现在出台这些司法解释,只是给老百姓一点希望,有些案件看似还可以再纠正,但在现实当中,行政案件立案是很难的,现在最高院表面上搞一个形式的东西,只是迎合而已。

该律师强调,“其实,中共的诉讼法和宪法说的很好听,但基本不遵守。或许他们想做一些调整,但是本质改变不了。”

行政诉讼案件增加的几大原因

就推出这两部司法规定,中共最高法解释时声称,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的行政机关,是被告的确定规则把握不准确,一些当事人为了提高管辖级别,在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并非县级以上地方政府的情况下,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列为被告,导致中级法院案件出现激增态势,也导致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合法权益不能得到及时有效救济。

北大的法学博士张华(化名)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司法说党话、司法公信荡然无存,才是根本原因!”

他进一步表示,行政诉讼之所以增加,症结在于政府治理和行政管理的全面失败,在于权力尤其是党权、行政权,特别是公安警权的根本腐败,在于公权力恣意妄为、肆意侵害公民和私营企业的权利。在行政违法,尤其是公安的长期警权滥用、泛滥成灾,而公民的权利意识和法律意识又普遍增强的现实下,行政诉讼案件的增加势所必然。

他强调,法院必须坚决判决公安等行政机关败诉,才可能倒逼公安等行政机关因畏惧败诉而自我克制滥权冲动,进而减少滥权行径,减少公安等行政机关恣意侵害公民和私营企业权利的现象。经过较长时期的诉讼高发期后,才能自然地减少行政诉讼。

他认为,减少诉讼唯一正确的途径只能是无论存在多少诉讼案件,坚决“有案必立”。“凡是政府违法的案件必须不折不扣地判决政府败诉,绝不能为减少诉讼而拒绝立案,司法权绝不能对行政权尤其是公安的滥权行径姑息迁就,绝不能人为地弄虚作假减少诉讼。”

他还说,从法理上讲,还应把幕后操纵公安等行政机关滥权的党委、政法委、纪委增加为行政被告人。但这在今天的中国只能是空想,只能是与虎谋皮,绝无可能实施!

提高管辖级别根源仍在政府

张华认为,面对司法腐败、司法不公、司法公信丧失殆尽的苦局,明知中级法院跟基层法院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关系,底层小民无可奈何,割舍不掉清官大老爷的幻想,只好姑且幻想中级法院比基层法院公正几分,在提起行政诉讼时设法合理运用法律规则,尽量提高管辖级别。

“所以,行政诉讼案件的原告人为提高管辖级别、中级法院案件激增的根源仍在政府,仍在行政权及其背后的党权的大面积违法,而不在公民、法人等行政相对人故意提高管辖级别。”他说。

“这种现象是行政权大面积违法在先、人提高行政诉讼管辖级别在后;行政权及其背后的党权违法是因,人起诉及提高管辖级别是果。”

张华强调,法院、司法权对滥权的公安等行政机关绝不可姑息纵容。凡行政权违法的,必须坚决判决行政机关败诉。就要像国际社会对肆意捣乱、公然破坏国际规则的中共政府绝不可姑息迁就一样。

“让法院对公安等行政机关亮剑,在中共的公检法一家亲、都为党权服务的权力架构下,同样是与虎谋皮!”他说。

一审法院拒不立案的非法行为无法上诉

针对《被告资格规定》中第二条讲的“没有强制拆除决定书的,以具体实施强制拆除行为的职能部门为被告。”张华认为,根本无法确定“具体实施强制拆除行为的职能部门”。

“因为在实践中,地方政府职能部门惯于以无赖、流氓的手段暗示、指示、纵容地痞、黑社会、不明身份者、拆迁公司等等,夜间偷拆或白天公然强拆,由这些地痞、黑社会、不明身份者、拆迁公司为地方政府扛雷,被拆迁户根本就是告状无门!”他解释说。

“法院本身也大量使用此类无赖、流氓手段,如一审法院应当立案而拒不立案,却又非法拒不出具不予立案的裁定,导致原告对一审法院拒不立案的非法行为根本无法上诉。”

他举例,最近广州律师杨斌欲起诉广东省司法厅注销其执业证的非法行为。广州铁路运输中院竟然公开耍流氓,不收起诉材料,不给“不立案”的裁定。

张华指,行政机关及其行政权都是主动性的,因而有更多的滥权和耍流氓的机会。法院及其司法权都是被动的,滥权和耍流氓的机会相对较少,却依然如此耍无赖和流氓。

他强调,公安等行政权、法院和检察院的司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背后的党权的全面、公开的流氓化是所有问题的总根源。“面对这一总根源,只在司法权上做文章,只靠出几个‘进一步’之类的司法解释,跟李鸿章的糊裱匠手法一样,既无济于事,也不会真正落实。”

责任编辑: 周仪谦 #

相关新闻
刘社红炼法轮功遭冤判 其兄要求当局无罪释放
除针对新疆 中共还犯下什么群体灭绝罪(1)
被吊律师证 任全牛:为弱势群体发声无怨无悔
中共缺席审判补加罚没财产 专家:非法程序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WTA中国停赛获赞誉 北京尴尬
【新闻看点】WTA剥夺彭帅言论自由?胡叼太搞笑
【方菲访谈】程翔:中共如何逐步毁掉基本法(2)
【横河观点】美最高法院首日聆听堕胎案
【财商天下】中美钴矿之争 美国输在哪里
【百年真相】迟来的奖章 医学巨星汤飞凡陨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