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顾:四二五事件前 中共构陷法轮功

人气 828

【大纪元2021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吴翔综合报导)1999年4月25日,上万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和平请愿,被中共的宣传机器抹黑为“围攻中南海”,成为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一大借口。亲历四二五上访的三位前中共公安系统官员证实,中共政保系统此前多年就在构陷法轮功。

法轮功自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传出后,受到世界人民的喜爱,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其主要著作《转法轮》于1996年被《北京青年报》列入北京十大畅销书。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

九九年四二五前 公安政保罗织罪名长达五年

现居新西兰的钟桂春曾任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政治保卫科科长、二级警督,长期从事对民族、宗教、异议人士和气功团体等的监控。从1978年接触各种气功的他,于1990年代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路。

“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了获取情报信息,看看有没有‘非法’组织,是否和共产党一条心,不是的话就要消灭。”钟桂春说,江氏提出要稳定,公安局认为法轮功在北京人数多了。而当时公安政保系统即将被砍掉,就想搞出些事情来自保。

1993年11月,当钟桂春负责联系法轮功在北京的第14期学习班时,遭到隔离停职,学习班被取消。当晚,一百多名便衣警察打到三千多名已订票参加学习班的学员内部,企图拿到要闹事的证据,反而发现法轮功“纪律非常好”。

公安政保认为法轮功好利用,于是从1994年开始秘密侦查,抹黑说“法轮功组织严密”,来讨好中央。

钟桂春表示,公安很早就在构陷法轮功,“练别的气功出问题都栽赃法轮功”,“老百姓并不知道内幕,不是政保出身的都不知道”。从北京到公安部一局(政治保卫局),整个政保系统的阴谋操作,主抓经济的朱镕基根本不知,江泽民开始不清楚,而时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则很清楚。

1999年2月,美国权威杂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US News and World Report)援引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话说,“法轮功和其它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人民币)。如果炼功人是1亿的话,就可以节省1000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罗干在1997年、1998年已两次想定法轮功为“X教”进行镇压。陆续有公安、统战部和特工被派到炼功点上做卧底,却发现法轮功一切公开、无底可卧,很多人反倒成了真正的学员。当时朱镕基曾把罗干叫去,训他“放着大案要案不抓,却用最高级的特务手段对付老百姓”。

公安系统在策划的同时,对于法轮功学员户外炼功,也有意派巡逻队、防暴队、城管进行滋扰。与此同时,新闻出版署以“宣扬迷信”为由,在1996年禁止了法轮功书籍的出版。

前天津市国保官员、一级警司郝凤军也证实,2000年他任职610办公室时,曾看到对法轮功学员监控的大量数据和记录。他认为那些资料不可能在一两年内收集完成,北京当局早已关注法轮功。

迫害开始前,七名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都看过《转法轮》,七人都有家属炼过法轮功,包括江的夫人王冶坪。但江泽民对法轮功却有一种极为变态的嫉妒心理,用江的话说:“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江泽民就是妒忌,看到我们法轮功师父这样的师父,他就妒忌得不行”,再有“就是怕法轮功的人多,上亿人炼法轮功”。钟桂春说。

天津暴力抓捕事件 突显罗干旨意

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青少年科技博览》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作者是罗干的连襟何祚庥。这位被中共党媒《红旗》杂志推荐当上中科院院士的“科痞”,到处投稿攻击气功是“伪科学”。

1998年,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诬蔑法轮功有害于人,由于法轮功学员以亲身经历对媒体讲真相,何在北京没了市场,又跑去天津发表文章,暗示炼法轮功会出大问题、甚至导致亡国。

4月19日到23日,先后有数千名天津学员来到杂志社澄清事实,杂志负责人了解真相后正准备发声明更正,不料天津市公安局却在23日出动300名防暴警察拘捕了45人。

当时在现场的郝凤军表示,他所属的整个警察大队被紧急调往该校,却发现并不存在上司所说的肢体冲突或扰乱社会秩序;监视器画面也显示“法轮功学员只是坐在地上”。“但我们别无选择。”郝凤军说,随后法轮功学员遭到驱赶和殴打。

警方的暴力“执法”突显了罗干的旨意,罗干一直在罗织罪名、准备向法轮功发难。

钟桂春当时从学员那里听说,天津市公安局不放人,“让我们去找上一级,那只能到北京,找中央,找信访办”,“学员告诉我就说4·25那一天到(国务院)信访办去上访”。他认为,天津公安是有意不解决问题、把事情搞大,来看法轮功的反应。

前中共公安部十一局副局长叶浩也是亲历四二五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回忆说,“天津抓人,天津检讨了,说这不对的;第二天毫无道理地反悔了,说这是北京参与的,你们要解决到北京去。”

“我们的人是去信访办的,信访办是‘皇城根’,‘皇城根’是中南海西门再过去一个胡同,我们是去信访办的。”叶浩说。

江罗演双簧 一意孤行发动迫害

4月25日,北京及周边的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得知消息,自发聚集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附近进行和平请愿。当日,北京公安、武警、便衣等全部出动,却找不到任何出手的借口。

当晚,江向其他高层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称“法轮功”为“X教”,指控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并称,“我不相信马克思主义战胜不了法轮功!”

震怒的江泽民又于次日召开政治局紧急会议,听取罗干的报告。据宗海仁所著《第四代》记载,法轮功学员上访时的秩序井然、没有组织者,在罗干口中却成了法轮功“实际上有着深刻政治背景”的证据;他还故弄玄虚称法轮功“成分十分复杂”、“不仅和党争夺群众,也争夺党员”。

《江泽民其人》一书提到,会议上,政治局其他六位常委都明确表示反对江泽民的镇压意图。江“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我很痛心”,并指责朱镕基“政治敏锐度如此之低”。

当时罗干问道,“那总书记说怎么办?”

江泽民挥着双手叫喊:“灭掉!灭掉!坚决灭掉!”它指派罗干专门负责全国性的调查摸底、大规模搜查。不到两个月,罗干就提交报告,按江的意思正式将法轮功定为“X教”、建议取缔。

2000年10月,中共中央将各地的公安局政保处提格升为二级局(相当于副局级),即国内安全保卫局,将原政保处和610办公室工作合并起来,增加了编制和经费,全力对付法轮功。因残酷迫害法轮功讨好江,在江泽民掌权的2002年,罗干得以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在江泽民部分退下后,罗干成为延续江迫害政策的代理人之一。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四二五事件本来就是江泽民、罗干等有意设下的圈套,江罗两人在4月26日的会议上又表演双簧,公开表达了要一意孤行镇压法轮功。

郝凤军直言,四二五事件是精心设计的,法轮功学员只是替罪羊。

“四·二五”事件发生时,《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美国经济名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先生,当时正在北京。后来他说:“实际上我们曾经和一位中层领导谈过话,他当时跟中共非常地步调一致。他声称这场迫害,对打压的决定远远早于公开的打压。所以由此看来‘四·二五’只是一个借口。”

他认为,法轮功学员轻易地走进了一个陷阱,只是“当时人们并不知道那是一个陷阱”。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法轮功学员惠灵顿游行集会 纪念4.25和平上访
“4·25”走入法轮功修炼的人权律师
悉尼人集会抗议中共破坏香港法轮功真相点
港法轮功真相点频遇袭   黄宁宇:中共已疯狂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护 Apple AirTag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