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兴首剂保护力3% 党官避打 林郑称不接种会“有后果”

人气 3747

【大纪元2021年04月1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赵若水综合报导)香港渠务署4月11日证实,再有一名市民接种国产科兴疫苗后死亡,然而政府未主动通报,至传媒查询后始确认,被质疑有意隐瞒。一个多月以来,香港已有14人打科兴后死亡,另有13人打科兴后出现面瘫。市民对科兴却步,11日接种率创新低,特首林郑月娥却推出系列“诱因”威逼港人施打,并强调不接种会“有后果”。

有香港政界人士认为,林郑今次是向中央“交功课”,以期争取连任优势。不过,近日《大纪元时报》获得的中共内部资料显示,大陆地方官和体制内的职工干部并不信任国产疫苗,正以各种借口躲避接种。

接种疫苗后16人死 13人面瘫

4月11日,香港渠务署证实,一名58岁承建商男员工,4月8日在工作时不省人事,送往医院后证实不治。资料显示,该男子于3月16日接种了科兴疫苗,政府并没主动公布该宗死亡个案,至传媒4月11日查询后始确认事件,被外界质疑有意隐瞒。

至今,香港1个多月以来累计已有16人接种疫苗后死亡,其中14人打科兴,2人打中德合作研发的复必泰。另外,卫生署4月9日表示,截至4月4日,署方共接获15宗接种疫苗后怀疑出现面瘫的报告,其中13人打科兴,2人打复必泰。

出现如此多严重异常和死亡个案,香港人对接种科兴疫苗已却步。政府11日晚上公布当日的疫苗接种数字显示,单日共有1万1300人接种,其中8800人接种第二剂,仅2500人接种首剂科兴,创4月以来科兴首剂最低,亦是接种首剂科兴45日以来最低。

截至4月13日香港接种首剂科兴疫苗及复必泰疫苗数据比较。(数据来源:港府新闻处)

林郑威胁港人不打疫苗“有后果”

截至4月12日,约59万7400港人已接种第一剂疫苗,接种率不足人口的一成。特首林郑月娥曾直言接种反应不算理想,对于未能吸引更多人接种感到很是疑惑。

不过,令市民感到疑惑的是,林郑非但未能考虑国产疫苗安全问题以致市民抵触,反而推出一系列“诱因”威逼市民打疫苗。她于4月12日公布最新社区防疫措施,表示将以“疫苗气泡”为基础,调整社交距离措施。以食肆为例,顾客和职员要打针,食肆和酒吧才准按打针进度放宽经营限制,若拒绝跟从,只能维持现状。她强调,要令不接种疫苗的市民“有后果”。

香港中小企食店联盟召集人林瑞华在Facebook上发文质疑,“接种疫苗与否,本应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现在却成了能否进出餐厅的特权,到底政府是有多想利用打疫苗去作为餐厅复业的筹码,逼使市民去接种尚未有全面数据证明有效用的疫苗?”

香港市民王先生对《大纪元时报》表示,不接种疫苗是因对疫苗安全没信心,他认为港府形同黑社会的做事方式,让巿民更反感。

今年3月,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与林郑见面,除要求林郑改变香港选举制度外,就是要林郑“把疫情防控作为当前中心任务”。有政界人士对《苹果日报》表示,林郑今次是向中央“交功课”,藉威逼利诱市民打疫苗推高疫苗接种率,以期在北京面前加分,争取角逐连任优势。

科兴疫苗第一剂保护力仅3%

不仅港人接种科兴疫苗后事故频传,国产疫苗保护力亦存疑。

智利大学(University of Chile)最新一项研究发现,就接种一剂科兴疫苗而言,在接种第1剂及第2剂之间的28天内,保护力仅有3%。与此类研究的误差幅度相似。意味着第一剂疫苗没发挥任何作用,接种第一剂疫苗的人与未接种者一样,容易受到感染。

研究指出,在接种第2剂科兴疫苗的首两周内,疫苗保护力只有27.7%,于接种两剂疫苗两周后,保护率才达到56.5%。

巴西布坦坦研究所(Instituto Butantan)亦于4月11日公布科兴第三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保护率为50.7%,与智利的研究结果相似。但相关结果还未经同行评审,亦暂未于学术期刊发表。

智利大主教打两剂科兴仍染疫

智利是南美地区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科兴占该国接种疫苗的93%。智利1520万人口中,已有707万人至少接种一剂疫苗,404万人已接种两剂。4月初,当地每日确诊数字仍逾8000人,超越去年第一波。截至目前,该国已累计逾百万人染疫。

智利罗马天主教会4月10日在Twitter上发声明表示,76岁的智利圣地牙哥的大主教塞莱斯蒂诺·奥斯(Celestino Aos)和辅理主教阿尔贝托·洛伦泽利(Alberto Lorenzelli)早些时候被确认为中共病毒呈阳性。声明指两人都接种由智利卫生当局施打的科兴疫苗,第二剂疫苗于3月11日接种完毕。这一消息进一步加深了国际社会对中共疫苗效力的质疑。

打国药疫苗 菲律宾总统卫队126人染疫

事实上,不只是科兴疫苗,3月份,秘鲁微生物学家、前国家卫生院(NIH)前主任埃内斯托·布斯塔曼特(Ernesto Bustamante)在该国的当地电视节目上披露,秘鲁针对国药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显示,国药的武汉新冠疫苗有效率为33%;国药的北京新冠疫苗有效率仅为11.5%,不仅远低于中共声称的近80%,也低于世界卫生组织所规定的疫苗有效率必须“过半”的最低门槛。

巴基斯坦施打的是中共国药疫苗,目前却在遭受第三波疫情冲击。截至4月13日,已累计有逾72万确诊个案,以及累计逾1.5万人死亡。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与总统阿尔维(Arif-ur-Rehman Alvi)也在接种国药疫苗后,相继确诊。

中共出口的疫苗成效越来越受到质疑,还得到大陆媒体间接“证实”。中新网4月7日报导指,菲律宾总统安全卫队(PSG)累计有126名成员对中共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活跃病例有45宗。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被迫推迟每周的公开演讲。不过,中新网在去年12月28日曾报导,菲律宾总统安全卫队已接种中共国药疫苗。目前,两则中新网的报导网页已经变成空白。

高福承认国产疫苗效力低 大陆考虑“沟针”

迄今为止,中共当局研制出5款疫苗,没有透明的临床试验数据,亦都未获得世界卫生组织(WHO)批准紧急使用。

3月18日,中国西安一位已经接种了两剂国产疫苗的医院检疫师,也被确诊感染了中共肺炎。

4月10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高福在四川省成都市参加一场研讨会时公开承认“中国现有疫苗保护效率不高”。他还提到,对于现有的国产疫苗防护效力不高的问题,当前正在研究两种解决途径,一是增加剂量或是调整接种间隔时间;二是考虑施打混合不同技术开发的疫苗(沟针)来提升保护力。

不过,据国家卫健委上月公布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第一版)》,一般情况下不建议沟针。

资深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这等于是间接承认,此前官方高调宣传的国产疫苗效果如何好、有效率、如何高都是虚假宣传。事实上大陆国产疫苗没有任何一款在国内完成三期临床实验,所以中共官方所公布的那些数据基本不可信。

唐靖远强调,混合注射疫苗究竟会对人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医学界并没有统一的结论,所以“这不过是又一次拿民众当小白鼠做实验的冒险之举”。

去年初,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因中共隐瞒导致疫情扩散全球。今年以来,中共当局一直致力于推广“疫苗外交”,试图通过输出疫苗来扩张国际影响力。

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4月3日声称,目前已经并正向80多个国家和3个国际组织提供疫苗,同时向40多个国家出口疫苗。英国一家科学观察公司(Airfinity)收集的数据显示,截止3月底,中国共出口了1.15亿剂疫苗。如果中共作出如高福所说的决定的话,将会在世界范围内产生重要的影响。

官员躲避国产疫苗 但利诱民众接种

中国国产疫苗数据不透明,成效和安全性受到广泛质疑,大陆接种率亦非常低。据中共官方统计显示,至4月11日,大陆疫苗接种量约1.6亿剂。若以14亿人口来计算,大陆疫苗接种率仅11.4%。中共防疫专家钟南山3月曾表示,今年6月,中国疫苗接种率计划达到40%。以此看来,距目标尚远。为了广推疫苗接种,中共当局想出各种奇招,包括发放消费券、送鸡蛋、食用油等。

近日《大纪元时报》获得的中共内部资料显示,地方官和体制内的职工干部并不信任国产疫苗,正以各种借口躲避接种。

以下是来自辽宁省中部的台安县相关单位的疫苗接种情况统计。

新台镇的疫苗接种情况统计表显示,新台镇政府上下共65人,除了3人已经接种,2人已经报名接种外,其他人都没有接种,原因多是过敏体质、高血压、心脏病,及感冒等各种疾病,也有人以准备受孕为由不接种疫苗。

而在台安县住建局56人疫苗接种统计表中,只有1人接种,其他人都以身体不适为由不接种。台安县政法委40人的疫苗接种情况统计中,除了11人已经接种外,29人不接种。其它单位接种疫苗人数也是少之又少。

北京市民于女士对此表示:“那官员当然最惜命了,那些官员不敢打,我估计就是他知道:第一他知道质量肯定是有问题;第二,他有权,可能还能想办法搞点那个海外的疫苗。”

于女士亦认为,当局现在推广免费接种疫苗,是拿人来当实验品,“给鸡蛋我也不去打,不能为了那两盒鸡蛋把命搭上”。

大陆疫苗接种现场有人倒地

事实上,各国均有民众在注射疫苗后出现各种症状,或面瘫等严重副作用、甚至死亡事件,唯独未见中共官方公布相关讯息。

不过,有中国疫苗接种者,在网络公开自己接种后出现的不良反应。江苏扬州居民凌真波对“自由亚洲”表示,他看过有人在注射疫苗后出现副作用,“就是有一个人接种后倒地了,(官方)不让旁边的人拍摄。我们国内这边打疫苗后出事的肯定有,只不过不让报导。”

北京一位要求匿名的男子对“自由亚洲”透露,妻子接种疫苗后不到10分钟竟然倒地不起,送医急救后才逐渐清醒过来。

北京律师谢燕益4月6日发表公民法律建议书指出,当前各地对于免费接种疫苗反应冷淡,甚至坊间对国产疫苗多有质疑。为了消疑释惑,呼吁当局迅速颁发行政强制令,责成国药控股等相关企业,向全国及世界公布其研发生产的疫苗技术方案即配方及生产制造工艺流程。并将疫苗的研发、生产、接种完全置于公众透明公开关注之下。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博士、台湾台大医院急诊医学部临床副教授李建璋对《大纪元时报》表示,疫苗还是有很多未知的情况,任何一个国家使用疫苗,均需建立公开透明的通报机制,由科学家、流行病学家去做严谨的分析,公告给社会大众,这样才能够确保国人的安全。他说:“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程序,也是一种疫苗安全的正义。”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菲律宾总统卫队大批人染疫 曾接种中国疫苗
又一起 港人接种科兴疫苗死亡案累计14宗
中国CDC主任承认国产疫苗保护力低
男子打科兴后亡 香港政府未主动公布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汉森:左派觉醒运动制造仇恨
【新闻大家谈】中共火箭残骸揭密 谋霸败走?
【拍案惊奇】习攻台被泼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微视频】川普行政令奏效 陆3大电讯公司被摘牌
【未解之谜】科学聚焦:人的意念对植物有影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